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
  • 父皇的巨大昂根沒*弄得太兇腿合不攏

     劉姨娘忍不住念聲佛:“四小姐行事真真是周到體面,真是讓人沒話說。”
     
        “這下子好了,墨蘭得了這筆銀子,加上這幾個月作坊的收益,別說是六十四抬嫁妝,就是一百二十抬嫁妝也能置辦的起了。到時候,也能十里紅妝風光嫁進來,里子面子都有。不行,這個事情,我得跟墨蘭好好的商議一下。她們喬家對于置辦這些不在行,我們手里有人,我也知道該去哪里置辦。我來跟她好好合計合計,一定把你的親事辦的漂亮體面。讓你父親在天之靈也滿意。”
     
        何明耀高興的應下。
     
        二月十二是祭奠何源夫妻的日子,也是何家兄妹除服的日子。本來這樣的祭奠和除服是不會大辦的,可是,何家情況特殊。何家在這幾年里,大姑娘成了德妃娘娘,二姑娘聽說要嫁到巡撫家,四女兒成了郡主,還手握權柄,成為西北推廣棉花的正使。大兒子本來繼承了何家七品皇商的位置,他因為協助朝廷推廣江南一帶的棉花種植,立下功勞,如今轉到工部任職,成了一名從六品的給事,比縣令還要高一級。三兒子繼承了皇商的位置。也就是說,何家如今一門已經有了四個是有朝廷品級的了。這在京城算不了什么,可是在蘇城,哪怕是在江南都是數得上的人家了。
     
        再加上何家豪富,去年還帶著蘇城無數商家去西北做生意,使得大家賺的盆滿缽滿,這些人都感激他們家,遇到他們家這祭奠的事情,自然都隨上禮物,結個緣分。
     
        這么一來,巴結的,感激的各種人和何家的盤根錯結的親戚故舊都上來送禮,何家沒有法子,只能大開宴席,盛大的辦這一場事情。
     
        本來,這也沒有什么,后來,何家透露出來,因為這一次的祭奠,不但宮里的德妃娘娘賞賜了祭品,就是太后娘娘,順妃娘娘,榮妃娘娘甚至最后皇帝也都賞賜了東西下來。這樣一來,為了尊重皇權,整個蘇城的官場甚至是江南的官場,都或者親自過來,或者派師爺管家過來,這使得何家更加有面子。
    父皇的巨大昂根沒
        何家更加繁忙了。
     
        好在,經過這兩年的整頓歷練,何家的下人有四五百,人數多且精明能干,再加上幾個姨娘協助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五小姐她們一起管理這個事情,倒是使得內外肅然,一切井井有條。
     
        許多來隨份子的江南世家豪族看到這些,都紛紛覺得自己以前低估了何家,原來何家不知不覺間已經成長為一個望族。
     
        這些來隨禮的太太奶奶們都動了心思,眼看何家這一代人才輩出,除了大爺和二姑娘之外還都沒有定下婚事,自然都覺得奇貨可居,紛紛打聽起來何家的婚事,想要做個謀。
     
        這使得何家更加繁忙了。
     
        何英華正在和何明輝接待何家的近親。首先是何家的外家許家。許家遠在川地,是川地一個豪富的茶商。兩三年前聽說女兒和女婿的噩耗,忙派了何英華的大舅舅帶著人來祭奠,還給了何家幾千兩銀子,幫助何家。接下來幾年因為地方太遠了,往來不便,使得他們很少過來。
     
        后來,何家要到西北做生意,何明輝打發了管家,帶上大筆的銀子去了川地,一來,請外家幫助收購川地的絲綢蜀錦,好賣到西北去。二來,告訴外家這個發財的機會,幫助許家在西北也建立店鋪,從此,許家的茶葉直接銷售到了西北,這一次也賺的盆滿缽滿。許家感激之下,這一次的祭奠自然也早早就打發了人過來參加。
     

     文學

        許家的人有許大舅許金茗,許家二舅徐銀茗,還有許家大舅的兒子徐寶善,徐良善。許家二舅的兒子許晏善。除了許家三舅留守家中,這一次,許家的男丁差不多傾巢而出了。
     
        許家來到何家自然是不見外,許大舅和二舅也就罷了,許家的幾個兒子都忙上忙下的給何家幫忙。倒是跟何家兄弟處出來感情來了。
     
        除了外家許家,最近的血緣關系就是何家的幾個叔叔。二叔何江,三叔何海。他們因為都是在江南省住,所以,都是全家連帶老婆孩子都一起過來,不過,他們也不用住何家的宅子里,他們當初在蘇城也是有自己宅子的。何江有兩個兒子,一個是嫡出,名字叫何明經,一個是庶出名字叫何明亮。何明經已經十四歲了,年紀輕輕就已經開始跟著父親學做生意,一臉的精明相。何明亮只有八歲,倒是喜歡讀書,來了幾天,倒是和小他一歲的何明曠十分要好。此外,何江還有四個女兒,何春華,何夏華,何秋華,何冬華。倒是難為何江,怎么湊成這春夏秋冬四季的。這四個女兒年紀從十六到五歲不等,有嫡出,有庶出。其中,何春華是嫡出,已經定下來人家,是他們住的那個縣城的一個大戶人家。其余都沒有定親。這四個姑娘性格各異,不過和何家幾個姐妹相處都還可以。
     
