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
  • 他說捅爆你的甜甜圈|一根手指頭就能讓你叫

    蘇冷韻滿臉認真的清理著 周銳的傷口,而 周銳正盯著人家兩個大波浪看得歡呢。
    又大又白又圓,這是 周銳腦袋里面唯一的想法。
    口水咽了咽一口又一口, 周銳漸漸發現,自己下面的小弟弟似乎又抬頭了。
    “好了,記得不要碰水,小心感染。”
    就在 周銳欲火中燒之及,蘇冷韻也完成了手上的動作,慢慢的把身子收了回去。
    “蘇老師......”
    欲火難耐,正接著跟前的這兩個大波浪解火呢。
    周銳又怎會讓蘇冷韻把身子收回去。
    那樣子自己不就看不了了。
     

     文學

    “怎么了?你倒是說啊。”
    剛經歷了勾毛一事,如今又見周銳一臉嚴肅,蘇冷韻不禁有些后背發涼。
    難不成家里進了壞人,可是自己剛才沒有看到啊。
    就在蘇冷韻還在猜測的時候,卻見周銳變戲法的再次伸出了一手,笑嘻嘻道。
    “蘇老師,我剛才發現我這邊手也有道口子,麻煩你再幫我擦擦。”
    面對著周銳的轉變,蘇冷韻很是無語。
    快速的拍了拍胸口,蘇冷韻一臉后怕道:“周銳,沒事嚇老師干嘛?不知道我剛才.....”
    “對不起,蘇老師,我不是故意的。”
    “本來我還不想麻煩你的,只不過剛才聽你說會感染,我這.....”
    目光再次的移到了兩個大波浪上,周銳油嘴滑腔了起來。
    “傷口感染確實可怕,但你也不用這樣啊。”
    責怪的撇了周銳一眼,見他目光陰魂不定,蘇冷韻便知他沒安好心。
    手快速的四處游離著,蘇冷韻打算速戰速決。
    然而,周銳又怎會如她所愿。
    察覺到了蘇冷韻的一舉一動,周銳立馬便使用了拖延。
    “蘇老師,剛才那個小混混跟你是什么關系,為什么你那么肯定他不會真動手?”
    心知肚明這二人認識,周銳卻還是明知顧問。
    說到了心煩之處,蘇冷韻還真被他吸引了過去,手速放慢了下來。
    只見她目光幽遠的望了遠處許久,這才沖著周銳詢問道:“周銳,你覺得我身世如何?”
    得,這問題問得,周銳都沒心思去歪歪了。
    四處的打量了一番,周銳這才發現,自己剛才一門心思在人家身體上,還真忽略了好多。
    就說蘇冷韻的家吧,從外面看確實是個別墅,不過從里面看,卻又是另一番景象。
    目光所及之處,一遍干爽,完全沒有一點空隙。
    這分明是使用了世界上最頂級的裝修,極譜風格啊。
    這套裝修完全利用了所有的空間,價格值一套別墅。
    那么如今看來,這是一棟豪宅,不是別墅了。
    目光瞪得渾圓,周銳的目光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了。
    “蘇老師的身世就如這別墅一般,表面低調,內里卻是高調的。”
    琢磨了一番,周銳才回了這么一句。
    “少給我扮優雅,有錢就是有錢,什么高調低調的。”
    對于周銳的回話,蘇冷韻很是無語。
    “行了,蘇老師,你就別說我了,還是說說那個勾毛吧。”
    把話題拉了回來,周銳才不管你身世不身世的,繼續的盯著兩個大波浪猛瞧。
    “唉,這事說來話長。”
    捂頭感嘆了一句,蘇冷韻不如人某人所愿,簡潔道。
    “說到底還不是因為他有錢,而我需要錢。”
    “哦?”反問了一句,周銳便沒了聲息。
    等了許久沒有聲息,蘇冷韻忍不住抬頭一眼,便撞破了周銳的偷窺軌跡。
    “你......”
    手中的藥掉到了地上,蘇冷韻滿臉通紅的抱住了自己的兩個肩膀,害羞得說不出話來。
    周銳懷疑她是裝的,卻還是不得不道歉。
    “對不起,我、我控制不住。”
    要么說周銳機靈,腦袋瓜就是轉得快,一個回合之間,道歉便成了試探。
    “呵。”冷笑了一聲,蘇冷韻沒有說些什么,頭也不回的往樓上走去。
    就在周銳手腳無措的時候,卻見她悅耳的聲音傳了過來。
    “勾毛他追我很久,只不過他不是我的菜。”
    把話說到了這里,人便消失個無蹤無影,獨留周銳在原地瞎琢磨。
    “他不是你的菜,那是不是就代表我是你的菜了?”
    皺著眉頭想了許久,完全沒有頭緒的周銳放棄了,他四處的走動了起來,不知不覺便來到了蘇冷韻的電腦桌前。
    望著跟前擺得整整齊齊的電腦桌,周銳竟然鬼使神差的坐了下去,打開了電腦。
    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運,竟然陰差陽錯的看到了蘇冷韻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也就是到了這個時候,周銳才發覺,蘇冷韻的身材比孟婉晴的不知道要好上多少。
    左右的擺弄了一番,粗略的把圖片看了個遍,周銳便得出了一個結論。
    “好家伙啊,拍的整一套啊,看看這性感的表情各不相同,真是......”
    后面的話周銳沒有再說下去,但是剛剛隱隱抬頭的小弟弟如今已經撐破了褲襠。
    “得,剛才沒看夠,這會倒好,可以來個全身欣賞了。”
    本著這個心理,周銳把照片重新刷回了第一張,便仔細的看了起來。
    “嘖嘖嘖,這張尺度要是再大點就好了,看看這身材,嘖嘖嘖。”
    嘴巴里面說著淫穢的花,手慢慢的往下摸了去,周銳又有了擼上一炮的心思。
    “我去,這腰、這大腿、這.....”
    后面的話已經說不清楚了,周銳的情緒再次被欲望所掌控。
    “唔,真爽,好爽。”
    手下的動作越來越快,周銳盯著電腦的眼睛紅得厲害。
    起先還拿手一張一張移,后面欲望上身,頭腦一個發熱,也顧不上慢慢看了,只想找出能刺激自己到達高點的照片。
    “啪。”的一聲按下了自動鍵,周銳還把速度調到了中檔,兩只手便完全的伸到了下面捂摸了起來。
    一張捂摸著下面,一張伸衣服里面逗弄,周銳眼睛死死的盯著電腦,就深怕錯過最重要的那張照片。
    美好漸漸接近,在周銳心中暗道快了的時候,那張照片終于出現了。
    全身上下,渾身雪白,除了上半身弄個胸罩,下半身穿個內褲,這完全就是一張三點照片。
    “滋......”
    手越來越快,到了后面,周銳便再也控制不住的射了出去。
    人一旦解放,身體便進入了修整狀態,周銳有些疲憊的靠在了椅子上休息了一會兒,才慢慢的收拾了起來。
    最后那一下還真給力。
    其他的都噴在褲襠里面,濕答答的,就只有那下噴在了電腦上。
    望著那幾點乳白色,周銳忍不住的齜牙咧嘴了起來,心情很是樂呵。

