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
  • 皇帝跪在龍椅前被調教;緊致瘋狂粗喘低吼

    但最愛打扮,經常打扮的花枝招展。鄧書云號稱是桃花村的第一大,乃大的出奇。她今天穿著束腰的花襯衫,底下是一條七分熱褲,兇上那一對足球般大小的大物一顫一顫的,很是吸引人的眼球。被熱褲包裹出來小腹下面凹進去的部分很是掠奪人的眼球。

    鄧書云嬌美的對宋小兵一笑說,“小兵??!今天你喝了這頓酒,你和俺家王雪的事兒就算定下來了,明年開春咱們就把事兒辦了!呵呵!多好的一個娃子??!”

    簡單和宋小兵打了聲招呼就急急的又回了里屋。

    宋小兵不禁心里就琢磨,按理說今天算是定婚飯了,咋就沒看見王雪呢?真是叫人琢磨不透。人家是村長,宋小兵也不敢多問。

    宋小兵又喝了一通酒,感覺臉上發燒,頭腦欲裂,就和王寶才告辭,從他家出來。

    喝多了酒,宋小兵被尿憋得十分難受,看看四周無人,躲到一處墻角掏出家伙來就嘩嘩的撒起尿來。

    “小兵!”一個清脆的女聲嚇得宋小兵渾身一哆嗦,來不及提留上大褲衩子,就急忙轉過身來,那人正是王雪。

    王雪好像是剛剛從家里跑出來,氣喘吁吁,粉嫩的臉上紅撲撲的,滲出細密的汗珠,很惹人憐愛。

    王雪“哎呀!”一聲,突然看見宋小兵胯當的那一堆大物,不禁驚叫出聲音。王雪這是第一次看見男人的東西,就感覺那大大的一堆東西很是嚇人。王雪不禁滿面羞紅,急忙把頭扭向一邊,慍怒道,“宋小兵,你干啥?耍流、氓咋的?”

    宋小兵因為喝多了酒,腦筋反應慢。低頭一看頓感十分尷尬,匆忙提上大褲叉,紅著臉結結巴巴的說,“俺沒有,俺沒有,就是你著急喊俺,俺忘了……俺忘了提褲子了!”

    王雪偷眼看一下宋小兵,滿面含羞,輕聲道,“俺找你是想和你說點兒事兒。”

    宋小兵見王雪那一臉的嬌羞,不禁嘻嘻笑道,“你有啥害羞的?不就是看見了俺的雞雞嗎?你早晚都要嫁給俺,嘻嘻!早看見和晚看見還不是一樣??!”

    沒想到王雪頓時急了,罵道,“說你流、氓看來一點兒不假,俺咋會嫁給你呀?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你是個啥德行?俺不和你說了,氣死俺了!”

    王雪扭頭就走。

    宋小兵的眼睛馬上盯在王雪扭來扭去的豐臀上,壞壞的笑道,“俺馬上就能摸上這絕世好腚了!想必一定十分過癮。

    宋小兵叫喊道,“王雪,你不是有事兒要和俺說嗎?咋不說就走了,究竟有啥事兒???”

    王雪一邊大步走著一邊說,“俺本來是可憐你,現在看你這樣的人不值得俺可憐,你愿意咋樣就咋樣吧,活該!”

    王雪很快撒腿跑回了家。

     文學

    宋小兵咧嘴笑笑,“有啥事兒???莫非是你想和俺先親、熱親、熱,恩,八成是這樣的。不過見了俺的家伙又感覺害臊了,哼!早晚是俺的人,有啥可害臊的?這大閨女就是臉皮子薄。”

    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搖晃著身體低著頭朝家里走。

    此時烈日當頭,街上沒有一個人,大家都在睡午覺了。宋小兵聽身后突然有汽車喇叭響,急忙閃在路邊等車過去。

    后面駛過來的是一輛面包車。面包車突然在宋小兵身邊停下來。車上下來兩個蒙面壯漢,宋小兵還沒反應過來,突然眼前一黑,隨后就被他們抬上了面包車。

    宋小兵馬上感覺出來他是被一個大口袋套住了。宋小兵喊叫道,“干啥?你們要干啥?快放開老子!”

    “他嗎的,叫你喊叫,我叫你喊叫!”伴隨著一個尖利的聲音,宋小兵的身上被人狠狠踢了兩腳。

    宋小兵咬緊牙關罵道,“這是要把老子弄到哪里去?馬巴子的,你們不得好死!”

    “嘿嘿,把你弄到哪里去?當然是叫你去一個好地方,讓你去西天找你姥姥去!”尖利的聲音陰測測笑道。

    宋小兵頓時酒醒大半,嚇得不禁渾身一抖,完了,俺這是得罪了啥人呀?他們是想把俺弄死呀!

