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

                    燕王夫婦去寺廟求子;你們日的時候說的什么話

                       阿圓一屁股坐在距離她極近的座椅上,小心翼翼地伸長手,把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著的,一只粉白色菜蝶放到茶桌上,“啪”一聲用肥厚的左手,一把罩住菜蝶,歡喜地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阿圓左眼向左,右眼向右斜撇著,咧開嘴聳動肩膀,得意的高叫一聲:“安......”
                     
                        暢快的笑聲戛然而止。
                     
                        阿圓聳動的肩膀猛然停住,向上裂開的嘴向下垃垮,兩只撇開的眼睛一起向下,落在拱起的左手上,“哇”一聲委屈地嚎啕大哭起來:“回家......回......”
                     
                        阿圓涕淚橫飛,忘我的大聲哭泣,眼淚模糊了雙眼,鼻涕從顫動的上嘴唇往下拖曳到下嘴唇,她恍然未覺,左手手掌依然緊緊扣在茶桌上,跟阿圓平常在清風居的反應一模一樣。
                     
                        高妙儀目不轉睛地盯著阿圓,聽著阿圓不歇氣地哭了一刻鐘,直哭到上氣不接下氣,才抬起右手的袖子,胡亂擦拭臉上的淚水和鼻涕,把一張臉都糊上了眼淚鼻涕。
                     
                        阿圓“啪”一聲把右手蓋在左手上,側身歪頭把腦袋靠在右臂上,嘴里情不自禁地抽泣著,偶爾嘟囔著不明含義的聲音,胖大的身體微微顫抖著,趴在茶桌上逐漸熟睡了。
                     
                        高妙儀輕輕抽了一口氣,目光從阿圓頭上亂蓬蓬的頭發,掃向身上鮮艷的橙黃色衣裙,和無所顧忌向外大張的雙腿下,露出的蔥綠色的長褲,落在粉紅色的羅襪和繡鞋上......俗艷到讓人側目的顏色搭配,真的是阿圓回來了?
                     
                        先前那個打扮得極其精致,行事一絲不茍的神魂去了哪里?挾持她的人做了什么,讓阿圓恢復了正常?!

                    你們日的時候說的什么話
                     
                        高妙儀松開左手的畫軸,讓掛在墻上的花好月圓圖歸位,她緩步在身旁的座椅上坐定,面對書桌上攤開的陣法秘籍怔怔出神,究竟是誰把她關押在這里?她爹和安馨怎么還沒有來救她?
                     
                        極北之地怎么樣了?莫不為在哪里?阿圓怎么會跟她只有一墻之隔?畫像背后的一尺見方的隱秘偷窺陣法,是特意讓她發現的嗎?有人要利用阿圓設計她?
                     
                        高妙儀的疑惑很多,從她清醒過來,發現被關押在這里,已經快三個月了。她無時無刻不想逃出去??伤蝗朔庾×搜ǖ?,無法動用武功,又沒了儲物袋傍身,以她的陣法修為,連封住囚禁她的半個院子的陣法都解不開。
                     
                        高妙儀伸手推開面前的陣法秘籍。
                     
                        她不想再看了,誰知道這些秘籍是不是真的?她看了兩個多月,還沒能解開大門口,每天送吃食清水和換洗衣物的陣法,看來何用?!
                     
                        最讓她心煩的是,她連個活人都見不到,根本沒有跟人說話的機會。就這樣不打不罵,不審不問,不理不睬,她連猜測是何方勢力挾持她的方向都沒有。
                     
                        她曾經故意生病,關押她的人用迷煙把她迷昏過去,讓她在昏迷和昏沉中把病醫了,也沒讓她清醒地見到過活人。她無數次的懷疑,劫持她的人是她非常熟悉的人,圖謀的不是她爹,就是安馨和飛云門。
                     
                        她真怕他們會上當。
                     
                        可一直沒人來救她,又讓她忍不住多想,是他們都出事了嗎?
                     
                        若非出事,他們絕對不會不管她!
                     

                     文學

                        她的目光穿過書房的窗欞,若不是發現了墻上的偷窺陣法,每天能看見阿圓的動靜解悶,她早就胡思亂想著被關瘋了。
                     
                        高妙儀的目光落在被陣法封鎖的半個天井上,這個四合院明顯被陣法分為了兩半,連正房堂屋都被陣法隔絕了一半,是莫不為被關押在對面的房子里嗎?以莫不為的陣法造詣,能解開陣法帶著她一起逃走嗎?
                     
