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
  • 寶貝你怎么那么甜|寶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

      陳四氣的臉紅,恨不得現在掏出腰間的搶,給謝長溯來一槍。
     
        “四叔別沖動,我不會把這個音頻給我死神的,不過,我有條件。”
     
        “你做夢。”
     
        謝長溯:“那如果我有辦法,以后能讓季夜和絕色都聽你的話,還讓我四嬸更加愛你更加在乎你的辦法呢?”
     
        “不需要!”
     
        陳四硬骨氣。
     
        謝長溯:“那我就把這份錄音發給我四嬸。”
     
        “叔,男人何苦為難男人。
     
        你給我一條安全通道,我還你一條星光大道。”
     
        “放屁,你給我滾。”
     
        謝長溯看著沒什么自覺的陳四,他拍拍手,立馬從門口進來兩個帶著面具的人,只要他們把臉遮住,四爺就不記得他們的樣子了。
     
        “那我回去找我四嬸了。”
     
        “回來。”
     
        陳四立馬大喊。
     
        謝長溯轉身,看著最“妻管嚴”的男人。
     
        陳四破罐子破摔,“長溯,你降服不了絕色的。”
     
        謝長溯笑著說:“是絕色告訴我,如果有戶口本就和我結婚。”
     
        陳四這會兒一肚子罵人的話。
     
        “去找阿洲,他知道戶口本在那里。”
     
        謝長溯則給陳季夜打電話。
     
        陳季夜在婚宴場地安排,他手機響了,是謝長溯打來的,陳季夜接通,“喂?”
     
        “你們家戶口本呢?”
     

     文學

        陳季夜皺眉,懷疑自己聽到的,謝長溯問他要戶口本?
     
        “你們家戶口本應該是在你手上。”
     
        謝長溯站在窗邊,冷靜道。
     
        四叔料想到自己會偷戶口本,那他就一定會把戶口本放在最安全的地方。
     
        給誰都不管用,只有陳季夜拿著,他還能和自己抗衡一下。
     
        陳季夜想到家里的小冊子,“要這個做什么?”
     
        陳四在沙發上,嘴巴被捂住,著急和兒子說話,結果那邊都聽不到。
     
        謝長溯:“我四叔要,他這會兒和我在一起。”
     
        陳季夜有點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于是安排好場地后,他立馬登船回家,問了家人父親的情況,又急忙回到岸上給謝長溯打電話,“謝長溯,你真不怕我爸和你對干,徹底動怒,讓絕色以后和你不來往?”
     
        謝長溯:“岳父早晚要認丑女婿。”
     
        如果陳四和謝三一樣,不想讓女兒結婚,那等若干年后,陳季夜的兒子一地跑,他還在哭巴巴的求著四叔嫁閨女。
     
        他父母倒是能為他說個話,但是,他娶個媳婦還要爹媽替他出頭,不是謝大公子的作風。
     
        下午,陳季夜拿著戶口本出現在萬國飯店。
     
        謝長溯接過戶口本,翻開看了眼里邊的陳絕色那一頁,笑著離開。
     
        陳絕色拿到了戶口本,還拉著陳絕色去驗證了一下,“真的是我家的。”
     
        陳絕色有點意外,前幾日父親不還在她耳邊說謝長溯的各種不好嗎,為什么現在就叫出戶口本,愿意讓她結婚用了?
     
        謝長溯說道:“我的真情感動了我四叔,所以他給我戶口本。”
     
        陳絕色不信,她了解道:“我爸不是性情中人!”
     
        謝長溯說了實話:“我把你爸綁了,你哥帶著戶口本去贖人了。”
     
        陳絕色:“快走!”
     
        陳絕色打開衣柜,取出一件白襯衣,拉著謝長溯就逃出酒店。
     
        路上,她坐在車后邊開始換衣服,穿襯衣。
     
        結果前腳走了沒多久,后腳陳季夜帶著陳四趕到酒店,“謝長溯呢?
     