    “周銳,周銳......”
    周銳還在發愣,樓上傳來了蘇冷韻響亮的聲音。
    這家伙似乎很著急,叫得這么大聲。
    深知蘇冷韻這是遇到事情的周銳,慌亂的把自己的精華擦了個干凈,便關了電腦快速的上了樓去。
    蘇冷韻不虧是有錢人,本來在周銳眼里,下面就很好,很了不起了,結果這上面更是繁華。
    仔細的打量了眼前景色一方,哪怕是混跡江湖,見識廣闊的周銳,卻還是被震撼到了。
    忍不住的上前幾步,仔細的摸索了起來。
    沒過一會兒,就在周銳入了迷的時候,蘇冷韻的聲音再次的傳了過來,道:“周銳、周銳,你究竟在不在???”
    話落了許久,還沒得到反應。
    蘇冷韻似乎是決定了某件事情似的,不再喊了。
    就在周銳猶豫著要不要開口問一下時,二樓浴室的門慢慢的打了開來。 一秒記住
    聽到了響聲,周銳猛的一個回頭,瞬間便與蘇冷韻那小心翼翼的表情碰到了一起。
    “啊。”兩人對視了一番,終于聽到蘇冷韻大聲的尖叫聲。
    “周銳,死人啊你,喊了那么久都不回一句。”
    罵罵咧咧的一句,卻見周銳盯著自己沒有反應。
    一個低頭,蘇冷韻立馬便怒了。
    周銳是萬萬沒有想到蘇冷韻的底下竟然如此好看,光滑......
    “周銳,你個挨千刀的,給老娘滾。”
    “啪。”的一聲關上了門,蘇冷韻打斷了周銳的思緒。
    嘴角上揚,周銳身子倚靠在了一旁,滿臉輕松道:“蘇老師,你確定不求我幫你取衣服?”
    沒錯,從剛才蘇冷韻偷偷摸摸的表情上看,周銳非??隙ㄟ@一點。
    “我、我死也不求你這種偽君子。”
    等了半天,在周銳以為蘇冷韻不會回答的時候,她卻開口了。
    “哦,是嗎?”
    反問了一句,周銳一步一步的靠近了浴室,還故意的發出了聲響。
    “行啊,反正我今晚是不打算走了,你就好好的在里面待一晚上吧你。”
    話落,臉上浮現出了壞笑,周銳一把關了浴室的燈。
    “哎呀。”又是一聲慘叫,蘇冷韻被嚇得撞到了浴室的門上,發出了很大的聲響。
    “呵呵。”發出了好聽的聲音,周銳低吟了兩聲。
    “周銳,我、你個挨千刀的,趕緊幫我拿衣服去。”
    這個季節天氣還有些冷,蘇冷韻被凍得直打啰嗦。
    終于服了軟,她像周銳道出了衣服的所在地。
    聽到了自己想聽的,周銳自然沒有多加為難。
    大搖大擺的進了蘇冷韻的閨房,周銳參觀了一趟,才壞笑的拿起了一件很是性感的睡衣。
    當然,周銳做這決定之前也有考慮過蘇冷韻的感受。
    望著跟前這滿柜子的性感衣服,情趣貼身物,周銳下面便漲得厲害。
    他急需過過肉眼。
    拿著手中的蕾絲睡衣,周銳慢悠悠的來到了浴室前,遞了過去。
    “哈哈,哈哈。”浴室里面的蘇冷韻在接過這兩個薄料子過后,不知作何感想的笑了出來。
    深知周銳估摸是知道了自己秘密的蘇冷韻,對此也沒有任何反抗,認命的穿了衣服走了出來。
    剛剛洗完澡,蘇冷韻的身上掛滿了水。
    也不知道這家伙是故意的還是怎樣,蘇冷韻竟然沒有擦干便穿了上去。
    要說這蕾絲吧,接觸到了水過后便如薄片一般,穿在身子比不穿還讓人意想非非。
    這高挑的身材,柔細的腰肢還有那白里透紅的......
