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
  • 武則天肉文小受初次疼哭文|她越喊疼我越不停不下來

        成績確實不錯,即使語文極度拉垮,其他科目的滿分也讓他穩坐第一,斷層吊打年級第二。
     
        這是,理科王的特色?
     
        女生隨意按了下鍵盤,周復的一堆照片彈出來,鋪滿整個電腦屏幕。
     
        周復是明城這兩年的招生簡章,臺柱子,照片多也正常。
     
        視線掠過所有照片,在一張球場照上,陸歸心目光一凝,停了下來。
     
        她抻直胳膊,手指敲了兩下鍵盤,籃球場照片迅速放大占據屏幕。
     
        一群穿著同款紅色籃球服的男生里,周復的身影最是鋒韌削勁。
     
        又高又瘦,讓人挪不開眼的強烈氣場。
    武則天肉文小受初次疼哭文
     
        少年手臂撐著胯骨,肌肉線條流暢有力。
     
        汗水打濕的黑發束縷垂落在瓷白的額前,發梢尖且利,襯的那雙本就淡漠的眸子多了幾分狠戾。
     
        高眉骨,單眼皮的兇相,瞳仁深黑,鼻梁直而挺,薄唇微微張開,似乎在喘息,唇角一絲不太明顯的弧度,帶著勝利者的狂妄,驕傲。
     
        耀眼到了極致。
     
        陸歸心手肘撐在腿膝上,支著下巴,黑眸一瞬不眨的看著屏幕,把籃球場有關照片來來回回欣賞了兩遍。
     
        最終停留在一張全景照片上,球場外尖叫的女生們都入了鏡,一個比一個激動,面紅耳赤。
     
        就連男生都激動崇拜的不行。
     
        而照片里的周復,弓腰撐著腿,下巴滴著汗,眉目微抬望著前方,紅色球服松松垮垮的兜在身上,露出大片鎖骨肋骨。
     
        烈日當空,少年整個人帶著釉質的白光,令人心神不寧。
     

     文學

        陸歸心眉梢微微一挑,緩緩出聲,“好一副勾人的,男妖精相。”
     
        何止是明城中學所有女生的夢中情人,男女都挺瘋狂的。
     
        陸歸心感慨著,手指壓在鍵盤上,正打算看周復其他資料,指尖頓了頓。
     
        她已經知道周復在明城中學是個什么樣兒的存在了。
     
        繼續窺探別人隱私,是不是,不太好。
     
        ……
     
        高三部。
     
        學生中午基本都在教室刷題,或者趴在桌上小憩,沒幾個人回宿舍。
     
        深秋烈陽,整棟教學樓明亮又安靜。
     
        高三(1)班卻亂糟糟一片。
     
        平時只對學習感興趣的學霸們第一次湊到一起議論八卦,話題中心就是陸歸心。
     
        “臥槽!?;ㄈ苏娴木奁辆逌厝?!”一個錫紙燙男生激動道。
     
        “她對我笑的時候,我感覺我腦子里噼里啪啦在放煙花!骨頭都麻了,這顏值是真實的嗎?!”
     
        “聲音也巨好聽!完全沒有抵抗力!”
     
        “看看,這就是你們幾個語文差的結果,夸人腦子里都沒幾個形容詞。”語文常年130上下霸榜單科年級第一的田戎鄙視道。
     
        “滾??!狗逼!”
     
        一個扎著馬尾的女生好奇的問:“真那么漂亮?有照片沒?”
     
