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

                    綠茶反派只想吃軟飯[穿書]|寺廟求子被留下被和尚

                       剛才診斷的時候,溫涼身上的被子被掀開,她身上的青青紫紫一下子映入眼簾,在場的幾人都不是小孩子了,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李醫生蹙眉看了一眼傅御風,冷聲尋斥。
                     
                        “她身子本來就弱,你下手也太沒輕沒重了!”
                     
                        一向驕傲的傅御風在那時,竟然只是抿了抿唇,愣是沒有反駁一句。
                     
                        李醫生吃完飯之后,又上樓看了看溫涼,給她拔了針,對傅御風說道:
                     
                        “身上的燒已經退的差不多了,身上的被子也可以去了,但是什么時候醒過來我就不知道了。”
                     
                        傅御風淡淡頷首。
                     
                        “多謝!”李醫生感覺驚奇,這小子自從雙腿治愈以后,這么些年來,還沒聽到過他跟自己說過幾聲謝!
                     
                     第三百六十三章 兩家撞上
                     
                        傅御風在別墅里經歷著驚心動魄的一天,而遠在河岸集團的易凡,同樣也沒能好到哪里去。
                     
                        今天早上一大早,易凡就接到傅御風的電話,說不用他到南山別墅來了,直接去公司。
                     
                        易凡對于自家老總這種三天兩頭不去公司的行為已經麻木了,聞言也懶得再多說什么,痛快的就掛了電話。
                     
                        河岸集團昨天以強勢的姿態拿下白樺城項目,風頭逼人,再加上昨天還有炒作傅御風雙腿的新聞流出,外界許多人都在關注著項目的一舉一動。
                     
                        在這樣的社會壓力下,如果不妥善的安排好接下來的一應工作,很有可能會被對家抓住把柄,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好在傅御風雖然人不在公司,今天的工作狀態還不錯,易凡還算是輕松的主持召開完白樺城項目小組的工作會議,然后就去了自己的辦公室,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
                     
                        未料,有客上門。
                     
                        吳義仁帶著秘書和保鏢來到河岸的時候,先是眉目含笑,慈祥的跟前臺的秘書打招呼,說要見傅御風。
                     
                        秘書也是會察言觀色的,看到吳義仁身后這么大的陣仗,沒有立馬拒絕,先是給易凡打了電話,易凡在知道以后,迅速的下了樓。
                     
                        看到活生生的吳義仁站在那里,易凡頓了頓,上前笑著問道:
                     
                        “吳老先生,不知道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請問來到河岸有什么事情嗎?”
                     
                        吳義仁看著易凡,一時只覺得眼熟,卻想不起來到底是在哪里見過他。
                     
                        “我找你們總裁,傅御風。”
                     
                        易凡斂下眉眼,不動聲色的笑了笑,說道:
                     
                        “吳老先生,實在是不巧,我家總裁今天家里有事,沒有到公司來。您找他有什么事嗎?或許我可以代為轉達。”
                     
                        吳義仁一聽這話,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
                     
                        “我找傅御風,你沒挺到嗎?你是誰?你知道我是誰嗎?就敢攔我?”
                     
                        易凡在心里暗罵了他幾句,臉上的笑容不變,說道:“吳老先生的大名我自然是知道的。我是傅總的秘書,我叫易凡,傅總不在公司的這期間,公司上下所有的事務都是我在打理,所以您有什么事情,我能效勞的,請盡管吩
                     
                        咐。”
                     

                     文學

                        吳義仁上下打量著易凡,年紀輕輕的一個孩子,看上去跟吳承東差不多大,但是卻練就了一身處事不驚的本事,再想想自己那個不成器的孫子……唉!
                     
                        吳義仁暗暗地嘆了口氣,也不知道這樣幫他擦的事情還要干多少次!
                     
                        他沉聲說道:
                     
                        “我跟你們總裁的爺爺是好朋友,今天過來是想找傅御風,問一些私人的事情。你去告訴他,就說吳義仁要見他,他一定會過來。”
                     
                        易凡神色不變,聲音往下降了幾度,說道:
                     
                        “吳老先生,我剛才已經說過了,總裁真的不在。如果您不相信我的話,大可以現在就給他打電話,問問他,看我說的是不是假話。”
                     
                        吳義仁瞇起眼睛,盯著易凡,易凡不卑不亢,始終微笑面對,吳義仁忽然輕笑一聲,說的:
                     
                        “年輕人,你連通報都不通報,就這樣一口拒絕我,可知道你拒絕的是不是一個上億的大客戶呢?”
                     
