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
  • 看著嬌妻被肉到高C#啊哈~又加了一根手指

      李氏乘坐出租車到了自家門口,下車付了車資,然后用指紋開了別墅門的鎖。
     
        夜半三更的別墅靜悄悄的,老宅與小洋樓都籠罩在黑暗里。
     
        李氏進了別墅,聲控燈亮了起來。
     
        李氏是個會享受的人,請了保姆,衛生則有定期鐘點工來維護。
     
        她有事外出時間比較久,怕保姆呆家里會進她的房間或老宅,每次都讓保姆帶薪休假。
     
        而她有不少秘密,也不與兒女們住一起,也因此,她不在家時別墅就是一棟空樓。
     
        樂韻想去的地方是老宅,她知道李氏沒帶鑰匙,讓李氏回小洋樓去拿。
     
        李氏穿過精心裝飾過的小花園,進了復式樓式的小洋樓,上二樓臥室。
     
        小洋樓的大廳特別寬,一樓有三間備用的保姆房和兒童房,還有廚房、餐廳、茶廳和一個健身室。
     
        一樓的主廳中有一條金色旋轉樓梯通向二樓,二樓有私人會客廳、茶室、琴室、書房,一個主臥和三個客臥。
     
        李氏的主臥附帶有衣帽間、首飾間、并還有休息區,非常寬大,裝飾得極盡奢侈,休息區的單人真皮沙發一個就得三十幾萬。
     
        樂小同學無心欣賞別人家的窩,控制著李氏進了臥室扔下包,去開了首飾間的一個保險柜,從一只盒子里找出老宅的鑰匙,再下樓。
     
        貞夫人在最初被弄醒梳妝打扮時就是清醒的,她想過控制自己的身體,可惜,無論她怎么努力都沒用。
     
        尤其是搭乘出租車回來時,她想過自救,然而,不知道樂韻那人用了自己方法控制了她,她無比清醒,卻又根本無法違背樂韻的任何指令。
     
        她就像個提線木偶,別人說什么就怎么做。
     
        更可怕的是樂韻好像無比清楚她家的布局,知道她住哪個房間,還知道她家的鑰匙放在保險柜,甚至知道哪個盒子裝著老宅的鑰匙。
     
        貞夫人心中恐懼,又無法控制住自己,只能拿著一串鑰匙下了樓,穿過小花園到了緊挨著的老宅大門外。
     
        她用大門鑰匙開了鎖,也摁亮了老宅大門洞區的路燈。
     

     文學

        老宅是三進的院子,太久無人居住,缺了人氣,就算經常打掃也有蕭瑟冷幽感,尤其現在還是深冬的夜里。
     
        進了門洞區,貞夫又開了第一進院的路燈。
     
        冷白的燈光,令院子里更顯寂冷。
     
        貞夫人慢慢往前走,耳邊突然響起幽幽的聲音——“李氏,樂家兩老的冤魂就在垂花門左邊檐柱那站著,正默默地看著你呢。”
     
        “不!”貞夫人聽著樂韻的聲音本來就已經驚懼交加,聽說樂家兩老的魂魄在垂花門那兒,整個人都被恐懼淹沒,腿軟得再也邁不動。
     
        樂韻控制著李氏繼續走,那女人只走了兩步,腿不爭氣的軟了下去。
     
        貞夫人癱在地上,大冷的天,面上竟生生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李氏不中用了,樂韻用神識查看了四周沒安全隱患,控制著洞府跳落在李氏前面幾米遠,再放大,然后走出去。
     
