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

                    寶貝乖讓我尿在里面H|佛子每晚都想渡我免費閱讀

                    急忙說道:“雅茹,衣服先別穿了,先躲躲吧!”

                    “呵呵?躲躲!”謝雅茹此時正在氣頭上,本來她就還在想怎么弄老謝呢,現在看他如此驚慌的樣子,哪里會聽他的??!

                    所以她忽然很大聲的呻吟了起來:“老謝、用力、不要??!”

                    這聲音很大,其中還夾雜著喘息聲,要多逼真有多逼真。

                    老謝心直接就涼了半截,沒想到報應來的這么快。

                    “老謝!你開門,你在里面干啥呢?”

                    張碧琴的聲音異常冰冷,甚至還有些憤怒。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免費閱讀

                    “沒啊,碧琴,你聽錯了,我看電視呢!”

                    老謝額頭冷汗直冒,也開始起來穿衣服。

                    “呵呵,穿衣服,小微你信嗎?”

                    張碧琴的聲音在門外有些冰冷。

                    小微?

                    小微也回來了!

                    老謝一個及激靈終于顧不得其他,急忙起床,而謝雅茹早就穿好衣服,朝門口走去。

                    “呵呵,老家伙,看你這下怎么收場!”謝雅茹站在門口,回頭嘲諷的看了一眼老謝,隨后打開了門。

                    老謝看著門外露出的兩道人影,心沉了下去。

                    只見張碧琴和王小微并排站在門外,張碧琴眼中全是痛惜,還有些憤怒,而王小微早就淚流滿面了。

                    “喲,小微啊,你回來的正是時候,實話實說啊,這老些真不咋的!”

                    謝雅茹嘲諷的對著王完這句話抬腳就走了。

                    王小微呆在原地,看著老謝直搖頭,想來怎么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文學

                    “謝叔,我最后叫你一次謝叔,你說你和碧琴書記她們扯不清關系就算了,我還是能夠接受的,畢竟她們都是好人,但是謝雅茹是什么人?她從,還進場嘲笑我,這樣的人你叫我怎么接受?罷了,就這樣吧,就當我是癡心妄想!”

                    王完這句話就扭頭往外跑,邊跑邊哭,顯然這次是真的太傷心了。

                    “小微你聽我

                     

                    解釋啊……我錯了還不行嗎?”

                    老謝這下是真的急了,但是他剛追到門口就被人攔住了。

                    “追什么,我怎么都想不到,你竟然會是這種人,看來我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張碧琴盡管面如寒霜,但是眼中的痛心卻是無比明顯,顯然這件事情讓她也有些接受不了,只不過她不會像王小微那般表現的如此明顯而已。

                    “啪!”

                    張碧琴狠狠一巴掌扇在老謝臉上,自己先哭了起來。

                    “老謝,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打完張碧琴也走了。

                    老謝雙目無神,沒有追出去,因為這時候他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一件多蠢的事情,但是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便再也沒有挽回的余地了。

                    隨后老謝又把診所的門關上了,一個人呆在空曠的房間里面發呆。

                    而謝雅茹離開老謝的診所之后,卻沒有立即回家。

                    因為她這次偷雞不成蝕把米,要是就這樣算了,豈不是證明她謝雅茹好惹?

                    所以她離開后不久,就開始在鎮子上打聽關于老謝的事情。

                    然而令她沒想到的是,老謝在鎮上的人氣比她想象的要高多了,已經成了無人不知的地步了。

                    “呵呵,既然你名氣這么大,那我就把你名聲搞臭了再走!”

                    謝雅茹面露陰狠,顯然今天發生的事情讓她異常生氣。

                    她又再鎮子上打聽了很久,因為以她做生意多年來的經驗來看,老謝這種人氣,敵人絕不會比朋友少,果然,沒有多久,她就了解到一個叫做董德才的醫生和老謝是對頭。

                    “哈哈,雅茹小姐竟然找到老夫,老夫也可以和你說說這老謝到底有多虛偽!”

                    董德才和謝雅茹坐在一起,兩人有說有笑,開始謀劃整老謝的事情。

                    “呵呵,德才醫生果然人如其名,有德又有才呢!”

                    謝雅茹手指在董德才胸口上不斷的劃,媚眼如絲。

                    董德才喘著粗氣,眼中紅光閃爍,最終終于是沒有忍住,抱起謝雅茹就回到房間去了。

                    夜晚,房間里面的呻吟聲一直持續到半夜。

                    這一夜對于老謝來說是煎熬的,猶如年輕男女失戀般。

                    要不是羅翠蓮把晚飯給他端過來,他估計連晚飯都不知道吃。

                    “老謝啊,這種事情要想開些,況且我相信小微她們會回來的,今天我們就先睡覺吧!”

