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
  • 暗戀的學長把我囚禁了|挨炮吃香蕉喝豆漿

    極力的讓自己不去吸那些藥粉,往后退了兩步整理好衣服,看著黑牡丹的臉色越來越潮紅,頓時松了口氣。

    他默默的轉身,踮著腳尖不發出一絲聲音,悄悄的退了出去。

    黑牡丹閉著眼睛,嘴角微微的翹起,臉色潮紅,那雙手在空中不停的游走,身子也微微的跟著晃蕩,

    其實制造幻象的藥老馬也有,在老馬的那本半冊的書籍里面也曾經記載過,只不過老馬從來不屑于用這些東西,所以那藥粉也就一直藏在盲人棍中從來都沒有動過。

    這藥粉是采用珍貴的野生菌菇做成,能讓人產生最高的幻想,能達成所有人的夢。

    雖然只不過是一種幻想,可是他給人帶來的那種愉悅感覺卻是前所未有的。

    黑牡丹沉浸在那一種幻想當中,就好像是置身其中,早就已經陶醉得不行,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老馬已經悄悄離開。
    暗戀的學長把我囚禁了

    回到住處的老馬看著這屋子里的擺設有些發懵,這一次老馬能順利的逃脫,可是下一次呢?

    黑牡丹這個人功利心極強,看中的東西絕對不會輕易罷休。

    老馬本來還想在這里多呆一陣,等到徹底的弄清張淑芬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再離開。

    可是現在看來,這一切似乎已經不大可能了,繼續留在這里,到時候只會讓老馬身敗名裂。

    那黑牡丹招來的那些人一個個的都是不懷好意,所要求的東西都極為苛刻。

    單單第一天應付的那幾個人已經讓老馬筋疲力盡,老馬不知道這接下來這黑牡丹招來的那些人還會提什么更加過分的要求。

    可是現在騎虎難下,想要順利的抽身出來卻并不是那么輕松的。

    老馬如果偷偷摸摸的離開了,一定要帶走李文文,不然把李文文一個人留在這里只會讓她受盡凌辱。

    可是老馬如果悄悄地離開了,那等于是陷入了和張淑芬一樣的境地里面,那黑牡丹是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到時候肯定會全城緝拿。

     文學

    一想到這里老馬的心頭就覺得堵得慌,一顆腦袋也像是要炸開了一樣,難受的厲害。

    想來想去,似乎只有一個辦法行得通。

    老馬起身在房間里面四處搜尋了一番,帶了些必需的東西,撥通了大胡子的電話。

    在電話里面約好大胡子之后,他再也不敢停留,匆匆起身趕了過去,見到大胡子的時候是在寨子里面的一處大廳里。

    看得出來這一處大廳平時是用來會客的,那布局還有裝飾都十分嚴謹。

    “師傅你這火急火燎的找我什么事呢?待會我還有一個人要見!”大胡子擦了一把臉上的汗,遞過來一瓶冰凍礦泉水,臉上的神色看著的確有些著急。

    “是這樣的,我必須要出一趟遠門,你和你嫂子說一下,就算我這次出去找來的東西可以讓她青春永駐,時間也不會太長的,大概兩個月就可以回來,這一次消息來的比較急,我沒有時間打招呼了。”老馬故意裝作一本正經的說道。

    大胡子愣了一下,臉上露出一抹疑惑,有些不明所以,撓了撓頭不解的問:“師傅,你這到底啥玩意兒?那么急,你要不等等,等我一起去好不好?我也想出去見識見識。”

    “胡鬧!你沒看到你嫂子正在培養你嗎?將來這里的產業可全部要歸你管,在這個節骨眼離開的話無疑是把這個位置拱手讓人。”老馬面色一沉,不等大胡子在說話,直接轉身就走。

    眼下他待在這里的時間越長,到時候露出的馬腳也就越多,恐怕到時候不單單是黑牡丹不會放過他,恐怕大胡子和他也會反目成仇。

    那大胡子在后面叫了幾聲,見老馬不搭理,又正好等的人已經推門而進,就干脆放棄了。

    老馬在離開的途中撥通了李文文的電話,用十分強烈的口吻要求她立馬去和他會面。

    李文文雖然有些調皮,但是在關鍵的時候還是非常聽老馬的話,在短短幾分鐘時間里就和老馬見面,跟著老馬離開。

    只不過一路上李文文的問題就像是10萬個為什么一樣,總是有問不完的事情。

    老馬聽得煩了,只好大聲的呵斥一聲:“行了行了,馬上就到了!這一次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千萬不能調皮搗蛋,在你表哥那里要聽話,以后的事情以后的路都要靠你自己去走,師傅過幾個月就回來了,到時候送你一份大禮。”

    李文文從來沒有被老馬這么大聲的呵斥過,這一次被他吼的直接擔呆愣在了車子里面,半天都說不出話,只是撅著嘴巴有些委屈的望著窗外。

    當李文文看到那洗浴中心的招牌時,她這才反應過來,老馬剛才說的話到底是什么意思?緊張的拖住了老馬:“師傅,你千萬不要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里,我害怕我表哥這一次肯定不會輕易的饒了我的,你就帶我一起走吧!”

