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
  • 軍長尺寸太大了弄不進去小說-那巨大的東西在我腿間

       “行,我們現在就出發。”米琪當然是干脆之人,既然有了新的線索,那自然事不宜遲,立刻出發。
     
        米安城究竟是何人,她并不清楚。
     
        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還是需要她親自去看。
     
        在離開來??蜅G?,米琪使用約定好的暗號,留了言。
     
        松毅以及其他的隱衛接到暗號以后,立刻派遣精干得力之人,暗中跟在米琪的后面。
     
        這是以防萬一的舉措。
     
        萬一那邊是陷阱,米琪也可以及時的應對,而不至于臨時應接不暇。
     
        米琪深知,她雖然身手了得,但雙拳難敵四手,被偷襲,她一樣會死。
     
        任何時候小心謹慎都不為過。
     
        離開了來??蜅?。
     
        米琪叫了一輛馬車。
     
        張亮指點方向。
     
        等到張亮終于說到地方的時候,米琪有些意外。
     
        這地方,竟然是一處孤兒院。
     

     文學

        “米安城怎么會在這里?”米琪皺眉道。
     
        “他平時沒事的時候,就住在這里,最近就是閑置著的。”張亮道。
     
        “閑置著的?他不是神捕嗎?神捕,案件應該是不斷的。”
     
        米琪道。
     
        偌大的朱雀縣,人口總共有幾十萬人,這樣下來,案件是此起彼伏的。
     
        而作為一名神捕,很多棘手的案件要處理好,也不是一天兩天。
     
        按理說,米安城應該是非常的忙碌。
     
        “曹縣令已經不信任他了,就因為他替很多人求情。”張亮嘆了口氣道,“公子,現在他住在這里,每天教導那些孩子們練武習文,自得其樂。”
     
        “那就去看看吧。”
     
        米琪道。
     
        兩人下了馬車,快步向里面走去。
     
        這里的大門是半掩著的,他們走到門口,就聽見里面傳來的呼喝聲。
     
        (本章完)
     
    ===https://www.AiyyzX.com/第8890章 不攬活===
     
    第8890章不攬活
     
        望??h,長坪村。
     
        楊若晴猜對了,只要將孫氏和鮑素云帶離了老王家,沒有了這兩個包子在現場拉胯,楊華忠和楊華洲是絕對不會傻到自己給自己攬活的。
     
        尤其是這回的活計,可不是幫老王家做力氣活啥的。
     
        若是力氣活,他們兩個倒是可以搭把手。
     
        可這回的事情,是要近身服侍楊華梅的吃喝拉撒。
     
        他們是男人,是哥哥,不方便。
     
        若是強行攬活,那就不是為自己攬,而是給家里婆娘,媳婦,閨女攬的了。
     
        他們是憨厚,正直,但并不傻氣。
     
        不跟媳婦兒商量就強行攬活給媳婦兒,那是傻子,呆瓜。
     
        所以,楊若晴這邊拽著孫,鮑兩只包子回來還不到一個時辰,后面楊華忠他們的大部隊也都回來了。
     
        而在這過程中,楊若晴已再次給兩位包子洗了遍腦子,跟她們分析了‘什么可為,什么不可為’的厲害關系,倆包子也好像聽進去了。
     
        然后,楊華忠他們就回來了。
     
        楊若晴探頭看了一眼,劉氏一馬當先,身后的隊伍里沒有老楊頭和譚氏。
     
        再看楊華忠他們等其他人的臉色,嗯,不錯,看著還比較平和,甚至都沒有先前在老王家時那么難看了。
     
        “晴兒,快刀斬亂麻,事情得到徹底解決啦!”
     
        劉氏才剛看到楊若晴探個頭,就趕緊朝她這招手并大聲嚷嚷了起來。
     
        楊若晴定定看著劉氏,劉氏已經快馬加鞭跑了過來,湊到楊若晴跟前,兩條眉毛因為過分的興奮而跳動著,且還是各跳各的。
     
        “晴兒,事情整完啦,這會子那邊在裝車,留下永進和永青兩兄弟在那盯著,說是要一路護送你姑姑到鎮上鋪子里呢!”劉氏一口氣說完。
     
        然后,撂下楊若晴自己徑直往里走,她要將剛才那幾句話原封不動的去說給堂屋里的孫氏和鮑素云聽。
     
        楊若晴點點頭,站在堂屋門口,此時,楊華忠他們也都到了階前。
     
        “爹,我爺奶還沒回來?”她問。
     
        楊華忠說:“他們二老不放心你姑姑,說是要跟車同去鎮上,要親眼看到你姑姑在鎮上安頓下來才放心。”
     
        楊若晴輕嘆了口氣,“可憐天下父母心??!”
     
