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

                    醫生想吃我的大饅頭|喂精長大的女孩

                    哼了一聲說道:“我要她做什么?一個丑女人,給老子睡老子都閑臟!我今天叫你們來,是想告訴你們,董德才欺騙村民血汗錢的好日子到頭了,我老謝這次一定要把他的真面目扯下來!”

                    照片好似從天空灑下,董德才臉上露著畸形的笑容,丁建國臉色陰沉,焦急的看著老謝。

                    老謝通過哪些翻騰的照片,大概看見了照片的內容,與他想的一樣,照片上記錄的赫然正是那天他打的周雅茹那一巴掌,不過照片上看起來不像是他打的一巴掌,更像是他用什么磚頭之類的打的一樣,因為周雅茹臉上帶著血。

                    老謝干保證這些照片被人處理過,但是在這鎮子上,處沒有處理過都不那么重要了,重點是鎮上的人都看見了照片,有了一個印象。

                    老謝知道這應該只是董德才的第一步,后面肯定還有殺招。

                    果不其然,就當鎮子上的人看見照片,然后纏著繃帶的謝雅茹對上號的時候,正當大家迷茫之際,人群中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沒有醫德,毒醫,滾出鎮子,我們這里沒有你這樣的人容身地!”

                    說話的是一個中年人,老謝看見,他說完這句話之后就退到人群中去了。
                    醫生想吃我的大饅頭
                    老謝看著謝雅茹頭上的繃帶,心里冷笑,這董德才也是個人才,竟然都懂得利用輿論了,不過他是不是蠢,臉最關鍵的東西都沒搞明白就敢過來陷害他老謝?

                    要知道謝雅茹雖然頭上纏著繃帶嗎,但是老謝自己打的人心里會沒有數嗎?

                    也不知道這董德才是真的聰明,還是就是一個傻子,連這點事情都沒有想清楚就敢過來陷害他?

                    “謝醫生,這是真的嗎?”

                    果然,董德才的安排還是有效的,人群中,有一個曾經在老謝這里看病的老人,顫顫巍巍的拿著照片,痛心疾首的看著老謝。

                    要知道,醫生如果做出這種事情來,是不可能有人會原諒的,這要是坐實,老謝一輩子就毀了,這也是丁建國之所以這么焦急的緣故。

                    “請問謝雅茹小姐,眼前這個無良醫生你應該認得吧!”

                    董德才見時機差不多了,開始和謝雅茹唱起雙簧來。

                    謝雅茹捂著額頭,惡狠狠的盯著老謝:“我當然認得他,我念他行醫不易,也給過他機會,哪里會知道他竟然對我動粗!有這種醫生在,我以后絕不會再來這個小鎮一步!”

                    謝雅茹一番話說得周圍的人都有些詫異的看著老謝,怎么都不敢相信老謝是這樣的人。

                    老謝聽著他們的話,沉默不語,就連孫賴子和吳三詢問的眼神他都沒有理會,他在等,等他想見得人過來。

                    董德才見老謝一直不說話,心里更加得意了,以為老謝看見真想擺在面前,已經心灰意冷了,所以小的更加猖狂了。

                    “丁隊長,就是這個人,我實名舉報,他不僅賣假藥,還毆打受害的病人,所以我懇請你懲罰他!不然以后我們鎮的名聲,可就被他一個人敗壞干凈了!”

                     文學

                    董德才微揚著頭,頗有一種春風得意得的感覺。

                    老謝依舊沉默不語,心里卻苦笑起來,他終于明白其他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心不變就好,雖說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但終究太難受了一些。

                    圍觀的人見老謝低頭不語,眼中的失望就別提了,紛紛唉
                    聲嘆氣。
                    “老謝,你還有什么話要講的,沒有的話,就和我回一趟警局配合調查。”丁建國也是沒辦法,他和老謝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他當然相信老謝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但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他也沒什么辦法。

                    “哈哈,看見這個惡人得到應有的懲罰,我是真的高興??!”董德才放聲大笑,用極盡嘲諷的眼神看著老謝,意思表達的很明顯:小樣,還和我斗?

                    老謝看了一眼孫賴子和吳三,用眼神示意他們離開,這一刻,他連為自己爭辯的心情都沒有了,只想找個地方歇息一下,一下子失去兩個女人的打擊,原來是這么痛苦,老謝心里這樣想著。

                    孫賴子和吳三有些摸不著頭腦了,不過老謝這樣也讓他們送了口氣,畢竟她們和董德才是親戚關系,能夠不當叛徒,他們還是不想當。

                    丁建國搖頭嘆了口氣,拿出一副手銬來,就要拷在老謝手上。

                    老謝也配合的伸出雙手,對于周圍的人的目光更是視而不見,于他而言,除了王小微和張碧琴回來,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了。

                    “瞞著,老謝不可能是這樣的人!”就在老謝心灰意冷,鎮上的居民也難以置信,董德才和謝雅茹放聲大笑的時候,一道略微有些柔弱的聲音傳了過來。

                    這道聲音雖說柔弱,卻是那樣堅定,好像就算全世界都覺得老謝是那種人,她都不會相信一般。

                    老謝抬起頭來,看著從人群中擠出來的王小微,感覺整個世界都亮了起來,要不是這里有這么多人,他都想放聲大哭了。

                    “怎么?要哭了?”就在這時候,他的背后,又傳來一道聲音,老謝驚喜的轉過頭去:“碧琴!”

