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
  • 攝政王含著玉勢跪撅挨打臀縫#跪趴承受粗大撞擊懲罰男男

      兩個小姐妹一個吃的比一個歡,李羽今天體力勞動有點大,也是胃口大開,三個人一頓吃了五百多。

        付錢的時候可把李小穎心疼的夠嗆。

        “這家店真黑,怎么不去搶錢啊......”

        李羽心里好笑,指著妹妹吃的圓滾滾的肚子笑道:

        “你也不看看自己吃了多少,小心不消化。”

        李小穎低頭一看,頓時臉色通紅。

        想要深吸一口氣把肚子鎮壓下去,奈何貨太多,只能無奈放棄......

        李園園這時也悄悄轉了半個身子,背對著李羽,不敢讓他看到自己的小肚子。

        這一個上午,三人過的都很充實,回去的路上一路歡聲笑語,李小穎難得沒有和李羽拌嘴。

        先是把李園園送回家,她父母見自己女兒居然坐著奔馳回來,頓時大驚,還以為發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最后才知道是虛驚一場。

        聊了兩句,才發現李園園的父親不但認識李大富,還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同輩,按照規矩,李羽還要喊他一聲老叔。

        李羽最怕的就是見到同村不認識的大爺大媽,指不定就從哪里冒出來一個親戚。

        還都是要自己點頭哈腰恭敬行禮的那種,小字輩的人傷不起啊......

        看著嶄新的奔馳,老叔嘖嘖稱奇。

        “好車啊,大富家兒子出息了......”

        李羽尷尬應對,老叔還想邀請李羽到家里坐坐。

        開玩笑,一個都惹不起了,等會附近在家閑著沒事的大爺要是一窩蜂跑過來,我豈不是要被當猴子圍觀了?

        溜了溜了。

     文學

        李羽落荒而逃,李小穎則很神氣的坐在車里,一臉的興奮。

        坐在老哥的奔馳里,看著村里人羨慕的表情,好飄??!

        額......

        “老哥,這奔馳不會真是你買的吧?”

        李小穎已經從剛開始的不相信,到隱隱有一點小小的期待。

        人總是要有夢想的嘛,萬一老哥真發達了,自己以后就不用啃老了,啃老哥就好啦......

        “呵呵,我一直說是我買的,就你不相信。”

        李羽其實也挺無奈的,難道我看上去就很像個窮逼嗎?

        他又不玩扮豬吃老虎這一套,大大方方承認自己有錢,結果連親妹妹都不相信?

        我找誰說理去?

        李小穎沉默了兩秒鐘,突然像發了瘋一樣撲過來,對著李羽的臉上吧唧就親了一口。

        “我靠,你特么有病吧!口水弄我一臉,臭死了!你早上有沒有刷牙???”

        李羽被惡心壞了。

        這個妹妹簡直就是個人來瘋。

        李小穎雖然是個漂亮的小姑娘,在班上也是一枝花,無數小男生的夢中情人,但在李羽面前,她連個女人都不算。

        對李羽來說,被她啄一口,和被張波啄一口的惡心程度是一樣的......

        “尼瑪,老子三天都吃不下飯了。”

        李羽一邊開車,一邊拿餐巾紙擦臉,嘴里罵罵咧咧。

        李小穎卻一點也不生氣,她現在滿腦子里只有一個想法。

        發財了!

        發財了!

        老哥發財了!

        老娘也發財了!

        以后要錢,再也不用看老爸老媽臉色了!

        啃什么老?

        啃老哥不香嗎?

        ..............

        李羽沒有直接開車回家,因為爸媽都在鎮上的一家酒廠上班。

        這種小酒廠可不存在雙休的概念,偶爾給一個單休就不錯了。

        又開了十幾分鐘,終于來到位于南山鎮郊區一家占地規模不小的酒廠——南山酒廠。

        南山鎮本來就不大,說是郊區,就是就在鎮子旁邊,開車三分鐘,走路十分鐘就能到鎮子上。

        在鎮上,如果順風,都能聞到酒廠的酒香。

        當然,酒香是喜歡喝酒的人說的,在李羽聞起來,那就是一股刺鼻的酒味......

