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
  • 趴下從后面狠狠地進|岳每晚被弄得嗷嗷到高C

    “對啊,勤勞十幾天換個主管職務,挺劃算的。所以要是在沒有當上主管之前要加班的話,還希望老公你好好照顧自己還有妞妞。當然等以后我當上了主管,我估計我偶爾還是得加班的。剛好現在老公你自己沒有開公司,平時也比較閑,所以就能有更多時間照顧妞妞了。”

    “我不閑。”

    見丈夫的神色有些不對勁,笑得有些尷尬的陶嫣道:“那沒事,我會盡量不加班的。”

    “隨便你吧,反正只要你問心無愧就好。”

    “老公,你這話聽起來好奇怪。”

    “那是因為我不希望你將太多的時間花在公司那邊。”

    “我明白,我會協調好時間的,”走上前吻了下丈夫的臉,陶嫣道,“那送妞妞去上幼兒園的事就拜托你了,我先去公司。”

    “嗯。”

    對著丈夫笑了笑,走出去的陶嫣還抱起女兒吻了好幾下。

    交代女兒要乖乖跟著爸爸后,穿上黑色高跟鞋的陶嫣走出了家門。

    妻子出門不久,梁軍便抱著女兒離開家。

    將女兒送到幼兒園,又囑咐女兒要乖乖聽話后,梁軍這才開車前往公司。

    而此時,下了公交的陶嫣正往公司所在的晶燦大廈走去。

    走進晶燦大廈,禮貌性地對著保安笑了笑后,陶嫣加快了步伐。

    走進電梯,按了下數字8的陶嫣站到了一旁。

    與此同時,多個在這棟大廈上班的男女陸續走了進來,這也使得陶嫣被擠到了角落。

    瞥了眼跟自己挨著的一個陌生男人,陶嫣皺了下眉頭。

    因又有一個人擠了進來,那個男人直接側著身子,將襠部貼在了陶嫣的蜜臀上。

    感覺到后,陶嫣瞪了那男人一眼。

    因這一瞪,男人這才收斂了些。

    電梯停在八樓后,陶嫣立即走了出去。

     文學

    剛走進公司,陶嫣的手機響了。

    因怕影響到公司里的同事,陶嫣立即退了出去。

    見是陌生號碼,陶嫣順手接通。

    “喂,您好。”

    “你是陶嫣,對吧?”

    聽到一陌生男人的聲音,陶嫣道:“我是,請問你是哪位?”

    “呵呵呵……”

    聽到這不懷好意的笑聲,陶嫣都很想掛機。

    盡管如此,陶嫣還是再次問道:“請問你是哪位?”

    “XOX-809。”

    當陶嫣聽到這番號時,她的眼睛頓時瞪大,身體更是不由自主地哆嗦了好幾下。

    害怕地咽下口水,陶嫣問道:“你到底是誰?”

    “你甭管我是誰,你只要知道我清楚你以前做過的事就可以了。我有看過你拍的電影,還真的是蠻好看的,害得我都擼到快要精盡而亡的地步。我很想知道,你當初去日本的時候,怎么會拍那樣的電影?”

    “你搞錯了吧?”強裝鎮定的陶嫣道,“我從來就沒有去過日本,我也不清楚你到底在說什么。假如你不告訴我你到底是誰,那我就直接掛機了。”

    “敢做卻不敢承認???”

    “我告訴你,我這輩子還沒有出過國,ok?”

    “嘖嘖,真頑皮。”

    “我掛機了,拜拜!”

    “掛吧,我會再打電話給你的。”

    聽到對方這話,臉色難看的陶嫣直接掛機。

    這通電話讓陶嫣心生惶恐,她原以為曾經做過的事不會有任何人知道,沒想到還是有人知道。更可惡的是,這個男人居然會有她的聯系方式。她很想把這個男人找出來,可因為對方的聲音很陌生很陌生,所以陶嫣根本不知道是誰。她知道那部電影可以在網上隨意下載到,所以任何認識她的人都有可能。在沒有更多線索的前提下,她顯然沒辦法確認對方的身份。

    是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只能等下通電話了!

