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
  • 每天都在男友嘴下艱難求生*bl低喘緊致書包網

    結婚到現在她丈夫都沒有如此野蠻過,所以她丈夫的行為徹底嚇到了陶嫣。

    “把腿張開。”

    “老公,你要干嘛???”

    “我要看一看你這里。”

    “老公,”紅著臉的陶嫣道,“回房間再給你看,現在先讓我洗澡。”

    “一只腳踩在我的肩膀上。”

    聽到丈夫這要求,陶嫣是又羞又急。

    她不介意將最私密的部位展示給她丈夫看,但她擔心她丈夫會看到那被黑森林勉勉強強遮住的紅痕。就在陶嫣打算讓丈夫打消這念頭之際,她卻突然抬起右腳,并踩在了丈夫的肩膀上。因為她在瞬間意識到,只要將那兒對著她丈夫,她丈夫看到紅痕的概率就會更低。

    畢竟,那兒幾乎占據了她丈夫的視線。

    當陶嫣看到她丈夫居然湊過來時,她嚇到了。

    難不成,她丈夫準備用嘴?

    而同時嚇到的還有梁軍,因為他居然聞到了煙味!

    這個部位怎么可能會有煙味?

    梁軍有抽煙的習慣,所以對于這種煙味,他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所以他都在想著,是不是有男人用滿是煙味的嘴親吻著妻子最為私密的地帶。

    就在這時,梁軍注意到了紅痕!

    將黑森林往下一壓,梁軍看得更加清楚。

    這是煙頭燙傷留下的紅痕!

    被丈夫發現后,陶嫣的右腳隨之踩在了地板上,眉頭還皺了起來。

    與此同時,陶嫣用手遮住了那兒。

    可在下一秒,她丈夫扯開了她的手。

    看著紅痕,眼睛慢慢瞪大的梁軍氣呼呼地質問道:“你到底是去加班還是讓男人當炮架子了!”

    聽到丈夫的吼聲,陶嫣被嚇得直接流下了淚來。

    因怕吵醒女兒,陶嫣是捂著嘴巴在哭。

     文學

    看到妻子裝可憐的模樣,梁軍更加生氣。

    說真的,要不是他沒有家暴的習慣,他很可能已經一巴掌打在他妻子的臉上了。

    看著那越顯得刺眼的紅痕,梁軍突然豎起中指,并在妻子毫無準備的前提下刺了進去。

    隨著陶嫣的一陣哆嗦,梁軍抽出了手指。

    聞了聞,梁軍并沒有聞到腥味或者是橡膠味,有的只是騷味以及煙味而已。

    怎么可能連里面都會有煙味?

    瞬間,梁軍被嚇得臉色煞白。

    他腦子里浮現出了一個場景,有個男人在壓開他妻子那兒的前提下往里吐煙霧。

    至于他妻子,在他想象的場景里則是一臉的嫵媚和享受。

    他妻子難道已經下賤到了那種地步?

    緩緩站起身,一臉怒意的梁軍吼道:“你***的最好告訴我是怎么回事!”

    被丈夫這么一吼,陶嫣的眼淚流得更兇。

    “別只顧著哭!給我說個清楚!否則明天就去離婚!”

    “別……別這么大聲……會吵……吵醒妞妞的……”

    “你是怕你的丑事被妞妞知道嗎?”站在道德制高點的梁軍道,“假如你怕,那你就不應該在外面跟其他男人亂搞,更不應該把……”

    “我沒有亂搞??!”打斷丈夫的話的陶嫣道,“都是那個醉漢干的!”

    “他干你了?”

    “肯定沒有,”已經沒有再捂著嘴巴的陶嫣道,“下班回來后我是在路邊等車,但一直打不到車,所以我就沿著路邊慢慢走。當我走到一處沒什么人的地方,有個醉漢突然走過來跟我說話。他一直叫我老婆,但我根本就不認識他,所以我就沒有搭理他。結果他突然從后面抱住我,還說不許我再離開他。我掙扎的時候,他突然將手伸進了我的裙子里,還把我的褲襪以及內~褲給扯了下去。在我大腦一片空白的時候,我感覺到下面非常的疼,他直接拿煙頭燙我那里?;剡^神的我立即推開了他,然后拉起了褲襪和內~褲。我知道我肯定遇到了神經病,所以我急忙打電話給你,結果后面手機不僅被他搶走,還被他給扔了。再后面因為有路人來幫我,他才跑掉的。”

    說完,陶嫣那不爭氣的眼淚又流了下來。

    看著可憐兮兮的妻子,梁軍都在想著妻子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是真的!

