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
  • 學長在地鐵里怎么可以這樣呢_巨大在她體內瘋狂沖撞

    統計顯示,5月12日發行,在健身器材和使用方面小有成就,有不少女孩子開始注意到他,甚至有女孩子要求他做私人教練,現在面前這位就是其中一個,名字還挺好聽,典型的城市女孩,叫謝歡縈,二十出頭,巴掌大小的精致面容,渾身上下充滿著青春活力,正值年輕貌美的年華。

      “你——你過來!”謝歡縈一雙桃花眼欲要滴出水來,滿目含情向蘇濤勾了勾手指。

      “你——你要咋的?”蘇濤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起來,感覺有什么好事要發生。

      “讓你過來,你就過來!”謝歡縈酥胸陣陣起伏,呼吸似有些急促,更像是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哦!”蘇濤四下看了看,不好意思撓了撓后腦勺,慢慢湊到謝歡縈胸前,一股清香女人味令他躁動。

      “如果,我讓你摸這里,你敢嗎?”謝歡縈輕咬住下唇,卻挺了挺胸脯,那雙桃花眼直勾勾的看著他。

      蘇濤長這么大,還從未如此近距離和美女相處過,更沒有近距離研究過女人那對豐盈,只是聽說很軟很滑,可是現在,美女居然說可以摸,這這太不真實,就像做夢一樣,不對,做夢也沒有這樣的好事??!

      現在是閉館時間,學員都已經離開,摸一下,也不會有人發現。

      “我——我真的可以摸嗎?”蘇濤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有點不敢相信幸福會來著這么突然。

      “當然,本小姐允許你摸!”謝歡縈一雙桃花眼撲閃撲閃嬌艷欲滴,看的蘇濤頓時起了反應,真想直接撲上去,但是他沒這個膽。
     

     文學

      “可——可是,你男——男朋友”蘇濤遲遲不敢動手的原因,還是因為前幾天見過一個年輕帥氣的小伙子來蹲過一段時間,全程防狼,所以他猜測,那男人可能是謝歡縈的男朋友。

      提到男朋友,謝歡縈明顯有些不痛快,“我說大叔能不能別慫?讓你摸,你就摸!”

      蘇濤:“”

      面對謝歡縈這直爽個性,蘇濤還真有些hold不住,事實上,他一直很自卑,可是,男人都愛美女啊,更何況,他都三十九了,還沒碰過女孩子的手,還不知道摸那鼓鼓的兩團是什么感覺。

      蘇濤忍不住又多看了謝歡縈幾眼。

      這小娘皮是真長的正,皮膚白嫩,巴掌大的小臉蛋兒,再配上那鼓囊囊的兩團,恨不能要把那白襯衣都要給撐破了跳出來。

     

      “那——那我真摸啦?”蘇濤實在是經不住誘惑,管她有沒有男朋友,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拼了。

      “你是不是男人???再不摸,我走了!”謝歡縈等的有些不耐煩,撅著嘴,欲轉身離開。

      “別——別走,我摸!”蘇濤連忙擋住去路,好不容易老天開眼,讓他有機會摸女人那處神秘的構造,怎么也不能放過啊。

      “那就來,快點!”謝歡縈說著微閉起雙眼,期待著這一刻。

      蘇濤內心狂跳起來,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跳出胸口,他伸手慢慢摸了過去,先是兩根手指觸到那鼓囊囊的地兒,軟軟的,還很有彈性,忍不住多搓了兩下。

      “嗯!??!”