        陳絕色,你給我出來。”
     
        屋內沒人。
     
        “季夜,帶我去民政局。”
     
        陳季夜說:“長溯有句話說的對,絕色不同意的事情,用槍抵在她腦門她都不愿意。
     
        她想做的事情,以死相逼都無效。”
     
        陳四正是心知這一點,氣的一腳踹在茶幾上。
     
        短短幾天內,得一女,嫁一女,陳四想和大哥鬧掰,如同最開始三哥想和自己絕交。
     
    ===https://www.AiyyzX.com/ 第2542章 算的死死的===
     
    后來,陳絕色好奇的問:“你知道戶口本在我哥手中,為什么不偷偷去偷,而是要綁架我爸?你幾條命夠你嚯嚯的?”
     
        謝長溯:“娶你。用偷,見不得光。綁架,眾所周知。”
     
        謝家后來知道了謝長溯做的事情,云舒吃飯的手愣在那里,呆望著兒子,“你說啥?”
     
        溺兒和媽媽同款震驚,“大哥哥,你把我嫂兒娶了?你真娶了?”
     
        知道翌日,謝家舉家帶著厚重的禮品前往陳家地盤。
     
        上了年紀的謝將軍鬧著非要坐船,全家誰說都不管用,“這是去長溯媳婦家,我這個老家伙親自過去足以說明對長溯媳婦的重視。”
     
        “爺爺,你年紀大了,坐船會受不了。”云舒攙著謝將軍說道。
     
        謝將軍不依,覺得自己骨頭硬著呢,不就是坐個船,他又不是沒坐過。
     
        老了老了,越來越犟,誰的話都不聽。
     
        溺兒見到船來,貼心的牽著曾爺爺的老手,帶著他慢慢的朝著船邊移動。
     
        云舒喊女兒,“你曾爺爺不敢坐船。”
     
        "媽媽喲,你見過我曾爺爺坐船暈船嗎?而且我曾爺爺本來就年紀大了,為什么不讓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開開心心呢。"
     
        云舒被閨女說的一愣,繼而,謝將軍已經慢慢坐下了。
     
        后來,一群人也都不在這大喜日子惹謝將軍生氣,紛紛也坐上。謝閔慎坐在爺爺身邊,時刻看著他身體別有個好歹。
     
        謝先生和謝夫人也老了,只是二人上邊有個長壽的老人,故而讓大家覺得兩人還很年輕。
     
        所有人的視線都被謝將軍吸引,倒是坐船時,謝將軍無事,謝夫人趴在船邊,吐得臉白。
     
        謝長溯吩咐船長將船開快些。
     
        到陳家時。
     
        溺兒將曾爺爺攙下島,自己看著一周,嘴巴驚訝的“哇”了一聲。
     
        不說溺兒,云舒也是第一次來陳四家,說起來也是好笑,相視二十多年,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
     
        平時陳四家都是基地,來的只有他們男人,而且還都是忙正事鮮少帶著妻兒主動來串門。
     
        因此來時,云舒和女兒一樣也“哇”了一聲。
     
        母女倆的視線都看著椰子樹上的大椰子。
     
        謝閔行:“……”
     
        暗處的陳四不想出門接待,李藏言后來才知道丈夫經歷了什么,她心疼又想笑。“長溯這是把你算的死死的。”
     
        他被綁架,如果去對侄子算賬亦或者和侄子斷了交往,那么各界都會知道他道兒上聞名的陳四爺被綁架了,被綁架的原因竟然還是因為女兒被謝家大公子惦記上了。
     
        如果不算賬,自己就要吃個悶虧,忍著氣。
     
        如果去謝家要個說法,丟人的還是自己,謝家反正得了個閨女,人家開心還來不及呢。這件事說到底就是他和侄子之間的私人恩怨。
     
        陳四越想想越不順,不和謝長溯打一架,他不舒服。
     
        謝家全家登門這日,陳四其實早早就來了,就是不想出現。
     
        后來李藏言讓他賭了一會兒氣,拽著丈夫就給拽出去了。
     
        “謝爺爺,叔叔阿姨,大哥大嫂,三哥三嫂,都來了。”
     
        一路引導,謝長溯一口一個爸叫的謝閔行好幾次都以為他喊的是自己。
     
        云舒也以為喊得是丈夫,結果看到兒子是摟著陳四。
     
        陳四想把謝長溯放倒,給他身上嘣成篩子眼。
     
        “我四嬸是不是還不知道你那天說她的話???”
     
