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

                    公主和帝王肉辣;腿抬高點寶貝好緊

                    自己底下長的那東西算是隨了老爹,也算是個先天發育不全,后天再怎么認真努力的,也是攪不起啥大風浪了。

                    可是征服女人這種事,也不是整天挺著個褲襠子就行的。

                    就憑這點,王大龍死都是瞧不上王小根這個傻乎乎的玩意。

                    村里的女人平時聊閑話的時候他聽見過,什么傻根子天賦異稟,什么底下那東西大。

                    一個傻子,大有個屁用!燒火棍還粗呢,能頂什么大本事!

                    想著,王大龍又使出了渾身解數,先是巴掌在吳桂娟的白屁股蛋子上左右開工的打了巴掌,然后就急忙用手指頭一摸。

                    呦呵,這女人的露水,果然來了!

                    吳桂娟這婆娘的小河溝子,算是弄了個河水泛濫了!

                    吳桂娟這婆娘就吃這一套,和男人抱在一起的時候,就好男人壓在身上兇猛一點。

                    她管這個叫男子氣概,是打心眼里就喜歡這被征服的感覺。

                    要說這猛子和王大龍,一個隨了爹,一個隨了舅,這底下的本事都是半斤對八兩,誰也沒有比誰好到哪里去。

                    可是這吳桂娟,為啥就找到了這王大龍的身上?

                    除了他是村長的兒子,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覺得王大龍這人,身上有股子雄壯男人的味道!

                    見吳桂娟不走了,王大龍也算是來了勁頭。

                    他一個側身就打算再開工都功夫,倆人就聽見遠處的屋子里,又傳來了這女人嘶喊的叫罵。

                    “你個不要臉的臭玩意!敢吃老娘的豆腐!你別跑,我抽死你我!”

                    猛子此刻真是滿肚子的委屈沒地方說去,只好提著褲襠子,被張翠蘭追的滿屋子跑。

                     

                     文學

                    張翠蘭其實心里也慌,可是無奈這傻根子還在自己的被窩里頭呢,就憑這事,她也得硬著頭皮,先把猛子給打跑了再說。

                    猛子腿腳跑的快,一下子就推門沖到了荒地上,借著月亮,他算是看清了這對面婆娘的臉,瞬間嚇的這腿肚子都轉筋了!

                    我的個天呢!

                    這屋子被窩里頭,咋不是自己家的婆娘吳桂娟,偏偏是王老虎的小姨子,寡婦張翠蘭呢!

                    猛子心里那叫一個冤枉啊,合著自己剛才鼓搗了半天的力氣,摸的都是這自己得叫一聲“舅媽”的主!

                    張翠蘭是一路把猛子追出了屋子,嘭的一下就把門給關上了,心里總算是踏實了。

                    王小根心里偷著笑,心說張翠蘭這婆娘還真行,關鍵時刻還是挺仗義的,都不享受了,就為了護著自己。

                    行!翠蘭嬸子,你好生的等著,等著小爺回頭抱你,好好的讓你舒服舒服!

                    王小根心里暗下了決心,今天不行就明天,反正得找個機會好好的抱抱這張翠蘭。

                    他心里默默嘀咕,自己摟了這張翠蘭好好的疼一疼,這個算是報恩,不能是對不起龍芳!

                    王小根心里美滋滋,心里算是盤算好了日后這日子咋過。

                    他在心里,是給村里的婆娘一個個的都安頓好了,才伸頭趴著窗戶跟往外面看。

                    猛子是被張翠蘭攆著滿荒地的跑,愣是沒跑利索,被張翠蘭一下子就扯住了耳朵,硬生生的給拖到了這地上,狠狠的踢上了幾腳。

                    看著猛子一臉狼狽的慫樣子,王小根心里都跟著生氣著急。

                    難怪吳桂娟瞧不上猛子這家伙,他還當真是一個立不起來的軟蛋??!

                    這地方畢竟是荒地,越是空曠的地方,大半夜的聲音傳的越遠。

                    吳桂娟是被王大龍這么一招呼,又抱著讓他啃了好幾口,可是她是越聽這外面的動靜,就越覺得不對勁。

                    張翠蘭這扯著嗓子一直在罵什么臭流氓,難不成,是屋子里頭,當真闖進了別的男人不成了!

                    想著,她也弄不踏實了,倒也不是擔心張翠蘭出事,而是怕這真的出來個男人,再撞見了自己和王大龍偷吃,那不是這好事都穿幫了不成!

                    不行,這事她說啥都親自去瞧瞧!