    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恐懼襲上心頭,宋小兵知道這時候喊人也沒用了。他顫聲問,“俺想問問大哥,俺得罪了誰呀?你們是誰呀?咋說叫俺死了也得當個明白鬼吧!”

    “放屁!當啥子明白鬼,死就是死,別問那么多!再他嗎的廢話叫你死的更難受!”又重重的挨了兩腳,正踢在宋小兵肋骨上,鉆心的疼。

    宋小兵不說話了,眼淚正刷刷的流,心想,俺還不想死啊,俺馬上要娶媳婦了。再有,俺爹的事兒俺還沒弄明白,俺咋就能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呢?

    宋小兵不禁開始了瘋狂的掙扎。怎奈口袋非常結實,宋小兵不可能從里面鉆出來,他甚至感覺呼吸都越來越困難了。

    面包車沒走多遠就停下了,宋小兵馬上被兩個人抬下去,走了兩步。兩人停下來,在罩住宋小兵的口袋外面纏了很多繩子,把宋小兵捆了結結實實。宋小兵腳下還墜上了幾塊大石頭。

    兩個壯漢嘿嘿一笑,叫齊了一二一,猛然抬起來宋小兵就扔了下去。“小子,去喂王八吧!”

    宋小兵被扔進了河里,馬上沉到了河底。

    在河底,宋小兵還艱難的掙扎著,求生的本能讓他用足了力氣,想掙脫出口袋來。宋小兵的力氣越來越小了,他終于絕望了。他索性不再掙扎,任憑河水向嘴里大口的灌,干脆閉上眼睛等死。

    九鳳河邊的樹林子里宋天來正趴在劉桂花白花花的身子上做著配種運動。

    宋天來六十多歲了,但身體還是特別硬朗,前兩年他老伴兒死了。老伴兒沒有給他留下個一男半女,宋天來就成了鰥夫。宋天來人老春、心不老,和劉桂花好上了。

    兩人正弄到了興頭上,劉桂花仰面躺著突然扭頭看見了蒙面的兩名壯漢正把一個麻袋拋向河里。劉桂花渾身一哆嗦,他猜想到麻袋里可能是人。

    劉桂花渾身顫抖著焦急道,“老宋,趕緊去救人!有人被沉河里了!”

    “行!再叫俺搗鼓兩下,俺馬上就去!”宋天來呼呼喘著氣,黑屁古卯足了勁兒,直搗劉桂花的最深處,黃龍府。

    劉桂花本來很緊張了,再加上宋天來的兩下猛烈沖刺,頓時昏死過去!

    “真是架不住折騰,沒弄兩下又昏過去!呵呵!真是太嫩了!”王天來從劉桂花身體里拔出來第三條腿,光著屁古一跳,就扎入了九鳳河中。

    宋小兵被救上來的時候早就奄奄一息了,肚子鼓鼓的,里面灌滿了河水。宋天來把宋小兵拉到樹林里,不慌不忙用力在宋小兵肚子上擠了一通。河水順著宋小兵的嘴角流出來,宋小兵終于緩緩睜開了眼。

    一眼看見光著屁古的宋天來,宋小兵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掙扎著爬起來就給宋天來磕頭,“天來大伯,謝謝你!我給你磕頭了,要不是你,我這條小命兒就交代了!”

    “呵呵!鄉里鄉親的,不值得你這樣!起來吧娃子!”宋天來把宋小兵攙扶起來。

    宋小兵眼里含滿熱淚,看著宋天來,忽然宋小兵的嘴巴張開的老大,再也合不上了。

    宋小兵看見了宋天來的胯下之物。

    大,特別大!而且現在還硬、挺著,和驢子的都有一拼,絕對可稱得上是第三條腿,男人中的極品之物。

    宋小兵一下子就被吸引了,宋天來一個糟老頭子咋長了這么樣的一個大東西呢?

    宋天來微微一笑,“你個毛崽子,看啥呢?有啥好看的?呵呵!”宋天來一邊說著,一邊彎腰拾起地上的庫叉,慢慢穿起來。

    宋小兵這才發現他身后竟然還躺著一個白花花的光、身子女人,那女人是劉桂花。宋小兵看劉桂花的身子晶瑩雪白,凹凸有致,不禁一陣心旌神蕩。暗想,馬巴子的,好比都讓狗操了。一個糟老頭子竟然弄了個這么美麗迷人的小娘們。

    劉桂花雙腿叉開著,一動不動的,好像是昏死過去了。宋小兵愣了下神兒,急忙喊道,“大伯,趕緊救人??!她昏過去了!”

    “沒事兒,這是常有的事兒,俺也不瞞你,是俺剛才日得她!一會兒就好了!”宋天來得意的回答,似乎很是自豪。

    宋小兵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俺的天??!他竟然把二十多歲,精力旺盛的桂花嫂草昏過去了。真是了不得!