        陳四:“謝長溯,你半點都不學好,你讓我放心把絕色交給你?”
     
        謝長溯也說了,“四叔,你都不是啥正人君子,我用正人君子那一招,對付不了你。如果我腦子直,不知道變通,我耗到三十也娶不著媳婦。到時候你閨女或許對我都厭倦了。”
     
        去到陳四家,溺兒一口一個“嫂子”,一口一個“嫂兒”,喊的陳四快氣死了。
     
        “嫂子,外邊那個大椰子能吃不?”
     
        陳絕色對家中守傭吩咐,“阿叔,去給溺兒摘椰子處。”
     
        一個男人出去了。
     
        溺兒驚訝的跟著跑出去,見面什么的,和她無關了,她好奇嫂子家的寶島。
     
        與其說提親,不如說是一場較量。
     
        備孕的酒兒也去了島上。
     
        妹妹議親,陳季夜必然出現。他坐在陳家那邊,想到自己和酒兒的關系,又起身,拉著多日不見很思念的妻子坐在自己身邊。酒兒還真的傻兒吧唧的跟過去了。
     
        謝長溯見狀,他也不差!大家都是有紅本本的人,起身,拉著陳絕色,坐在了謝家的陣營。
     
        陳四:“絕色你回來!還沒嫁人,你這就趕著姓謝了?”
     
        謝老三:“酒兒過來,還沒嫁人,你坐陳家那邊坐什么?”
     
        彼此都是對方的小姑子的二女對視:“……”
     
        雙方兩家,彼此制衡。酒兒和陳絕色仿佛是一個天秤上的砝碼,兩人讓整個天秤屬于平行狀態。
     
        都是又想要人家閨女,又不舍得嫁自己閨女。
     
        最后兩家默認,干脆就這樣吧。
     
    ===https://www.AiyyzX.com/ 第2543章 小時候就有魅力===
     
    云星慕也來了,這件事本來輪不到他出現,但是他也有私心。他想去感受一下第一次非正式上的見岳父岳母會是什么樣子,為自己以后做鋪墊。
     
        云舒見女兒久久不回來故而對云星慕喊道:“去看看溺兒,第一次來,別又貓在哪個樹根子下睡覺。”
     
        云星慕出門了。
     
        溺兒仰頭,看著大椰子樹,“叔叔,再要兩個,我大姐姐和我大姐夫還沒呢。”
     
        陳四想到謝長溯的奸招,把他騙到陸地,就因為那里是他的地盤。
     
        如今,他來了自己的地盤,陳四恨不得現在就召集眾人將謝長溯團團圍住,非要給他個厲害瞧瞧。
     
        可,謝家前來的不止謝長溯一個人!
     
        謝老大……陳四看了眼大哥的眼,慫慫的撇過去??粗绲哪?,再撇過去,他兒媳婦還在三哥的手上??吹绞迨灏⒁毯椭x爺爺,陳四再次覺得,謝長溯把他壓得起不來氣勢。
     
        明明在自己的地盤,大哥不敢得罪,平時嘴巴說說過個癮說不和大哥玩兒,這么多年了,兄弟情早就變成了親情。
     
        陳四越想越憋屈,“大哥,今天你們走了,長溯留在島上讓我觀察他幾天吧。”
     
        謝閔行看了眼兒子方向,“最多五天。”
     
        陳四:“沒問題!”
     