                     

                    吳桂娟急忙就穿好了衣服,一把推開了王大龍,帶著點媚笑的直發嗲。

                    “行啊你,今天這水平還當真不錯,得了,再弄下去我都給你玩殘廢了,你趕緊走吧,我也回去了,明兒個一早的,你那個爹啊,還得盯著我干活呢!”

                    王大龍鼓搗了一晚上,也算是盡興了,伸手在吳桂娟的大腿根上捏了一把,聞著這婆娘的騷氣味道,底下和心里都跟著直抽抽。

                    他是見了天色差不多也要亮了,伸手在自己的身上抹了幾下,起身又從吳桂娟的身后將她抱住,在這婆娘的柔軟上,狠狠的捏了幾把。

                    “怕什么?真要是被我爹撞見,我就讓你和猛子離婚,我娶你!”王大龍玩爽了。

                    嘴上也沒個把門的胡說八道。

                    吳桂娟心里直咧嘴,暗暗笑罵。

                    你娶我?你要是當真有壓住婆娘的本事,之前那個如花似玉的大閨女媳婦,還能跑了?

                    老娘要不是看重了你王大龍手指頭上的那點功夫,才懶的伺候呢!

                    吳桂娟心里這么想,可是嘴上說的卻是另一套。

                    “得了,少說這沒用的,對了,你回去好好的再和你爹說說,這承包的事也得給我們點甜頭不是?我告訴你,你要不管,我以后還不伺候你了!哼!”

                    吳桂娟嘴上撒嬌,可是這櫻桃小嘴卻撅起,在王大龍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呦呵,這一陣香啊,弄的王大龍是神魂顛倒,拍著胸脯子保證。

                    “沒問題,你放心,這事包我身上!你個小騷貨,等著謝謝我吧!走,我送你回去!”

                    王大龍穿好了衣服,彎腰就把這吳桂娟抱在了懷里,愣是嚷嚷著要送她回那間破屋子。

                    一聽這話,吳桂娟頓時急了!

                    張翠蘭倒沒啥關系,可是王小根那小子還在屋里呢!

                    這要是被王大龍撞見了,日后里自己再想和王小根想在有點啥,可就沒戲了!

                    吳桂娟是生怕自己對傻子王小根的那點賊心眼子被這王大龍看出來,急忙就笑著掙扎。

                    可是無奈這王大龍是一根筋,生生的在她的屁股蛋子上掐了一把,笑呵呵的就鉆出了樹叢,向著屋子反向走。

                    這一到了地方,吳桂娟一眼就瞧見了被張翠蘭攆著滿荒地跑的猛子,頓時不停的拍著王大龍的肩膀,小聲的叫喚。

                    “等會!等會!你把我放下來!好啊,猛子!這個該死的慫玩意!看老娘我怎么抽死你我!”

                    王大龍也瞧見了這架勢,那股子男人氣概頓時癟了一半,他一把丟下了吳桂娟,自己腳底抹油,溜了!

                    吳桂娟一見王大龍腳底抹油開溜,心里就跟著罵。

                    王大龍這龜孫子的玩意兒,剛才摸自己的時候本事大著呢,咱們現如今一遇到點兒事兒,居然跑的比兔子還快。

                    不過她的心思此刻也不在王大龍的身上,腳底下倒是跑得快,一個箭步的沖過去,就到了那荒地上。

                    吳桂娟是瞧著自個兒的男人猛子被那張翠蘭攆的滿地的跑,她也沒什么心思去管。

                    倒是一直偷瞄著眼睛,從那門縫里往里看,她就想瞧瞧這外面如此熱鬧,王小根那傻子在干什么。

                    這一瞧不要緊,她當真還就看見了王小根兒了!

                    這傻子倒是看熱鬧看得樂呵,正在那趴著墻根上傻呵呵的笑著呢!

                    猛子被追得齜牙咧嘴的,到處亂跑,一邊跑一邊就抬眼看到了吳桂娟。

                    他也顧不得自己在這婆娘臉前丟臉,心說總算是找到了救星,跌跌撞撞的就跑了過去。

                    王小根在屋里看著熱鬧,其實他心里明白,這猛子倒當真是受了委屈了。

                    這猛子楞頭青一般的沖到了這屋子里,估計滿門心思想著的都是這炕頭上是自個兒的婆娘。

                    他是怎么都不會想到,這一下子扯了褲子,居然壓倒了張翠蘭這寡婦的身上。

                    猛子一把就扯住了吳桂娟,也顧不上解釋,貓著身子就往吳桂娟的身子后面躲。

                    張翠蘭見狀,手底下倒是也收斂了不少,她知道這吳桂娟平時見面的時候,表面上和和氣氣,實則心里也是個兇婆娘。

                    自己是個寡婦,雖然是惹不起,但是也不能受了委屈!