    調整了下心態,陶嫣這才走進公司。

    和已經到公司的同事打過招呼,陶嫣走進了市場部。

    將包包放在辦公桌靠墻壁的那端,陶嫣拿起了自己的保溫杯。

    走進衛生間清洗之后,陶嫣給自己倒了一大杯的溫開水。

    咕嚕咕嚕喝了好幾口,陶嫣那不安分的心才稍微穩定了些。

    按了下筆記本電腦的電源鍵,陶嫣又拿起保溫杯喝了兩口。

    等了約一分鐘,陶嫣打開了360瀏覽器。

    準備輸入的時候,陶嫣的手卻在發抖。

    看了眼敞開著的門,陶嫣還是快速敲擊著鍵盤。

    「XOX-809」

    輸入后,陶嫣用那纖細的手指輕輕敲擊了下回車鍵。

    在出現的網頁列表里,幾乎每個網頁的標題都一樣。

    「XOX-809情熱的なセクシーな女性—星野純粋な夏」

    而當陶嫣隨意點開一個網頁時,映入眼簾的則是她當時給成人電影拍攝的封面照。

    看到后,想起不愉快的經歷的陶嫣立即關掉了網頁。

    因為心神不寧,陶嫣又以喝口水的方式緩解。

    陶嫣想著之前打電話給她的人到底是誰之際,她丈夫梁軍已經走進了公司。

    跟妻子那有著近三百名員工的公司比起來,梁軍如今所在的公司只能說是小蝦米。

    加上他這個司機,公司也就二十人而已。

    要不是他所經營的公司破產,他也不會待在這種沒有發展前途的公司里。

    走到經理辦公室前,梁軍像往常那樣敲了敲門。

    “請進。”

    聽到一女人的聲音,有些驚訝的梁軍推開了門。

    梁軍原以為是老板在跟女員工聊天,沒想到辦公室里只有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是站在窗前喝茶,所以梁軍看到這個女人是穿著一件黑色連體包臀裙。裙擺有些短,勉勉強強包住整個豐臀?;蛟S是對自己的膚質很有信心,這個女人連褲襪都沒有穿,玲瓏別致的雙腳是被一雙紅色高跟鞋保護著。因沒有穿褲襪的緣故,梁軍還看到女人那涂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甲。

    再加上女人留著一頭染成栗色的長卷發,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容,所以呈現在梁軍眼前的是一個成熟又知性的美女。

    看著梁軍,女人笑著問道:“你是梁軍,對吧?”

    “對的,你是老板娘嗎?”

    聽到這話,女人反問道:“難道你連你老板娘是誰,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嗎?”

    “說實話,我還真不知道,”梁軍道,“我來這家公司還不到兩個月。”

    “難怪了,”走到梁軍面前,主動伸出手的女人道,“我叫錢子惠,是經理的姐姐。”

    梁軍想跟這個自報姓名的女人握手,當但女人說是經理的姐姐時,他就知道對方肯定是在騙他。畢竟經理四十來歲,這個女人也就三十歲左右而已。

    因為這幾年可能都被妻子騙得團團轉,所以梁軍很討厭有人再騙他,尤其是外表漂亮的女人。

    看到梁軍那遲遲沒有伸出手的模樣,錢子惠道:“這家公司已經被收購了,經理已經換人了。”

    “什么時候的事?”

    “洽談收購是上個月的事,正式完成收購是昨天的事,”錢子惠道,“在洽談收購的時候,我已經和吳祥交代過,讓他別跟員工說起這事。雖然我不太喜歡他這個人,但顯然他還是有遵守約定的。所以從今天開始,這家小公司的老板就正式換人。而你,不僅僅要當我妹妹的司機,同時還要當她的助理。”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為什么要我當助理?”

    “因為你曾經開過公司,所以我覺得你可以幫到我妹妹。”

    “我覺得這事應該由你妹妹跟我談,而不是你。”

    “我不喜歡趨炎附勢的職員,所以到目前為止,你的表現都挺讓我滿意的。”

    說出這番話,擁有著性感身材的錢子惠往外走去。

    至于梁軍,他是有些討厭這個自以為是的女人。

    而對于老板將公司賣掉一事,梁軍卻沒什么感覺。

    從進這家公司開始,梁軍就知道這家公司會在一兩年內倒閉。所以在沒有倒閉之前將這顆燙手的芋頭賣出去,這也算是明智之舉。而讓他覺得搞笑的是,他曾經向妻子撒謊,說自己是老板的助理兼司機,沒想到這事這么快就靈驗了??上麤]有向妻子撒謊說他買彩票中了特等獎,要不然他現在可能已經是千萬富翁了。

    走出辦公室,面帶微笑的錢子惠道:“笑笑,進來吧。”

