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

                    我能調節存在感*經典強J系列小說

                     第五息,安馨不再保留實力,她一邊收回地獄幽冥,一邊提起所有的靈力,御使八十一柄飛劍,再次絞殺向灰白圓球。
                     
                        這一次,六尺直徑的灰白圓球,輕易地被飛劍絞碎成三寸大小的碎片,包裹在里面如同鋼鐵般凝實的血魔,毫無遮掩地暴露在圣女光輝中,血魔頃刻間被消融了三成。
                     
                        血魔的驚怒交加的聲音,極其模糊地響起:“結丹......修為......”
                     
                        第六息,兩寸大小的血魔碎片,就近沖進灰白色的粉末中,倏然凝聚出無數個三寸大小的灰白小珠子,里面包裹著無數個小血魔,順著水流繼續向上突圍。
                     
                        圣女光輝再次變得無用武之地。
                     
                        第七息,安馨的飛劍霎時展開成六尺長寬刃劍,超越灰白小珠子逃遁的范圍,組成包圍劍陣,安馨一刻不停地開始締結御冰訣。
                     
                        第八息,安馨結印完畢,春水劍劍陣之內,頓時凝結出堅硬的冰塊,把灰白色的小珠子凝固在其中,無處可逃。

                    經典強J系列小說
                     
                        第九息,八十一柄飛劍一刻不停地開始削切冰塊,每一劍都精準地控制在半寸距離,被凍結在其中的灰白小珠子,被削開露出其中包裹的堅硬的血球,只一瞬間,就在圣女光輝的照耀下,消失成了細小的氣泡。
                     
                        九息過后,安馨終于凍住了血魔,讓血魔無處可逃,只要圣女光輝撐得住,半盞茶內的水磨工夫,就能把血魔消滅殆盡。
                     
                        冰塊順水漂流繼續向上浮,安馨不緊不慢跟在后方兩里的距離內,防備著從下方有血魔來偷襲。她就不信了,有她這么個誘餌在,血魔能夠抵擋得住千載難逢的誘惑?
                     
                        果然剛過了十息,安馨腦仁一痛,心臟亂跳,眼前一黑,體內靈氣暴走,“噗噗噗”連噴三口鮮血,渾身的毛孔張開來,不停地向外噴著鮮血,鮮血染紅安馨黑色的夜行服,穿透渾身的布料,迅速在水中彌漫開去。
                     
                        下一息,安馨癱軟著手腳,無力地閉上眼睛,暈倒在龜殼背上,被彌漫的靈氣遮擋住身形。
                     
                        春水劍劍陣頓時亂了,大刀闊斧向著禁錮血魔的冰塊砍去,被劍陣胡亂砍開的冰塊,當即隨著水流四散開去。
                     
                        安馨頭頂上的圣女光輝略微一暗,隨即從安心的頭頂升起,極速沖出聚靈陣,緊追著禁錮著血魔的浮冰,自動自發向上浮起。
                     
                        強烈到刺眼的雪白光線下,碩大的龜殼孤零零地懸浮在水中,從龜殼上方不斷暈染開去的血色,被水流帶動向上升起,拖曳出長長的血帶......
                     
                        春水劍頗有靈性,自動自發收攏成一柄,退回到安馨的身邊,圍繞在安馨的身旁,“叮叮鐺鐺”蕩開水流中不停撞向龜殼的碎石。
                     

                     文學

                        地獄幽冥先一步落到安馨的身上,藍紫色的火焰籠罩安馨,低弱且安靜地燃燒。
                     
                        春水劍和地獄幽冥再有靈性,可它們既不是人,也不是會照顧人的傀儡侍女,安馨若不能盡快醒來,單單是失血都能要了她的命。
                     
                        “叮”一聲脆響,春水劍蕩開一塊三尺方圓的巖石,迅速滑向另一塊石頭,那塊剛剛被拍開的巖石崩裂開來,一粒黃豆大小的殷紅血滴,以肉眼難辨的速度破開聚靈陣,對著安馨的額頭正中識海的位置極速沖去。
                     
                        血魔分身發動了攻擊。
                     
                    ===htTp://www.ezflightz.com/第2582章 結丹大能34===
                     
                    殷紅的小血滴猛烈地撞進覆蓋在安馨額頭上的地獄幽冥中,猶如水滴飛濺入滾油中,發出猛烈的“噼噼啪啪”的暴響,尖銳劇烈的聲響在水中遠遠地傳出去,隨即又迅速地平息下來。
                     
                        小血滴被地獄幽冥焚燒殆盡,護著安馨在昏迷中逃過一劫。
                     
                        血魔分身一擊不成,更多的小碎石被水流裹挾著,從龜殼下方沖上來,在水中紛紛爆開,對著安馨發動攻擊,噼啪聲像暴雨一般驟響起來。
                     
                        小血滴的目標全都是安馨額頭正中的識海,地獄幽冥在不停的焚燒抵御中,逐漸稀薄了覆蓋在安馨身上的火焰,集中火力擋在安馨的額頭前方。
                     
                        春水劍也沒有閑著,加速擋開接近聚靈陣的石頭。
                     
                        正當地獄幽冥,春水劍和龜殼自動護主,共同抵擋第三支血魔攻擊的時候,龜殼下方奔涌的水流中,帶上來十幾塊巨大的巖石,接連撞擊在龜殼上,把龜殼連同躺倒在龜背上的安馨撞得東倒西歪。
                     