                        高妙儀想到了莫不為,她沒有想到的是,隔著陣法站在西廂房的抄手廊檐下,透過撐開的書房窗欞,冷靜的看著她的人,會是丁冰玉。
                     
                        丁冰玉一邊看著高妙儀推開書桌上的秘籍,一邊對坐在輪椅上,剛被宣平推著轉過抄手游廊的轉角,迎面向著她過來的宣燁,疑惑地開口道:“師尊為何要格外寬待高妙儀?”
                     
                        “我看她為人怠惰得很!除了偷窺阿圓,旁的什么事情都靜不下心來做,根本無法收束心神,專心研究陣法,早日脫困。”
                     
                        “大名鼎鼎的飛云門太上掌門之女,怎么會這般不中用?師尊究竟想讓她做什么?以她的心性,恐怕難堪大用,師尊對她不要寄望太高。”
                     
                        丁冰玉的年紀比宣燁小不了幾歲,可她張口閉口對宣燁尊稱師尊極其順口,神色中半點尷尬和猶豫都沒有,顯然是真把宣燁當成了授業之師。
                     
                        燧靈記
                     
                    ===htTp://www.ezflightz.com/第2597章 送信1===
                     
                    宣燁沒有開口回答丁冰玉的疑問。
                     
                        丁冰玉轉頭看向宣燁,一眼看見宣燁極其灰敗的臉色,大驚失色的低叫道:“何用勞頓師尊大駕?師尊有事讓人來叫我一聲,我自去給師尊回話便是。”
                     
                        宣燁依然沒有開口,只無力的抬起放在扶手上的右手,對著丁冰玉向外輕微地揮動了一下。
                     
                        丁冰玉當即心領神會,徑直對著宣燁稟報道:“高妙儀把阿圓的變化看在眼中,從開始的震驚到狐疑到半信半疑,今日我留意她的神情,已然有九成九確定阿圓是曾經的故人。”
                     
                        “師尊,清風居真的會收留阿圓那樣的傻子?!”
                     
                        宣燁抬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先止住丁冰玉的疑問,他等著宣平轉動輪椅方向,讓他面對陣法能夠隔著陣法看清高妙儀的神色之后,方才虛弱地用微不可聞的聲音開口道:“我來,是要你去外面,給羅潤清送封信。”
                     
                        丁冰玉當即恭敬的轉身,面向宣燁拱手行禮道:“遵令。”
                     
                        ......
                     
                        丁冰玉從國師府藥堂中出來,緩步走過三里地的距離,被領路的人接著,穿過天鷹宗和飛云門營地中間的通道,去往羅潤清大帳的路上,不可避免的引發了騷動,不斷有人迎面向她走去,邊走邊緊盯著她細看。
                     
                        丁冰玉視若罔聞,坦然自若大踏步向前走,半點沒有在意各種各樣目光的打量,她的目光低垂,始終沒有與任何人的目光接觸。
                     
                        要等她在大帳中的書案后見到羅潤清,看清楚羅潤清臉上灰敗的臉色,面對著羅潤清毫不掩飾的猜忌眼神,她才簡單地解釋道:“我不是天鷹宗長老堂堂主丁冰玉。”
                     
                        “我先前確實受過傷,忘記前塵舊事,一直無法恢復記憶,也無法分辨眾多說辭孰真孰假。只能化繁為簡,對救命恩人言聽計從。”
                     
                        “就像師尊說的,就算如今天鷹宗的長老堂主之位空缺,我一個失憶之人,也不可能忝居天鷹宗長老堂堂主之位。貿然回去天鷹宗,多半要被人猜忌,若被人栽贓也無法替自己辯解,不如隨遇而安。”
                     
                        “師尊說,我跟丁冰玉長得像,失憶后無法替自己分辨,難免被人猜疑身份。以后若是要露出面目行走江湖,可以就叫丁冰玉,等我狐假虎威的時日長了,大家自會發現我不是丁冰玉。”
                     
                        “師尊派我來送信,只有一句話:羅堂主但有所問,務必據實告以實情。此乃國師府甘愿等待,不愿再興干戈的誠意。”
                     
                        “師尊特意讓我向羅堂主解釋,他跟羅堂主說我是丁冰玉,乃是用我增加國師府的籌碼。羅堂主見到了我,自然知曉其他人跟我一樣都沒有中毒。沒有天勝境脅迫,國師府再也不愿跟飛云門和天鷹宗為敵。”
                     
                        羅潤清向后靠向椅背,抬手撫向下頜下飄逸的長須,若有所思地掃視著鎮定的丁冰玉,面前的丁冰玉跟他以前見過的,除了左側額頭上,多了一片延伸到耳邊的淺淡的傷痕之外,從體型體態乃是說話的聲音,全都一模一樣。
                     
                        他一邊打量,一邊沉聲開口問道:“被扣押在國師府大本營的,飛云門和天鷹宗的人,都沒有中毒?”
                     