        再看隊伍里,四叔也不在。
     
        估計四叔,兩個堂哥,都是不放心二老,同時也要監督大白,所以都一起去鎮上吧!
     
        大家伙兒進了屋里,楊華洲對楊華忠說:“三哥,我過完元宵就要回慶安郡了,家這邊顧忌不上,二老的身體,還得繼續勞累你和四哥操勞了。”
     
        楊華忠擺擺手:“自家兄弟,用不著說那些話,何況那也是我自己的爹娘。”
     
        楊華洲滿臉動容,點點頭。
     
        這邊。鮑素云聞言也是感激的望向孫氏。
     
        老漢早就是住在三房了,相當于完全是由三房在照看,而老太太那邊,依舊是各房輪著來送吃送喝。
     
        反正不管怎么說,幾大房里面,在贍養二老那塊,三房的付出是最多的。
     
        于是,鮑素云眼中的感激便更濃烈了幾分。
     
        孫氏溫婉的笑著,說:“你三哥說的對,那也是咱的二老嘛,照顧他們是應當的。”
     
        鮑素云點點頭。
     
        今年上半年,她和綿綿都是留在村里帶孫女兒,哪都不去。
     
        但凡她有空,她也會多往公婆這邊跑,幫他們洗洗衣裳,晾曬被子啥的,做了啥好吃的多送送,也盡量幫老五多盡孝。
     
        “三哥,我這一走,中間若是沒啥特殊的事兒,估計要到清明節才能回來。”
     
        桌邊,楊華洲又跟楊華忠那說起了自己的安排。
     
        “梅兒那邊,你若是啥時候得空,又或者去鎮上趕集啥的,也順便去瞅一眼,省得她在鎮上日子不好過,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畢竟是自己的同胞妹妹,到底是不忍心看她被兒子媳婦虐待的。
     
        楊華洲的意思,楊華忠懂。
     
        楊華忠的心情又何嘗不是那樣的呢?
     
        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老五你放心吧,我雖然嘴上說不管老王家的事兒,但是,我也不可能真的徹底放任大白不贍養梅兒!”
     
        “那小子敢不贍養梅兒,我跟他沒完,咱長坪村也不慣著那種不良風氣!”楊華忠滿臉的義正詞嚴,這一回,他不僅要以三舅的身份去監督大白,同時還要以里正的身份來行事。
     
        孫氏也贊同道:“是啊,咱長坪村這么大的村子,有些風氣可不能被帶壞了。”
     
        “到時候有些人家有樣學樣,咱村的老頭老太太可咋整?前半生吃盡了苦頭把兒女拉扯大,年紀大了就沒人管死活了,多寒心!”
     
        孫氏自己就是個孝女,看她對老孫頭就知道了,她也是個孝順媳婦,所以她最不能接受別人不孝順,不管老人的死活。
     
        劉氏拍了下手掌,對孫氏說:“三嫂,你這番話突然讓我想起前陣子在倉樂縣住那幾天,聽三丫頭家的幾個仆婦閑聊說起的一件趣事來!”
     
        “啥趣事???”孫氏問。
     
        鮑素云他們的目光也都落在劉氏身上。
     
        大家伙兒這幾天都在喂老王家的事煩心,這會子換個腦子,聽劉氏說說趣事也還不錯。
     
        劉氏見到這么多人都看著自己,都在等待自己即將帶來的趣事,劉氏可激動了。
     
        她抬手撫了撫頭發,又清了清嗓子,努力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狀態,這才張口說起了那邊的見聞:
     
        “說是有個地方,有個奇怪的習俗,外面人進了他們村子就會發現,你從村口走到村尾,清一色見到的都是身強力壯的年輕人,還有滿地亂跑的小孩子。”
     
        “你是見不到一個老頭老太太的,村子里哪怕最年長的人,都是五十出頭,壓根就找不到一個上了六十歲的人。”
     
        “而在村子后面的山里,有一個土崖,土崖底下一個接著一個的小窟窿。”
     
        “你要是不小心拆開其中一個小窟窿往里頭看啊,就能看到里面都有一具白骨,那些白骨都是村子里歷年來的老頭老太太,全都在那里,而且還都是活生生餓死的!”
     