    這也難怪了,宋天來長了一個驢大的貨,任啥樣的娘們能受得了??!

    宋小兵不禁十分羨慕的看著宋天來。

    正在這時候,劉桂花突然長出一口氣,“哎呦!”,隨后就醒過來,坐直了身子。一看見宋小兵頓時滿臉羞紅,驚訝的說不上話來,嚇得她幾乎忘了穿衣服。

    宋天來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笑道,“小寶貝,趕緊穿衣裳吧,俺也該回去了,恐怕這時候家里去了病人了。你沒啥可害怕的,今兒個是俺救了小兵,小兵知道咋做。是不?小兵。”

    宋小兵匆忙一拍胸脯,笑道,“俺不說!”

    桃花村別看是個寡婦村了,但村長王寶才把男女通奸的事兒管理的很嚴格,一旦要是發生了這樣的事兒,那是要男人和女人脫光了身子游街示眾,以儆效尤的。劉桂花的男人是個跛子,叫馬大孬。他根本不算個男人,可以忽略不計。劉桂花擔心的自然是村長的事兒。

    劉桂花怯怯的穿著衣服,時不時對宋天來眨眨她那雙迷人的桂花眼,對宋小兵很不放心的問,“小兵,你是為啥被他們沉進河里去的?”

    “是啊,你得罪了啥人呀?和俺說說,俺也為你想想辦法。當時俺們就看見倆蒙面的人把你扔下去了,根本不知道是誰。”宋天來也若有所思的說。

    宋小兵苦笑道,“俺覺得俺誰也沒得罪。”

    “有這樣的事兒,沒得罪人就有人想弄死你?你和俺們說說你這兩天都和啥人接觸了?”宋天來必然經多見廣,瞇起來眼睛問。

    宋小兵也不隱瞞,就把這兩天的事兒和他們說了。當然宋小兵絕對不說去了宋大拿家禍害宋大拿老婆的事兒。不過宋小兵心里隱隱在想,八成是宋大拿派人來要他命的。

    宋天來聽說今天村長王寶才請宋小兵吃了飯,隨后就這樣了,不由得渾身一陣顫抖。他勉強鎮定下來,眼珠子轉了幾下,說,“小兵??!今天俺救你這事兒你可千萬不能和別人說,就當是你看見了俺和你桂花嫂子的事兒,咱們扯平了。你記住了嗎?”

    宋小兵急忙點頭。

    劉桂花一直在擔心宋小兵會把她和宋天來的事兒說出去。低頭沉思了一會兒說,“老宋啊,俺總覺的這事兒沒那么簡單,你既然救了小兵,說明你們之間是很有緣分的。你應該好好再幫幫他。”

    宋天來一瞪眼道,“俺咋幫他,你又不是不知道、、、、、”宋天來看了一眼宋小兵,欲言又止。

    劉桂花喃喃道,“你連個兒女都沒有,俺看就讓小兵認了你做干爹,這樣你們就成了一家人。小兵的嘴就嚴實了,絕不能把干爹的事兒抖落出去是不?”

    宋天來心中一動,宋天來還一直在為他養老的事兒范愁呢。再有,他看宋小兵身高體大,也確實從心里喜歡。宋天來不禁扭頭看著宋小兵。

    宋小兵心想,是人家救了俺的命,俺就應該報答人家。就正色道,“行,俺愿意認干爹!”

    宋天來高興的嘴角浮現出來微笑,拍著宋小兵的肩膀說,“呵呵!這娃子真是叫人稀罕!”

    “那趕緊給你干爹磕頭吧!磕了頭也就算是認下來了。格格!”劉桂花敦促道。

    宋小兵跪倒給宋天來連磕三個響頭。

    宋天來欣喜的嘴都合不上了,甚至連屁古溝里都是樂得。他眨眨小眼睛對劉桂花說,“桂花啊,你就先回去,俺得好好給俺這干兒想想辦法。”

    劉桂花心說,他嗎的,真是只老狐貍,有啥話還背著俺說。這時候立即和他干兒子站在一起了。

    劉桂花嗔怪的看了一下宋天來,不情愿的走出了樹林。

    宋天來摸著宋小兵的肩膀說,“干兒??!既然你認了俺做干爹,干爹就得徹底救了你的命,還得教你點兒真本事,絕對不能叫你白做俺的干兒。呵呵!”

    宋天來綠豆大小般的小眼睛轉了幾下,問,“干兒子,你真不知道誰要殺你?”

    宋小兵心里熱乎乎的,感覺這個干爹是真關心自己,索性就尷尬的把強暴了宋大拿老婆的事兒說了。

    宋天來一點兒也不吃驚,相反得意道,“哈哈!看來俺沒看錯人,俺的干兒就應該是這樣的。有仇不報非君子!行!是塊兒料。俗話說的好,十七十八,球毛齊發,俺這娃子知道想娘們了,是條漢子!”

