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
  • 承受不了一次又一次的欺騙:你能幫我擦槍么

    直接把自己店里生意不好的事情都怪在了老謝的頭上,所以他們沒事的時候經常聚在一起,暗地里商量著怎樣才能把老謝的診所搞關門。

    這不,今天中午還沒吃飯了,董德才就召集了鎮上幾個診所的老板在家里吃飯,實際上就是開小會,想想辦法整一下老謝。

    而夏玲自然也在董德才的邀請之列,畢竟當初她開診所的時候,也是給這個董德才“上供”了的。

    夏玲本來不屑跟董德才這種人為伍,以前是為了生活沒辦法,而現在則是更想接近董德才他們,然后把偷聽來的東西轉交給老謝,讓他早做準備。

    這不,一桌子飯菜剛上桌,大門就被一下子推開了。

    進來那人,不就是剛剛在老謝診所外面偷窺那人么?

    “老四,你這么慌慌張張的干嘛呢?沒看到有客人在嗎?”

    董德才剛拿起的筷子瞬間放下,惡狠狠的盯了一眼那個叫老四的人。

    “董叔!董叔!謝建國上山采藥了!”

    “上山采藥?”

    一聽到這個字眼,董德才的眼前一亮。

    他們董家在和平鎮稱霸一方,靠的可不僅僅是醫術!

    以前就有幾個外來開診所的大夫,在上山采藥的途中“意外墜崖”,不是斷胳膊斷腿的,就是渾身是傷。

    “安排了嘛?”

    想到這里,董德才不動聲色的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

    “嗯,安排了!”

    老四點了點頭,這事情本來就是他們計劃好的,只要老謝上山采藥,他們就安排兩個打手,在老謝采藥的必經之路設伏,狠狠的教訓老謝一頓。

    而此時的老謝對于這件事情渾然不知,剛一進山里,就一門心思的尋找著自己需要的藥材。

    董德才那兩個打手帶著棍子悄悄地跟在老謝的身后,想要找個絕佳的出手時機。
     

     文學

    而前面的老謝對于自己危險的情況一點察覺都沒有,還在低著頭看哪兒有藥材呢。

    剛剛采了一株草藥,老謝下意識的抬起頭,卻發現面前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兩道黑影。

    再抬頭一看,只見兩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一人拿著一根鋼管,正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呢!

    “喲呵?兩位這是?”

    看到這兩人的陣仗,還有眼神當中那絲絲殺意,老謝怎么可能猜不到他們是來干嘛的?

    “謝建國,別廢話,識相的自己斷根胳膊,別麻煩我們兄弟兩!要不然,身上會少什么零件,勞資可就不敢跟你保證了!”

    其中一名打手一邊說著,眼神還望老謝的褲襠處瞟了一眼。

    那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要么自己斷只手,要么連著第三條腿兒一起斷!

    “呵呵!你怎么不***!”

    老謝爆吼一聲,直接提起腿一腳踹在了一名打手的胸膛上,回身又給了另外一個打手的腮幫子上狠狠的來了一拳。

    老謝可不是什么善茬,當年在山南村也是赫赫有名的一霸:“艸尼瑪的兩個小逼崽子,勞資當年打架的時候你他娘的還是水兒呢!”

    而兩個打手一人胸膛上挨了一腳,另一人腮幫子上腫起了鼓鼓囊囊的一塊兒,他們自己也知道,今天是提到鐵板了。

    沒想到這謝建國這么硬氣,二打一居然還敢還手?

    “謝叔別怕!我來了!”

    可正當兩名打手準備重整旗鼓的時候,林子那邊卻再次傳來一個吼聲,緊接著一個男人扛著一把鋤頭就沖了出來。

    仔細一看,居然是前面誣陷老謝賣假藥的王建成!

    “臥槽!王建成你這個吃里扒外的東西,你想干什么?”

     

    兩名打手看到王建成瞬間就有些慌了。

    本來一個老謝就已經很難對付了,現在再加上一個拿著鋤頭的王建成,他們今天恐怕就只能撤退了。

    可是,老謝怎么可能讓這兩個人跑掉?