        “操!被?;ò涯X子都迷暈了,忘了拍照!”錫紙燙一錘桌子,懊惱道。
     
        其他人:“……”
     
        高三部和高一部平時完全沒有交集,連吃飯時間學校都是安排錯開。
     
        很多人都沒見過陸歸心,不免覺得有些夸大其辭。
     
        眼下沒圖沒真相,一群人失去興趣。
     
        “就吹吧你們,真漂亮成那樣,娛樂圈的星探早把咱學校門檻都踏破了。”
     
        “就是!而且學校偷拿手機的不少,怎么校園論壇上沒幾張陸歸心的照片。”
     
        這么一說,中午見過陸歸心的幾個男生也覺得奇怪。
     
        ?;穷佒?,按現在互聯網的普及度來說,照片早滿天飛了,火遍各大平臺完全沒問題。
     
        沒準能跟周復一起當明城中學的招生簡章,臺柱子。
     
        結果這么低調?
     
        全網都找不到一張照片?
     
        “欸!田戎他妹跟?;ㄊ桥笥?!找他妹要一張?;ㄕ掌痪托辛?。”中午同行的短寸男生說。
     
        大家反應過來,全部看向田戎,催促。
     
        “趕緊的,戎子,找你妹。”
     
        “滾啊,找你妹!”田戎罵道:“你們不是都加了?;ㄎ⑿?,自己要去。”
     
        “那怎么行,萬一嚇到?;?,把我們當變態。”錫紙燙男生道。
     
        田戎哼笑,眼神上下掃他們,“你們現在確實挺像變態的。”
     
        馬尾女生驚訝道:“你們這就打個照面,連微信都加上了?”
     
        另一人笑著插話進來,“有復神在,就算是?;?,能不給微信嗎,而且我聽說高一部那位?;?,學習挺差的,田戎他們成績那么好,?;ㄟ€不抱緊學霸大腿。”
     
        周復這幫尖子生,指頭縫里漏出點學習資料,都能讓陸歸心這種普通學生成績拔高一大截。
     
        一群人思索了幾秒,贊同的點頭。
     
        “那真是太好了,正好借學習跟?;ɡP系!”男生一臉馬上要和女神近距離接觸的憧憬表情。
     
        “你們加了陸歸心微信,看看她朋友圈有照片沒?”
     
        一群人反應過來。
     
        陸歸心微信頭像是純白底,上頭疊了一堆的數學公式,看著像是個熱愛學習的。
     
        但朋友圈別說是照片了,一條都沒發過。
     
        懶得再找,錫紙燙收起手機,哥倆好的摟住田戎肩膀,認真嚴肅,“是兄弟嗎?你就說上不上吧?”
     
        田戎:“……”
     
        不想被他們一直纏著,他拿出手機,一邊打字一邊說:“這個點兒,我妹可能在午睡,不一定回我。”
     
        “知道了知道了,快發!”
     
        這時候,去洗手間的周復從后門進來。
     
        他的位置一直在最后一排后門口那位置,從來不參與每周換座位。
     
        老師也不敢為了換座位這種小事打擾這位大佬,由著他了。
     
        他拿起水瓶擰開,仰頭灌完半瓶水,側過身,手腕一拋,空瓶子哐當一聲,精準的砸進垃圾桶里。
     
        一個丸子頭女生走到周復跟前,雙手遞過去幾張卷子,是上次小月考的物理數學二卷答題卡。
     
        周復沒接,直接道:“扔講臺上,誰要看自己拿。”
     
        男生音質低冷,沒什么溫度,不帶一絲情緒,冷漠的難以接近。
     
        女生低頭看了眼答題卡。
     
        周復的答題卡被老師們奉為最完美的藝術品。
     
        每一道題的答案精妙絕倫,簡明扼要,即便是抄他的解題步驟,都有醍醐灌頂的感受。
     
        考試二卷的答題卡一發下來,女生就問周復要了過來。
     
        她眸子抬了抬,看著已經坐下的周復。
     
        男生抽出一本厚重的,全英文的物理學書,翻到某一頁。
     
        對站在旁邊的女生視若無睹。
     
        “夏澄。”前頭的男生轉過來,“復哥二卷答案你看完了?數學最后一道大題我也沒做出來,你看完了給我。”
     
        夏澄點頭,遞給他。
     
        周復側身半邊身子靠著墻,一條長腿踩在橫撐上,渾身透著少年的傲然輕漫,低眸翻閱著外文書,他看書速度很快,十來秒就翻過一頁。
     
        夏澄淺笑著主動和他說話:“周復,你們今天在便利店碰見陸歸心了?”
     