    聽到這話,一個坐在電腦桌前的女孩站了起來。

    這個女孩看上去二十歲出頭,五官精致,膚白若雪,還留著一頭黑色長直發。

    而因她穿著一件粉色長裙,劉海兒還用蝴蝶發夾夾著,所以給人一種小公主般的感覺。

    或許用小字并不合適,畢竟這個女孩的胸并不小。

    待女孩走進辦公室,錢子惠道:“她是我妹妹施笑,以后她就是這家公司的法人,也就是你口中的老板或者是經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她的助理兼司機,你要負責完成她所交代的所有任務。你原本的工資是四千五,因為工作量加重,所以你的工資是直接翻倍。當然我對你有一個月的實習期,如果你……”

    “停,”用食指戳了戳另一只手的掌心后,施笑道,“現在我是這家公司的老板,所以請你不要在這里充當老板,ok?”

    聽到這話,錢子惠道:“那好吧,那你們兩個聊著,我走了。”

    “其實你根本就不需要來這,我一個人完完全全能搞定。”

    “這是你爸的交代。”

    施笑沒有說話,而是在瞇著眼的前提下指了指門口。

    沉默了下,什么話也沒說的錢子惠走了出去。

    待錢子惠離開,施笑順手將門關上。

    坐在旋轉椅上,整個人靠著旋轉椅,兩條腿還伸直并交疊的施笑問道:“你叫什么來著?”

    “梁軍。”

    “那我以后就叫你小梁,對吧?”

    “我隨你。”

    “還是算了,”施笑道,“我不喜歡有階級區分,所以我以后還是叫你軍哥得了。我現在正式做個自我介紹,我叫施笑,西施的施,笑容的笑,是這家名字都記不得的公司的老板。當然你以后不需要叫我老板,你叫我笑笑就好,這樣會顯得親切一些。我順便再介紹一下剛剛那個女人,她自稱是我姐姐,但實際上她不是我的姐姐。她是我爸的養女,而且是在五年前認的養女。而我媽是在她出現的前一個月去世的,所以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梁軍并不是笨蛋,他自然聽懂了施笑的話中含義。

    也就是說,錢子惠其實是施笑老爸的情~婦。

    只是個情~婦,卻顯得高高在上的,這還真的是讓梁軍有些不爽。

    當然梁軍更不爽的是,施笑老爸居然將情~婦認作養女,這是為了方便做那種事嗎?

    想著,梁軍道:“其實你不應該將這事告訴我,畢竟你不能保證我不會說出去。”

    “當做一個測試,”瞇著眼的施笑道,“要是讓我知道你說出去了,那我就直接辭退你唄!”

    “所以這算是咱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

    “你要這樣認為也無可厚非,”施笑道,“剛剛她是說要有一個月的實習期,這點我其實也是贊同的。當然我不會在實習期壓榨你的工資,你還是可以拿到全部的工資,也就是九千。對于錢這種東西,我從來不在乎,反正都是我爸的。但如果你表現很差,動不動就惹我生氣,那我可就真的會把你給辭退了。”

    “你是富二代吧?”

    “我一直覺得富二代是貶義詞,所以我不介意你說我是白富美。”

    “我以后還是叫你施總吧,畢竟你確實是老板。”

    “你不覺得施總跟施主的發音太接近了嗎?”

    “笑總?”

    “不好聽,還是笑笑好聽。”

    “好吧,你是老大。”

    “先加個微信,微信可比電話號碼好用多了。”

    因施笑這話,梁軍走了過去。

    通過掃描二維碼,兩個人成了彼此的微信好友。

    梁軍將手機放進口袋之際,施笑卻是點開了梁軍的朋友圈。

    當她看到梁軍妻子陶嫣的照片時,她的眉頭皺了下。

    翻看了幾張照片,將手機屏幕對著梁軍的施笑問道:“這個女人是你老婆?”

    “對的。”

    聽到這兩個字,施笑的嘴巴當即歪向了一邊。

    看到這表情變化,梁軍問道:“你認識我老婆?”

    “額……”

    “真認識?”

    “不知道該怎么說,”又皺了下眉頭的施笑道,“我還真不希望她是你老婆,畢竟她……”

    見施笑欲言又止,梁軍忙問道:“她怎么了?!”

    “沒……沒什么……”

    見施笑不僅神情不自然,連說話都結巴了,梁軍就知道施笑一定有事瞞著他。

    加上這事和他妻子有關,所以有些急切的梁軍忙道:“笑笑,如果你知道任何跟我老婆有關的事,就請你一定要告訴我。”

    “我不認識她??!”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