    這種事發生的概率幾乎為零!

    所以肯定是他妻子隨口編造的謊言!

    想到此,梁軍道:“我想相信你,但我沒辦法相信,因為連里面都有煙味。要不是有男人掰開之后往里吐煙霧,里面不可能會有煙味的。”

    “在被燙傷之后我立即穿起了褲襪和內~褲,這時候是有煙霧在我的內~褲里的。”

    “所以你是想說煙霧跑進去了?”

    “嗯。”

    “難道你下面那張嘴一直張開不成?”

    “那個神經病跑了之后,嚇得腿軟的我有坐在路邊,所以煙霧跑進去也沒什么好奇怪的。”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老公,我真沒有做出對不起你的事,請你相信我。”

    “我雖然不是女人,但有一點我還是清楚的,”梁軍道,“哪怕你坐著,哪怕你把兩條腿打開,你下面也不可能會像嘴巴那樣張開的。”

    “我明明受了那么大的委屈,為什么你還是不相信我?”

    “因為你的話太可疑了!”

    “我知道聽起來可疑,可這就是真相,”陶嫣道,“事后我想報警,可我又不想讓你知道我被其他男人羞辱過,所以在回到家之后我就想趕緊洗個澡。其實除了洗澡以外,我還想用你的剃須刀劃傷被燙傷的地方,這樣就可以貼個創口貼,你也就不會知道我被其他男人羞辱過了。”

    聽到妻子這番話,梁軍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接話。

    他妻子說的話雖然可疑,但也存在著一定的可能性。

    在低幾率的可能性的支撐下,他找不出理由來完全否定他妻子所說的話。

    難不成,他要像個傻瓜那樣相信妻子所說的話?

    或許可以假裝相信,之后繼續找尋妻子的證據證據!

    只要他妻子真的已經出軌,那出軌證據應該是隨隨便便就能找到的!

    想到此,上前將妻子摟住的梁軍道:“老婆,對不起,我不應該不相信你的。”

    “是我不好,”閉上眼眸的陶嫣道,“要是我一回家就跟你說我的遭遇,你也就不會懷疑我出軌了。老公,我之前被燙傷的時候真的好疼,疼得我都希望你在我身旁,那樣你就可以像現在這樣抱著我了。”

    陶嫣是在撒嬌,梁軍卻完全沒心疼的感覺。

    而對于妻子所描述的畫面,梁軍居然想到了另一個版本。

    那就是他確實像這樣擁抱著他妻子,但另一個男人卻抓著他妻子的腰肢,邊笑邊從后面霸占著他妻子。

    這樣的畫面很罪惡,但梁軍卻很難不去想。

    皺了下眉頭,梁軍道:“讓我看下傷口。”

    “等我洗完澡你再看。”

    “我現在就要看。”

    “嗯……”

    待妻子松開手,梁軍才像之前那樣蹲在地板上。

    在將黑森林往下壓的前提下,紅痕才會明顯看到。

    看著紅痕,梁軍想象著妻子所說的場面。

    叼著煙的醉漢從后面抱住他妻子,之后將骯臟的手伸進他妻子的裙擺里。在他妻子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之際,醉漢直接扯下了他妻子的褲襪以及內~褲。而在同時,醉漢將還沒有抽完的香煙伸進了他妻子的裙擺里,并燙傷了他眼睛所看著的部位。

    假設真是如此,那應該會有毛被燙斷。

    而且在沒有先將毛壓下去的前提下燙這部位的話,那些和紅痕一個水平線的毛肯定會先被燙斷的!