    宋天來看模樣對宋小兵的所作所為特別欣賞。

    宋天來拍打著宋小兵的肩頭說,“按照干爹的想法,今天想殺你的可能是宋大拿派來的人,也有可能另有別人。小兵??!他們既然起了殺心,俺琢磨著他們不會善罷甘休。今天俺把你救了,恐怕他們還會來殺你的。你別看咱們桃花村就屁古大的地兒,哼!這村子里復雜著呢?就村長王寶才,俺觀察了他這么多年,始終看不透!”

    “王寶才是壞人?不會吧!”宋小兵緊鎖眉頭詫異的問。

    “人心隔肚皮,辦事兩不知。光看表面是沒用的,娃子,你跟著俺以后還真得多長點兒心眼兒。”

    宋小兵點頭說是。

    “所以你以后就不好在咱桃花村混了,唉!這可咋辦???”

    “不在桃花村了,那俺去哪兒???”宋小兵本來心有余悸,聽宋天來這樣一分析,心里就更加害怕。他必然是個十七歲的孩子,這時候也意識到闖禍了。心想,馬巴子的,那幫人看來真是不好對付??!

    宋天來苦思冥想,還真是想不出來讓宋小兵去什么地方。宋小兵是個孤兒了,他能去哪里呀?就是親戚也不可能收留一個半大小伙子呀!

    宋天來擰著眉頭,眼珠子又轉了幾下,忽然一拍大腿笑問,“小兵,你聽干爹的話不?”

    宋小兵早就六神無主了,急忙道,“聽,俺聽干爹的,干爹叫俺干啥俺就干啥。“

    “呵呵!俺看你裝傻或許能逃過這一劫。古時候有個叫宋江的,他曾經裝瘋活了命。對!你就裝傻,你成了傻子,誰還把你當回事???就這個辦法。”宋天來自以為想到了個好辦法,不禁眉飛色舞起來。

    “裝傻?“宋小兵搔著頭皮驚訝道。馬上想到了桃花村的傻子王大擺子,那小子整天望著天,神秘兮兮的,看起來還挺好玩兒的。

    宋小兵嘻嘻笑著說,“行!俺裝、、、、裝傻,俺從今兒個開始就成了宋大傻子了、、、”

    宋小兵一邊說著,一邊口眼歪斜著,真的學起王大擺子的慫樣兒來。

    “呵呵!就是這樣,你裝傻子的事兒誰都不能告訴,就一直裝下去,就是連你的小嬸兒和二姨都不能知道了,叫他們知道你是真成了傻子了,你懂嗎?”

    “俺懂!只有這樣俺才能活命!”

    宋小兵心想,俺裝成傻子更好,就沒人防備著俺了。那俺報復宋大拿,還有調查俺爹死的事兒就更方便了。宋小兵心中大喜,說,“干爹,要是沒別的事兒俺就回村了。”

    宋天來一把拉住宋小兵說,“慢著,你是俺干兒子了,俺不是說要教你點兒本事嗎?”

    宋小兵一愣說,“干爹,啥本事?”

    “呵呵!娃子,你對娘們有興趣不?”宋天來神秘的問。

    “這、、、、這、、、有!”宋小兵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來二姨的絕世好腚,還有小嬸兒雪白的身子,和王雪那挺翹的屁古來,不禁支支唔唔的直言說。

    宋天來更加得意了,說,“好!干兒子,扒了褲叉,叫俺看看你的小雞雞。”

    宋小兵頓時滿臉通紅,干啥呀?干爹咋這樣??!突然想起來干爹的那跟擎天高舉的大物來,不禁自慚形穢,就遲疑著不動,呆呆的看著宋天來。

    “脫呀!趕緊脫!在干爹跟前還有啥害臊的。”宋天來一邊敦促著,一邊著急的過來開始扒宋小兵的大庫叉子。

    宋小兵無奈,只好慢慢把庫叉子褪到膝彎處。

    宋天來的小眼睛馬上盯在宋小兵的胯當處,覺得看不過癮,索性蹲下身子仔細看。

    宋小兵不知道宋天來咋就對這東西這樣感興趣,也不敢多問。

    良久后,宋天來終于站起來,呵呵笑道,“行!還行!稍加調理也算是極品了!”

    宋小兵急忙紅著臉提上大庫叉。宋天來突然拉住宋小兵的手,“干兒子,走,跟俺上山。俺先教你認識一樣咱們太行山上的寶貝。”

    宋小兵緊緊跟在宋天來身后,一老一少大步上了太行山。

    走出去大約有三里地,此時已經快到山頂了。宋天來領著宋小兵三拐兩拐,眼前竟然出現了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

    宋天來指著那片草地得意的說,“看了不?這就是咱太行山的一樣寶貝——起陽草!”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