                    張碧琴站在老謝的后面,笑著點了點頭,只說了一句話:“我相信你!”

                    老謝笑了起來,這一瞬間他的腰瞬間又挺得比直!

                    “丁隊長,我老謝怎么可能是那種人,我現在也實名舉報,這個董德才坑害村民不要緊,還賣假藥!”

                    老謝把手搭在跑過來的王小微的肩膀上,柔聲說道:“小微,我真的錯了,以后別走了好不好!”

                    王小微撲在他懷里不斷哭,重重的點了點頭。

                    丁建國見老謝竟然開始說話了,自然不會真的抓他,他可是站在老謝這邊的人,剛才之所以要抓老謝,那是因為老謝華業不說一句,就算他想給機會,也沒辦法給??!

                    所以他咳了兩聲:“老謝啊,你有什么就直說,這么多人看著呢!”

                    他話說到一半,過來幾乎貼著老謝的耳邊說道:“老謝,你可得給我爭氣??!”

                    老謝點了點頭,沖著人群中的孫賴子和吳三說道:“孫賴子,吳三,你們出來,說說你們這幾天在董德才的家里看見了什么?”

                    董德才本來還高興的臉,聽見老謝這句話,臉色忽然一變,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躡手躡腳從人群中走出來的孫賴子和吳三。

                    孫賴子和吳三不敢看董德才,苦笑著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比起董德才這個親戚,他們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該交代的事情幾天以前就已經和孫賴子和吳三交代好了,所以老謝一點都不慌,而是看著董德才難看的臉,笑了起來。

                    謝雅茹看見孫賴子和吳三臉色也是一變,她這幾天在董德才床上可是呆到腿軟的,怎么可能沒見過他們兩個人,正因為見過,才會害怕。

                    不過害怕也改變不了什么事情,只見孫賴子和吳三拿出一個袋子來,董德才臉色變得很是難看:“我平時怎么對你們的,你們就這樣回報我的?”

                    孫賴子和吳三心里坐著掙扎,但是最終也沒有看董德才一眼,拿出一疊照片,也學著董德才那般,直接撒向了人群。

                    老謝也拿過來一張,好家伙,這兩人為了活命可是下了本錢了,這那里是用來做證據的照片啊,這分明就是艷門照啊。

                    只見照片上謝雅茹和董德才兩個人做著不可描述的事情,各種姿勢都有。

                    謝雅茹快瘋了,這種照片讓她以后怎么見人???

                    更加可怕的是,這照片見了,就全完了!

                    “鄉親們,你們也看見了,這董德才和這位所謂的我的患者是什么關系!我老謝行醫這么多年了,我人品怎么樣你們還不清楚嗎?”

                    老謝看著董德才,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線,謝雅茹頭上不可能有傷,他自己打的這點會不清楚嗎?所以說就算他剛才跟丁建國走了,這件事情也無法坐實,所以他一點都不著急。

                    “是啊,我就說謝醫生怎么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來?一定是董德才這小人在陷害他,現在你們還有什么話想說的?一對奸夫淫婦,我看丁隊長就該把他們一起抓起來!”

                    人群中一個人義憤填膺的說道。

                    董德才臉色無比陰沉,眼睛更像是要吃人了一樣,因為他怎么都不會想到,背叛他的竟然是他自認為最心腹的兩位親人!

                    “你們還有什么話想說的?”丁建國這時候適時的走到董德才面前,神情說不出的嚴肅,不等董德才辯解,他的手銬已經朝他拷去……

                    “且慢!”

                    而就在這時候,董德才忽然高呼一聲,讓丁建國等等。

                    “丁隊長,你還再等什么,這董德才就該進監獄!”

                    圍觀群眾一陣起哄,可不想給董德才任何機會。

                    丁建國回頭看了眼老謝,眼神詢問他什么意思,要是老謝說一句不管不顧,他現在就可以直接把董德才拖回去,不管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過老謝這個人自認為身正不怕影子斜,開口到:“丁隊長,你就讓董德才說兩句,萬一他還有什么證據沒拿出來呢?況且我可以很負責人的告訴你,謝雅茹頭上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傷,我那天雖然打了她,但是絕不會有如此嚴重的傷勢!”

                    丁建國這才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站在一旁靜靜等待董德才的辯解。

                    “那好,我就看看你還有什么想說的!”