                        “都沒有。”丁冰玉身穿黑色夜行服,平靜無畏地答應道:“關押在大本營的三百二十四人,都跟我們一樣服用過天勝境的藥丸,被天勝境控制著性命。秋敏思死了,我們還活著,先前服過的藥丸,要不了我們的命了。”
                     
                        “最近四個月內,被送往大本營的清風居的人,據我所知,并沒有服下天勝境控制性命的藥丸。他們為何沒有被喂下藥丸,理由不得而知。”
                     
                        “我出來之前,師尊讓我逐一去看過高妙儀,童悅,莫不為和羅志超,羅英英和羅志尚六人,他們被陣法封鎖在不同的院子里,封住了他們的穴道,無法動用武功,都能在書房中研習陣法秘籍。”
                     
                        “師尊說,他們只要能破陣而出,便放他們出來,不得再為難他們。”
                     
                        丁冰玉問一答十,羅潤清并沒有順著丁冰玉的思路繼續向下問話,他低聲開口問道:“說說天勝境,你見過秋敏思嗎?”
                     
                        “沒有,我沒有在大本營見過天勝境掌門。”丁冰玉坦白道:“我見過天勝境暗藥堂堂主茅力陽。他是我見過長得最丑的人,體無完膚,身上有濃重的藥味,弓著腰直不起身來,據說他喜怒無常,但凡有人多看他一眼,就會被毒殺。”
                     
                        “天勝境的人分成四班,日夜在大本營煉丹。他們煉丹的地方跟我們不在一處,吃喝拉撒也跟我們不同,我們若是越界,不管有意無意,天勝境對我們格殺勿論,不許我們偷窺天勝境的煉丹秘法。”
                     
                        “我親眼見過,有剛進大本營的江湖人,誤入天勝境的地盤被一劍斬殺。”
                     
                        “我們煉制的丹藥,會分門別類集中起來,裝入儲物袋中被拿走。據說,以前是我跟天勝境的人交接,他們都認識我,都能證實我自幼在國師府葬,不是天鷹宗的丁冰玉。我失憶后,交由宣平來辦理。宣平是師尊最信任親近的人。”
                     
                        羅潤清聽不下去了,他緊接著問道:“你跟宣燁的年紀相差無幾,他怎么就成了你師尊?”
                     
                        “我也問過這個問題。”丁冰玉認真地回答道:“師尊說,我是師祖特意留給師尊的臂膀,師徒名分能讓我臣服聽話。他原本百思不得其解,也不忍心,是師祖一意堅持。”
                     
                        “小時候,師祖只給師尊傳道受業解惑,對我,一直是師尊轉授師祖的教誨。師尊發現,我憋著勁要超過他,想要得到師祖垂青。他不敢懈怠比我更用功,我跟他的進益都極快,勉強趕在師祖仙逝前,我們師徒能一明一暗,順利接掌國師府。”
                     
                        “這些我都沒有印象了。”
                     
                        “兩年前,我蘇醒過來的時候,能夠察覺到體內的真氣運行,內力在不斷地恢復,能夠記起來的武功招式卻不多。師尊說,從二十年前,他接手國師府后,他專心煉丹,我專心習武,三年前武功晉升先天三境,乃是神仙門派之外,絕無僅有的先天高手。”
                     
                        “只可惜我的儲物袋不見了,里面有我修習的武功秘籍。師尊說我修習的武功秘籍,乃是從問鼎門中飛出來的殘卷,不僅世間僅此一本,還要有緣人才能窺見其中的功法。我想不起來,他也無法幫我。”
                     
                        丁冰玉的目光鎖定羅潤清的眼睛,拱手行禮道:“我有個兩個不情之請,羅堂主是否可以替我看看,我還能恢復記憶嗎?”
                     
                        燧靈記
                     
                    ===htTp://www.ezflightz.com/第2598章 送信2===
                     
                    兩個?
                     
                        丁冰玉送個信,還要夾帶私貨?
                     
                        羅潤清警惕地問道:“你的第二個不情之請是什么?”
                     
                        丁冰玉鎮定地坦然道:“可否借丁堂主修習的功法看一看?”
                     