        他要好好出一口惡氣。
     
        云舒可不是沒腦子的,一下子猜到了兒子可能會經歷的,“老四,那我家走的時候就把絕色也帶回去彼此熟悉一下哦。”
     
        陳四沉默。“那就不必了吧。”
     
        “還是有必要的,這日后是我們婆媳倆相處,處不好,家庭矛盾很多的。”
     
        陳四:“……”
     
        他又被拿捏了。
     
        幸而今日都是自己人,家中也無下屬,不知道他們心中的天神追隨者還有如此一面,處處被壓制。
     
        陳四年輕的風格是以狂妄而居,做的事在下屬眼中,狠辣,說炸就炸,十分痛快,從而不少人崇拜他。
     
        現在陳四被壓制的,一點沒有當年說炸就炸的氣勢了。
     
        “那酒兒得留下。”
     
        謝閔慎:“這是你和大哥家的人質交換,和我二妞有啥關系,我妞妞今天得跟我回去!”
     
        僵持時,溺兒的出現,稀里糊涂的救了場,“曾爺爺,媽媽奶奶,這個椰汁超好喝。”
     
        溺兒抱著大椰子跑進去。
     
        不一會兒云星慕也走進去,他才知道,男孩子娶媳婦,上門都是這種待遇。
     
        相比較,他覺得自己日后去譚家,可能不會有這么大的阻礙,但是,父母輩或許會別扭。
     
        畢竟……云星慕的眼睛落在了他家會閃閃發光的云小豬身上。
     
        誰讓***小時候魅力就大呢。
     
        幸好謝將軍在場,走的時候,“絕色,你來摻著曾爺爺,咱回咱家。”
     
        陳四身邊站著謝長溯和陳季夜。
     
        陳絕色不想去謝家,還是在男朋友不在的時候,謝家她真的都不熟,只有小溺兒最熟悉。
     
        她看向謝長溯,眼神不言而喻。
     
        謝長溯也有點擔心,“叔,要不我也先回去兩天再過來被你揍?我不在家,絕色一個人睡我屋都是不自在的。”
     
        云舒也說:“是啊老四,你說溺兒周末還好,如果趕上去學校,絕色就是一個人在我家了。”
     
        陳四后來稀里糊涂的同意了。
     
        陳季夜無語的扶額頭,他爸難不成真的老了?
     
        等謝家的船只離開,陳四突然來了個疑問句,“我是不是最后長溯沒留下,閨女還被謝家接走了?”
     
        陳季夜:“你終于反應過來了。”
     
        接著,院子里,陳四對陳季夜大吼,“你早點怎么不提醒我?”
     
        陳季夜:“我有我的打算。”
     
        年輕一代,各有秋色。陳季夜也有計劃,“謝長溯是必須要來島上小住一些時日的!”但是,陳季夜又說:“我也去謝家住,最近我要陪酒兒選婚紗,回來的時候幫你把謝長溯抓回來,順帶讓絕色去謝家熟悉熟悉也好。”
     
        妹妹習慣了個人不拖泥帶水的生活,謝家的煙火氣息,她早晚要適應。陳季夜也想讓謝家的濃厚家庭氛圍熏染一下她妹妹,別讓一個女孩子,比男人都剛。
     
        陳季夜也乘船也出發了。
     
        島上只剩下陳四和李藏言,他看了眼愛人,“藏言,你說島上會只剩下我們嗎?”
     
        李藏言看著離開的船只背影,期待的說:“準備準備吧,過不了幾個月,就要帶小孫子了?;蛟S,你的小孫子會很像季夜小時候呢。”
     
        酒兒懷孕這個事,還是個慰藉。
     
        現在知道酒兒懷孕的都是自家人,外人誰都不知道。但是小七知道,謝長溯末了和小七叔喝茶時聊了會天,小七對酒兒懷孕的事情,守口如瓶!
     
    ===https://www.AiyyzX.com/ 第2544章 不適應===
     
    陳絕色初到謝家時,十分不自在,謝家人太多了,她第一次和這樣的大家族單獨在一起。
     
        雖然,大家都對她很熱情。
     
        這時,陳季夜過來了,親哥在場倒是緩解了陳絕色的緊張。
     
        謝老三看著跟過來的女婿,“你來干啥?”
     
