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

                    口技教學寶貝在衛生間上作;不要…不要,這里h

                        直到劉媒婆遇到了巡街的捕快,像捕快求助,兩條狗兒才停止了追咬,掉頭跑了。
                     
                        劉媒婆立刻向捕快告起了狀:“官爺你可得給我做主??!那沈寡婦放狗咬我。”
                     
                        捕快一聽,頓時板著臉道:“你不招人家,人家能放狗咬你,我看你也沒啥事兒,就趕緊家去。這衣衫不整的在大街上站著,有傷風化。”
                     
                        沈東家買茶山,給工人二兩銀子一個月,干的那是造福江州百姓的事兒,怎么可能會無緣無故放狗咬人呢!肯定是這婆子有錯在先。
                     
                        說罷,看也不看劉媒婆,繼續巡街。
                     
                        劉媒婆:“……”
                     
                    ===htTp://www.ezflightz.com/第1322章 莫出去亂嚼舌根===
                     
                    云洛川擔心這硝石制冰的事兒讓人知道了,會影響悠然居的生意,便在沈婉這兒用硝石做了兩盆兒冰,直接端回了云家。
                     
                        畢竟,他們知道硝石無害,相信用硝石制出來的冰可以食用,卻不代表別人也會相信。
                     
                        而且,若是有人知道了硝石制冰的法子,也跟著做悠然居的那樣的冰飲,不就也會搶了悠然居的生意嗎?
                     
                        沈婉倒是無所謂的,覺得讓人知道了也無妨,但是云洛川卻考慮得比較的多。
                     
                        “哪里來的冰?”躺在涼椅上熱得心浮氣躁的云老夫人,瞧見孫兒和小廝一人端了一盆兒冒著涼氣的冰進屋,立刻坐起詢問。
                     
                        不是說外頭已經買不到冰了嗎?洛川這兩盆冰是哪兒來的?

                    不要…不要,這里h
                     
                        云洛川將手中的盆兒放在了涼椅旁邊的凳子上,笑著道:“我去隔壁了,怡兒聽孫兒說祖母怕熱,又買不著冰,正好她家中的冰窖里還存著不少冰,便讓孫兒拿了些回來,孝盡祖母。”
                     
                        云老夫人屋里的兩個丫環,聽見大少爺喚什么怡兒,又說什么孝盡老夫人,驚得瞪大了眼睛。
                     
                        如果她們沒有記錯的話,隔壁的沈夫人閨名就是沈怡,大少爺如此親昵地喚沈夫人怡兒,這、這是什么情況?
                     
                        景興把手中的盆兒放在了丫環搬過來的架子上,神色淡定,他作為信使,早已經看明白大少爺和沈夫人的關系了,根本不會對大少爺喚沈夫人怡兒這種事兒感到驚訝。
                     
                        信使景興,穩如老狗。
                     
                        冰盆兒一放下,云老夫人便感覺到了涼意,冰塊的涼意撫平了她的心浮氣躁,說:“她倒是有心了。”
                     
                        “怡兒還說了,她哪兒還有些存冰,祖母日后若還是想要,直接差人去拿便是。”云洛川笑著說道。
                     

                     文學

                        原本沈婉是說每日下午給云老夫人送上一盆兒去的,但是云洛川說不用,讓他祖母自己差人來拿就行。
                     
                        天天送,說不定會讓祖母和他娘覺得,怡兒是在上趕著巴結和討好祖母似的,對此沒有絲毫謝意,所以還是讓祖母想要了,差人上門去拿比較好。
                     
                        想要,別人好心給了,心中自會存著謝意,祖母對怡兒的好感自然也會上升。日后怡兒進了門,祖母也才會念著她的好,對她這個孫媳婦兒好。
                     
                        云洛川陪云老夫人說了一會兒話,便被云老夫人攆到書房去溫書了。
                     
                        “莫要出去亂嚼舌根。”云老夫人板著臉沖屋內的丫環吩咐道。
                     
                        丫環連忙說:“是。”
                     