                        易凡聞言,笑了笑,說道:
                     
                        “老先生嚴重了,對于河岸來說,這么些年來,大單子也接了不少,但都沒有像您這樣,帶著這么多人來談生意的。”
                     
                        這是打在臉上的嘲諷了。
                     
                        吳義仁臉色微變;瞇起眼睛定定的盯著易凡,半晌,猛的笑了一聲,說道:
                     
                        “有意思,你們河岸,果然不是一個一般的公司??!”
                     
                        易凡笑瞇了眼。
                     
                        “吳先生言重了。”
                     
                        人家話都說道這個地步了,吳義仁如果還不走,那就是不知好歹了,他沉了聲,拐杖重重的在地上杵了一下,說道:
                     
                        “我們走!”
                     
                        眾人跟著轉身,剛要離開,卻迎面走來了一隊熟人。
                     
                        吳義仁看著這架勢,不確定的喊道:
                     
                        “唐家成?”
                     
                        唐家成也沒想到竟然會在河岸碰見吳義仁,上前微微頷首,禮貌的叫了一聲。
                     
                        “吳老先生,久仰了。”
                     
                        吳義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笑的瞇了起來。
                     
                        “很久以前就聽說過唐氏不只有一位工子,當時我還不信,直到昨天的招標大會,唐二公子的手段,真的是讓人大開眼界??!”
                     
                        唐家成看著不懷好意的吳義仁,只是微微的笑了笑,病態的臉上沒有紅暈,蒼白的可怕。
                     
                        “老先生謬贊了,只是因為唐氏有自知之明,不敢去和河岸、東風競爭,才退而求其次,沒有什么手段不手段的,都是為東城的發展添磚加瓦罷了。”
                     
                        吳義仁笑了,看著唐家成的眼睛,笑容不達眼底。
                     
                        “年少有為??!看來我們真的是老了!”
                     
                        他說著,卻沒有了要離開的意思,站在原地,笑瞇瞇的看著易凡和唐家成,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易凡卻一眼就看出了吳義仁的打算,他抿了抿唇,趕在唐家成開口之前,說道:
                     
                        “唐二公子,如果你今天也是來找我家總裁的話,那就請回吧,我們總裁今天不在公司。”今天是周五,唐家成也是卡著時間來的,十一點半這個時間十分巧妙,如果傅御風相見他的話,那上去之后可以長話短說,互相不耽誤對方的時間,但是如果傅御風沒有
                     
                        打算見他的話,那守在這里,說不定還能撞到傅御風下樓吃飯,上前打個招呼。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傅御風竟然不在公司!
                     
                        唐家成的臉有些僵硬,說道:
                     
                        “易秘書,你不是記錯了吧,今天可是周五。”
                     
                        易凡確定的點了點頭。
                     
                        “沒有記錯,傅總家里出了點事,今天早上的會議都是遠程開的,所以,唐先生,如果是來找總裁的話,可以改日再來。”
                     
                        一旁的吳義仁聞言,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
                     
                        “唐家的小子,聽到了嗎?人家不想見你呢!還是回去吧,哈哈!”
                     
                        易凡看了吳義仁一眼,沒有說話。
                     
                        唐家成斟酌著說道:“那如果是公事的話,找你可以嗎?易秘書?”
                     
                     第三百六十四章 對也不對
                     
                        易凡聞言,有些詫異的看了唐家成一眼,點頭。
                     
                        “當然可以,總裁不在公司,河岸的事情由我全權負責。”
                     
                        傅御風給了易凡足夠的權利,讓他能在處理危急情況的時候理直氣壯地說出這句話。
                     
                        唐家成聞言,重重的松了口氣,說道:
                     
                        “這樣也好,易秘書,我想跟你們談一談黃金島項目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易凡抿唇看了他一眼,點頭。
                     
                        “有的,唐二公子請!”
                     
                        吳義仁的臉變了。
                     
                        “年輕人,你竟然把我隔絕在門外,讓他進去?你們河岸的待客之道就是這樣的嗎!”
                     
                        易凡不卑不亢的直著腰,說道:“吳老先生,如果您到這邊來也是為了談工作的話,河岸也是歡迎您的。只是這邊到底不是傅總的家,我貿然接待您,不但會讓您失望所歸,還是對河岸員工不負責任的一
                     
                        種體現,不是嗎?”
                     
                        吳義仁臉色鐵青。
                     
                        “好啊,傅御風身邊的人,果然一個個都跟他一樣,牙尖嘴利!”
                     
                        易凡淡淡頷首。
                     
                        “吳老先生,總裁住在南山,現在在東城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您如果要找他的話,大可以到那邊去找,這邊還要工作,麻煩您移步!”
                     
                        這是在光明正大的趕人了!
                     
                        吳義仁臉上的由青轉紅再由紅轉到紫,最終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
                     
                        “你給我等著!”
                     