    ===https://www.AiyyzX.com/第一千二九章 清算===https://www.AiyyzX.com/
     
    貞夫人心中承受不住恐懼而癱坐在地,軟得連手指都抬不起來,想喊也喊不出,牙齒直打架。
     
        然而, 那還不是最驚恐的事。
     
        當看到空無一物的青石地板面突然冒出一座精致的小房子,她嚇得亡魂皆冒。
     
        那個小房子最初只有拳頭大,一轉眼兒就長到一人高,亮閃閃的,特別漂亮,然后樂韻從小房子里走了出來。
     
        貞夫人的瞳孔一圈一圈地放大, 打破了常識一幕, 化為巨大的驚恐再次撲天蓋地的涌來,她兩眼一翻白, 暈了過去。
     
        樂韻還沒說什么,李氏就嚇暈過去了,她先沒管李氏,打量四周。
     
        S省是最純正的江南水鄉,舊建筑都是傳統的江南風格,白墻青瓦,一般為磚木混合結構,或木結構,磚木結構都有馬頭墻。
     
        樂家老宅原本極寬,主院是三進大院,東面的跨院是一進帶繡樓的私家花園,再過去又是一個三進院,西邊是兩個三進的跨院,共是五組三進院的大宅門。
     
        原來在宅前還有一個小廣場,用于車馬往來以及每年曬秋、或曬物,以總面積來論, 其實可以建成五組四進院。
     
        因樂家有幾代人從商,積攢了豐厚的家資, 在S省錫市樂姓族地落戶時,大興土木,樂水生的父母那輩的兄弟們各有各的宅院,房產最少也分得帶一二個跨院的三進院。
     
        樂水生的父親是長子長孫,繼承到的是由嫡長子嫡長孫繼承的祖產,從而有五組三進院。
     
        李氏掌權后,將最西邊一個跨院半賣半送給了樂金生原妻生的孩子的孫輩,另一個跨院推翻建了洋樓,現在是她的兒子、孫子們住。
     
        她將東邊的跨院也推了,與原花園開僻成了現在的花園式別墅區,別墅里有水池和一個游泳池。
     
        建別墅時也把宅前的小廣場圈了起來,靠大門那邊建了倒座,做停車場和雜物間。
     
        樂氏老宅與新建的洋別墅沒有隔斷,老宅與西邊的洋樓除了墻做建隔,前面的小廣場現在是小花園的區域有鐵柵欄作間隔。
     
        冬夜寒冷,舊式老宅低矮,有壓抑感。
     
        腳踩著樂氏祖宅的地, 樂韻心中并無太多感想, 若不是為了撥亂歸正,她這一生都不愿踏進祖宅。
     
        她的太爺爺在這里度過了一生中父母健在兄弟和睦、夫妻恩愛、兒女繞膝的最為幸福的一段時光。
     
        同樣, 也在這里經歷了父母雙亡、妻離子散與被繼妻和親兄弟背后捅刀的悲痛。
     
        對于太爺爺來說,無論哪一種經歷都是刻骨銘心的。
     
        太爺爺深愛著養育了他的家和家鄉,又無法面對親兄弟的加害,選擇了另立姓氏,也是選擇了與血緣兄弟同族一刀兩斷。
     
        待清算了舊帳后,這份祖產要如何處理,樂韻也沒想出什么兩全其美的辦法,反正不可能白便宜了李氏和樂金生生的那些后人。
     
        蕭蕭冬夜,寒氣襲人。
     
        風刮來吹得瓦片瑟瑟作響,將樂韻有些發散的思維給拉了回來,將小房子縮小到小拳大放在肩膀上,封了李氏的穴道,一手提著李氏,一手拿了鑰匙。
     
        到垂花門前開了大門,再拎起李氏進門洞,開了二進院檐廊的路燈。
     
        樂家老宅是磚木結構,二進院上房五間,東西側各附帶一明兩暗的三間式耳房,東西廂房也是五間式。
     
        上房和廂房都是兩層,廂房的南邊有圍房,上房耳房所對著的東墻西墻也各附帶裙房。
     
        第三進院也有圍房,后罩樓也是二層的樓。
     
        曾經的樂家,是真正的大戶人家,否則,李氏父女也不會為了讓李氏進樂家大門而費盡心機。
     
        樂家先祖懂得財不露白的道理,建宅院時并不像某些大財主一樣追求精致奢華以此彰顯財富,而是以實用為主,沒有花費巨資采購各種名石裝飾,也沒有使用太過于貴重的建筑材料。
     
        從而令宅院看著只比當地普通大戶人家寬敞了些,多了幾個院子而已,實際上還沒當地土財主家精致華麗,也令人以為樂家為建宅子已經掏光了所有積攢。
     