        老爸李大富,官方稱呼是酒廠的釀酒師,具體來說就是酒廠生產部門的一個螺絲釘,具體是干啥的李羽也不懂。

        老媽胡曉萍就更厲害了,號稱南山酒廠的財務大總管。

        其實就是一個會計,還是半路出家的那種野路子會計,連會計從業資格證都沒有。

        但是這并不影響老媽正常干會計的活。

        小酒廠就是這樣,聘一個有證的會計成本太高,還不如找個野路子選手,關鍵是省錢......

        老爸老媽能進這個酒廠,里面的故事還頗多,這里暫且不說,后面會有介紹。

        李羽開車來到酒廠大門口,被門口的電動拉伸門擋住去路。

        門衛大爺年紀有點大,門牙都掉了幾顆,看到有車過來,邁著顫顫巍巍的步子走到車前,兩眼迷成一條縫。

        “小伙子,你找誰???”

        李羽把頭伸出窗外,指了指自己這張帥氣的臉。

        “葛大爺,我是李大富的兒子啊,以前來過啊。”

        葛大爺繼續瞇著眼,又問了一句。

        “李大富是哪個???”

        李羽無力吐槽。

        李大富同志整天吹牛逼說自己是酒廠首席釀酒師,結果連門衛都不認識他,這件事以后要好好掰扯掰扯......

        李羽不想和他解釋李大富是何許人也,只能換一個大佬的名字試試。

        “葛大爺,胡曉萍認識嗎?”

        “哦,你是來找胡會計的???”

        呵,沒想到還是胡會計的面子大,他終于可以不用費口舌了。

        “我是她兒子,今天過來看她。”

        果然,葛大爺一聽是胡會計兒子,臉上頓時露出了菊花般的笑容,也沒再多問,伸手一按手上的遙控器,電動拉伸門緩緩拉開。

        “謝謝啦!”

        李羽揮手感謝,然后一腳油門就把車開進廠區。

        “哎,小年輕不懂事,連根煙都沒有。”

        葛大爺搖頭晃腦的回到崗位亭,繼續等下一位。

        他在酒廠干了二十年,就算是酒廠里的一條狗他都認識,李大富他當然也認識,不過他就是不說。

        管你找誰,來根煙,找誰都行。

        沒有煙,找誰都不認識。

        不過當李羽提到胡曉萍的時候,他就慫了,誰讓人家管著發工資呢......

        李羽可不知道自己居然被一個缺了門牙的老大爺給忽悠了,不然他今天肯定要懷疑自己的智商。

        這里他來過很多次,以前放暑假的時候沒少來這里玩。

        只不過他以前都是跟著爸媽一起來,所以還真沒跟門衛大爺有太多交集,只知道他姓葛.......

        在酒廠大院轉了一圈,最后在行政樓門前停好車。

        兩人下了車,熟門熟路找到財務室。

        南山酒廠的財務室只有三個人。

        一個是主任,主要負責管理工作。

        兩個會計,除了胡曉萍,另一個是老板家遠方親戚,一個大專剛畢業沒多久的小女孩。

        一個負責干活,一個負責盯梢。

        辦公室很空曠,這也是鄉鎮企業的特點。

        土地不值錢,房子也不值錢,三個人居然占了兩間房,主任一間,兩個會計一間。

        來到老媽所在的一間辦公室,兩個人都在,老媽在埋頭填各種票據,小姑娘在敲電腦。

        ‘梆梆’

        因為有外人,李羽還是很禮貌的敲了兩下門。

        胡曉萍看到兩人,先是一愣,然后是抑制不住的驚喜,不過話到嘴邊,立刻就變了味道。

        “小羽?小穎?你們兩個怎么過來了?”

        胡會計這個時候已經板起一張臉,表情不怒自威。

        李小穎條件反射的縮了縮脖子,趕緊躲到李羽后面。

        老哥身體棒,還是讓他來承受胡會計的三連擊吧......

        李羽撇頭看了看李小穎。

        心中鄙夷。

        呵呵,戰五渣,只會在自己面前咋咋呼呼,看到老媽就慫了吧......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