    可就梁軍的肉眼觀察而言,他并沒有看到這樣的情況。

    這就意味著,燙傷他妻子的人有先將毛往下壓。

    這更意味著,對方是在他妻子允許的前提下這么做的!

    再結合他妻子將梅毒傳染給他這一情況,已經完全可以斷定他妻子不僅出軌,而且極有可能跟男人玩性瘧待!

    觀察完妻子下面,見沒有發現紅斑,梁軍站了起來。

    他妻子身上并沒有梅毒的癥狀,這是不是說明他妻子并沒有患上梅毒?

    不對!

    應該是說他妻子已經將梅毒治好了!

    這個自私的賤貨!

    我非得讓你原形畢露不可!

    梁軍是想立即揭穿妻子的謊言,但此刻顯然辦不到。

    比起無休止的爭吵,梁軍更想要的是拿出妻子出軌的實質性證據,這樣他妻子就沒辦法再抵賴了。

    想到此,梁軍道:“你洗澡吧,我去房間等你。”

    “老公,對不起。”

    “做錯事的人不是你,而是那個醉漢。”

    “我知道,但我也有錯,因為我沒有及時阻止他。”

    “當時你是被嚇傻了吧?”

    “是??!”

    “那你一點錯都沒有。”

    “老公,這個疤該怎么辦?”

    “留著吧,這樣至少可以提醒你以后要小心外面的男人,”停頓了下,梁軍又補充道,“假如你覺得礙眼,你找個時間去做美容的地方去掉就是了。”

    “你應該是希望我去掉的吧?”

    紅痕會影響到美感,但梁軍并不希望妻子將之祛除。

    因為只有紅痕一直保留著,他才能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他的枕邊人是個將梅毒傳染給他的賤貨!

    看了眼一絲不掛的妻子,梁軍道:“這個隨你。”

    “假如要去掉的話,很可能下面的毛也得剃了。”

    “那就留著吧,感覺挺麻煩的。”

    “哦。”

    和妻子聊完,梁軍走出了衛生間。

    聽到衛生間里傳來落水聲,梁軍知道妻子已經開始洗澡。

    在門口站了片刻,梁軍走進了次臥室。

    看著睡得正香的女兒,梁軍早已是愁容滿面。

    在兩個月之前,他經營的建材批發公司因為經營不善而倒閉。倒閉之后,他在一家小型外貿公司給老板當司機。公司倒閉一事,他妻子是知道的。他給老板當司機一事,他妻子也是知道的。但在他妻子認知里,他是助理兼司機??蓪嶋H上,他現在只不過是個司機而已。

    對于欺騙妻子的緣由,梁軍純粹是不希望妻子太擔心。

    要是他妻子知道他現在每個月收入從近兩萬元下降到四千五,他真擔心他妻子會整天愁眉苦臉的。

    他是一直在為他妻子考慮,可他妻子又做了什么?

    在外面跟有梅毒的男人亂搞,之后把梅毒傳染給了他!

    甚至今晚還以加班的名義跟男人亂搞!

    在搞之前或者之后,男人甚至還在抽一口煙后將煙霧往他妻子下面吹!

    否則的話,里面怎么可能會有煙味!

    反正因為沒有毛被燙斷的緣故,梁軍死都不相信那紅痕是醉漢搞出來的!

    想得越多,梁軍越是惱火。

    此刻他真想一腳踹開衛生間的門,以暴力手段逼迫妻子說出真相。

    這樣明天他就可以直接跟妻子離婚,并讓那個婊~子凈身出戶!

    可惜因為沒有確切的證據,有的只是接近事實的推斷,所以梁軍又不敢跟妻子撕破臉皮。不是說他膽小,只是因為他知道女兒更喜歡媽媽。所以他怕在沒有拿到他妻子出軌證據的前提下,法官會將他的寶貝女兒判給他妻子。

    俯下身,梁軍準備去吻女兒的臉蛋。

    可在快要吻到的那一剎那,梁軍停了下來。

    他現在患有梅毒,所以他不能對女兒做出太親昵的舉動來。

    微微嘆了一口氣,梁軍這才走出次臥室。>>>>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