                        然后甩袖,轉身離去。
                     
                        唐家成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易凡,小心翼翼的提醒。
                     
                        “易秘書,那個人好像是東風集團現任最大的股東吳義仁吳老先生,現在東風集團得總裁吳承東,是他的親孫子!”
                     
                        易凡點點頭,說道:
                     
                        “您了解的沒錯,不過,唐先生,東風集團現在最大的股東是傅御風傅先生,一直以來都姓傅,而不是姓吳,您搞錯了。”
                     
                        唐家成瞇了瞇眼睛,瞬間就明白了這中間的彎彎繞繞,笑著點了點頭。
                     
                        “是是是,是我記錯了,易秘書不要跟我計較。”
                     
                        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唐家成心里卻碧波流轉,很快的理清楚了這中間的關系,看來傅御風與東風集團交惡的消息,也并非全然的空穴來風。
                     
                        “唐二公子,請。”
                     
                        唐家成反應過來,聽到易凡的聲音,連忙笑著點頭,跟著上了樓。
                     
                        易凡領著唐家成到了會客室,給他倒了杯茶,才坐在一邊,低聲問道:
                     
                        “不知道唐二公子今天來這邊是為了什么事?黃金島項目不是已經被唐氏拿去競標權了嗎?”
                     
                        唐家成聞言,連忙放下茶杯,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易秘書,您別說了,我們都是有苦衷的。這項目能不能具體施展還是個問題呢!”
                     
                        聽到這話,易凡意外的挑了挑眉。
                     
                        “哦?”
                     
                        唐家成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黃金島項目最初我們制定計劃的時候是瞞著公眾進行的,還用了競標白樺城項目來作為障眼法,以迷惑競爭對手,誰知道千算萬算,沒有算到項目拿到手以后,竟然開工
                     
                        這一大難題。”
                     
                        易凡神色平靜。
                     
                        “這話是什么意思?”
                     
                        唐家成抿唇,說道:“是這樣的,總管項目的總調度張雙勇,他的兒子張裘,跟我哥哥有一些過節,偏偏這個總調度是個疼兒子如命的,以前也曾經因為我哥哥的事情,出手截掉了唐氏很多項目,導致唐氏公司上半年的業績慘淡。在計劃競標黃金島項目之前,本以為這個張調度已經忘記了這件事,就算過去了,誰知道昨天剛回去就收到消息,說項目的事兒,
                     
                        還要再考察考察。你說,這不就是明目張膽的截胡了嗎?”
                     
                        易凡斂眉,不動聲色的說道:
                     
                        “是有些過分,不過河岸是一個剛來到東城不久的新企業,在東城的時間還沒有唐氏時間長,恐怕幫不了你們什么。”
                     
                        唐家成早就料到他會這樣說,臉上露出一個孩子氣的笑容,說道:
                     
                        “這只是其中的一件事而已,我今天來想跟河岸談的,是另外一件事。”易凡自從傅御風開始創業的第二年開始就一直跟著他,也是見證了傅御風從一個孩子氣的談判家變成現在這樣老成穩重的模樣,別的不敢說,但對于商場上的一些套路還
                     
                        是懂的不少的。
                     
                        傅御風當年帶著他出去談判的時候見識過各種形形色色的人,但無論對方是怎樣的路子,傅御風永遠都是一種方式,直來直往,從來不屑于任何玩心眼的方式。
                     
                        但這并不能說明該他沒有心眼,相反傅御風比誰都有心眼,他把心計藏在心底,把實力擺在面上,做事坦坦蕩蕩,又能不受人擺布,久而久之,就落了一個狂妄的名聲。
                     
                        但易凡知道,傅御風是知世故而不世故,絕頂聰明的一個人。許是看慣了傅御風十八九歲時候的樣子,乍一看到一個比自己小將近十歲的毛孩子坐在自己面前,說話一套一套的,一環接著一環,易凡說不出的有些反感,但還是配合
                     
                        的點了點頭。
                     
                        “請講。”
                     
                        唐家成笑了笑,說道:“不瞞易秘書,我知道貴公司最初競標時候的打算,是想要拿下白樺城和黃金島兩大項目的,而且還知道,最初南城塆項目也是貴公司拿下的,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現在
                     
                        溫氏正在做的這個項目,應該是借著河岸的名頭,強行拿過來的吧!”
                     
                        易凡瞇了瞇眼睛,忽然笑了。“唐二公子慎言,南城塆這么大的一個項目,可不是誰想借就能借的,先不說它能給河岸帶來多少收益,只中間的手續,就麻煩的不像話,河岸為什么會做這樣吃力不討好
                     
                        的事情?”
                     