                    兩個女人就這樣面對面的見面了,心里都各懷著心思。

                    倆人都憋著,想趕緊把這事兒給平了,好接著辦接下來的事兒。

                    比起這張翠蘭,吳桂娟的心里更是忐忑。

                    她是生怕自己和王大龍的那些事兒被猛子聽見了,到時候再惹出個事端,自個兒再被猛子給休了,這事兒可就鬧大了!

                    吳桂娟到底是兇婆娘,見自己的男人受了委屈,她也覺得自己這面子上掛不住。

                    見了張翠蘭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她頓時就挺了胸,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炫耀個啥,雙手一叉腰,抬了下巴,扯著嗓子就叫罵了回去。

                    “你這個瘋寡婦!干什么攆著我男人打!怎么著?大半夜的寂寞了?寂寞你去找野男人啊,追我家男人算怎么回事兒!”

                    這句話一出,聽到屋子里面的王小根心里直樂呵。

                    他心說吳桂娟這婆娘可以呀,倒打一耙的功夫,倒真是練得爐火純青了。

                    張翠蘭畢竟是個寡婦,獨自一個人單打獨斗的,就知道自個兒不是吳桂娟的對手了。

                    可是她好歹是被猛子捏了好幾把,這胸前的柔軟都被白占了便宜去,自己哪能那么輕易的放手。

                    她是眼瞧著猛子一幅齜牙咧嘴的模樣,心里就來氣。

                    一把就扯住了旁邊的一根木頭棍子,對著猛子的屁股就打了過去。

                    “你們別以為我好欺負,就你這男人,大半夜的往人家炕頭上闖,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這話一出,吳桂娟頓時也惱了!

                    她轉頭一把就扯住了猛子的耳朵,手底下用的也都是結結實實的力氣。

                    吳桂娟就用力的這么一拉扯,這猛子就疼的鬼哭狼嚎的叫喚了起來,好像這耳朵都被拉掉了一樣。

                    “好??!你個不要臉的玩意兒,你在家怎么沒這么大本事???!怎么著?我這才出來一個晚上,你就跑出來打野食了,你找誰不行你偏偏找她!她是你舅舅的小姨子,你不知道??!”

                    吳桂娟這是話里有話,特別指出了這張翠蘭是王老虎的小姨子。

                    明眼人都聽得出來,這哪里是在訓自己的男人,分明是在罵著張翠蘭不是東西,跑來勾引人。

                    俗話說的好,這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她這話,分明是在惡心張翠蘭!

                    張翠蘭也是在心里叫屈,不過知道自己勢單力薄,也懶得和吳桂娟當面的對罵。

                    再說了,眼瞧著天都要亮了,自個兒再要是不進去和那王小根抱一抱,怕是這到了嘴的鴨子,馬上就要飛了!

                    猛子是心里叫屈心說,自個兒真是不知道這屋子里面的不是自個的婆娘,可是無論他怎么解釋,這吳桂娟就是認定了猛子在外打野食,兩個人就這樣罵罵咧咧的一路回家去了!

                    又是一宿的折騰,王小根這一下子算是精疲力盡,見著院子外面也沒什么好戲可看,便一頭躺在了炕上,就想趁著天亮的功夫,好好的睡它一覺。

                    可是沒成想,張翠蘭這個婆娘嘴上說著猛子不是東西,可是被猛子這一口咬在了柔軟上心里,那點饞蟲算是被勾起來了。

                    才一進屋子,張翠蘭就笑瞇瞇的脫了外套,盯著自個兒胸前的柔軟,摘了內衣,朝著王小根,整個人就撲了過去,硬生生的壓在了他的身上。

                    王小根被這餓狼撲食一般的衣服給嚇了一跳,底下的那東西稱了一下又立起來了,這張翠蘭身上還真是香,這股子女人香味兒,還真是讓人勾魂。

                    不過他的確是困得叮當響,就算底下的兄弟在起義,王小根也忍不住了,張了一副傻乎乎的模樣,還耷拉著哈喇子,瞇縫著眼睛看向了張翠蘭,還忍不住的擰巴了幾下。

                    “翠蘭嬸子,你干啥呀?我困死了,你讓我睡覺好不好?這明兒一大早,這村長還讓我干活呢!”

                    王小根是嘴上說的朦朧,可是這底下早就已經突突了起來,正巧這張翠蘭正一個猛子準備壓在他的身上,這肚子忽然被底下這東西猛的頂了一下,頓時俏臉就一陣緋紅。

                    張翠蘭心里嘀咕,王小根這家伙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要說他當真是個傻子,可是那方面可真是機靈得要命,既然這家伙事兒都拿出來了,自個兒不用用,豈不是對不住這傻小子!