        陳季夜:“三伯,我來陪酒兒幾天。”
     
        “有什么可陪的,又不是三歲小孩。”謝閔慎無趣的說道。
     
        林輕輕后來把丈夫拽走了,“你少說兩句吧。”
     
        酒兒踱步至陳季夜身邊,小聲說:“小哥哥,其實我需要你陪,但是我不敢當著我爸面兒說。”
     
        她自己也知道辦的事不太光彩,在家這幾天,乖的像是個孫子。謝老三自己都覺得,他當爹這二十多年,只有這段時光和二妞妞在一起他過得最順心。
     
        陳絕色總想和哥哥酒兒在一起,這樣的不適感會緩解。
     
        因為和謝將軍坐近,老人總愛問她東西,她有點不自然,畢竟自己從小到大都沒和老人相處過。
     
        “哥,我突然發現了個事兒。”
     
        陳季夜要下山去鳳瀾樓獨住,陳絕色去送她的路上,對哥哥說出心里事。“我好像,太貪玩了。”
     
        “怎么了?”
     
        陳絕色走到庫里南車邊,擋著門不想讓陳季夜離開。她低頭看著腳下的瀝青路,第一次露出自己的小情緒,“我覺得,我這個證領的,太,突然了。”
     
        陳季夜無聲,低頭看著此刻需要依賴的妹妹。
     
        陳絕色極少極少在父兄面前露出自己的怯懦,第一次,她有點不知所措。特別是面對龐大的謝家,她無所適從,壓力,緊張都朝她涌來。
     
        陳季夜看著妹妹,她此刻倒給自己了一種感覺,把孩子放在陌生人家中居住,四周都是陌生,她的局促和不安讓陳季夜心疼。
     
        他替妹妹打開后車門,“上車,今晚去哥那里住。”
     
        陳絕色看著后車座,“哥,我能去嗎?”
     
        陳季夜看了眼不遠處的謝家老宅,心中了解妹妹是怕謝家的人多想,說好她來謝家住,晚上又跟著哥哥離開。
     
        “你先上車,我進去解決。”
     
        說完,陳季夜走回去,剛巧碰上了出門尋找自己女人的謝長溯。“唉,你怎么回來了,絕色呢?”
     
        陳季夜看了眼和他一直不對付,又一直惺惺相惜的男人,“長溯,我今晚帶著絕色去鳳瀾樓住,給她一點時間接受你的家庭。”
     
        謝長溯看到嚴肅的陳季夜,他又看了眼車子方向,今晚絕色的緊張他全程在身邊,能感受到。雖然他也在努力的找辦法,緩解她的不自在,好像沒有成功。
     
        “明天來看酒兒,把絕色也給我送過來。”謝長溯說。
     
        陳季夜去了趟謝家大廳說了今晚要把陳絕色帶走的事情。“她之前一直在我那里照顧酒兒,衣服行李都在我那里,今天來的急,什么都沒帶,今晚就讓她跟我回去了。”
     
        謝將軍不愿意放曾孫媳,“季夜,咱家什么也不卻。絕色需要什么,讓她和管家開口,咱家要什么有什么。”
     
        謝長溯:“行了曾爺爺,絕色今晚就去趟山下,她又不是不回來了,我是她男人都不急,你急什么。我出門送送絕色。”
     
        他拿起客廳的衣服,和陳季夜出門。
     
        酒兒也想去送小哥哥,謝閔慎一個眼神給瞪回去,“回去睡覺。”
     
        酒兒委屈,看著陳季夜,目送他,小聲委屈:“小哥哥,你快點把我娶走吧。”
     
        陳季夜在門口摟了摟他的小酒兒,對她小聲回答:“快了。”
     
        謝長溯和陳季夜一起到庫里南車邊時,他看到了后座準備逃了的女人。
     
        陳絕色也看到了謝長溯,她尷尬的不知道說什么才好。“阿溯,我……”
     
        “入秋了,晚上冷,衣服披上。”謝長溯將自己的外套隔著窗戶遞給陳絕色,“明天我不上班,早點過來。我在家等你。”
     
