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

                    寶貝你下面都潮了;舌尖發出嘖嘖的吮聲

                       “安安娘瞧著也不像個心狠,仗勢欺人的呀,咋就干出這樣的事兒了呢?”云老夫人拍著茶幾問道,心里對這個已經認定的準孫媳充滿了失望。
                     
                        “因為這個。”云洛川撩起袖子,露出腫了還帶著青紫的手腕。
                     
                        “洛川,你的手怎么受傷了?”吳氏連忙扯過兒子的手,著急的問道。
                     
                        云洛川將昨日發生的事兒,與三位長輩娓娓道來。
                     
                        “怡兒都已經說不要那茶山將那茶山荒著了,可那金溝村的無賴卻不同意,拿石頭砸她,我替替她擋了一下。她見我受傷便動了怒,本是只想討要個說法,可金溝村的人卻維護扔石頭的人。怡兒便命人將他們打下山了。”云洛川笑得一臉的蕩漾。
                     
                        云老夫人和云長風夫婦看到孫兒/兒子臉上那有些癡的笑,都覺得有些沒眼看。
                     
                        “竟是這樣,那金溝村的人確實該打。”云長風擰著眉道。那孩子到底還是個好性兒的,若換著是他,早就在他們威脅他的時候,就讓人動手了。
                     
                        云長風看著兒子道:“你也別擱家待著了,她怕是要去衙門一趟,你也陪著一塊兒去,幫她把這事兒說清楚了。”
                     
                        “兒子這就過去。”云洛川起身,大步流星的走了。
                     
                    ===htTp://www.ezflightz.com/第1345章 越美的人心越狠===
                     
                    云洛川到了沈宅,卻被告知沈婉已經跟著衙門來傳話的人去府衙了。
                     
                        云洛川有些高興,他不喜歡她什么事兒都一個人面對,不叫上他一起。
                     
                        他們已經在一起了,有什么事兒,她就應該告訴他,讓他和她一起面對,他也想成為她的依靠。
                     
                        云洛川讓小廝牽了馬出來,直接打馬朝府衙而去。
                     
                        沈婉到府衙的時候,那金溝村的人已經沒在府衙外跪著了,而是在公堂上跪著了。
                     
                        不過也沒跪全,因為公堂上跪不下,只跪了幾個被打斷胳膊腿兒的年輕人的爹娘,斷胳膊腿兒的也在公堂上躺著。
                     
                        其他人都和前來看他們討回公道,和要助他們討回公道的正義之士,站在門外。
                     
                        “沈寡婦來了。”不知是誰喊了一聲,所有人都朝大門口看去,只見身著素雅煙青色交襟紗裙的沈婉,發髻上只插著一根同樣素雅的玉簪,蓮步輕移朝公堂走來,身旁只跟著一個身著粉色綢緞衣裙的丫環,雖然瞧著應該是個丫環,但是那穿戴卻是比富人家的小姐還要好上一些。
                     
                        有那讀書人,瞧見打扮素雅的沈婉,搖著頭道:“這么個外表和氣質瞧著如蘭似梅的女子,怎么就做出了這種仗勢欺人之事?”
                     
                        書生旁邊的人癟了癟嘴道:“這有錢的富人,大多都是表里不一的。”
                     
                        “這便是那買兇傷人的沈寡婦了?長得這么好看,新咋那么毒呢!”有婦人一臉鄙夷的道。
                     
                        與她認識的另一個婦人道:“我聽人說呀!這生得越是好看的人,這心就越毒,像你我這樣模樣不好看的,心腸才是最好的,我們心靈美。”
                     
                        婦人眼角抽了抽不高興的說:“你說你自己不好看就行了,可別帶上我,我以前可是我們村兒的村花,我家那口子可是出了十兩銀子的聘禮才娶到我的。”說著,用一雙滿手皺紋的糙手,摸上了自己那張蠟黃的臉。
                     
                        “是嗎?”另一個婦人驚訝道,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還真是沒有看出來哩。”
                     

                     文學

                        惠兒見公堂外的人,看著她家夫人的眼神都十分不善,還一口一個沈寡婦的叫著,心中便氣憤得很。
                     
                        之前一口一個沈東家,現在就沈寡婦了。
                     
                        “呸……”有那被富人欺壓的人直接沖沈婉啐了一口,“為富不仁的黑心肝兒。”
                     