                    一想到這兒,張翠蘭也干脆忍不住了,王小根倒是也不含糊,反正是認定了今天不愿意和這婆娘抱在一起,竟然一個激靈的坐了起來。

                    他這兩只手按住張翠蘭的柔軟,猛的一推就把張翠蘭這婆娘推了一個屁墩兒,弄的她差點兒沒從這炕頭上倒下去。

                    張翠蘭是吃了一個啞巴虧,但是也不敢得罪這傻子,畢竟這以后還想嘗嘗這東西的滋味兒。

                    王小根心里直罵,自個的兄弟也沒得出息,總不能見個婆娘脫了衣服,就沒事兒找事兒的,想去捅人家!

                    他眼珠子一轉,頓時就捂著肚子,嘴里嚷嚷著要撒尿,一把推開門就出去了。

                    這一尿他就一猛子扎到了后山上,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的睡一覺,這兩天真是見了鬼了,是白天也鬧,晚上也鬧,這王小根可是兩天沒合眼睛,早就已經累得腦袋直嗡嗡!

                    王小根一路跑,一路心里就琢磨,這到底自己犯了什么忌諱,這兩天竟遇到這種事兒。

                    他一路跑到了后山的樹林子里,找了一個高點的樹頭,就想在樹杈上睡一覺,他腳底下也麻利三兩下的爬了上去,閉上眼睛,嘴中叼著一個狗尾巴草,哼著小曲兒就躺不下來。

                    這眼睛一閉,王小根也沒那么多煩惱了,滿腦子想著的,還都是張翠蘭那婆娘的身子,雖說昨夜里自個沒占到便宜,但是張翠蘭這婆娘還真是香!

                    哎呦喂!不對!

                    一想到張翠蘭,王小根兒頓時急得一拍大腿,昨天晚上被猛子闖了個措手不及,他都忘了,何桃兒的那條性感小內褲,現如今還在張翠蘭的手里呢!

                    無奈這張翠蘭現在肯定已經走了,王小根心里直嘀咕,這婆娘大不了把這東西給扔了,總不能拿著滿世界宣揚去吧!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等小爺吃飽喝足再睡上一覺,就是在家里找那個婆娘。

                    如果她要是當真不給的話,自個兒就好好的把她抱一抱先哄高興了再說。

                    他還不信了,憑著小爺的本事,把這寡婦張翠蘭弄爽了,還就不能把東西給拿回來了!

                    王小根心里琢磨過悶兒來,把嘴一撇,踏踏實實的躺在樹上睡覺了。

                    可是他這夢才做了一半,正夢見自個兒抱著婆娘親呢,這底下忽然就傳來了婆娘貓叫的聲音。

                    王小根心里就犯嘀咕,這到底是自己做夢做的有些昏頭了,還是自個這桃花運又犯了,居然打個盹,也能碰見女人在這樹林子里,自己偷偷的這舒服呢!

                    雖說他是當了傻子這些年,王小根裝傻充愣的本事學到了不少,還練就了另外一個本領。

                    但凡是個女人哼嘰的貓叫聲,王小根只要是豎著一聽,就能分出這女人歲數是到了什么階段,是個什么身段,甚至連長得什么模樣,他都能聽得的明明白白。

                    按照他自個的理論,這女人摸和男人摸,這婆娘發出的叫聲是不一樣的。

                    他也沒睜眼睛,欣賞音樂一般的搖著腦袋,就聽著這樹下傳來的一陣一陣貓叫,心里頓時樂開了花。

                    別的先不說,就光聽這聲音,這一聲比一聲高亢的,絕對是一個胸大屁股圓的婆娘!

                    這婆娘大白天的就跑到樹林子里面來享受,肯定是一個在自家炕頭上,男人也是慫包蛋的玩意兒。

                    一想到這兒,王小根兒的那點鬼心思,也就活絡了起來,褲襠子攪和的,都要熱的冒煙了!

                    他閉著眼睛聽了半天,總覺著這個女人的貓叫聲音有點耳生,怎么自己之前在村子里面沒有聽到過?

                    他偷偷的扒著樹杈往下看,才發現女人正巧就在自己的樹根底下叫喚呢!

                    從王小根這個角度,一打眼兒就能看見這女人衣領子里面一對兒高聳的柔軟,那真是彈性十足!

                    王小根看得咕咚咕咚,直流口水,瞇著眼睛在那琢磨了半天。

                    這女人之前他沒見過,難不成是外來的?