                    羅翠蓮看著老謝這樣,也有些心疼,主動要求晚上和老謝一起睡。

                    不過老謝卻搖了搖頭,好似一點都提不起興趣來。

                    “翠蓮,你說是不是我錯了?”老謝問羅翠蓮道。

                    盡管這是老謝第一百次問羅翠蓮這個問題,羅翠蓮還是回答道:“老謝啊,人非圣賢,孰能無過?錯了就錯了,知錯能改才是重點,其實要我說啊,還是那個叫謝雅茹的女人太賤了,勾引了我們家老謝!”

                    老謝聽見羅翠蓮還在為他說話,心里雖然也感動,不過還是搖頭苦笑。

                    “翠蓮,我真的不該啊,要是小微和碧琴這次真的不能原諒我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這一夜,老謝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心里一直想著和王小微的種種。

                    暗暗決定明天一早一定要把小微給找回來,不過是磕頭認錯也好,還是讓她打一頓也罷,總之,小微一定不能走。

                    所以第二天一早,老謝罕見的沒有把診所的大門打開,而是背了個包,從后門出去就想出去把王小微找回來。

                    然而他沒想到的是,他剛出門,沒走幾步,就遇見了一個女人,一個漂亮的女人。

                    不過卻不是王小微,而是他最不想看見的謝雅茹。

                    老謝沒有理她,而是看了她一眼,就想從她旁邊走過去。

                    “哎喲,老謝,你走什么,見到老相好就不留下來聊聊?”謝雅茹給老謝的感覺就是無論說什么話都有一種對人深深的嘲諷在里面,他也終于明白小微為什么不喜歡謝雅茹了。

                    他現在也不喜歡,而且還很討厭。

                    但是不理她也不行,他覺得謝雅茹是來找他要錢的,所以也不廢話,直接開口道:“你要多少錢,我給你,以后別來煩我了!”

                    他的聲音很冷,讓謝雅茹都不由得打了個寒顫,但是她今天來還真不是來要錢的,況且她還真不是那種缺錢的主,這點老謝算是看走眼了。

                    “老謝你也真是的,我除了找你要錢就不能是其他事情了嗎?我最后再問你一次,你那個專利分不分我,不分我這件事情不可能完!”

                    “那隨你!”老謝不想理她,他今天還要去找王小微呢,所以不想和謝雅茹多糾纏。

                    “呵呵,王小微那***有什么好的,我就搞不懂了!像老謝你這么優秀的人,為何老想著她???她有我技巧好嗎?”

                    謝雅茹語氣中赤裸裸的嫉妒表達的無比明顯,并且她還伸直了雙手,把老謝攔在了路中間。

                    老謝臉色有些陰沉:“我再說一次,不要這樣說小微,你給我讓開,小婊子!”

                    昨天要不是這個謝雅茹,他和王小微還好好的,就是謝雅茹,所以才又這些事情,老謝雖說自己懺悔了一夜,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不怪謝雅茹了,相反,現在他看著謝雅茹就煩,而謝雅茹還不自知,一直罵著王小微,這他哪里忍得住???

                    所以就算是他行醫多年的好脾氣,也被磨得有些不耐煩了。

                    謝雅茹一聽見老謝叫她小婊子,這她哪里受得了啊,瞬間就炸了:“我婊子?我就罵她***怎么了?*********!”

                    “啪!”

                    老謝一巴掌扇在謝雅茹臉上,眼神冰冷的可怕:“賤女人,你給老子滾,我告訴你,你要是再不走,我保證,這個小鎮子沒你的容身之地!”

                    老謝罕見如此生氣,更別說動手了,但是這個謝雅茹真的有些欠打。

                    “你敢打我?好好好,你會后悔的!”謝雅茹捂著臉,連聲說好,同時她眼中也有些恐懼,因為此時的老謝真的讓她感到有些恐懼。

                    所以說完這句話她也不敢多呆,

                    轉身就跑開了。

                    “哼!老子不發威,你當老子是病貓??!”老謝氣不打一處來,看著謝雅茹的背影,如此說道。

                    不過就當謝雅茹快跑沒影的時候,忽然回過頭來沖他詭異的笑了一聲,從她的兩旁又走出來兩個男人。

                    老謝眉頭一皺,因為那兩個男人他見過,是董德才雇傭的傭人,他曾經見過。

                    最讓他警惕的還是這兩個人手上都拿著相機。

                    老謝行醫這么多年,什么樣的大風大浪沒有經歷過,要是連一點防范意識都沒有的話,那他也不可能活到現在了,就在他看見那兩人的一剎那,聯想到剛才發生的事情,以及謝雅茹臉上詭異的笑容,他瞬間便把事情猜了個七七八八。

                    他站在原地摸著下巴想了想,最后忽然自言自語道:“既然董德才他們想玩這一出,那我就陪他們玩玩好了,來個將計就計,這樣既能夠把小微騙回來,也可以讓我在鎮子上少很多麻煩!”

                    老謝一邊想著這些,一邊拿出手機,給孫賴子和吳三每人撥了一個過去,這可是他留在董德才身邊的兩部暗棋,而且這兩個人命都在自己手里,他也不怕他們不就范。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性饥渴少妇肉乱在线观看
                    <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