•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
  • 穿旗袍坐在他身上H_粗大濃稠碩大噗嗤噗嗤H

     突然,門口響起匆匆腳步。
     
        雨滴從床上起來,打開屋門看著同樣緊急集合的人。
     
        “怎么回事?”雨滴去到一名長官身邊問道。
     
        “北國大本營遭到了襲擊,我們也要做好應對準備。”
     
        什么?雨滴瞳孔放大,她立馬聯系程君栝時,已經聯系不上了。
     
        她還沒有給家里人打電話時,在她周圍,也響起了劇烈的爆炸聲。
     
        震的雨滴耳朵突然鳴了。
     
        她雙手捂著耳朵,彎腰,快速上樓,換上防彈衣還有拿著手槍背著書包,準備外出。
     
        突然爆炸聲更近了。
     
        她蹲在臺階處,透過窗戶看外邊的火光。
     
        一個人,她遠遠的看著,被炸飛倒地。
     
        ……
     
        一夜間,都不太平。
     
        直到次日,天微朦朦亮起。
     
        戰況才有了停歇。
     
        程君栝回去,立馬去想辦法聯系南國那邊,問昨晚南國是否有遭受到偷襲。
     

     文學

        “程指揮,公主被控住了。”
     
        一身狼狽,黑頭土臉的程君栝,從未有過此刻這般心中盛怒,“我把人送給你們,你們卻給我看丟了!”
     
        上午時,他直接開車去到南國隊營中,南國的戰況相比要比北國的要慘烈許多,因為半夜偷襲,他們防備不足,而且,地理位置又是易攻地段。
     
    ===https://www.AiyyzX.com/ 第2378章 沒態度===
     
    程君栝到了后,直接去到和他同級別的長官辦公室。
     
        電話那邊,南墨好似發了很大的火,南國的總指揮一直在低頭反思,承認錯誤。“國王,我保證會把公主平安帶回。”
     
        南墨掛了電話,南國的總指揮官泄了氣的也坐在椅子上,他身上還是黑灰,臉上也是滄桑。
     
        程君栝來的時候,滿腔怒火,他們連一個人都給他保護不住。若知如此,他就讓雨滴留在身邊親自保護了??墒堑搅撕?,看到慘況,又看到最高指揮官的樣子,他的怒火轉為了對控制雨滴人的恨意。
     
        程君栝問:“關于雨滴的事情,我需要個說法。”
     
        “昨晚戰況激烈,一直持續到凌晨三點多,有士兵受傷,公主主動站出來幫她們包扎。結果不幸被發現,公主身后因為有人專門保護,對方猜出她的身份特殊,便以此威脅被迫我們?;?hellip;…”
     
        “他們知道雨滴的身份了嗎?”程君栝追問。
     
        南國指揮懊悔的點頭,剛才因為這件事,他已經被國王責罵了。“本想說出來,震懾住對方,以此放了公主。沒想到……”
     
        對方反而笑的更猖獗了。“公主啊,我們還沒見過公主的真面目,請去做個客。”
     
        程君栝:“他們本身就是暴徒,若是能震懾的住,他們就沒膽子深夜偷襲大本營。雨滴被帶走,很有可能會以此為要挾我們。”
     
        對方又說到:"但是不告訴的話,公主若真被抓進去,她是女生,不知道會在里邊遭到什么待遇。這里女性的地位普遍低下,公布身份,還能保護公主不受傷。"
     
        雙方考慮的都有道理,目前,起碼可以確定雨滴不會受到傷害。
     
        “程指揮,抱歉。”
     
        程君栝起身,“不是道歉的時候,現在去當地政府,只有他們知道那些人的位置。”
     
        到處都是土坯的房子,一路上,還有的房子沒有房頂。
     
        個別的房頂是干草糊上,遮擋雨水。
     
        還有的房子是住在帳篷里,帳篷是用塑料袋遮起來的。
     
        雨滴坐在車上,看著四周的蹲在地上的婦孺和稚兒。
     
        男人們則黑瘦,口中嚼著樹葉子,雙手叉腰,看著來往的車輛經過。
     
        雨滴看不清楚他們之間的關系,語言的不通,讓她此刻就是蒙眼在走路,捂耳在聽聲。
     
        車子開到最后,停下,她胳膊被拽著從車上走下去。
     
        空曠的土坪上,為首坐了個膀大腰粗的男人,他踢著光頭,手上帶了個大金戒指,中間鑲嵌著一個紅寶石,周圍的人看起來,只有他最壯實,地位最高。
     
        好在里邊有人會翻譯,能和雨滴和對方做翻譯。
     
        “你是南國公主,為什么生的北國人面孔?”
     