                        都說禮尚往來,得了人家的冰,自要還禮以示謝意。云老夫人已經接受沈氏會成為她孫媳這個事實,也就再無排斥抵觸的情緒,讓白霜送了一籃子昨日別人送的荔枝過去。
                     
                        這荔枝可是好東西,是比這江州更南邊兒的南州特產,因為摘下來后保鮮的時間不長,不方便銷往外地,故而在別處鮮得尤為難得和珍貴。
                     
                        沈婉得了荔枝,喂小子安吃了兩顆,又給下人們分了些,剩下的讓趙五娘做成了荔枝豆沙凍,用冰塊兒鎮著,給云家送了一盤兒去。
                     
                        云老夫人收到后,見荔枝還能這樣吃,本是想讓下人拿了小碟子來,給兒子和兒媳還有孫兒分了送去,但是吃了一顆后,便停不下來了。
                     
                        荔枝去了核,里頭填上了軟糯的紅豆沙,冰鎮過后,冰冰涼涼的,香甜爽口又解暑。待她回過神來,一盤兒十多顆荔枝,被她吃得只剩一顆,索性便將最后一顆也吃了。
                     
                        用了人家的冰,又吃了人家送來的荔枝做的甜品,云老夫人對這個未來的孫媳又滿意了幾分。
                     
                    ===htTp://www.ezflightz.com/第1323章 忙碌===
                     
                    這幾日惠兒可累壞了,因為那買山的個告示,不少人都想把自家的茶山和山賣給沈婉。但沈婉卻當起了甩手掌柜,要賣茶山的人約好時間后,便直接讓惠兒帶著兩個小廝一起去看,她要是覺得合適,就定下來,約好了時間一起去衙門換契。
                     
                        就這幾日的功夫,惠兒就看了二十座茶山,三座山了,這些山有遠的,有進的,有上山有茶樹的,也有光禿禿的什么都沒有的。
                     
                        山附近的村民,在她去看山的時候,知道她是沈家的人,一個勁兒夸他們的山好水好,買了絕對不虧,七嘴八舌的說著,搞得惠兒一天到黑這腦袋都是嗡嗡的。
                     
                        晚上惠兒還要識字看書,夫人讓她出去做事兒了,她自然不能當不識字兒和啥都不懂的人。
                     
                        這幾日,往沈宅遞貼子和上門說親的媒婆,也是絡繹不絕。
                     
                        沈婉均稱病不見,有人自然知道這是她婉拒的借口,而有人卻真的相信她只是病了才不見人。
                     
                        云老夫人和云夫人還有云老爺得知有人上門提親,這心里還隱隱有些擔心,擔心有人把他們家洛川好不容易看上的人給搶了去。便與云洛川商議,要不先上門把親給提了定下來,這樣一來就不會有那么多人上沈家的門提親了。
                     
                        云洛川不同意,無論如何也要等到秋闈后。
                     
                        轉眼到了七月底,沈婉已經買下了二十座山頭,價錢從兩千到五千不等,都是根據面積和山上的茶樹來算的。二十座茶山,連十萬兩銀子都沒有花到。
                     
                        看著手里的地契,沈婉覺得擁有這么多山的自己,簡直可以做山大王了。
                     
                        對于沈婉大量收購茶山這種行為,不少做茶葉生意的人,是在等著看笑話的。你買這么多山,產這么多茶,就算那茉莉花茶和紅茶再好,但是一多,也就不稀罕了。賣不起高價,她又怎么養活二兩銀子一個月的工人?
                     
                        就算她開的這些鋪子賺錢,能用鋪子賺的錢,補茶葉生意虧的這塊兒,但是這不也還是虧嗎?
                     
