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
  • 給警花注空孕催乳劑蹂躪_巨大的銀根搗成白沫的液體

       雖然諸多報導里,都很少提及她弟弟的名字,但是許嬌倩確定弟弟就是玉茗公司的創始人,也是大股東。

        那可不是幾十萬、幾百萬,  而是幾十億,  那一串的零讓常人根本無法想象。

        誰能想到,  大半年以前,她弟還在老家的初中當個代課老師,轉眼間就成了身家上百億的超級富豪。

        以前看到那些所謂的公司動則市值幾百億、上千億,許嬌倩在新聞上看到,也沒有什么太大的感覺,但現在這事發生在自家弟弟身上,就感覺無比夢幻一般。

        昨晚,她和老公說起的時候,總覺得有些虛幻。

        失眠半宿,早上也狀態不好,許嬌倩趁著中午休息的時間,終于決定打電話求證一下。

        “是的。”

        聽得出老姐話里的意思,許仁山簡潔地回答確認。

        對別人,他可以謙虛,但是在老姐面前,  就沒有什么隱瞞的必要了。

        反正,他都給老姐送房送車了,身家達到百億也沒什么夸張的。

        “那你真的有上百億身家了?”

        得到弟弟的確認,許嬌倩感覺腳上的力道多了幾分,繼而有些激動地追問道。

        之前的她有些云里霧里的,現在卻是發現自己有些飛上天了。

        “哪有那么夸張,所謂的估值都是虛的。”

        未免老姐多心,許仁山用起了春秋筆法描述:“那些融資資金都是公司賬戶上的錢,不能隨便挪用,我自己也就是拿點分紅。就上一年度,我的分紅差不多是1個多億。”

        沒有說什么玉山基金和仁玉投資,許仁山就事論事,單獨說一下玉茗公司的利潤,免得老姐胡思亂想。

        和百億估值相比,這1個多億的稅后分紅,直接降低到了百分之一,明顯接地氣多了。

        “哦,原來是這樣。”

     文學

        聽了弟弟的解釋,許嬌倩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覺得這樣才算正常。

        那些公司市值虛高,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姐,還有什么事嗎?”

        見老姐不再追問,  許仁山笑著反問一句。

        “沒事了,我就隨口問問,不打擾你了。”

        知道弟弟可能有事要忙,許嬌倩也不再打擾對方,很干脆地掛斷電話。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放下手機的許嬌倩有些出神,回想著剛才的電話,心里那種不踏實的感覺漸漸消失。

        相比于那個100多億的估值,聽到弟弟才賺了一個多億的許嬌倩感覺真實可信多了。

        嗯,她怎么覺得大半年賺了1個億都不算多了????

        不過,老弟功成名就,不會在妻子娘家低一頭,她這個姐姐總算是放心了。

        “周姐,中午好。”

        暫時不去管老姐怎么想,來到西湖賓館的許仁山就見到華辰姐妹的老總周婭男已經在休息室等候。

        可想而知,對方想投資《復仇者聯盟》的心情有多么迫切。

        當然,許仁山覺得應該換個說法,對方想讓華辰姐妹股價上升的心情是如何的急切。

        若是他現在買入華辰姐妹的股票,在對方解禁拋售之前賣出,絕對能賺一筆。

        不過許仁山也就隨便想想,沒準備利用這個信息差賺錢,免得被人使絆子說什么內幕交易。

        何況,他也看不上華辰姐妹的這點漲幅,單是港城玉山基金賬戶上都有幾十億美元,把整個華辰姐妹買下來都綽綽有余。

        有那個心,還是不要割國內的韭菜了,去賺歐美市場的錢,更加有成就感。

        “許先生,今天麻煩你了。”

        和對方握了握手,周婭男絲毫沒有在公司下屬面前的威嚴,臉上盡是和煦的笑容。

        她沒想到,事情進展得如此順利,《復仇者聯盟》的兩家出品方都派代表來華夏商談,其中一家還是好萊塢七大影視公司。

        從這里可以看出,眼前這位名聲不顯的年輕人,背后的能量有多么巨大。

        饒是華辰姐妹坐在國內影視行業老大的位置上,周婭男也不敢端什么架子,完全是以平輩相交,甚至有些略微地討好。

        資本決定地位,對方的資本遠勝于她,周婭男并不覺得自己的態度有什么問題。

        “周姐客氣,我也只是試著聯系,想必他們兩家也要在華夏擴大市場。”