    趁著兩名打手的注意力在王建成身上的時候,直接一個箭步沖了上去,迅速把其中一名打手給撂倒了。

    王建成也不甘示弱,拿著把鋤頭舞得虎虎生風,很快就給另一名打手的腦袋上來了一記悶棍。

    王建成本來就是跑過來的,現在又劇烈運動,早已是滿頭大汗了,他扶著樹大口喘著粗氣,對著老謝問道:“謝叔,這兩個人怎么辦?”

    老謝把這兩個人的頭拎起來看了看,看起來年紀也不大,就耐著性子問:“快點兒告訴我是誰派你們兩個人過來的,如果你們兩個人跟我說實話的話,我還可以考慮放你們兩個一馬。”

    可讓老謝沒有想到的是,這兩個打手還挺講江湖義氣的,直接腦袋一橫。

    “有啥要剮隨便你,想讓我們出賣別人,那是絕不可能的。”

    站在一旁王建成被這兩個人給弄的有些生氣:“你們兩個小兔崽子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謝醫生這是給你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要不然的話直接把你們送到派出所去,你以為老子不知道是董德才派你們來的?到時候你們進了派出所,你們還以為董德才那老慫貨會來撈你們不成?”

    “喲?孫賴子?吳三兒?又是你們兩個?這都第幾回了?說說吧,到底怎么回事?”

    剛進審訊室,小六就發現這兩人竟然還是老熟人!

    這個孫賴子和吳三兒都是董德才的侄子,所以小六即使不用想,也知道這兩個人到底為了什么藥襲擊老謝。

    只不過現在是法治社會,犯事兒都得講證據,光靠猜想可是行不通的!

    “警察同志!我們冤枉??!”

    這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面直打鼓,直到現在他們才想起來,這個謝建國可是有楊家幾個子女撐腰的!

    要知道,雖然老楊家曾經窮得都快揭不開鍋了,可如今這幾個子女,哪個是簡單的貨色?

    小六自然看出了孫賴子和吳三兒心里其實是有些發虛了,他本來就是審訊方面的老手,自然知道這些細微的心里變化。

    可是讓他無奈的是,這兩個人算不上什么鐵骨錚錚的硬漢,但是偏偏這兩個人經常惹事生非,簡直成了派出所的??土?,對審訊手段也有所免疫,所以讓他們的工作很難順利進行。

    不過既然已經在老謝那里夸下??诹?,也只能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去做了。

    “孫賴子,吳三兒,你們這是第幾次進來,應該也不需要我多說了,所以我勸你們最好把事情老老實實的交代清楚了,你們兩個人雖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相信絕對不會跟謝醫生有什么仇怨,一定是有人在指使你們兩個,所以你們兩個只要把幕后的人說出來,也就沒有你們兩個什么事兒了,但是,如果你們鐵了心的要包庇他人的話,法律可是不會留情的!”

    說完這番話,小六雙手抱胸,站在審訊室門口,裝作一副很無所謂的樣子。

    “那個,警,警察同志,我們兄弟倆真的是上山采藥的!本來我們采得好好的,可是,那個謝建國和王建成不由分說的沖過來把我打一頓,還把我送到派出所來了!警察同志,我們真的冤枉??!”

    聽到小六的話,孫賴子臉色一轉,表現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呸,孫賴子,你是個什么人你自己不清楚嗎?還謝醫生襲擊你?你怎么不說是謝醫生攔路搶劫呢!”

    小六這邊還沒發話,旁邊一名警察就已經忍不住了。

    “那個,警察同志,話不能這么說??!我孫賴子以前確實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自從上次你們把我狠狠教育了一頓以后,我可是打心眼兒想做個好人啊,所以這才和吳三兒一起上山采藥,想換點錢花,可你們非不相信我,我有什么辦法?”

    一邊說著,孫賴子還無辜的攤了攤手,不知道的還以為他真的是改過自新了呢。

    “哼!孫賴子你少放屁,人家上山采藥都是帶著鐮刀鋤頭,哪兒有帶著鋼管上山采藥的?你最好是老老實實交代清楚,還可以爭取寬大處理!”