        主院的二進院比一進院更幽靜。
     
        當然,院內并沒有靈魂。
     
        樂韻說樂家兩老冤魂在垂花門那里不過是唬李氏,整個老宅區不說沒有她的高祖父母的魂魄,也沒有任何魂生物的氣息。
     
        對她而言,如果高祖父母的魂魄在是好事,不見靈魂才是壞消息。
     
        高祖父母的魂魄究竟是在人死亡時正常消散了,還是被李氏請人作法那次被某只靈魂的分魂控制的人給吞噬了,目前未確定。
     
        提著嚇暈過去了的李氏,樂韻從中庭走向上房,邊走邊掃描房屋各處,尋找有沒哪埋了東西。
     
        別說,老宅里確實好幾個地方埋有東西。
     
        那些東西為什么沒被人發現,一是老宅沒拆,如果拆了老宅翻挖地面,大部分藏寶點都將曝光。
     
        二則是是李氏不許她的后人用什么探親器來老宅探寶,一個原因是她藏有東西,二是她超自信,以為樂家不存在藏寶。
     
        畢竟,她推了西邊和東邊的跨院,什么都沒挖到,反而在拆跨院的上房和廂房的梁柱時拆出來點東西。
     
        之后,她以修繕為名,對主院進行修繕時將一些梁枋都暗中搜了一遍,從主院上房的梁枋柱子的墻洞里找到了兩個金元寶,廂房安梁的墻洞里搜出了銀元寶。
     
        李氏自己搜過樂家的房子沒找到什么寶貝,自然覺得不可能再存在什么藏寶。
     
        樂韻既然來了,自然要取走老宅的藏寶,并不急于立刻就行動,決定先去找李氏藏的東西。
     
        她提著李氏到了上房東側間的門外,打開了東側間的門,摁亮了門框后面墻上電燈按鈕。
     
        東側間以前是樂家老人的臥室,樂水生與兄弟年少時和哥哥們住東廂,他二哥樂金生過繼后,他住西廳,他大哥住東廂。
     
        再后來,大哥病逝,東廂便空著,到樂水生結婚時,樂家兩老為了讓小兩口自在些,將東跨院做為小兩口的新房。
     
        樂水生的原配病逝,他帶著孩子又搬回了主院的西廂,再續弦時也仍住西廂房。
     
        谷瑡
     
        樂羽一歲半前跟祖父母睡,一歲半后逐漸懂事,樂家兩老將東次間的房間收拾出來給小孫女做閨房。
     
        李氏謀得樂家,為了彰顯自己一家之主的地位,搬進了上房的東側間做臥室。
     
        樂家兩老是李氏弄死的,李氏以勝利者的姿態堂而皇之的入住正房,也是以此行動來滿足她膨脹的野心和成為勝者的成就感。
     
        東側間寬4米,長七米有多,比較寬,電燈的瓦數略低了些,光不夠亮,室內光線顯得有些昏暗。
     
        側間放著一張雙月洞門的雕花架子床,有一面墻全是衣柜,床頭靠墻的那一面墻挨著床頭放著一張梳妝臺,再之是四個多寶閣,臨窗是條案和花架,一張美人榻。
     
        在屋中對著床的地方還有一套六凳的圓桌。
     
        粗看室內好像全是舊物,然而若有識貨的人看到必定大吃一驚,室內的床和衣柜多寶架之類的家具全是老金絲楠木,放市面上,一個多寶架少說也能賣個十來萬。
     
        樂韻打量過室內兩遍,提著李氏進了屋,走到架子床前,將李氏扔地上,掐了幾下,將李氏弄醒。
     
        貞夫人悠悠醒來,先是發怔,過一小會兒回過神,看著樂韻的臉,嚇得一個機靈,下意識地就想爬起來。
     
        她沒爬起來,因為手腳動不了。
     
        之前她的四肢能活動,卻不能自控,現在仍然控制不了自己。
     
        她想叫,張嘴沒發聲音,一口涼氣灌嚨,嗆得像是嚨管被割破漏了風,發出“嗬嗬呵”的聲響。
     
        貞夫人用力地咳了兩下,咳嗽聲也是五音不全,根本傳不遠,不由徹底絕望。
     
        樂韻又提了提李氏,讓她側依著架子床靠著免得趴地,自己走到梳妝臺面,將椅子挪開,再將梳妝臺端起來,放到了多寶閣架子前。
     
        貞夫人看到樂韻直接挪動她的老梳妝臺,駭然失色。
     
        挪走梳妝臺,樂韻從手在空中一抓就抓出一把尖嘴小鋤頭,沖著李氏揚了揚鋤頭:“你藏得的東西,也該重見天日了。”
     