    李文文的眼睛含淚,看著要多委屈有多委屈,楚楚可憐讓人心疼……

    老馬到底是風里來雨里去見過不少大場面的,李文文此時此刻雖然看著讓人心疼,可老馬心里清楚,若是把李文文帶上的話,到時候肯定會害了她。

    再說了,老馬一個人要想逃離的話非常輕松,可如果再帶上李文文這么個拖油瓶,無異于是給自己找麻煩。

    所以老馬也沒有搭理李文文,拉開車門下車,輕輕一拽就把劉文從車上拽了下來,幾乎是半拖著她往店里走。

    一進門,按摩中心的老板看到李文文和老馬兩個人頓時臉色一黑,大聲的責問道:“好哇,你個老馬!竟然把我表妹給拐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老板抄起旁邊的一個拖把,氣勢沖沖的朝著老馬和李文文兩個人奔過來,到了近前的時候這才突然間想起上次的事情,下意識的往老馬身后看了看。

    在看到老馬身后空無一物的時候,老板呵呵的得意一下,臉上露出一絲狠色,大聲的責罵道:“我就說你這個混賬玩意兒,先前找的人是從哪個小黑幫里面弄來的吧!我倒是要看看你有那么多錢,一直找那些人護著你嗎?”

    那老板說完手上的拖把直接纏著老馬摔了下去。

    他用的力道不輕,這一甩過去都能聽到呼呼的風聲,那拖把的那些碎布片在空中胡亂飛舞。

    眼看著就要打到老馬身上,李文文下意識的往旁邊一推,將老馬推到一旁,惡狠狠的瞪著老板。

    老板見到李文文擋在面前,想要收住手上的力道,可是卻已經收不回來了,只好往旁邊一偏,啪的一聲拖把打在地上,震得他雙手發麻。

    那拖把上面的幾滴水珠在空中飛濺起來,啪嗒的落在他臉上,打在他眼睛里面疼的厲害。

    這么一來,他不但沒有打到老馬,反而讓自己狼狽不堪。

    那老板的火氣可想而知,勃然之間升起來就像是滔天的火焰直沖腦袋頂。

    他甩掉手中的拖把,伸手一拉扯住李文文的胳膊往后一扯,怒罵了一句:“你個小賤蹄子,你給我滾過來,到時候我再來收拾你!你爸媽找了你好久了,你竟然跟著這么個瞎子鬼混!”

    老馬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心里微微有些發怒,可臉上并沒有表現出來,反而是換上了一幅溫和的笑意,從兜里摸出一塊金子塞到老板手心說道:“老板之前的事情還是多有得罪,這東西你收著,算是我給你的賠禮道歉,你表妹跟著我,我并沒有欺負她反而是把她照顧的很好,現在我把她交給你,我想老板一定會把你表妹照顧好”

    老媽這一串話說得十分連貫,李文文和老板兩個人站在一邊幾乎沒有插話的機會。

    等到老馬說完之后,老板看著手中的這金錠子腦子里面回想了一下,這才弄明白老馬剛剛說了些什么,心里面不由得咯噔跳了兩下,把那金子放在嘴巴里面咬了咬,確認是真的無疑之后臉上頓時樂開了花。

    在他心里什么都沒有錢重要,只有錢可以解決一切,現在面前的這枚金子無疑讓他心花怒放。

    剛剛還一臉怒氣的老板這時候頓時轉換了一種臉色,那嘴角快咧到耳后根,笑的一個諂媚。

    “好說好說,既然你那么有誠意的話,我也不能不給面子不是,就看在金子的份上,我今天說什么著也得請你吃一頓飯!”老板的兩只眼睛冒光,看老馬的眼光頓時變了。

    還是金子好使,這金子一拿出來,什么事情都解決了!

    老馬在心頭暗自想了想,卻是搖了搖頭,十分客氣的拒絕說:“我還有要緊的事情,現在馬上就要離開,以后再請吧,兩位珍重!”

    多說無益,在這樣子的人面前說什么都是白搭,這種人只認的錢除了錢之外,什么事情在他的眼里都是一坨狗屎。

    那么說完轉身就走,背影瀟灑,步伐干脆利落,一眨眼就走到了店外。

    “師傅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這樣丟下我!”李雯雯拼命的向外走,可是身后的衣服卻被他表哥給拉住了,她只能雙腳不停的扒拉,那雙手不停的在空中亂揮,發出哀嚎的聲音。

    老馬轉眼之間就消失在對面的馬路上了輛車,劉文文在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她實在是弄不懂師傅為什么會突然之間拋棄了她,是因為她做的不夠好,還是她又犯了什么錯誤。

    他答應張紹成的事情,現在還沒譜,這師傅怎么說離開就離開,甚至是連一句話都不讓她多說?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