        何海的家庭就比較簡單,何海只有一妻一妾,生了三個子女,兩個女兒何秀華,何玲華,一個九歲,一個八歲,一個嫡出,一個庶出。一個兒子倒是嫡出,名字叫何明鑫,只有四歲年紀,還十分懵懂。
     
        除了這兩家近親外,何家還有跟何源一輩的三個姑娘,都嫁在江南一省內,她們或者是帶著子女過來,或者是帶著子女過來,或者是自己過來,如今都齊聚一堂。何家大宅很大,本來姨娘走了很多后,騰空了很多院落,這一次都住的滿滿的。這還不說,何英華還把靠近她家祖宅的兩個宅子收拾了出來,給家里遠道來的親戚們住。
     
    ===htTp://www.ezflightz.com/第四百六十六章 出路===htTp://www.ezflightz.com/
     
    何家還有一些叔祖也派人過來了。這輩分遠了,本來都不怎么往來了,這一次或者是派了長子前來,或者是派了長孫前來,反正都很重視。
     
        何家的族地靠山村,去年何英華讓何明輝去給族地買了兩千畝的地作為祭田,不但管著族里人的祭祀,照顧鰥寡孤獨,還建了一個學堂,聘請族里的兩個落第秀才教導族人讀書。這事情使得何家宗族對蘇城何家這一脈好感大增,這一次老族長也親自派長子前來參加。這些人都是何明輝和大哥何明耀親自接待。
     
        除了這些族里和親戚外,何家最近結的親也都派人來了。有喬墨蘭家的人,過來的是喬墨蘭的二哥。還有何菁華對親的那個巡撫金家,雖然巡撫夫妻不可能過來,可是,巡撫家的二公子帶著管家也親自過來參加,這可是使得蘇城上下對何家更加敬畏幾分。
     
        何家高朋滿坐,不但世代交好的呂家這樣家族來了,就是新晉拉上關系的江南省第一望族的海家也派了大管家過來。
     
        何家一時間十分繁盛。何源夫妻的祭奠也辦的十分風光。祭奠之后,何家兄妹都除了服,換上錦衣之后的何家兄妹更顯得男子風度翩翩,女子花容月貌,這使得想跟何家結親的人家越發多了起來。
     
        儀式結束之后,何英華并沒有立刻動身前往西北,她在家里多待了十天。這是因為,這十天里面,第四天是何家為大爺何明耀向喬家下聘禮,第八天是省城巡撫金家來蘇城向何家二姑娘下聘。何家的那些親戚們,本來在奠儀結束后,就準備回家的,可是,聽聞何家還有兩樁喜事要辦,都紛紛住了下來,等到觀禮之后再走。
     
        何家依然熱鬧非凡。
     
        蘇城也變得十分熱鬧??墒?,這人群中,還是有兩家都不高興。一家是韋家。本來跟何明耀定親的是韋家大房的韋芳芳??墒?,何家落難后,韋芳芳見異思遷,居然勾搭上了宛陵侯的次子燕舞陽,還未婚先孕,最后只能送去京城,成了豪門大戶里的一個小妾。
     
        任家人如今看到何家的繁盛,都紛紛埋怨韋家大房。
     
        韋家二爺韋常璇氣惱的拍著桌子:“大哥,看看你跟大嫂干的好事,不把女兒養好,讓我們喪失了一個多好的姻親?看看,任家何家如今多么富貴,看到那奠儀上用的東西沒?都是御賜的,要不是娘娘賜下的,要不是皇上賜下的,我們蘇城誰家有這個榮耀?還有看看人家何家如今雕梁畫棟,多么富豪?先前守孝還看不出來,如今,出了孝看看那個叫富麗堂皇啊。真真是閃瞎人的眼睛。別說是整個蘇城了,我看整個江南都找不出能相比的人家。嗯,也就是海家能比吧。”
     
        韋家三爺韋常理也一臉唏噓:“本來我們家會有一個六品官的女婿,當娘娘的姻親。還不是嬪宮娘娘哦,是六妃之一??墒悄憧船F在,我們家的姑娘不但沒有成為官眷,成為娘娘的弟媳婦,還成了一個大宅門里的小妾,不見天日,除了整天要錢,別的什么出息都沒有。我們家的人上門,只能走仆從走的后角門,而且,見不到當家太太,連個管事都不會招待我們,芳芳她一個人去做妾,帶累的我們一家子都成了下人。”
     
        這個話說的很難聽,韋家大爺頭上青筋直冒,他惱怒的說:“別說這有的沒的了。我叫你們來是說我們家的生意。如今我們家的生意越發的不好了。你們也都想想法子啊。”
     
        韋常璇只負責吃喝玩樂,對于生意是一竅不通,韋常理則是一臉氣惱:“大哥,你現在叫我們來想法子了。早干嘛去了?你那么有主意,讓芳芳去給人做妾的時候,怎么不找我們商議一下?我們如今祖傳的生意為什么不好,難道你不知道原因嗎?”
     