                        羅潤清了然,丁丁玉不僅想要趁機恢復記憶,確認真實身份,還想要恢復武功。丁冰玉對宣燁的說辭,也并非全然相信。
                     
                        羅潤清停止撫摸長須的動作,遺憾地搖了搖頭,低聲嘆息道:“半個月前,我已經把丁冰玉還活著的消息,傳給了天鷹宗??上Я?,丁冰玉的嫡傳弟子和跟她親近的長老,全都戰死了。”
                     
                        “他們有在剿滅迷雪宗的時候死的,有在霍迪國的戰場上死的,還有在保衛天鷹宗宗門的時候死的,最后一個嫡傳弟子,是在天勝境阮家部落死的。”
                     
                        丁冰玉神色保持平靜,仿佛對人死人活并不放在心上,只不解地追問道:“他們都死了,跟我看想看丁冰玉修習的武功秘籍,有什么關聯?”
                     
                        “關聯大了。”羅潤清格外平靜地解釋道:“丁冰玉是孤兒,從小在天鷹宗長大,十歲前修習的武功跟尋常弟子沒有不同,全都是基礎功法。”
                     
                        “她十二歲從眾多弟子中冒出頭來,據說是因為第一次去藏書閣的時候,在眾多大路貨的武功秘籍中,挑選到一本特別適合她修習的功法。”
                     
                        “她的內力一路高歌猛進,超越同門令人側目,在武功招式上卻一直不出眾。門內比武,出門歷練,都是靠增長極快的雄渾內力,壓服對手。”
                     
                        “直到她晉升先天,進入長老堂,可以進天鷹宗藏書閣隨意找尋武功秘籍,在天鷹宗藏書閣中盤桓達半年之久,方才終于出閣。”
                     
                        “出閣后直接去天行峰閉關,等她閉關出來,劍術精湛,排名能進入天鷹宗前五十之列。其劍招跟旁人的大為不同,出人意料的招式很難分辨出自那本劍譜。”
                     
                        “其后,丁冰玉行走江湖十年,反復淬煉劍法,于三十歲那年,成為先天二境高手,其劍術也同時晉升到天鷹宗前三十行列。”
                     
                        “之后,能看見丁冰玉用劍的人寥寥無幾,更不知其武功招式出自何處。”
                     
                        “她的嫡傳弟子其劍法跟她一脈相承,都很難從哪本劍譜中找到出處,施展開來沒有半點花俏,講究奮不顧身一擊必中。”
                     
                        “依我看,丁冰玉融眾家劍法之所長,開創了獨家劍術,在江湖上足以開山立派。”
                     
                        “丁冰玉的劍術概不外傳,六個嫡傳弟子使出的劍術也不盡相同,六人中有四人是先天上境界,身后留下的三個儲物袋中,也沒有找到丁冰玉和他們留下的劍法秘籍。”
                     
                        “當初丁冰玉從天鷹宗藏書閣抄走的劍法秘籍,少說也有兩百本以上,且不說天鷹宗是否肯全都給你看,給你看了,你也未必能從其中看出端倪。”
                     
                        “沒有現成的武功秘籍可以給你,也沒有其他人,能把丁冰玉的劍招來歷能跟你說的更明白。我能跟你說這些,一半是天鷹宗提供消息,一半是飛云門對天鷹宗長老堂堂主極其重視,追根溯源探查過能查到的一切。”
                     
                        羅潤清說得很詳細。
                     
                        他邊說邊留意著丁冰玉的神情變化,見丁冰玉聽過他的解釋,絲毫沒有感同身受的動容,反倒眼中閃過一抹明顯失望,低聲喃喃道:“沒想到,丁冰玉身為長老堂堂主,身后竟然什么也沒有留下。”
                     
                        羅潤清沉痛地點頭,低聲可惜道:“豈止是丁冰玉沒有留下傳承。”
                     
                        “天鷹宗和飛云門,跟丁堂主一樣斷絕傳承的長老,沒有八成也有七成。天勝境和國師府都是罪魁禍首。不管你是不是丁冰玉,你跟天勝境和國師府都有不共戴天之仇。”
                     
                        丁冰玉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極其不解地問道:“我若不是丁冰玉,跟國師府怎么會有不共戴天之仇?”
                     
                        羅潤清篤定地問道:“旁的不說,我且問你:國師府為什么會修建在不留山下?歷代國師肩上不可推卸的責任是什么?”
                     
                        “宣燁跟對惠仁帝沆瀣一氣,可曾罔顧國師府的傳承,要將國師府毀于一旦?你們就沒人質疑過,宣燁不配再做國師?”
                     