                        茶山還在繼續收購,沈婉有陸陸續續購買了兩個百畝茶園,和五座茶山。八月是采秋茶的季節,得招人趕緊把買來的茶山和茶園給打理好,準備秋采。她買了這么多茶山,不但得招茶農,還得招識字又正直還本分的管事和賬房先生。
                     
                        茶農可以跟茶山附近村子的村長溝通好,讓村長挑選本分勤快又有手藝的人,她這兒讓惠兒或者秋葉去惠兒去看一看就行了。
                     
                        秋葉能說回道,識得幾個字,人又聰慧機靈,沈婉便讓她跟惠兒一起管茶山的事兒了。
                     
                        這管理層自然是不能在村里招,于是沈婉便讓尤鶴在悠然居外頭貼了告示,沒兩座茶山分配一個管事和一個賬房先生,沈婉便讓尤鶴先招三十個人,十五個管事和十五個賬房先生。試用期月銀五兩,轉正后月銀八兩,干滿一年后十兩一個月。
                     
                        這要招的人,就尤鶴把關,他覺得行就定下來,到時候她再統一簽合同,培訓。
                     
                        馬上就要制秋茶了, 沈婉還在城外買了一百畝地,在陳七的推薦下,找了好幾個施工隊,兩百多號人,直接將原本的田地全部推平,在上頭建茶倉,還有制茶的作坊……
                     
                    ===htTp://www.ezflightz.com/第1324章 秋闈===
                     
                    秋闈的日子定了,定在了八月初六,秋闈連考九天,考完正好過中秋。
                     
                        連考九天,吃住都在考舍里,自然是要準備一些能放還方便的吃食。
                     
                        雖然云家有人給云洛川準備,但是沈婉還是給他備了一些肉干和一大瓶牛肉醬和雞肉醬,還做了一些古代版的方便面,用開水一泡,拌上肉醬,便是一碗香噴噴的肉醬面,好吃又方便。
                     
                        東西準備好,便讓小廝送到了云家去,云洛川收到后,把他娘準備的吃食,拿出來了一些,換上了沈婉準備的。
                     
                        八月初六這日,天剛亮,云洛川便出了門,景興在他身后提著他的考籃,
                     
                        云家人在門口揮手相送,云洛川沖家人揮了揮手,扭頭看了一眼緊閉的沈宅大門,上了馬車。
                     
                        人一上馬車,府中的小廝便放起了鞭炮。
                     
                        景興坐在馬車內,手扶著考籃,掀起馬車窗簾,看了看沈宅依舊緊閉著的大門,神秘兮兮地壓低聲音問:“少爺,沈夫人是不是不喜歡你了,都不出來送送你?”
                     
                        閉著眼假寐的云洛川,掀起眼皮,風眼之中帶著嫌棄之色,嗤笑道:“你一個沒人喜歡的人懂什么?”
                     
                        景興:……
                     
                        少爺,你禮貌呢?
                     
                        惠兒聽見鞭炮聲,看著站在廊下的沈婉問:“夫人不去送送云公子嗎?”
                     
                        沈婉搖了搖頭。
                     
                        “也不知道云公子能不能考中舉人。”惠兒小聲的嘀咕著。
                     
                        沈婉看著東方天際冒出的一絲耀眼的亮光,笑了笑道:“他能的。”
                     
                        情人眼里不但出西施,還出才子,夫人這分明就是因為喜歡云公子,才如此相信云公子能夠考上舉人。
                     
                        云洛川和景興到貢院門口的時候,外頭已經擠滿了人,考試的秀才排著隊等檢查然后再進貢院兒。
                     
                        云洛川來得不算早也不算晚,排在了中間,過了兩個多時辰,才輪到他檢查。
                     
                        秋闈的檢查更加嚴格,穿在身上的衣裳,都要脫下來細細的檢查了,云洛川的方便面還在檢查的時候被掰碎了兩塊,讓他好不心疼。
                     
                        所有人檢查完,進入貢院這天已經快黑了。季大人是個好官,考試前讓人將貢院都打掃得干干凈凈的,破損的桌子和椅子都提前換了的,所以考生進入考舍后也無需再費心收拾。
                     
                        鑼聲一響,貢院兒大門關閉,為期九天的秋闈開始了。
                     
                        悠然居的招工告示一貼出,便有些考秀才久考不中的童生前來面試,雖然只招三十個人,但是這每日來面試的人,都快把悠然居的門檻踏破了。
                     
                        又送走一波前來面試的人,尤鶴有些虛脫地坐在柜臺里的椅子上,他明明只是一個茶室的掌柜,為什么還要干這種事兒?
                     