                        離得遠啐不過來,但是這個舉動卻讓沈婉厭惡得很。世人便是如此,聽了一方之言,就快速站隊,對另一方惡語相向。真相大白了后,只會覺得尷尬,卻對被罵之人沒有任何歉意。
                     
                        不過,她到底還是沒有理會,繼續向前走著,衙役讓堵在門口的人讓出了一條路,沈婉和惠兒走了進去。
                     
                        “民婦沈婉,拜見知府大人。”沈婉行了跪禮。
                     
                        惠兒也跟著跪了,她今日才不站在外頭,她要跟夫人站在一起,面對金溝村這一群不要臉的人。
                     
                        季知府還未說話,離沈婉最近的一個老婦,便咒罵著朝沈婉撲去。
                     
                        “你個惡毒的女人,還我孫兒的腿來。”
                     
                        “夫人小心。”惠兒忙張開雙手護住夫人。
                     
                        頭發被那老婦抓住,揪得發髻散亂,頭皮生疼。
                     
                        “啊——”惠兒痛得叫出了聲。臉還被那老婦骯臟的指甲抓了一下。
                     
                        沈婉看到惠兒臉上冒出的血珠,當即氣紅了眼,不等季大人讓她起身,便直接起身,抓住了那老婦的雙手,用力捏著,大吼:“松開。”
                     
                        老婦被沈婉身上的氣勢震得渾身一顫,金溝村的人見沈婉將老婦的手抓著了,一個個的爬起來,想要沖過來幫忙。
                     
                    ===htTp://www.ezflightz.com/第1346章 慷慨陳詞===
                     
                    “啪!”驚堂木一響,季大人大喝:“誰敢在公堂上喧嘩傷人,一律杖責五十。”
                     
                        想幫忙的人嚇得不敢動了,都乖乖的跪了回去。
                     
                        沈婉松開老婦的手,重新跪好,拱手沖季知府道:“這老婦已經在公堂上傷人,藐視王法,視大人為無物,大人是不是應該處置。”
                     
                        惠兒的臉被抓出了血珠,不能就這么算了,傷人者必須要付出代價。
                     
                        季大人擰眉,看了一下那老婦的年紀,有些猶豫。按律,凡是在公堂上喧嘩動手傷人的,可按情節輕重處置。
                     
                        曹典立刻拱著手道:“楊阿婆也是因為孫子被打斷了腿,看到仇人一時激動,才會在公堂上失態,她也不知道這公堂上的規矩,還請大人看著楊阿婆年紀大,有不知規矩的份兒上,寬恕她。”
                     
                        “這沈寡婦心腸好狠,這楊阿婆年紀這么大了,她竟然還想讓知府大人罰人家。”
                     
                        “人家的孫子被打斷了腿,被憤怒沖昏了頭,在公堂上動了手,也是情有可原。”
                     
                        “沒錯,沒錯,所謂不知者不怪,這個沈寡婦也太不寬容了。”
                     
                        “她若寬容,便不會連老人孩子都打了。”
                     
                        公堂外站著的人,皆一臉鄙夷的看著跪在堂上的沈婉,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
                     
                        惠兒氣得肺都快要炸了,用帕子捂著被抓的臉,恨恨的想,這些人就不能另一方的人把事情的經過說了再下定論嗎?
                     
                        她們夫人這么好的人,憑什么被他們這樣罵。
                     
                        沈婉才不管旁人這會兒怎么看她,怎么說她,她始終相信,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謊言也總有被拆穿的時候。所以她現在要做的是,讓抓傷惠兒臉的槽老婆子受到懲罰。
                     
                        “年紀大便可以不遵守規矩了嗎?”沈婉像是在問曹點又像是在問所有人。
                     
                        曹典:“……楊阿婆不是不知道這個規矩嗎?”
                     
                        “哦——”沈婉得脖子,隨著拉長的音調抬高。“原來,不知道規矩便可以不守規矩??!那我若是不知道殺人犯法,那是不是代表我殺了你,也無罪呢!”
                     
                        曹典:“……”
                     
                        沈婉正色道:“公堂是神圣的地方,代表著公正和律法的尊嚴,可有人在公堂之上喧嘩,動手傷人,這是藐視公堂,更是對律法的踐踏。怎能因為不知,因為年老,便可免掉該有的責罰。若是這次免了,下次有人再在堂上鬧事,明明知道不可以那么做,卻說他不知道,是不是也得免去,才顯公正?”
                     