        陳絕色隔著窗戶看著謝長溯的體貼的臉,腿上是謝長溯遞進來的衣服,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
     
        陳季夜說了句:“我和絕色先走了。”
     
        “走吧,到家和我說一聲。”
     
        謝長溯看著車子消失,才轉身回到老宅。
     
        陳絕色看著男人的西裝外套,心中糾結搖擺不定。
     
        每次內心萌發某個沖動的想法時,看到謝長溯的外套,她又告訴自己,不要沖動。
     
        謝長溯回去剛好聽到家中在暢想未來,“長溯問我急什么,我當然急,我想五世同堂,我咋不急。”
     
        謝將軍是最急著催謝長溯生孩子的人,老人想讓自己五世同堂,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大孫子家的倆小子。
     
    ===https://www.AiyyzX.com/ 第2545章 星慕的提醒===
     
    見到謝長溯送陳絕色回去,謝將軍問:“長溯,你能早點給曾爺爺生個玄孫嗎?”
     
        謝長溯坐下,將球踢給弟弟,“星慕估計可以。”
     
        謝將軍又看著云星慕,“你什么時候帶傾城上門???你大哥雖然戀愛談的晚,但是他速度快啊。你和譚家那孩子,都多少年了,初中我都聽說你倆在一起了。”
     
        云星慕看了眼大哥,繼續踢皮球,“我和傾城目前還都不穩定,我大哥生玄孫更有機會。”
     
        “我做不了絕色的主。”謝長溯直言不諱。
     
        這時,又都看著云星慕,皆知,云星慕能做得了譚傾城的主。
     
        云星慕沉默片刻,繼而開口提醒,“我今年21。”
     
        一語而出,四周皆閉嘴。
     
        云星慕還不到法定的結婚年齡!
     
        謝將軍看了眼最小的曾孫三千,默默嘆息,“我這輩子還能不能看到我的玄孫了。”
     
        謝長溯:“你好好活著,來孫也有機會看到。”
     
        謝將軍沒那么大的追求,看到玄孫他這輩子就無憾了。
     
        談起男孩子的成家立業,江季看著從小揍到大的兒子,“這小子以后也不知道能帶個什么樣的媳婦回來,應該說個彪悍一點的,好好管管他。”
     
        江南:“爸,我奶當年也想讓你說個潑婦當媳婦。”
     
        江季指著兒子,“你再和我說一句。”
     
        江南去到謝閔西身后:“誰知道我媽當年瞎了眼的,謝家的小公主非看上你這個混嗇少爺,我奶每次都說家里祖墳冒青煙了你才有這么好運氣。”
     
        在江家,江夫人一直認為兒子配不上兒媳婦的,哪怕兩人結婚了二十多年,每次回江家,江季坐在謝閔西身邊,江夫人都覺得兒子污染了美麗的兒媳婦。
     
        云舒忽然想到她離開的兒媳婦,問:“絕色今晚是不是還不適應?”
     
        謝長溯話語里有點維護陳絕色了,“新媳婦上門,都會緊張。給她幾天緩解,不過媽,奶奶,曾爺爺你們也別緊張,弄得絕色也不自然。咱家還該怎么樣就怎么樣,她慢慢就接受了。”
     
        云舒也說出心里話,“別說絕色緊張,我也緊張。長溯壓根就沒給我心理準備就把絕色連人帶證的領回來。第一次當婆婆,我這心里也提心吊膽的。這以后要生活在一起了,我和絕色咋相處啊。”
     
        謝boss得知妻子的不自在,他趕兒子道:“家里趕緊蓋房子,施工結束趕緊出去住。”
     
        云星慕有危機意識,萬一到時候傾城上門,***也不自在怎么辦?“爸,我也想早點蓋房子了。”
     
        謝閔行:“你們自己想好了就去做,我和***不干涉你們,但是你們也別影響到我和***。”
     