                    不過就剛才她那股子哼唧的聲音,王小根卻始終覺著有些耳熟。

                    王小根四下里瞧了瞧,除了這個女人之外,倒是沒有見到其他的人。

                    反正自個是個傻子,干脆一猛子,就裝傻充愣的從這樹上滾下去。

                    別說自己只是聽見了這婆娘哼唧的貓叫聲,就算是他真的看見這婆娘脫光了衣服,這婆娘也不能把小爺怎么著!

                    想著,王小根兒就心里樂呵,腳底下利索的往下爬。

                    可是沒成想這樂極生悲,他一腳踩空了樹枝,咔嚓一下斷了!

                    王小根是連滾帶爬,一腦門子就栽在了樹底下,吃了一個狗啃泥!

                    咯咯咯咯。

                    王小根這摔了個眼冒金星,還沒來得及從地上爬起來呢,這耳朵根子邊上就傳來了婆娘樂的花枝招展的聲音,咯咯的笑得清脆。

                    王小根抬起頭,流著哈喇子看著這看了第一眼他就認出來了!

                    面前這個女人就是那一天和胡天水抱在一起,互相啃屁股蛋子的婆娘!

                    “我說,你這傻小子是從哪兒來的?怎么還從這樹上滾下來,瞧你這小模樣,看看你的褲襠子,都破了!”

                    王小根順著這個女人手指的方向往下一看,心里頓時一陣陣的罵!

                    好你個張翠蘭,昨天晚上力氣夠大的,這小爺褲頭子都被你給捅破了。

                    不過還沒來及等王小根解釋,他褲兜子里的那個東西,就開始忍不住了。

                    倒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他眼前的這個女人,長得一副撩人的身段,胸前的柔軟一抖一抖的,她這身上一陣一陣的,還透著一股子嗆鼻子的香味兒。

                    王小根整天爬樹摸蝦,這身上的衣服經不住折騰,總是磨得有些輕薄了。

                    再加上從這樹上掉下來,底下的東西一頂,愣是把著褲襠子的地方給弄出了一個大窟窿,里面的那個寶貝,竟然真的就這樣見了風,露個頭了!

                    這一陣小陰風搜了過來,驚得王小根頓時一個哆嗦。

                    他二話不說,就捂著自己的那個玩意兒蹲下身子,傻呵呵的笑著看著那婆娘。

                    他心說還真奇怪,看樣子對面這女人倒像個黃花大閨女,年紀不過也就二十出頭左右,比起那龍芳也大不了多少。

                    可是這姑娘怎么看見自個的東西都漏頭了,還一抽一抽的,愣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就連這眼珠子都不帶眨一下的!

                    王小根在這村子里面呆的久了,也自以為自己見到過的女人多了去了,可是沒成想看著眼前的這個姑娘,眼睛都看直了。

                    只見眼前的這個姑娘,身上穿著的衣服和龍方大有不同,看樣子倒是非常的時尚。

                    只不過這衣服的布似乎用得可憐兮兮,這肚臍眼兒和白嫩的肚子都漏在了外面。

                    她臉上的妝也畫得實在是太重了,兩只眼睛上面還畫的漆黑漆黑的,對著王小根兒眨了眨眼睛。

                    王小根頓時覺得,她這眼睛直噴火,勾的王小根的魂兒都沒了。

                    這姑娘見王小根看自己都看傻了眼,忽然又根根的笑了起來,這胸口的柔軟上下顫抖,還透著那么股子騷勁兒。

                    王小根就納悶了,這女人香她也不是沒有聞過,可是眼前這女人身上的香味兒,咋就那么竄鼻子,那么好聞呢?

                    那女人見王小根也不說話,便笑嘻嘻的湊了過來,她這眼睛上下打量著,很快也就直勾勾的盯著王小根的褲襠子里面。

                    但凡是要是換成這村子里面的女人,有哪個見到王小根底下是小帳篷,心里不犯騷的?

                    可是唯獨眼前這個女人,依舊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樣,走到他的面前,這嘴里面砰的一聲,還吐出了個泡泡。

                    “喂,傻小子,我剛才問你話呢,你怎么不搭理我呀?你是誰呀?我怎么從來都沒有見過你呀?”

                    這女人嬌滴滴的開了口,這精巧靈活的手指頭,還在王小根的兄弟上勾了一把。

                    她這一摸不要緊,王小根頓時一個激靈,一猛子的往后倒退了一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他的心里就跟揣了兔子一樣的上下亂竄,心說自個從來沒有過這樣沒出息,怎么見到個婆娘,就嚇成這副樣子。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性饥渴少妇肉乱在线观看
                    <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