      隨著蘇濤的動作,謝歡縈突然嬌哼了兩聲,但并沒有睜開眼,蘇濤內心狂喜,原來女人這里的兩團竟然這么軟,而且撮一下,她還會叫!蘇濤喜歡聽這叫聲,下腹突然升起一團邪火,并且有了男人應有的反應,這么撮一下明顯還不夠。

      謝歡縈依舊閉著眼,也并沒有露出不愉快的表情,而且似乎還有些享受,這說明她并沒有反感。

      此刻,蘇濤感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膽子又大了幾分,直接雙手齊上握住那兩團豐盈。

      “??!”謝歡縈嬌呼聲更大了幾分,而且整個身子似有些站不穩,隨時都有可能倒似的。

      蘇濤順勢一把環抱住謝歡縈,一只手繼續感受這豐盈中的美妙。

      女人這里還真好摸,軟軟的,摸一次就想第二次,就像染毒似的停不下來。

      謝歡縈埋進蘇濤的胸膛里,雙眼迷離,喘息聲也越發急促。她感覺身體酸軟發燙,只是這個菜鳥太不懂風情,揉得她生疼。

      她突然睜開眼瞪向蘇濤,“你——你摸夠了嗎?”

      蘇濤尷尬笑了兩聲,連忙縮回手,輕咳兩聲,“不——不好意思,一時動情,有些無法自拔,不過,真的感覺很好如果”

      謝歡縈白晳的小臉蛋上已經爬滿紅暈,呼吸急促,一雙桃花眼布滿水霧,似要溢出水來,勉強平復內心的波瀾,直勾勾的瞪著蘇濤,“你想說,如果沒有隔著衣服,感覺會更好是吧?”

      蘇濤被美女瞪的全身不自在,自己齷蹉想法都寫在臉上嗎?她怎么一猜就中。反正摸都摸了,如果不用隔著衣服摸,就算被她男朋友暴打一頓也值了。

      蘇濤也不知道是從哪里借來的勇氣,大著膽子問,“可以嗎?”

      “就知道你們男人都一樣,占了便宜,還想占更大的便宜!”謝歡縈故作生氣的說著,胸脯卻起伏的更加厲害,一浪高過一浪,臉上紅暈更甚。

      蘇濤雖然沒有談過戀愛,但活了這么大歲數,他知道謝歡縈并不是真的生氣,不然,要是真生氣,她聽到這個要求后,肯定是轉身離開,而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蘇濤大著膽子,沉聲又問:“可以嗎?”

      謝歡縈輕咬下唇,小臉上紅暈蔓延到了精致的耳垂,她垂下眼簾,卻不說話。

      “我——我就摸一下下,一下下而已?”蘇濤感覺心臟就要從胸口崩出來,生怕面前的尤物會拒絕,裝作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謝歡縈突然抬頭一雙桃花眼撲閃撲閃,輕輕點了點頭。

      “好——好!”蘇濤興奮的語無倫次,突覺大腦一片空白,卻被兩個白花花的大饅頭給填滿了

      “你——你過來!”謝歡縈轉過身子靠著墻面,嬌羞不已。

      蘇濤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謝歡縈是想掩人耳目,防止突然有人闖進來看到這一幕。

      不管怎么樣,只要能摸到傳說中,那處柔軟滑膩的圣女峰,就算到女廁所里摸,他也毫不猶豫的答應。

      蘇濤走到墻邊上,正對著謝歡縈,心里緊張,連語速都難以控制,“我,我可以摸了嗎?”

      謝歡縈垂下眼簾,輕輕點頭,將胸前鼓囊囊的兩團送到蘇濤面前,微閉起雙眸。

      蘇濤瞪著眼前這對傲然頂立的豐盈,吞了一口唾沫,剛才隔著衣服沒過足癮,現在爺就要好好感受一下這傳說中的神秘饅頭到底是怎樣的柔軟絲滑。

      蘇濤解開謝歡縈胸口的兩??圩?,下面豐盈直接撐開了內衣,露出深深的溝溝,很深,蘇濤看的清清楚楚,他情不自禁的又咽了一口唾沫,好大的兩個饅頭。

      蘇濤再不遲疑伸手直接從胸口往下,直達豐盈之地的那處小小的城堡。

      “嗯!”謝歡縈呢喃出聲,就在蘇濤探進她胸口的那一刻,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特別是被碰到那處敏感地帶,她竟忍不住發出愉悅的嬌吟聲。