    周銳有些把控不住自己的情緒,澎湃的血氣時不時的往著腦袋上面沖去。
    一個不注意,他便已經流下了鼻血。
    不顧蘇冷韻藐視的眼神,周銳慌亂的進了浴室清洗起來。
    邊清洗邊望著蘇冷韻所換下來的內衣內褲,頓時氣血沸騰得更加厲害。
    越清醒鼻血掉得越快,周銳一個生氣,干脆的不洗了。
    滿臉郁悶的回了一樓,卻見下面黑乎乎的一片,蘇菲人這家伙竟然在關燈看恐懼電影。
    挺有勇氣的啊。
    目光瞟了一眼電視,周銳在心中暗道了這么一句。
    人安安穩穩的坐在了蘇冷韻的隔壁,就好像那個地方是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樣。
    還好蘇冷韻此時一門心思都在電影上,自然也沒功夫搭理他。
    又是一陣血腥場面傳來,一個無頭人臉哇的一下便出現在了屏幕上,把蘇冷韻嚇得大叫了一聲。
    滿臉郁悶的瞟了蘇冷韻一眼,周銳心想:你怕得要命還看這玩意干嘛?
    有些不忍的望著蘇冷韻逗得厲害的身子,周銳不禁靠了過去,想給予一點安慰。
    “哇。”
    人還沒接近,蘇冷韻似乎又看到了什么驚人的畫面,竟然一把扯住了周銳,人完完全全的撞進了他的懷里。
    光滑的身軀落入懷里,周銳覺得自己應該偷笑,但是他就是笑不出來。
    天啊,這動又不能動的,你挨著我干嘛?
    剛才就已經欲火中燒,如今又有美人在懷,這簡直是在考驗周銳的極限。
    猛的把蘇冷韻一推,周銳直接站了起來,一臉嚴肅道:“蘇老師,我該回去了。”
    “啊。”又是一聲慘叫傳了過來,蘇冷韻一把扯住了周銳的手,有些可憐兮兮道:“周銳,你留下來好不好?留下來好不好?”
    “我.....”面對著美女的祈求,再看看如今的情景。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今晚說不定有機可趁。
    可就是不知道要挨到什么時候,別自己忍到了最后卻被趕回家去。
    腦海里面閃過了這個想法,周銳決定為自己謀點福利。
    “蘇老師,我非常想留下來陪你,畢竟就這樣把你擱這里我心中也是不忍,只不過.....”
    早在聽到周銳前半句的時候,蘇冷韻便暗自在心中強調著要把周銳留下來。
    而如今聽到了這么一個不過,但下便急急忙忙的攔住了的周銳。
    深怕周銳會走似的,猶豫了一下蘇冷韻還是抓住了他的手。
    “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嘛,我全部都答應。”

     

    什么都答應嗎?那我想操你可以不?
    挑了挑眉的盯了蘇冷韻許久,周銳才硬生生的憋下了這個想法。
    好你個蘇冷韻,想勾搭人就直說嘛,搞這么一出算什么。
    在心中惡狠狠的想著,周銳終究還是不敢直說,拐彎抹角了起來。
    “蘇老師啊,那個,我看你這個電影距離看完還有一段時間,而天已經黑了,我還要回.....”
    去字還沒道出口,便見蘇冷韻心急的打斷道。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