                        八月初九,小義帶著小子安在院子里玩兒,沈婉則在屋里編寫起了各個崗位的崗位職責。
                     
                        沈宅的其他人,各司其職的在做著自己的事兒。
                     
                        “啪啪……”一陣拍門聲,打破了沈宅的寧靜。
                     
                        “誰呀?”丁元清打開門,只見門外站著一個肥頭大耳,穿著富貴,手上還帶著十個寶石戒指的中年男子。
                     
                        他身旁站著一個頭上戴花,臉上擦著厚厚的粉的婦人,穿著一身紅色的衣裙,一看就是個媒婆。身后跟著一群小廝,手里捧著都捧著些禮盒。
                     
                        得,又是上門來說親的。
                     
                        媒婆見門開了,便笑著道:“這是魯老爺,特地來向你們夫人沈氏提親的,還不將門大大的打開,迎魯老爺進去。”
                     
                    ===htTp://www.ezflightz.com/第1325章 上門提親===
                     
                    這次不一樣,不是來說親的,而是直接來提親的。丁元清又看了那魯老爺一眼,這人雖然富貴,但是這樣樣貌和氣質與年齡都與他家夫人完全不相配,夫人若是與這肥頭大耳的魯老爺在一起,那就是活脫脫的美女與野獸,還是跟云公子在一起的時候看起來更加的賞心悅目一些。
                     
                        沈宅的下人,都知道自家夫人是與隔壁的云公子好上了,他們都覺得夫人與云公子甚是相配,云公子也是個極好的人,可就是因為這云公子太好了,他們又擔心夫人和云公子最終不能走到一起。
                     
                        不管夫人是寡婦,還是和離之人,到底都是二嫁,云家又是這江州城的大戶,怕是不會同意夫人進云家的門兒。
                     
                        這沈宅的下人并不知道,云家人已經接受他們家夫人了。
                     
                        “我家夫人病了,不見客。”丁元清說完便要將大門兒關上。
                     
                        那魯老爺一聽,頓時變了臉色,這沈宅的小廝好生無禮,等沈氏嫁給他做了填房,沈宅這些下人,他是要盡數發賣的。
                     
                        “誒……等等,你家夫人病沒病,我們心里都有數呢!”媒婆用手抵住了門,“人魯老爺跟別的阿貓阿狗可不一樣,是做玉石生意的,城里最大的玉器店,就是魯老爺家的,家中還有人在皇城做官。魯老爺看上你家夫人,可是你家夫人的福氣,若不是魯老爺才死了夫人,這樣的好事兒可落不到你家夫人頭上,這嫁過去可是做正頭娘子的呢!”
                     
                        媒婆將這肥頭大耳的魯老爺吹得那是天上有,地上無的。在她看來,就算這沈氏再有錢,再好看,就她寡婦這身份,她就比尋常女子矮了好幾節兒,能嫁給魯老爺做填房,那就是天大的福氣。
                     
                        嫁給一個這樣的人算哪門子福氣?這媒婆未免也把他們家夫人看得太低了吧!
                     
                        “這福氣我們家夫人不稀罕,你們去把這福氣給別人吧!”丁元清嘲諷著說完,便又要關門。
                     
                        魯老爺本就覺得丁元清無禮,如今又聽他如此說話,像是在嫌棄他的意思,頓時怒不可遏,抬手便是一巴掌,打在了丁元清的臉上。
                     
                        來之前,這徐媒婆便說以他這身份,這地位,這樣貌,能看上一個寡婦,娶一個寡婦回家做填房,這是天大的福分。若是直接上門提親,沈寡婦必定會喜不自勝的答應。而他也是這么認為的,以他的身份,完全可以娶一個家世清白,冰清玉潔的大家小姐做填房。雖然他會想娶沈寡婦做填房也是為了她的家產和手上的那些鋪子,但他也覺得自己會愿意娶沈氏這個寡婦,是她的福分。
                     