        關于這點,許仁山承認了自己的作用,卻也沒有太過夸大。

        接下來幾年,華夏將會成為北美地區以外的全球第二票倉,有心賺更多錢的北美影視公司都不會輕易放過。

        而和華夏最大的影視公司達成合作,對于北美影視巨頭來說,也不是件小事,派代表過來談判也是應有之意。

        “若是沒有許先生的牽橋搭線,我們也沒有這樣商談的機會。”

        深知北美影視巨頭的傲慢,周婭男毫不否認對方在這次會晤中發揮的巨大作用。

        “周姐,那我們去包廂,免得對方久等了。”

        一陣商業互吹之后,許仁山也沒多耽擱,和對方一起進了包廂。

        此時,包廂里的兩位中年白人男子站了起來,在兩位華夏男青年的翻譯下,向今天的正主表示了問候。

        “拉斯基先生,威爾先生,歡迎來到華夏。”

        與兩人握了握手,許仁山用還算流暢的英語表示了歡迎。

        前世他做教育行業,有些知識還沒有全部還給老師,加上第三任女友還是個英語老師,在口語方面還算有點儲備。

        “許先生,非常感謝您的招待。”

        見對方直接說起了英語,臉頰較為修長的里爾·拉斯基笑著回了一句。

        雖說他算是派拉蒙影業的董事,但對方身后代表的是大股東ss基金,知道其能量的拉斯基絲毫不會把對方當做普通的華夏男子。

        “許先生,見到您很高興。”

        同樣得到過董事會關照過的休羅·威爾,也是很客氣地問候對方。

        “這位是華辰姐妹的董事長周婭男......”

        給雙方介紹了一下,許仁山隨即切換回了華語,給兩位候在一旁的翻譯發揮一下作用。

        雙方落座以后,許仁山沒有聊什么商業上的話題,單純地和兩個外國人說起華夏的風土人情。

        北美那邊可沒有在飯桌上談生意的習慣,要求對方讓出部分利益,總得尊重一下對方國家的習俗。

        ......

        “雪姨,你覺得仁山怎么樣?”

        在家吃著午飯的時候,師玉璇主動開口問起雪姨對老公的看法。

        “年紀輕輕就能想得如此周全,確實不錯。”

        對于那位女婿,已經認可的胡輕雪倒也是看得過去,評價很中肯。

        “我的眼光肯定沒錯。”

        聽到雪姨對老公的肯定評價,師玉璇臉上泛起自豪的色彩。

        基金會的價值再高,公司的純利潤再多,都沒有讓她有太多的起伏,唯有在選老公這件事上,師玉璇的情感如同爆發一樣,難以形容和控制。

        “你啊,和伱媽媽一樣,都是如此地重感情。”

        看著師玉璇的神情,胡輕雪忍不住嘆了口氣。

        現在這位‘女兒’的性格越來越像當年的那位情敵,正是因為那么地重感情,自認不如的胡輕雪才甘愿退讓,遠避歐洲去守著酒莊,成為一個隱入幕后的紅顏知己。

        事實上,她對那位女婿的認可與否并不重要,師玉璇早已經情根深種,難以自拔。

        先前,胡輕雪已經問過師玉璇和對方認識的經過,也能理解這樣的心態。

        在低谷時遇到太過驚艷的人,是一種無法忘懷的羈絆,正如她當年遇到師玉璇她爹,就再也掙脫不開那道情網。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付出的是一生。

        “雪姨,你再跟我說說當年和媽媽交朋友的事啊。”

        聽到雪姨提起失蹤了十幾年的母親,師玉璇的臉上沒有過多的傷感,主動問起了當年的往事。

        如今即將為人母的師玉璇,早已過了年少時的悲春傷秋。

        逝者已去,活在當下就要往好的方向去看。

        既然雪姨當年能和母親和平相處,現在也在打著小算盤的師玉璇正好借鑒一下,為以后做準備。

        “我和***媽啊......”