        雨滴回答:“母親是北國人,奶奶是南國人。”
     
        許是雨滴說的有些繞,對方腦子直,沒反應過來,有人和首領好一番翻譯溝通,最后勉強理解了。
     
        雨滴趁機觸動了手腕上的手環。
     
        恰時,謝長溯飛機落下。
     
        他手機上也發來了提醒。
     
        最熟悉對方的人或許不是朋友,而是敵人。
     
        當地政府昨晚受到的偷襲差點讓這里成為一片廢墟。
     
        南北國的大本營遇襲是唯恐他們支援這里的人,他們來時,車都無法停下。
     
        到了后,對方政客得知要對方的位置,“兩位指揮官,我們現在不易冒攻,彈藥和人力都不充足,需要調息。”
     
        程君栝沒那么多耐性,“標出他們可能藏匿點。”
     
        南國指揮官解釋,“昨晚,我國公主被脅迫帶走。國王已經下了命令,必須保證公主安危,并且在24小時內,讓公主安然無恙的回到大本營,這也是對你們政府的一個時間線。”
     
        聞言,竟有這種事,震驚言于表。但眼下,只能配合兩人。
     
        不一會兒,程君栝的手機響起,同時,當地政府也接到了電話。
     
        “喂,我是謝長溯……”
     
        “接到邊境電話,黑手黨的人強制入境8輛車子,另有不明身份30人也強制入境,身上都攜帶足夠槍支彈藥。”
     
        政客著急的回道:“趕緊攔截,一旦他們支持反動方,我們的局勢就更不利了。”
     
        程君栝去到窗戶邊,“我在找雨滴的位置。”
     
        謝長溯此刻已經坐在車中,“你不需要找了,我妹妹我救。但是需要程指揮幫個忙,把我們后邊這群礙事的給甩掉。”
     
        “你已經入境了?”
     
        “嗯。”
     
        程君栝又問:“雨滴的位置,在哪里?”
     
        “救雨滴這件事,就不勞煩程指揮了。”
     
        說完,他掛了電話。
     
        謝長溯求人辦事卻又沒有求人的態度,說的話,阿卡都聽不下去,“我要是程君栝,壓根就不理你。”
     
    ===https://www.AiyyzX.com/ 第2379章 說教溺兒太多了===
     
    謝長溯:“下次你可以試試,看我這個態度你會不會回我。”
     
        程君栝很快幫助謝長溯甩掉后邊的尾巴,但是他不可能單單只甩掉后邊的尾巴,他也從那些人的信息中得到了謝長溯的大概位置和移動方向,繼而推斷出雨滴的可能位置。
     
        他拿著車鑰匙,確定了雨滴的位置,立馬外出。
     
        路上,謝長溯看著手機上的紅色信號,越來越近。
     
        阿卡看了眼身后跟蹤的車輛,“長溯,程長官還是挺能耐的啊,在別的國家,話語權都這么大。軍政都聽他的,你一個電話人果然都撤了。”
     
        謝長溯也看了眼,“程君栝的本事可遠不止這些。”
     
        阿卡又和謝長溯說自己來的路上對當地了解的情況,“……你到了別暴露自己的身份,就以黑手黨的身份要人。聽說對方前段時間要和雇傭軍談筆生意,陳季夜沒看上他,他心中正窩火。你若是暴露了身份,不排除他會趁火打劫。”
     
        謝長溯看著四周的破敗,“阿卡,你知道你為什么你做不到黑道老大,而陳季夜是老大嗎?”
     
        阿卡:“我覺得你接下來要說不好聽的話。”
     
        謝長溯胳膊搭在床邊,眼神堅定目視前方,“因為你畏縮。”
     
        若是誰傷了陳季夜的人,他早就架起大炮威脅對方放人,而不是被對方威脅了。從思想到氣勢,陳季夜做老大是注定。
     
        “我們的條件能和雇傭軍的比嗎?雇傭軍一開始,他背后可是幾大財團的支撐,資源,數據,場地還有科技,都是你爸一群人在提供。我們全靠打出來的。”阿卡道。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