        劉氏說到這兒,就看到孫氏和鮑素云她們臉上的血色退了個一干二凈。
     
        (本章完)
     
    ===https://www.AiyyzX.com/第8891章 陋習===
     
    第8891章陋習
     
        鮑素云甚至抬手撫著手臂上的雞皮疙瘩。
     
        而男人們,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個個臉色都變了。
     
        “那個村子的人,咋那么沒有人性?咋能把老人家扔到那里面去活生生餓死?殘忍,太殘忍了!”楊華忠直接握了個拳頭在桌上重重一砸,滿臉的憤慨。
     
        自打進了堂屋后就一直沒出聲的楊若晴這時也出了聲:“爹,你誤解了,不是做兒女的強行把老人扔進去餓死,很多都是老人自己主動要去的,甚至,老人到了六十歲,就算家里子女不舍得,他(她)自己掙扎著,爬也要自己爬去那里等死。”
     
        “???咋還這樣?好死不如賴活著,那些老人都是腦子進水了?”楊華忠很不解的問。
     
        楊若晴搖搖頭,再次看向劉氏。
     
        “還是讓四嬸接著說吧。”
     
        劉氏一直在旁邊等,楊若晴在說的時候,她又不好強行打斷。
     
        所以當楊若晴主動將接力棒塞回她手里的時候,她接過接力棒拔腿就跑,火力全開,恨不得一步就跨出大操場。
     
        “三哥,你們都說錯啦,那個村子里的人腦子可沒進水呢,那是他們村子的一種陋習呀,也不曉得從啥時候就有的,我懷疑很可能是起初日子不好過,
     
        家里揭不開鍋,為了緊著孩子們,所以就強行餓那些沒有干活能力的老人。”
     
        “不好直接咔嚓了,于是也不曉得是誰想出個法子,把老人馱到村后后山那里,在那里用石頭圍著老人搭了一個像雞窩豬圈似的小屋子,四下都不留門窗和透氣的口子,等到最后完全封死,讓老人出不來,就這樣活活餓死。”
     
        “后來一直往下傳往下傳,傳到至今竟然形成了一種風俗習慣,哪怕家境還不錯的老人,到了六十歲就要催促家里子女把自己送去后山……”
     
        “他們甚至還說,人到上了六十歲,就該走了,就不該再吃這個世上的口糧,哪怕多吃一粒米,都是罪孽,將來到了那邊閻王爺是要跟你清算罪孽的!”
     
        眾人聽完劉氏這番說,除了楊若晴,其他人皆目瞪口呆,地上掉了一地的下巴和眼珠子。
     
        半晌后,楊華忠說:“這可真是一種陋習,太殘忍了!”
     
        楊若晴卻揚起唇角,帶著幾分譏諷道:“咱覺得殘忍,只怕類似大白小黑這種人,正懊惱自己咋不出生在那個村呢!”
     
        劉氏說:“沒錯,估計都在惱怒自己投胎投錯了地兒,要是在那個村,那么這會子他早把梅兒扛起來送那土崖去了!”
     
        “四弟妹不對呀,梅兒又沒到六十歲,不能扔土崖等死。”孫氏竟然還揪出了劉氏故事里的破綻。
     
        劉氏怔了下,說:“有一點我忘記說了,被扔土崖的老人分兩種,一種是上了六十歲的,還有一種,就是沒上六十歲,但自問自己沒法幫襯晚輩們干活了,只能吃閑飯,生了病治不好得花家里錢……”
     
        “所以,梅兒屬于第二種,也是要被扔土崖的!”
     
        聽到劉氏這般詳細的補充,孫氏無語了,只能嘆氣。
     
        楊華忠擺擺手:“還以為是啥趣事兒可以拿來平和下心境,沒想到還是這種推卸贍養的糟心事,不聽了不聽了,聽得越發心煩。”
     
        劉氏訕訕笑著:“……嘿嘿,我也說完了呀,沒打算再說!”
     
        楊華忠垮著臉站起身:“老王家的事兒就說到這里吧,由老四和永進永青他們護送梅兒去鎮上,咱大伙兒散了散了,該干嘛干嘛去!”
     
        撂下這話,楊華忠第一個離開堂屋,去找何父聊天去了。
     
        親家和親家母過來這幾天,家里一直為了老王家的狗屁倒灶的事瞎忙活,冷落了他們,怠慢了他們,楊華忠想想就愧疚……
     
        大伙兒陸續散了,但劉氏還留在這里沒走。
     
        “四嬸,你咋不走?”楊若晴問。
     
        劉氏還沒回答,邊上的孫氏笑得一臉的無奈,又一臉的尷尬。
     
        這個晴兒,咋能直接這樣問呢?這不是明擺著攆人嘛?多不好……
     
        孫氏正準備開口打個圓場,做個緩和。
     
        結果,劉氏不僅不惱怒,還嘿嘿笑著給出了回應:“我回去也沒啥事兒啊,就在這里玩會唄!”
     
        楊若晴說:“咋會沒事兒?三丫頭娘倆都在后院啊,你這個做嘎婆的得回去幫忙帶孩子,孩子有啥換下的尿布,你得趕緊拿去洗了呀!”
     
        劉氏擺擺手:“我家三丫頭疼我,不讓我洗那些,都是她自己洗呢!”
     
        楊若晴樂了。
     
        三丫頭上回跟自己這聊天的時候說漏了嘴,說劉氏給孩子洗尿布是糊弄差事,好兩次都沒洗干凈……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