      謝歡縈的嬌呼聲直接刺激到蘇濤敏感的神經,他一只手竟然沒有完全握住,這感覺真美,這他是頭一次摸到了姑娘的溫柔鄉,頭一次和一個姑娘這么親近,看著謝歡縈被自己搗鼓的欲罷不能,下面撐得越發脹痛難受。

      “我——我想要你!可以嗎?”蘇濤順勢將謝歡縈攬進懷里,激動的喘著粗氣,手里加大揉捏的力道,他喜歡聽她的嬌呼聲。

      謝歡縈早已站立不住,她本就容易動情,現在被這菜鳥包裹在懷里,一刻不停的挑動她的敏感地帶,她感覺自己似被一團火包裹著,漸漸要被融化。

      “??!”謝歡縈感覺耳畔酥麻難耐,這聲音就像魔音,這個菜鳥沒頭沒腦的搗鼓,完全沒有一點憐香惜玉,可就是因為這樣,她感受自己的每處敏感地帶都享受到從未有過的歡愉,下面早已空虛難耐。

      “我想要你,可以嗎?”

      這魔音又響起,謝歡縈再也忍不住,突然轉身環抱住菜鳥,一頭鉆進了他懷里。

      這是什么意思?這是默認了嗎?

      蘇濤大腦一片空白,但馬上他就明白了。

      “菜鳥,你——你不是要我嗎?還愣著干嘛?”謝歡縈趴在他懷里,柔媚無骨。

      這輕柔的聲音比世上任何聲音都好聽。

      “這——這不是做夢吧?”蘇濤死死的擰了一把自己的臉蛋,痛啊,這他娘的是真的,不是做夢,他興奮的想要大喊,三十九年的老處男終于等到了自己的春天。

      “你——你快點!”謝歡縈呼吸越發急促起來,開始拉扯他的衣領,似乎已經等不急。

      “我——我來了!”蘇濤緊緊擁住美人,火急火燎的直接壓在地上,伸手直探裙底。

      “別!”謝歡縈緊貼著面前的男人,櫻唇微張,“沙——沙發——到沙發上!”

      蘇濤來只顧著探索美人身上的未知領域,就像一只發情的公牛,在謝歡縈的豐滿肥沃的地段到處耕耘,卻忘了冰冷的地面有多難受。

      “縈縈,你身上真香!”蘇濤抱起謝歡縈,在她耳畔動情喘息。

      沙發就在十米外,可是,蘇濤覺得這距離太搖遠,不過,好事多磨。

      他抱著謝歡縈一起摔到沙發上,身體就像火山爆發,再也控制不住。

      突然外面傳來陣陣急促的腳步聲,蘇濤所有動作赫然而止。

      前一刻是天堂,轉眼間突然感覺下了地獄,他有一種想要罵街的沖動,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來打擾他的好事。

      “不——不好,他——他來了!”謝歡縈突然推開壓在身上的蘇濤,一臉驚慌的整理自己的衣裙。

      蘇濤突然涌起一種不好的預感,這次似乎是真捅了大簍子,連忙整理身上的衣著。

      就在這時,外面的人已經沖了過來,為首的年輕人瞪著眼,一臉兇神惡煞,怒吼,“你們在干什么?”

      這個年輕人,蘇濤認識,就是謝歡縈的男朋友阿寬。

      蘇濤一眼看去,六個年輕小伙子,各個手里拿著鋼管,明顯是有備而來,蘇濤心涼了一大截,現在是百口難辯,而且這樣的事也辯不清楚。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瑪的,今天這一頓揍是逃不掉了。

      “我草你奶奶的個熊,老子的女人你都敢動!”阿寬看了一眼謝歡縈衣衫不整的模樣,頓時火冒三丈,沖上來就是一飛腿。

      “??!”謝歡縈花容失色捧著臉不敢看。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