    那名警察看到孫賴子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猛的一拍桌子,大聲喝道。

    “誒誒誒,警察同志,別生氣別生氣嘛!我知道你們的規矩,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不過這次我們哥倆是真的上山去采藥了,不信你們問吳三兒??!”

    那名警察的態度越是嚴厲,孫賴子反而丟掉了心里那一點點驚懼,跟那警察唱起對手戲來了。

    “咳咳,好了好了,那個,小徐啊,你先出去招待下謝醫生,這里交給我吧!”

    看到孫賴子這幅樣子,小六也有些無奈,對著那名警察招了招手,示意他先出去。

    “是,六哥!”

    那名徐姓警官也是氣得心慌,打開了審訊室的門想要透透氣。

    他剛走出門,老謝和王建成就立馬圍了上來。

    “唉,謝醫生,別提了,那個孫賴子還有那個吳三兒,就是個典型的潑皮無賴,咱們要是沒有什么確鑿的證據,估計他們不會承認的!”

    那徐姓警官嘆了口氣,神色當中滿是無奈。

    “???確鑿的證據?咱們不都抓他現行了么?怎么還不算確鑿的證據???”

    王建成有些想不明白,開口問道。

    “是這樣的,現在他們兩個一口咬定他們就是上山去采藥的,而且還說是你們先襲擊的他們,畢竟這事兒也沒個目擊證人,全屏謝醫生你們兩個人的口述,我們也沒辦法定罪啊,要是謝醫生您真挨了打,咱們還能驗傷,可是,挨打的不是他們么...”

    徐姓警官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

    雖然孫賴子和吳三兒是個地痞流氓,但畢竟也是二三十歲的壯小伙兒,以前沒少欺負人,這還少第一次被別人給欺負了的。

    “咳咳,是這樣啊...”

    聽到這話,老謝也有些尷尬,早知道就挨兩下了。

    “那行,謝醫生你們先休息會兒,我還有其他工作要忙呢。”

    “那個,小徐,我要是有辦法能讓他們主動招供的話,進審訊室算違反規定么?”

    正當徐姓警官打算離開的時候,老謝卻一把拉住了他。

    “額,按道理來說,受害者是不能參與審訊的,可是現在孫賴子他們也不算什么犯罪嫌疑人,如果謝醫生你需要的話,我們可以安排你們在會客室見一面!”

    徐姓警官皺了皺眉,提出了一個辦法。

    “那行,那麻煩你們了,警察同志!”

    老謝胸有成竹的點了點頭,只要把那兩個人交給他,他有的是辦法讓他們招供!

    “不過,謝醫生,咱們先說好啊,一會兒無論如何,也不能進行人生攻擊??!”

    末了,徐姓警官特地對老謝交代了一聲。

    “嗯,徐警官你放心吧,我就更他們兩個說幾句話,絕對不會做其他什么事情的!”

    老謝點了點頭,他并不是那種喜歡仗勢欺人的人。

    而且,對付那兩個小角色,他有的是辦法!

    “那行,那我馬上去安排。”

    得到了肯定的答復,徐姓警官點了點頭,去安排去了。

    很快,老謝就在派出所的會客室,見到了上午襲擊他們那兩個年輕人。

    “兩位小兄弟,恕我直言,你們可能時日無多了!”

    剛一進門,老謝就直接對著二人來了一句猛料。

    “什么?謝建國我草擬大爺的!你咒誰呢?”

    聽到這話,孫賴子和吳三兒瞬間就不干了。

    這好好的,咒誰時日無多呢?

    “呵呵,我問你們,你們是不是經常感覺自己腳步虛浮,晚上經常失眠,而且容易尿急?還吃不了什么補藥?”

    老謝沒有回答兩個人的話,反而再次問了一句。

    “額...這...”

    孫賴子和吳三兒彼此對視一眼,一下子都沉默了。

    因為,老謝說的這些東西,竟然和他們身上的癥狀分毫不差!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