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
  • 朕的小寶貝h;黑紫又腫大快速的抽動

      這關子賣得,讓戚敏都有了平時別人求她多說幾句時的那種抓耳撓腮的滋味。
     
        她金手指多數時候都很靠譜,唯獨這種時候,只能看出戚鴻會被說服,最后一定是周鶴延與他同去,至于他怎么說的,怎么才能讓本來老大不樂意的哥哥松口……現在看來還不是簡單的松口,而是欣然讓步,他到底做了什么?
     
        可能是出于報復!
     
        報復妹妹一次次嚇唬他,戚鴻愣是沒講,讓她回頭問本人去。
     
        戚敏問了嗎?
     
        那肯定是問了,她想起這出已是出發之后,是在車隊找到合適的地方暫停下歇腳的時候,坐了一路馬車的人正好也能下去活動一下,伸伸筋骨。
     
        戚敏見著同另一輛馬車上下來,裹著披風穿得相當厚實的周鶴延,忽的記起來了。
     
        想到就得問,于是她去問了。
     
        已經過去幾天,周鶴延原本都把這事拋到腦后,經她提及,又回想起當日,咳嗽一聲含笑說道:“我真沒費什么功夫,畢竟兄長實在是很講道理的人。”
     
        “兄長……?”
     
        “啊……唔,確實我似乎還略大些,可在我心里……”
     
        沒說完呢戚敏已經面癱臉加死魚眼:“住嘴吧,跳過這個。你說我哥很講道理?還不是普通程度,是實在很講道理,你腦袋壞掉了?”
     
        周鶴延當場為戚鴻正名,講自己不說假話,尤其不騙戚敏。“兄長說他不太方便,特地過府將我不甚清楚的一些你的事情叮囑過來,他說你在有些方面比較堅持,不是隨意可打發的。我告訴他沒關系,正好我沒得選也被迫有了許多講究,料想你不會比我還要講究,這些人能照顧我,想來也能把你照顧得好。”
     

     文學

        ……
     
        ……
     
        戚敏:=_=!
     
        真會說話啊這家伙。
     
        到他嘴里,活像要砍人變成了關懷備至,龜毛挑剔變成在某些方面有些堅持……老實說,在戚敏心中她雖然不特別喜歡說話,卻不是不會,戚敏自問是個能說會道的人,她以前就沒少對宗平那種人使用話術,每一次都很成功。
     
        即便她是個拿語言當工具,可以玩弄話術達成一些目的,聽到周鶴延這段還是麻了。
     
        這家伙可真會給人臉上貼金!
     
        明明對人并不熱情,在閑雜人等那邊都不太開口,到需要開口的時候居然這么厲害嗎?根據他這種描述風格,戚敏大概可以想象那天他哥跑去周家見著人之后到底有多“儒雅和善”了。
     
        “真難為你……”
     
        “沒有,我很高興看兄長那么緊張你,也很高興自己可以說動他。畢竟我實在沒有太多長處,除了還算富裕,頭腦也比較好用,并且有覺悟無論如何不要給你拖后腿,在需要我時會竭盡全力之外,就沒有更多可以拿得出手的東西了,兄長愿意聽我說,肯接受我的說法,太好了。”
     
        戚敏:……
     
        一旁端了熱水來送給他二人的的隨從:……
     
        聾了!聾了吧?
     
        少爺剛才說了什么?
     
        說他“還算”富裕,頭腦也“比較”好用,除了不給拖后腿就沒有更多可以拿出手的東西???
     
        呵、呵呵呵。
     
        這還是人話嗎?
     
        這是禹州豪族周家嫡出少爺的心聲?
     
        說他中肯是在侮辱自己,要說他謙虛……也有點過分謙虛了。真是甭管怎么超凡脫俗的在中意的姑娘跟前都是一個樣子。
     
        即便知道這點,想他平時在府上跟和尚似的,沒出家卻勝似出家,少情寡欲得不像個活人。到戚姑娘面前不一樣了,笑意還不明顯,卻能感覺到柔和很多。
     
        也不嫌邊上人吵著他耳朵。
     
        瞧著還聽不夠。
     
        *
     
        托五太太的福,她給兒子整出來一個離了譜的大排場,造福了誰呢?
     
        反正沒造福周鶴延,畢竟他平時也是這么過的。
     
        這一路戚敏沾夠了光。大半年之前,她從康平鎮到禹州府來那一趟,搭的是金家馬車,同金子熔一起,那趟體驗極差。
     
        說是上好的馬車,其實逼仄且顛簸。
     
        車廂設計不合理,站不能站,躺不好躺,困了只能蜷縮起來打個盹,還睡不著,畢竟屁股下邊的墊子不夠厚也不夠軟,一路行去顛得厲害。別說這了,在那個車廂里面要把雙腿打直都不容易,真是坐車比坐牢更苦,就那個樣子,據說她還是車隊里面待遇好的。
     
        當時戚敏想著,可能是時代局限,馬車只能做到那種程度,很難舒適得起來。
     
        結果你看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可不要小看了這時候的匠人,不用一根釘子他們也能造出豪華得顛覆想象的馬車。這次的車廂從外面看沒超出太多規格,乾坤都在里頭,不光空間大了,走起來平穩了很多,屁股下的墊子鋪得相當實在,輕輕搖晃起來也不會硌。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