                        娶個寡婦他還要被人說三道四,還要被人笑話,是他委屈了。這下人對他的態度不恭不說,還說那樣的話,自然是該打。
                     
                        “你憑什么打人?”丁元清捂著臉怒吼。
                     
                        魯老爺指著丁元清的鼻子,一臉輕視,仿佛在看一坨爛泥一般,“老爺我想打便打,等我娶了沈氏,不但要打你,還要將你賣到采石場去。”
                     
                    ===htTp://www.ezflightz.com/第1326章 打出去===
                     
                    第1326章 打出去
                     
                        丁元清氣得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這個勞什子魯老爺可真是太過分,太讓人惡心了。
                     
                        他也不怕這魯老爺的身份,直接破口罵道:“就憑你也想娶我家夫人,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這魯老爺有家人在皇城做官又如何,他們家子凌少爺也在皇城的軍營里做什么小將呢!誰皇城還沒給人咋地?
                     
                        府衙的師爺見著夫人時都是客客氣氣的,他們沈家又何須怕一個連聽都沒聽人說過的魯老爺。
                     
                        “我家夫人才不會接受你的提親,趕緊滾,再不滾我放狗了。”
                     
                        “你、你……”魯老爺氣得說不出話來,他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罵,而且罵他的人還只不過是一個卑賤的小廝。
                     
                        “你敢罵魯老爺?”徐媒婆驚得瞪大了眼睛。“我看你怕是不想活了,得罪了魯老爺你家夫人怕是都保不了你。”這大戶人家的丫環小廝,那命可是比草都要輕賤的,犯事兒發賣都是輕的,有的都是直接打死的。
                     
                        “呵……”丁元清冷笑,正要說話,那姓魯便大手一揮,大喊著:“給我打。”
                     
                        跟他來的小廝,放下手里的東西就要打丁元清。
                     
                        打不過就跑這個道理,丁元清那是相當的明白,扭頭就往府里跑。
                     
                        “來人??!有人來鬧事兒了。”
                     
                        “把大黃二黃放出來。”
                     
                        沈宅的下人聽到喊聲,拿著家伙事兒便往前院兒跑。
                     
                        “她娘的,敢到我們沈家來鬧事兒,老娘倒要看看那個小雞仔兒活得不耐煩了。”趙五娘提著她跺大棒骨的刀,兇神惡煞地往前院兒去了。
                     
                        沈婉聽到喊聲也放下了筆,叮囑小義看好小子安,往前院兒去了。
                     
                        魯家的小廝和魯老爺還有那媒婆均進了沈宅,小廝在追著丁元清打,而那魯老爺則是慢悠悠地朝里走著,邊走邊一臉不屑地說:“ 這宅子,瞧著比我那宅子可差遠了。”
                     
                        徐媒婆一臉諂媚地彎著腰道:“這宅子自是不能和魯老爺你那宅子比的。不過,這沈寡婦沒有把銀子花在這住上,可見她也是個勤儉的,能做魯老爺你的賢內助。”
                     
                        其實這魯老爺雖然樣貌差了些,這家產也是真的挺多的,若不是她家男人沒死,這魯老爺也看不上她,她也愿意嫁給魯老爺做填房。
                     
                        徐媒婆的話甚得魯老爺的心,又能掙錢,家產豐厚,還勤儉的女人誰不想要?不過這沈氏進了他魯家的門后,她的那些生意和產業便不用再管了,他來幫她打理。
                     
                        “汪汪汪……”
                     
                        兩只半大的狗兒,從通往后院兒的月亮門里跑了出來,朝追著丁元清的人沖去,張嘴就咬。
                     
                        一個小廝被大黃咬住了腿,痛得大叫,抬腳便要踹。
                     
                        “你踹我狗試試?”一聲爆喝響起,十幾個家丁,拿著棍子沖了過來。
                     
                        他們身后還跟著拿著燒火棍的青杏,提著大刀的趙五娘,還有拿著修建花木的大剪刀的老王頭。
                     

                    相關文章

                    性饥渴少妇肉乱在线观看
                    <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