        年紀大了就容易陷入回憶,即便是平日里養尊處優的胡輕雪也不例外,一開口就說個不停,眼神中帶著一種光芒。

        緬懷了一陣當年的青春,止住話題的胡輕雪突然問出了一個問題:“玉璇,你準備如何處理那位堂叔的關系?”

        她知道,元旦假期的時候,那位師世良想邀請她們一家吃飯,卻是被師玉璇拒絕了。

        而且,胡輕雪還從一些渠道得知,師世良在負責監管ss基金的十幾年里,通過一些暗箱操作,不斷輸血給他自己的公司,方才造就百億市值的世光集團。

        雖然師世良后面把賬目做平了,但深究下去,給ss基金造成的間接損失至少數以十億計。

        重視親情的師玉璇并沒有揪著這點不放,只不過是暫時斷了和堂叔之間的來往。

        未免師玉璇在心里留下芥蒂,胡輕雪索性將這個話題揭開,好好開導下對方。

        “堂叔有些事確實做得過分,但是在生活方面卻沒有虧待過我。只不過,他和那位繼室對仁山有意見,我也不想因此和他們鬧什么矛盾,索性就少接觸一點。”

        聽到雪姨提起堂叔的事情,師玉璇臉上的表情沒有太多變化,很實在地跟對方吐露起自己的態度和緣由。

        其實,堂叔從ss基金借雞生蛋的事,師玉璇早已知曉,全權接手基金會之后卻沒有揭破。

        但師玉璇也不準備和堂叔家里走得太近,只因為堂叔夫婦對她的老公有意見,而且老公也挺不待見堂叔他們。

        后者,才是最主要的。

        如今,她已經有了血緣更加親近的寶寶,也有情感無法割舍的丈夫,不像以前那樣,只有堂叔一家有血脈關系的親人。

        “你若是這樣想的話,也好。”

        看著師玉璇臉上不似作偽的表情和淡定的語氣,胡輕雪算是放下心來

        不過,那個師世良欺負玉璇年少無知,身為長輩的胡輕雪肯定不能讓對方輕松揭過此事,回頭找人找點麻煩,讓他受點教訓。

        別看世光集團市值幾百億,但她這些年的人脈也不是擺設。

        “不說這個了,雪姨,我給寶寶選了幾個小名,你看一下哪個合適?”

        不去想有關堂叔的事,師玉璇拿出一個小本本,打開之后指著上面一連串手寫的小名,問起了雪姨的意見。

        ......

        在師玉璇兩人提及堂叔的時候,師世良也是坐在集團大樓的董事長辦公室里,安靜地聽著助理匯報。

        “根據得到的內幕消息,哇咔咔集團確實以21億資金持股15%,農家山泉出資14億持股10%,玉茗公司的真實估值在140億。”

        匯報完剛得到的消息,羅輝亮沒有多說什么廢話,安靜地等待著對方吩咐。

        “我知道了。”

        視線投注到落地窗外的城市中心,師世良淡淡地吐出幾個字,沒有再說什么。

        熟知老板性格的羅輝亮也不多問,安靜地退了出去。

        “沒想到,發展得這么快。”

        良久之后,師世良收回目光,眼里帶著一絲恍然。

        誰能料到,當初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鄉下小子,竟然能在短短的八個月時間里,創造出一個百億估值的企業。

        他混跡商場多年,明里暗里算計,花費大半輩子親手打造的世光集團也不過估值300億。

        相比之下,那個侄女婿倒也算得上一個商業奇才,一遇風云便化龍。

        當初的小手段,倒是顯得有些草率了。

        元旦那天,師世良原本想邀請對方一家子吃個晚飯,卻是被侄女拒絕了,也讓他從中感受到了某些意味。

        有了丈夫,有了孩子,胡輕雪也已經回國,他這個堂叔在對方心目中的份量已經變得無足輕重了。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侄女全盤接手ss基金之后,并沒有追求他之前暗地里的操作。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