                        “若是人人效仿,誰還會對這莊嚴而又圣神的公堂,對律法,心懷心畏?”
                     
                        堂上堂下,均被沈婉這一席看慷慨陳詞,震得一言不發。
                     
                        這些話,簡直說到了季大人和師爺的心里,沒錯,公堂就是那樣的地方,不管是對公堂還是對律法,皆要懷著敬畏之心。
                     
                        這沈東家說得極對,若是因為年紀大不知道就不追究了,豈不是會讓一些有恃無恐,覺得自己年紀大不用受罰,不知道可以不怪,就任意藐視公堂,在公堂之上鬧事傷人。若是將人處置了,人家拿這次沒處置兒來說事兒,不就會讓人覺得官府不公正了嗎?
                     
                    ===htTp://www.ezflightz.com/第1347章 對她用刑===
                     
                    楊阿婆聽不懂沈婉說的啥,但見幫她說話的人都沒有開口了,就知道這情況是對她有些不好了。
                     
                        昨天村長交代她,瞧見沈婉只管罵,只管打,說她年紀大,就算打了人,大老爺也不會把她怎么樣的。
                     
                        季大人思襯一番,指著楊阿婆道:“楊氏藐視公堂,在公堂之上喧嘩打人,念在其年紀較大,被打者傷得也不重,杖責五下,以儆效尤。”
                     
                        “是。”衙役領命朝楊阿婆走去。
                     
                        楊阿婆嚇的慌了神兒忙道:“我年紀大了,你們不能打我,打了我是要遭雷劈,要折壽的。”
                     
                        這話直接惹惱了季大人,直接拍了下驚堂木說:“打。”年紀大不能成為任何人的保護傘。
                     
                        楊阿婆也被嚇得一哆嗦,衙役直接將她拖了出去,到底還是看在她年紀大了的份兒上,沒有下重手,板子打在屁股上都沒有響聲,那楊阿婆卻嚎得哭天搶地的。
                     
                        五板子很快打完,楊阿婆被拖了回來,趴在地上哎喲哎喲的叫喚個不停。
                     
                        季大人開始問話了。一拍驚堂木,看著跪著的的沈婉厲聲問:“沈氏,金溝村的人狀告你買兇傷人,將金溝村幾十號人打傷,還致人殘疾,你可認罪?”
                     
                        “民婦不認。”沈婉淡定回道。
                     
                        見沈婉不認,曹點指了一圈兒堂上跪著躺著,還有堂下站在的認,“沈東家不認,難道我們村里這些人身上的傷是假的嗎?”
                     
                        “有待查證。”比如有幾掛彩的姑娘和小孩子,她那日就沒有在茶山上見過。
                     
                        還有前頭躺著的那幾個人的傷也有問題,昨日兩方人雖然打了起來,但是卻沒有將誰打殘。
                     
                        她來的時候,已經讓人去請大夫來,這些人殘沒殘,大夫一驗便知。
                     
                        “大人。”曹點拱手道,“這沈氏在您面前還不老實,我們金溝村這么多人身上的傷都擺在這兒呢!她還是不認是她的人打的,小人建議對她用刑。”
                     
                        “沒錯用刑。”
                     
                        金溝村的人紛紛嚷著讓用刑。
                     
                        沈婉卻依舊是面不改色,臉上掛著淡淡冷笑。
                     
                        季大人被吵得腦殼痛,又拍了一下驚堂木,這金溝村的人才安靜下來。
                     
                        “季大人,民婦有件事兒想要問上一問。”沈婉看著季大人道。
                     
                        “你問。”
                     
                        “若有人在我的茶山上鬧事,不準我的工人們做事兒,我應當如何?”沈婉問。
                     
                        季大人想都沒有想便道:“茶山乃你私地,若有人鬧事兒,可驅離。”
                     
                        “若是驅離時,致使人受傷?”
                     
                        “自然算是鬧事者自找的。”
                     
                        沈婉點頭:“民婦確實未曾買兇傷人,是這些人上茶山鬧事,還傷了人,我才讓家丁和銀溝村的人將他們驅離,并不存在買兇傷人這個說法。”
                     
                        那門外的書生大聲道:“他們并非鬧事,只是想在茶山上做工,因為你沒有招他們村的人,怕你是被人糊弄了,才上了茶山找你問上一問而已。”
                     
                        沈婉扭頭,看著那年輕書生道:“他們說什么你就信什么嗎?”
                     