                        與此同時,上方對著安馨額頭識海攻擊的小血球也猛然增加,逼迫地獄幽冥持續往安馨的頭上增援,覆蓋在安馨身上的地獄幽冥越來越稀薄。
                     
                        更多的小血球攻向安馨,有小血球相互碰撞,轉向安馨的身體,從地獄幽冥防守最薄弱的腳踝附近,穿透貼服在腿上的褲子,滲透進安馨的肌膚,順著血管,直沖頭頂,撞進安馨毫無防備的識海。
                     
                        識海中的海面上風平浪靜,海中高聳入云的巖石上,長出了零星的苔蘚,在距離海面三十丈左右的地方,長出了一株弱小的蘭花,粗根深入巖石縫隙中,細長的枝條在風中徐緩地搖曳。
                     
                        那滴闖入識海的小血滴,迎風招展出一個身穿鎧甲,手持長砍刀的中年男子,凌空沖上天空,揮動長砍刀,對準海中的高聳的巖石砍去。
                     
                        “哐”一聲巨響,血魔手中的長砍刀被巖石反彈回來,帶動著血魔跟著反彈開去,手中的長砍刀直接消散,平靜的海面上倏然卷起風暴,狂風卷起巨浪,轉瞬間把血魔拍打入海中。
                     
                        血魔周圍的海水水溫極速下降,血魔在水中掙扎著向上,在被冰凍在海水中之前,重新沖出海面,又被海面上凜冽的寒風吹拂,迅速被凍成冰人,硬邦邦地砸落在冰凍的海面上,散落成零碎的殷紅冰塊。
                     
                        狂風裹挾著殷紅的冰塊,在冰層上旋轉著相互碰撞,血色冰塊變得越來越細碎……細碎的冰晶依舊保持著殷紅的顏色,冰凍并不能凍殺它們。
                     
                        下一息,地獄幽冥出現在空中,迎向被狂風吹上天空的血色冰晶。血色冰晶在地獄幽冥藍紫色的火焰中瞬間被燒毀,待到冰血全部被消融,安馨的識海轉瞬間恢復了風平浪靜。
                     
                        又一滴小血球憑空出現在識海中,照樣迎風招展出身穿鎧甲,手握長砍刀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對海上高聳入云的巖石視若無睹,凌空向上飛起,揮舞血色長砍刀,一刀砍向清朗的天空。
                     
                        血色罡風在刀鋒前延伸出去三十丈,霸道得仿佛一刀就能砍開無垠天空,罡風直上天空,頃刻間引動風云密布,“咔嚓”一聲雷霆霹靂,兩道閃電從天而降,同時擊打在罡風和血魔身上,瞬間殺敵于無形。
                     
                        下一息,兩滴小血球倏然出現在安馨的識海中,變幻出兩個一模一樣的鎧甲中年男子,手持同樣的血色長砍刀,一起對準巖石上那株細弱的蘭草砍去。
                     
                        巖石附近的海水平地卷起波濤,浪頭拍打向長砍刀刀鋒上的血光,搶在兩道血光落在蘭草和巖石上之前,“啪”一聲擊退血光。有后浪緊跟而上,兇猛地撲向手持長砍刀的兩個血魔,一舉把兩個血魔拍落進海中。
                     
                        兩個血魔在海中倏然合并成一個,順著海潮擊打的力道趁勢下潛,越是向下血魔的身形被壓縮得越小,下沉的速度也越慢。還沒下沉到二十丈,海水強大的壓力迅速壓制血魔,重新變回了一滴豌豆大小的血滴。
                     
                        血滴停止下潛,橫向激射向水下的巖石,剛落到巖石上,還沒來得及向內滲透,巖石中忽然透露出藍紫色的火焰,瞬間把血滴焚燒干凈。
                     
                        血滴被消滅的下一瞬間,五滴黃豆大小的血滴,同時出現在安馨的識海中,五滴血滴沒有幻化出身穿鎧甲的中年男子,徑直融合在一起,在空中膨脹成學生罡風,向著海中聳立的巖石吹去。
                     