                        丁冰玉眼中的疑惑更甚,確實沒人跟她說過這些。難道不是先保住了皇上,才能繼續保住國師府,讓他們立于不敗之地,沒有性命之憂嗎?
                     
                        羅潤清沒有錯過丁冰玉的神情變幻,他咄咄逼視著丁冰玉,“我們為什么會聚集到這里圍困國師府藥堂,我猜宣燁并沒有跟你說實話。”
                     
                        “除了你剛才說的高妙儀等人,安家不滿四歲的安承宇,被人從申國盛京城劫走,還有我未滿半歲的外孫平安寧,被人從飛云門清風居偷走。劫匪留下信來,讓我們來不留山國師府藥堂尋人。”
                     
                        “能對嬰幼兒動手,任何說辭也無法遮掩宣燁的喪心病狂,你愿意讓這樣的人做你的師尊,對他唯命是從,馬首是瞻嗎?”
                     
                        “可是!”丁冰玉急切地抬起右手,阻止羅潤清繼續說下去:“師尊是被逼的??!”
                     
                        “不是被逼的!”羅潤清針鋒相對低叱道:“我的外孫是在十日前被人偷走,那個時候我已經中毒??!秋敏思死了,惠仁帝是個一無是處的草包,沒有人在逼迫宣燁。”
                     
                        “宣燁想要安掌門的血,再用秋敏思的血,修煉血魔大法,變成血魔活下去!他以為可以瞞天過海,欺世惑眾,他休想??!”
                     
                        “飛云門絕不跟敵人妥協?。?!”
                     
                        丁冰玉驟然安靜下來。
                     
                        羅潤清略微張開嘴,一邊用力地呼吸,一邊把犀利的目光落在丁冰玉的領口上,丁冰玉下意識地抬手摸向左邊領口,冰涼的觸感并沒有讓她察覺出異樣。
                     
                        羅潤清盯視著丁冰玉的動作,意味深長輕聲道:“這枚別針是宣燁讓你戴著的?”
                     
                        他不等丁冰玉回答,自顧自地繼續道:“沒想到,國師府中還有這等寶物,不僅能把我跟你說話的聲音傳回去,還能讓宣燁看見我的影像。”
                     
                        羅潤清緩緩坐直身體,直視著丁冰玉領口上的別針,平靜地開口道:“宣燁,我會努力活著,等著看你臨死前,如何帶著國師府和霍迪國走向毀滅。”
                     
                        燧靈記
                     
                    ===htTp://www.ezflightz.com/第2599章 送信3===
                     
                    丁冰玉仿佛燙手一般詫異地松開手,只聽她他的衣領上傳來宣燁沙啞的聲音:“放在這么顯眼的地方,果然沒能逃過羅堂主的眼睛。”
                     
                        宣燁的聲音一出來,丁冰玉如同泥塑木雕一般呆立當場,眼睛里除了驚愕之外,飽含著滿滿的不敢置信。
                     
                        師尊不相信她?
                     
                        羅潤清說的都是真的?
                     
                        宣燁氣息奄奄地嘆息道:“哪有那么多陰謀?羅堂主親眼見過秋敏思死的不能再死,從哪里去找什么血魔?!我這一生即將走到盡頭,自問從未做過傷天害理之事,更遑論冒天下之大不韙,用魔功茍延殘喘。”
                     
                        “我這個國師再不濟,也絕不會淪落到人人喊打,讓國師府墮入萬劫不復的地步。”
                     
                        “我讓徒兒出去傳信,一是怕你們誤會,我真會對手中的人質動手,斷絕了皇上和國師府以后的生路。”
                     
                        “二是,羅堂主回去后,你們兩派不戰不退,不和不應,我想知道你們的答復。”
                     
                        “三是,我這個徒兒自從失憶后,對自己的身份疑神疑鬼,我該說的該做的都做了,臨死前,也向成全她厘清身份,找到歸宿的念想。”
                     
                        “用世間的太平和國師府偌大的基業,換取安掌門區區一碗鮮血,成全我臨死前的執念......”宣燁喘息著頓了頓,低弱地懇求道:“我想知道,安掌門為何不能成全我,讓我......”
                     
                        宣燁仿佛被一口氣嗆著,他猛烈地咳嗽起來,撕心裂肺的咳嗽聲中,羅潤清并沒有開口回答他的疑問,更沒宣燁期待中的安馨的聲音出現。
                     

                    相關文章

                    性饥渴少妇肉乱在线观看
                    <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