        男生淡淡“嗯”了聲。
     
        仿佛一座孤島,任何喧鬧都被他周身冷傲的氣場切割開,渾身都是生人勿進的漠然。
     
        夏澄捏了捏手指,狀似不經意道:“田戎他們幾個說,陸歸心長的很漂亮,加了你們所有人的微信。”
     
        周復頭也沒抬,懶懶道:“是吧,沒注意。”
     
        夏澄一時間沒理解過來他這句話。
     
        前頭的男生又轉過來,眼神揶揄的望著夏澄,“放心吧,就復哥一個沒加?;ㄎ⑿?。”
     
        夏澄懂了。
     
        周復的意思是,他沒注意陸歸心是不是長的很漂亮,也沒加她的微信。
     
        或許陸歸心真的長的很漂亮,但她那樣只有一張臉,成績平平的人,和他們始終不是一個世界的。
     
        周復這樣的天才,怎么可能看得上陸歸心呢。
     
        想到這兒,夏澄提起的心放了回去,微抿的唇角也有了些輕松的弧度。
     
        那邊,田戎等了五分鐘,田鹿都沒回復。
     
        大家扔下一句:“你妹回你了,照片給大家看看。”
     
        回了自己的座位刷題。
     
        ……
     
        下午上課前。
     
        田鹿敲開陸歸心的宿舍門。
     
        女生從桌上隨手拿了幾顆奶糖,抱著書和保溫杯,“可以走啦。”
     
        她關上門,轉過頭看見田鹿一臉欲言又止的盯著她。
     
        陸歸心愣了下,摸摸自己的臉,“我臉上有東西?”
     
        田鹿攥著手機的手指緊了緊,搖頭。
     
        其他宿舍的同學也開門出來,看見兩人站在那兒,一邊鎖門,一邊奇怪的問:“陸歸心,田鹿,你們站在那里干嘛呀?快上課了。”
     
        “啊,知道啦。”陸歸心拉著田鹿往前走。
     
        等兩人匆匆忙忙趕到教室。
     
        田鹿在位置上坐了幾秒,深吸一口氣,像是鼓足勇氣,湊近陸歸心,“姐妹,我有個哥哥。”
     
        說完,不等陸歸心出聲,她瞬間又坐直,“算了,他不配。”
     
        陸歸心:“……”
     
        田鹿偷偷用手機回復田戎:【哥!放棄吧!你配不上我的姐妹!別再問我要照片了!】
     
        田戎:【?】
     
        陸歸心準備好下午第一節化學課的課本和筆記本,擰開保溫杯。
     
        這時候,背后被筆戳了戳。
     
        陸歸心動作一頓,轉過頭。
     
        后面的女生小聲道:“陸歸心,聽說你問高三部那幫大神要微信,其他人都給你了,就周復學長沒給你。”
     
        話音落地,周圍的人目光都轉了過來。
     
        周復是校內風云人物,陸歸心也是,前者是校霸,后者是?;?,兩人都長著禍水臉。
     
        可想而知,這兩個名字放在一起會引起多大的風波。
     
        立刻有人接話,看熱鬧不嫌事大,“什么?陸歸心問周復要微信了?周復還沒給?”
     
        陸歸心黑眸深處縮了縮,閃過一絲冷意。
     
        不等她開口,田鹿扭頭看著后排女生,皺眉不悅道:“你們在胡說什么?是我哥他們主動問陸歸心要微信。”
     
        “是嗎?”女生笑著,似乎十分羨慕,但語氣讓人格外不舒服,“那你們加到周復學長的微信了?”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