                        書生被問住,“……整個村的人都這么說,還能有假不成?”
                     
                        沈婉扯了扯嘴角道:“你也是讀書人,難道先生沒有教過你不能偏聽偏信嗎?”
                     
                        “……”書生一哽,先生是教過的。
                     
                        先生曾說,若是兩方發生沖突了,切不可聽信一方之言,將兩方的說法聽了,再做判斷。
                     
                        但是他并未聽另一方的話,就選擇相信了村民們。因為他們都是質樸老實的農人,看起來不像是會撒謊的。
                     
                    ===htTp://www.ezflightz.com/第1348章 此言差矣===
                     
                    “這金溝村的人看著多樸實,多可憐??!”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獵戶,粗聲粗氣的說道,“他們身上這么多傷,我們不信他們的,難道還信你的不成?”
                     
                        有人附和道:“向來都是富人欺壓百姓,哪兒有百姓招惹富人的?”
                     
                        “就是,就是……”
                     
                        “沒錯,沒錯……”
                     
                        “此言差矣。”一個清亮的男聲響起,因為聲音太過好聽,觀點又與他們不同,門外的人都循聲看了過去。
                     
                        只見一滿身矜貴之氣的錦衣公子,有禮貌的對著前面的人說著“借過”,走到了前面去。
                     
                        “是云公子?”
                     
                        “那個云公子?”
                     
                        “就是秀才考頭名,這次秋闈第一個出貢院兒的哪兒。”
                     
                        “不認識,但聽著很厲害的樣子,模樣也生得好呢!”
                     
                        云洛川走到最前面道:“這世上有富人為富不仁,欺壓百姓,也有富人心善仁義,接濟窮苦百姓。這人分好壞,分善惡,不是用身份來區分的。同樣,普通百姓之中,有本分質樸的,也有那奸猾無賴的。”
                     
                        說罷,云洛川便走上了公堂,沖季大人拱了拱手道:“昨日,我也在那茶山之上,倒是可以做個證人。”
                     
                        金溝村的人也認出了云洛川,但是沒想到他竟是這么個身份。
                     
                        普通百姓尊重讀書人,尤其是那有功名在身的,也會更相信他們的話一點。
                     
                        昨日他們村兒的小錘子還傷了這個秀才老爺,金溝村的人這心里,一時有些虛得很了。
                     
                        “這云公子昨日怎么會在茶山上?”堂下的人小聲議論著。
                     
                        “兩家關系好,云家人可能不放心,也讓云公子跟著一起去了??!”
                     
                        季大人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云秀才你便將昨日看到的說一下吧!”
                     
                        金溝村的人也聽見了旁人說這云家和沈寡婦家關系好,便叫了起來:“他們兩家是有關系的,他肯定會幫著沈寡婦說話,他的話不能信。”
                     
                        “就是,就是,不能信。”
                     
                        “那誰的話能信?就你們金溝村人說的話能信?”惠兒氣呼呼的質問道。
                     
                        “都說窮山惡水出刁民,可這江州人杰地靈,怎么還出了你們這一村子的潑皮無賴?”惠兒大聲罵道,“鬧事威脅也就算了,我家夫人都不要那茶山,就把茶山荒在哪兒了,你們反倒又不干,還扔石頭傷人。將你們驅離了,你們反倒還跑來告起了黒狀,見過不要臉的,就沒見過你們這么不要臉的。”
                     
                        “你胡說八道。”金溝村的周婆子反駁道,“我們可沒有扔什么石頭,也沒鬧什么事兒,只是想問問沈寡婦為啥不不招我們而已,是沈寡婦一來就說我們鬧事兒,讓家丁和銀溝村的人打我們,還說凡事參與者,就一人給十兩銀子。”
                     
                        村長交代了,不管這沈寡婦和其他人咋說,她們不認就行了,咬死她們沒有鬧事兒,是沈寡婦買兇傷人。
                     
                        “沒錯,沒錯,我們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戶,你可別想污蔑我們。”
                     
                        惠兒翻著白眼兒道:“你們要是老實巴交,這世上就沒有不老實巴交的人了。”
                     
                    ===htTp://www.ezflightz.com/第1349章 要求不高===
                     
                    聽得惠兒這一通罵,看客只覺得這丫環的嘴皮子好生厲害,就跟炮仗一樣,劈里啪啦一通響,連停頓都沒有。
                     
                        季大人道:“云秀才讀過圣賢書,又參加的秋闈,本官相信,他不會因為和誰的關系好,便幫著誰說話,說的話還是很公正的。”
                     