        于是翌日,謝家又忙活了起來。
     
        陳季夜果然一大早就過來了,陳絕色一看到謝家的大門心里就有點憷,“哥,要不我和阿溯離了吧,反正也沒什么人知道。”
     
        陳季夜看了眼后座的妹妹,沒說話。
     
        陳絕色比較猛,心里怎么想的,還真的對謝長溯說出來了,“阿溯,我覺得我們這個證領的很沖動。我后來想想,我們其實都沒做好準備,倉促的決定。我們也沒有和雙方父母溝通,這個行為太不理智了。反正趁著人少,都不知道,我們要不……”
     
        “溺兒過來一下。”謝長溯對騎自行車路過的小妹子喊了一聲。
     
        溺兒騎車過去,“大哥哥,干啥?”
     
        謝長溯:“帶著你嫂子去四處逛逛,大哥有點事要去忙。”
     
        “遵命!”溺兒拉著陳絕色的手,“嫂,坐我后座,我騎車帶你騎自行車兜風,特別拉風。”
     
        陳絕色語塞。
     
        下午,楊老二家知道謝長溯結婚了,秦小五家知道謝長溯結婚了,南國皇室,南國貴族,南非阿卡,以及謝氏集團,云氏集團……包括各行各界!統統知道,他謝大公子結婚了!
     
        謝家的電話打爆了。
     
        “對對,是,孩子們只是領了個證,婚禮還沒開始舉辦呢。到時候肯定會通知你,這是一定的。”
     
        “喂,同喜同喜,確實,對,是結婚了,謝謝謝謝。”
     
        “喂,你好你好,誒呀,這不是孩子們剛領證沒多久,還沒和大家通知呢,舉辦宴席時候,你們可一定要到場啊。”
     
        謝家的電話,響了一下午。謝將軍接電話到耳朵發麻,水都喝了三杯。
     
        每次接完一個電話,謝將軍都恨不得揍一頓曾孫。
     
        “將軍,又一個電話進來了。”管家提醒。
     
        謝將軍:“……”
     
        戶外涼臺,謝長溯問陳絕色,"這下,知道的人還少嗎?"
     
    ===https://www.AiyyzX.com/ 第2546章 傾城除了學習不行===
     
    謝長溯昭告了全天下,自己結婚了,但是卻又刻意的瞞著陳絕色的名字。
     
        他故意問后悔跟他扯證的女人,“你現在是覺得和我結婚還挺好的,還是想讓我公布出陳絕色的名字,讓大家祝福謝長溯和陳絕色?”
     
        陳絕色:“……”威脅,絕對是威脅!
     
        這日,陳絕色留在了紫荊山住。
     
        她一個人面對大家庭的拘束,謝長溯告訴了云舒。“絕色挺好的,就是性子有點冷,脾氣有點差,主意有點正。”
     
        同樣拘束的云舒:“那你怎么和她介紹***的?”
     
        “我說我媽挺好的。”
     
        “完了?”
     
        謝長溯點頭,“我也不知道該夸你點啥。哦對,我說了你豁達。”
     
        這叫什么夸獎人?
     
        云舒犯了難,“絕色今晚住這里,她是要和你睡一個房間還是……”
     
        這事,她去問謝夫人,結果謝夫人也說不出個忙名堂。“你和輕輕當時是怎么安排的來著?”謝夫人陷入回憶。
     
        云舒:“我倆直接帶證嫁進來的。”
     
        “那沒關系,絕色反正也是咱家媳婦了。睡長溯房間就行。”
     
        云舒后來還是覺得哪里不妥,她又給自己的父母打電話,云父云母注意沒提,卻打算明天來紫荊山看孫媳婦。
     
        云星慕看出來母親緊張生疏,甚至都不知道該怎么當婆婆。
     
        于是,他獨自出去給譚傾城打電話,“傾城,如果你第一天住我家,你是會和我住一個房間自在還是自己一個人一個房間住舒服?”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xmp id="mu4ko">
    <menu id="mu4ko"></menu>
    <menu id="mu4ko"><tt id="mu4ko"></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