        “如今蘇城的幾個糧商,別的糧商都傍上了何家,從何家手里拿到了毛紡織品或者是棉布的份額,那這些紡織品跟海商們換取糧食。這一轉手,就賺了一成,這還不說,海商們手里的糧食比我們本地還有兩湖地區的糧食要便宜兩成,量還很大,這么一來,我們拿貨就比別人家貴了三成。這生意還怎么做?我們家拿貨貴,只能往貴了賣??墒?,百姓們都是傻子嗎?誰跟錢過不去?誰會跑來買我們家貴的糧食?我們的生意能好嗎?”
     
        韋家大爺氣哼哼的不說話。
     
        韋常理接著說:“本地的生意我們做不了,去西北做糧食生意賺錢,可是,我們家跟何家關系不好,誰肯帶我們?西北的生意做不了,也行,大哥找了芳芳的婆家,送了一大堆銀子,這才走他們家的門路,走送軍糧的生意??墒?,這才做了多久,本錢還沒有回來呢,軍中也開始采購海商的糧食了。那么低的價格,我們競爭的過嗎?這不,把這一條路也給斷了。你說,我們家還怎么做生意?”
     
        韋常璇傻眼了:“三弟,那你說,我們家只能等死了?那怎么辦?沒有了每年的分紅,我這日子怎么過?我可是還有好幾個女兒要嫁呢?”
     
        韋常理不吭聲,只是拿著眼睛看著大房。
     
        韋長功雖然生氣,但是,他理虧啊,韋家生意不好,都是從他女兒芳芳退婚開始的。他愧對列祖列宗,愧對兄弟啊。
     
        韋長功半天才說:“哎,說來說去,都是我不好??墒?,現在都已經這樣了,何明耀也已經定親了,我們就是現在把芳芳送回來也不成了。還是好好的想想怎么出路在哪里吧。”
     
        韋常理這時候才說:“其實,也沒有啥出路可說。我們如今攀不上何家,甚至被何家擠兌,短時間內是起不來了。反正我們之前已經分家了,大家都有產業,不如把我們家的生意結束了。各奔東西,避過風頭,或者到別的地方經營或者是等待何家將來失勢了我們再卷土重來。”
     
        這個話一說,那兄弟兩個臉色都黑了。
     
    ===htTp://www.ezflightz.com/第四百六十七章 現實與想象===htTp://www.ezflightz.com/
     
    雖然心里不高興,韋家兄弟還是知道,老三說的這個道理才是韋家目前的出路??墒?,他們還是不甘心,尤其是韋常璇他本來就是一個紈绔子弟,哪里懂得經營?還有,他的那些狐朋狗友都在蘇城,離開蘇城之后,他還找誰玩去?
     
        韋常璇立刻吵鬧起來,韋家慣常又鬧成了一團。
     
        溫家如今宅門里面也沒有以前光鮮了。溫家前一段時間也鬧的不可開交,大房和二房已經分家了,宅門里起了一堵墻,把整個宅子一分為二,甚至連生意也被強勢的溫家二太太給搶走了。
     
        溫家大太太帶著兒女成天咒罵,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她的兒子溫家大郎不住的埋怨自己的母親,這一天他喝了酒,半醉不醉的,又跑到母親房里抱怨:“母親,你看到街上熱鬧的?整個蘇城都圍繞何家轉。誰要是能進了何家的門,見到何家大爺或者是二爺就激動的不知道該怎么好?要是有女眷見到何家那位郡主,喝一下何家從宮里娘娘拿得到的茶,那才叫一個榮幸呢。”
     
        “可是,看看我們家,本來我們家是何家的姻親,是要被何家正兒八經列在上席的,可是,我們現在在哪里?我們的管家送點禮物過去,直接就被何家的惡仆給扔到大街上去,還說了那么多難聽的話。整個蘇城都看著呢?誰不知道,我們家是和何家有仇了?姻親做不成,做成了仇家,母親,這都是你當的好家啊。”
     
        溫大太太氣的哭起來:“你這個沒良心的,我都是為了你好,你不知道嗎?當初何家那個情況,我怎么能讓你娶了一文不名的何二過來?誰能想到,何家那個進宮的大姑娘居然有那么大的造化,居然成了娘娘,何家那個厲害的要命的何四居然成了郡主,比知府大人官職還大?就何二那種姑娘,我們家跟她退親之后,她只有死路一條,誰能想到,她居然還能攀上巡撫大人家,將要成為巡撫大人家的兒媳婦。這以后還有我們的路走嗎?我們在蘇城怎么生活?怎么做生意?你打量我不著急嗎?”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