                        云洛川只說了自己上了茶山后所看到的事兒,還撩起袖子,露出了手腕上的青紫。
                     
                        “這便是我擋石頭時,被石頭砸的,所幸是我擋了一下,否則那石頭若是砸在了沈東家的腦袋上,肯定是要砸個窟窿的。”
                     
                        有人瞧著云洛川手上的青紫道:“這云公子可是讀書人呢!這傷的還是右手,若是以后都不能握筆,那可就嚴重了。”
                     
                        “手上肉多,腦殼上可就一層皮,這要砸頭上,還真如云公子所說,要砸個窟窿呢!”
                     
                        “按云公子的說法是,他上山的時候,沈東家已經決定不要那茶山了,要帶著人離開。但是金溝村的后生覺得沈東家瞧不起他們金溝村的人,故而用石頭砸人。他被石頭所傷,沈東家找金溝村的村長討厭說法,這金溝村的村長卻不認,還護著那傷人的后生。于是,沈東家便一氣之下,將他們驅趕下山,驅趕時,雙方的人發生了小型的肢體沖突……”
                     
                        “若是如此,這沈東家倒像是被這金溝村的人,氣得忍無可人才讓人動手驅趕的。”
                     
                        獵戶搖著頭道:“這話我是不信的,一群普普通通村民,能逼得富人不要自己的茶山?”
                     
                        “我也不信,這話一聽就假得很。”
                     
                        扔石頭那后生小錘子,現在就在地上躺著呢!而他的奶奶就是楊阿婆。
                     
                        楊阿婆趴在地上喊道:“我家小錘子可沒扔什么石頭,肯定是這秀才自己磕的,然后賴在我家小錘子身上,給這沈寡婦找打人的理由呢!”
                     
                        曹點沒想到這楊阿婆還挺聰明的,還能編出這樣的話來。
                     
                        “青天大老爺,我們金溝村的所有人都可以作證,沒有人傷人,也沒有人鬧事。”
                     
                        “我們都可以作證……”
                     
                        金溝村的人都紛紛附和道。
                     
                        曹點又說:“我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這沈寡婦給我們道個歉,把受傷的人的醫藥費給賠了就成。這幾個斷胳膊短腿兒的,日后都要落下殘疾了,他們幾個一人給賠五百兩銀子就成。”
                     
                        村長說了,這讓沈寡婦賠來的銀子,都是大家伙兒一塊兒分的。
                     
                        曹點話一落,便有人道:“這沈寡婦那么有錢,半年就賺幾十萬兩銀子呢!人家一輩子都要落下殘疾了,這賠五百兩銀子也不算多。”
                     
                        “瞧瞧,人金溝村的人多質樸,壓根兒沒有獅子大開口,只是要個醫藥費而已。”
                     
                        “沒錯沒錯,醫藥費能有幾個錢?”
                     
                        那些受輕傷的醫藥費,撐死也就五十兩銀子。斷胳膊斷腿兒的有六個,一人五百兩銀子,也才三千兩而已,對于這沈寡婦來說,那就是九牛一毛。
                     
                        云洛川笑著搖頭,看著金溝村的人道:“你們不要以為,只要你們整個村的人統一口徑,便能將白的說成黑的,把好人誣陷成壞人。真的假不了,假的永遠也真不了。”
                     
                        聽到這話,不少金溝村的人,眼中都閃過一抹心虛之色。
                     
                        “沈氏。”季大人看著沈婉道,“云秀才只說了他親眼所見之事,前頭發生的事兒,你也說說吧!”
                     
                    ===htTp://www.ezflightz.com/第1350章 你們說什么便是什么===
                     
                    沈婉將她們為何沒有招金溝村的人,和這金溝村的人又是如何鬧事威脅的經過,不慌不忙的說了出來。
                     
                        “……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威脅,就算是將茶山荒廢著不要了,也絕對不會受人脅迫,招這么一群無賴。便決定讓銀溝村的其他茶山做事兒,后面發生的事兒,就如云公子講的那般了。”
                     
                        “此事銀溝村的村民均可作證,前日我在銀溝村招的工人,便因為金溝村的人上山鬧事,與他們打了起來,銀溝村還有人受傷了。大人早召銀溝村的人來一問便知。”
                     
                     

                    相關文章

                    性饥渴少妇肉乱在线观看
                    <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