                        巖石上的細碎的青苔被血色罡風吹走,那棵細弱的蘭草,僅有的三片細長的葉子被血色罡風猛烈地撕扯,愈發向下扎緊了根部,岌岌可危卻牢牢地附著在巖石上。
                     
                        地獄幽冥再次憑空出現,堵在血色罡風吹拂的路上,血色罡風來不及掉頭逃走,一舉被地獄幽冥焚毀。
                     
                        地獄幽冥在空中隱沒,在安馨的識海中出現血滴,驟然增加到了十滴。
                     
                        十滴血液五五融合成一團,一團向上幻化成一支血箭,激射向天空,一團變成細微的血雨,輕柔地灑向海中高聳的巖石。
                     
                        晴空霹靂再次出現,血箭也好血雨也罷,都在雷霆霹靂中消散一空。
                     
                        下一息,出現在安馨識海中的血滴增加到二十滴......很顯然,血滴有規律的增長,乃是被安馨體外的地獄幽冥有意放水,故意讓血滴進入安馨的識海。
                     
                        安馨雖然重傷昏迷,倒伏在龜背上無法動彈,她的神志卻始終保持清晰,牢牢地掌控著自己的識海,更趁此機會逐漸增多放入的血滴,嘗試在識海的開辟戰場上,開辟克敵制勝的手段。
                     
                        安馨在識海中節節勝利,顯露在外的卻是,春水劍抵擋石塊攻擊的速度越來越慢,地獄幽冥在血滴的攻擊下越來越壯大,卻反常地放任愈來愈多的血滴進入安馨的身體,看上去極像是血魔在奪舍中,逐漸占領了上風......
                     
                        在安馨上方的五里開外,圣女光輝追逐著冰凍的小珠子,沖上地下建筑上方沒有被水淹沒的空間,從上方十里外照射過來的雪白亮光,毫無遮攔地照射在浪頭最前方的冰塊上。
                     
                        冰塊忽然在浪頭上向下落去,邊落邊有血魔的聲音從冰塊里面傳出來:“吾即將奪舍成功,吾該不該放你女兒一條生路?”
                     
                        血魔把‘女兒’兩字咬得極重,明顯是另有所指。
                     
                    ===htTp://www.ezflightz.com/第2583章 結丹大能35===
                     
                    圣女光輝中無人答應血魔。
                     
                        血魔的聲音自顧自地響起:“秋家人能有什么好心腸?爾等能有什么大出息?想跟著吾,借助天外飛仙坐享其成,休想!”
                     
                        “收攏密地之力,助吾對付地獄幽冥,吾保證奪舍之后,會保住安馨的神識,假以時日,給她找個能控制的神識奪舍,全了爾等不甘被吾御使之心,也算是對秋家千百年對吾,盡心供奉的補償,有機會的時候,吾也會想辦法讓爾等重生。”
                     
                        “如何?”
                     
                        圣女光輝中依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血魔篤定的聲音,輕蔑地嗤笑一聲,繼續低聲響起:“還想要讓吾跟天外飛仙兩敗俱傷,讓安馨坐收漁利?當吾是天外飛仙般的傻瓜,會替爾等做嫁衣裳?”
                     
                        “沒有天外飛仙相助,爾等奈何不了吾。”
                     
                        “天外飛仙再狡猾,就算她隱藏境界真能翻盤,讓吾今日全軍覆沒,吾也還留下了一個秋敏思,照樣可以另尋時機。”
                     
                        “爾等可還有再一次的機會?”
                     
                        圣女光輝中照舊悄無聲息。
                     
                        血魔的聲音繼續響起:“若吾所料不差,爾等在密地中,偷瞞著秋家人繁衍子嗣,其中人口成千上萬。用這些人的性命來扶持一個軟弱無能的安馨,爾等跟吾有何兩樣?”
                     
                        “吾既然能推算出天外飛仙,又如何不能測算出爾等的忤逆背叛?!別忘了你們手中的密地,乃是吾假借神跡留給第一代圣女的小世界。”
                     
                        “小世界不是爾等這般運用的。”
                     
                        “爾等貪多求全,汲取小世界之力,布下這偌大的陷阱,不僅無法滅殺吾,還會讓小世界徹底崩潰。”
                     
                        “爾等也將隨之斃命。”
                     
                        “其崩潰前最后一擊,威力極大,爾等可要想清楚了,是要在吾身上多做無用功,還是助吾消滅地獄幽冥,助吾奪舍天外飛仙,保住安馨的神魂?”
                     
                        “吾說過的話,從來不曾出爾反爾,吾對秋家的承諾,從來不曾言而無信。”
                     
                        “反倒是天外飛仙,此刻雖不能察覺安馨的神魂所在,待她境界提高,至多在結嬰之后,安馨的神魂絕對無法再瞞過她。”
                     
                        “待天外飛仙想清楚中間的關節,她這枚棋子,還會對爾等企圖掌控她,奪舍她之人,會有半點感激之情,她會對安馨手軟嗎?”
                     

                    相關文章

                    性饥渴少妇肉乱在线观看
                    <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