                    董德才臉色有些蒼白,看了老謝一眼,又看了看丁建國,眼中無比惡毒。

                    “鄉親們,你們可別被這老謝騙了!謝雅茹的確在老謝的診所看過病,并 且那天也確實因為病沒看好的事情打了她,對,我和謝雅茹是有一點關系,但是這并不能說明老謝就沒替謝雅茹看過病,是吧?那我就要問問老謝了,那天下午,我們工會的人明明看見你下午三點鐘把謝雅茹放進房間關門看病,第二天又把別人打了,是不是有這件事情?”

                    董德才一番話說完,已經有些喘氣了,畢竟他也沒料到老謝的人氣這么可怕,要是他一下不說完,他怕就沒機會說了!

                    這個問題可就讓老謝略微有些尷尬了,因為董德才講的事情確實有一半是真的。

                    不過看沒有看過病查一下病例就知道了,還有謝雅茹頭上的傷,也是一看便知,老謝一下子就抓住了問題的重點,所以直接開口道:“我從沒有給她看過病,不管你們如何說!”

                    “呵呵,你口口聲聲說沒有給雅茹看過病,那我問你,這是什么?”

                    董德才一邊說,一邊拿出兩張單子來。

                    老謝接過來一看,正是謝雅茹在自己診所看病開的證明單子,但是這不是重點,因為這種單子只要想搞,隨便怎么都能搞到,但是上面的簽名,卻和他的太像了,簡直就好像是他簽的一樣!

                    老謝眉頭皺了起來,看來自己還是小看了這董德才??!

                    他身后的王小微和張碧琴一看老謝的單子,眉頭也是緊鎖,因為這確實太像了,他們自然相信老謝,但是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丁建國看了一眼單子,冷笑著看著董德才:“你以為隨便找個單子簽個名在上面就能證明嗎?”

                    “是啊,謝醫生不可能是這樣的人!”周圍的人們也說道。

                    “丁隊長,別聽他亂講了,快點把他抓起來吧!”

                    ……

                    ……

                    “這可不是偽造的簽名哦?不信你可以拿去鑒定一下!”董德才今天也算是豁出去了。

                    老謝眉頭一皺,忽然看了謝雅茹一眼,忽然發現謝雅茹看他的眼神充滿了得意。

                    我擦!

                    難道說那天和謝雅茹嗨的時候,她動了什么手腳不成。

                    老謝仔細回憶著,忽然一段記憶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哎呀老謝,你慢些……我可崇拜你了,你先給我簽個名嘛……”

                    隨著記憶越來越清晰,老謝暗罵了一句該死,難道說謝雅茹那個時候就已經想好了要弄他?

                    不應該這樣才對,有可能她拿自己的簽名去另有用出,很有可能是為了自己的專利,結果那天臨時改變了注意,這樣看來,董德才這次應該下了血本了。

                    不過這還沒有完,正當老謝想著前因后果的時候,謝雅茹忽然把自己頭上纏的繃帶打開了,老謝從醫這么多年,自然一眼就看出謝雅茹頭上的傷口是被人用拳頭硬生生打出來的。

                    他下意識看了眼董德才,只見后者無比嘲諷的看著他。

                    老謝這才明白,這才是董德才的殺招??!

                    這下他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丁建國還有周圍的群眾看著周雅茹頭上的傷口,還有老謝忽然的沉默,也都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老謝,這個簽名不會真的是你的吧?”丁建國也是一臉難以置信,說實在的,要是沒有這種實質性的證據,就算老謝真的干了什么事情,在法律上也站不住腳,丁建國還能幫老謝一把。

                    但是如果人證物證都有了,那這事情就沒這么簡單了,首先是亂醫人在加上打人,就可以斷送老謝的職業生涯。

                    “這個名確實是我簽的,謝雅茹頭上的傷也確實是有人用拳頭打的,但是這又如何?就能證明是我干的嗎?”

                    老謝自己這句話說得自己都感覺有些無力。

                    “哈哈,姓謝的,這次看你怎么狡辯,對,我董德才的確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也確實和雅茹有點關系,但是這就能證明你的清白嗎?”

                    董德才狠狠的看了一眼孫賴子和吳三,又繼續說道:“反而是你,賄賂我的人,想通過專業來陷害我?但是老天有眼啊,這白字黑字寫的這么清楚,我看你有什么好狡辯的!”

                    董德才自認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了,他也料定老謝翻不了身了。

                    丁建國的臉色也有些陰沉。

                    董德才哼著小曲和身后的他們一個會的人興高采烈的聊著天,情到深處竟然還親了周雅茹一口。

                    老謝看在眼里,腦海中不斷向著該如何,他是真的沒想到事情會變得這樣復雜,而且董德才也確實是一個狠人,周雅茹頭上的傷顯然就是他打的吧。

                    好一出苦肉計??!

                    他心里苦笑,女人這種生物果然不好惹。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性饥渴少妇肉乱在线观看
                    <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