        貞夫人看到樂韻變戲法似的拿出把小鋤頭,驚駭得連大氣都不敢出,那人說要讓她藏得東西重見天日,她劇烈地掙扎,想要爬出去捂住秘密。
     
        她真的動了,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那么激動干什么,東西又不會跑。”樂韻慢吞吞地抬腳走到放梳妝臺的地方,挪走了為了防潮墊梳妝臺的木板,舉起小鋤頭就朝著靠墻的地方挖。
     
        室內的泥土干硬,但尖嘴小鋤頭的嘴很銳利,一鋤頭下去就破了泥層,而且明顯碰到了東西,發出了一聲響。
     
        樂韻揮著小鋤頭,起起落落十幾鋤下去,創松了一片泥土層,將泥推到一邊堆起來。
     
        刮掉薄薄的一層泥土,露出青磚。
     
        樂韻又挖了一陣,挖出一尺半見方的一塊地方,都排列著青磚。
     
        李氏為了省事,藏東西的地方表面覆蓋的泥土層很淺。
     
        刨掉了泥土層,將青石一塊一塊地拿開,又是一層木板,移走木板就露出了藏東西的小坑。
     
        小坑四周砌了青磚,抹了泥,底面還放了石灰和草木灰吸水防潮。
     
        小坑里墊著青磚,磚上架著一口紅漆木箱子。
     
        樂韻將紅漆木箱子啟出來,放在了急得目眥欲裂的李氏面前,當著她的面用力一扭小鎖頭,硬生生的將小鎖頭扭壞,摘掉。
     
        貞夫人眼睜睜地看著樂韻刨開泥土,看著她找到自己藏的東西,看著她將箱子捧出來。
     
        恨得目眥欲裂,卻無能為力。
     
        當親眼看見樂韻不費吹灰之力的徒手將銅鎖扭壞,貞夫人駭得差點又一次暈過去,樂韻她……她究竟是什么怪物?
     
        她艱難地挺著已經僵硬的脖子,看著樂韻掀開了木箱子的蓋子,取走了箱子表面的防水棉,又將裹著油紙的小盒子一個一個地拿出攤在她眼前,又恨又急,眼珠子都紅了。
     
        一共有四個盒子,一個長方形盒子內碼著金條,金條仍然黃澄澄的,共重二十斤重;
     
        一個盒子里放著藥方集本和厚厚的一疊藥方;
     
        一個盒子放著些信件,另一個盒子里放著些寫有地址的紙、寫有字的紙條和信件,還有幾樣配飾。
     
        樂韻拿起藥方集本,解開了包本子的棉紙,翻開書瞧了瞧,瞧到熟悉的字紙,笑了笑:“李貞娘,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這本藥方集本不是原本,是我太爺爺抄錄的手抄本。
     
        我太爺爺繼承到藥方集本時怕因路途遙遠路上丟失了原本,所以臨驀了一本帶回家,真本藏在安全的地方。
     
        直到后來,他大難不死,在E北落戶后才找機會去重新取回真本,真本傳承給了我爺爺,然后傳給了我。
     
        另外,你盜走的那塊玉牌也是仿制品,我太爺爺也是怕路上丟失,用紙描了玉牌的樣子,請人仿造了一塊,真品與藥方集藏在一起。
     
        我太爺爺帶回的那兩瓶藥是真品,他老人家本來是想等驗證過后,孝敬高堂和叔伯們,希望讓長輩們長命百歲。
     
        你活到百多歲還能像個四五十歲的中年人一樣健康年青,全是那些丹藥的功勞,可惜,你的好運到頭了,你得為你所做所為付出慘重代價。
     
        再告訴你一聲,你最看中的私生女李玫,她前幾天出事了,突發腦溢血呢。”
     
        “——”李玫是最肖她的一個李家后人,樂韻竟然對李玫下毒手!貞夫人憤怒地想跳起來掐死樂韻。
     
        “就如你想的那樣,是我干的,人還沒死,跟死也差不多了,她現在沒有思想沒有記憶,生活不能自理。”
     
        樂韻溫柔地抓起李氏的頭發提了提:“知道拾市的黃支昌吧?他害我姑姑一條命,后來他和他一個兒子去見了閻王。
     
        他的兒女們,他的孫輩,包孫他的私子和兒子的私生子女,我免費送了他們一份大補藥,他的血緣子孫后代將自第二代而止,百年內絕后。
     
        同樣,你和樂金生有多少兒女,有多少孫輩,他們有無私生子女,你有多少私生子女,我也全知道噢。
     
        還可以告訴你,我早在幾年前就盯上了你和你的那些私生子女,你不動,我不動,你動了,你和你的奸生子后代、你的私生子們,生死由我說了算。”
     
    ===https://www.AiyyzX.com/第一千三十章 老宅里的秘密===https://www.AiyyzX.com/
     
    正因為拾市黃家的下場,貞夫人知道樂韻是個狠角色,怕她報復自己才想先下手為強。
     
        她是下手了,可是, 她的手沒有強過樂韻的手,自己也曝露了。
     
        樂韻或許會看在樂家先祖的份上,對她和樂金生生的那些有樂家血緣的孩子手下留情,沒有樂家血緣,只有李家血緣的那些人會如何?
     
        黃某人三代絕后,她呢?
     
        自知自己比黃某人做得更絕, 自己和有李氏血脈的人下場如何可想而知。
     
        貞夫人想求情,卻說不出話,渾身顫抖, 發紅的眼珠子都快擠出眼眶。
     
        對此,樂韻視而不見,繼續翻盒子里的東西。
     
        一個放信件的小盒子里有暗層,拆開暗層,里面放著三個青花白玉瓶。
     
        不消說,那瓶子就是她那位師祖留給她太爺爺的那份資源中的一份,里面裝著丹藥。
     
        樂韻拿起一只小瓶子,拔開塞子,舉到了眼前,瓶子是件最簡單的空間法寶,內部空間比瓶身大十倍,里頭還有十幾顆鴿子大的丹粒。
     
        丹是延年益壽丹。
     
        丹藥的功效是因人的年齡和健康底子而異,一般來說,身體健康的老人,八十歲左右第一次服食一??稍鰤郯说绞?,第二次服服用效果就沒那么好了, 最多能增壽五年, 以后再服,一粒丹藥增壽三兩年。
     
        若百歲后服丹,服一粒只能增壽一二年。
     
        若底子不太好,第一次服丹大約可增八年左右,第二次服丹效果反而略好一點點,最低也能達到五年,以后服一粒增壽一年左右。
     
        以瓶子的容量,大約能裝四到五十顆延壽丹。
     
        樂韻知道道李氏一直在服吃延壽丹,李氏身上有延壽丹的香氣,她將瓶子蓋塞好,拿起第二青花玉瓶。
     
        第二只瓶子裝的是女性最后的養顏丹,瓶子容易是瓶本身五倍在,大約能裝二十顆丹藥,目前還剩四顆。
     
        第三只玉瓶的容量與第二只瓶子差不多,裝著排毒除雜質的除塵丹,還乘五顆。
     
        所有丹藥有一個通性——藥量溫和,一般來說地球人服用都能承受得住,不會因藥效太強而撐爆人體的危險。
     
        由此可知,必是師祖來到地球后根居當時地球人的體質而配制出的丹藥。
     
        何況,從丹藥成份來分析, 所有藥材也全部是地球能找到的藥材, 并沒有使用修內界才有的靈植。
     
        “嗤,果然自私,那么多的延年益壽丹,從沒分一顆給你和樂金生生的兒女。”樂韻看完了瓶子里存的丹藥,將小瓶子隨手就扔進了自己的儲物器里。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