                        唐家成露出謎一般的笑容。
                     
                        “別人想借或許是不行,但誰讓借的人是溫氏呢!作為傅總太太的娘家人,傅總還那么的愛他的太太,會不會因為太太破一次例,這誰能說的準呢!”易凡沒有說話,要說傅御風是因為溫涼才把南城塆項目給的溫氏,對也不對。對的話,是因為傅御風當初確實是因為跟溫涼打賭,才換去了南城塆項目,不對的是,這項目河岸不能接,而東城當時最合適的企業就是溫氏,遲早都是給溫如慕的。
                     
                     第三百六十五章 寸步不離
                     
                        易凡心里飛快的盤算著,面上的笑容不變,說道:
                     
                        “唐二公子的想象力十分豐富,但是還是沒有說清楚,這跟你來到河岸有什么關系。”
                     
                        唐家成笑了,他本來就面黃肌瘦,臉上又有著病態的蒼白,這一笑起來,臉頰上的顴骨深深凹陷,牙齒咧著,像是一個沒有肉的森森白骨,十分可怖。
                     
                        “易秘書,河岸剛剛把總部搬到東城還不到半年時間,就對東城市的三大項目盯得這么緊,如果被人知道了,你覺得他們會怎么想?”
                     
                        易凡瞇起眼睛。
                     
                        “我想,唐二公子今天一定不是來威脅我們的。”
                     
                        唐家成桀桀的笑出了聲。
                     
                        “易秘書果然是聰明人,跟聰明人說話就是有意思,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希望跟河岸合作,共同完成黃金島項目。”
                     
                        易凡笑了。
                     
                        “唐二公子年紀畢竟不大,還是太天真了。河岸自身實力擺在那里,自己的項目都做不過來,哪里用得著去跟別人合作!”
                     
                        唐家成正了正神色。“易秘書,我希望你考慮清楚,這是東城的第三大項目,雖然政府對于東城的未來規劃已經寫了出來,但是城市的發展,畢竟還是要依靠自然規律,以后往哪里發展,誰也
                     
                        無法有絕對的保證。三大項目,是最有可能發展的方向,多拿下一個,就能夠對東城的發展多一分話語權和影響力,我不信河岸不知道這一點。”
                     
                        易凡點頭。
                     
                        “唐二公子說的不錯。”
                     
                        唐家成眼睛里精光乍現。
                     
                        “就是這個道理,所以我才想跟河岸一起合作,拿下這個項目,互利共贏。”
                     
                        易凡抿了抿唇,問道:
                     
                        “是很人,但我還是想聽聽唐二公子的條件。”
                     
                        唐家成聞言,立即笑了起來,說道:
                     
                        “易秘書果然是個爽快人,那我也就直說了,我們想要河岸到總調度那邊去疏通關系,還有,希望河岸能提供設計初稿。”
                     
                        “什么?”
                     
                        易凡以為自己聽錯了。
                     
                        “設計初稿?”
                     
                        唐家成點點頭。
                     
                        “沒錯,我們想要河岸在招標的時候,在現場公示的那一份關于黃金島項目的設計初稿。”
                     
                        易凡輕笑一聲,說道:“這恐怕不太合適,唐二公子,你們當時是按照你們的稿子設計出來的項目,預算和誤差都算的好好地,到了施工的時候突然說要換,已經違反了競爭的規定,況且我們河
                     
                        岸是你最大的競爭對手,你還跑來說要跟我們一起合作,這不是笑死人了嗎?”
                     
                        唐家成神色嚴肅,說道:“我說過了,易秘書,我知道河岸的野心,并且已經掌握證據,隨時可以公之于眾,這是我的倚仗,還有,我給的好處就是,黃金島這個香餑餑,河岸參與進來,建成之后
                     
                        可享有30的利潤,這是誠意。倚仗和誠意都擺在這里,我認為唐氏已經足夠有態度,也希望河岸能看到我們的長處,答應跟我們合作。”
                     
                        易凡心里覺得好笑。以河岸的實力,其實就算是唐家成把這件事情抖露出去,也對公司造不成什么大的影響,但是易凡還有其他的考慮,萬一這孩子是個倔的,找不到這個突破口,另找突破
                     
                        口的話,到時候該怎么辦!
                     
                        易凡了解傅御風的性子,他最怕麻煩,到時候整天后面跟著一個眼睛,說不定哪天就惹惱了他,攪得東城不得安寧。
                     
                        易凡淡淡頷首。
                     
                        “我了解唐氏的意思了,但是這件事太過重大,我自己無法決定,要去請示總裁。”
                     
                        唐家成要的就是這個回答,立馬點頭,站了起來,說道:
                     
                        “易秘書,我跟你一起去,正好昨天見了傅總之后,感覺十分的投緣,今天還想去拜訪一下。”
                     
                        易凡打量了一番唐家成,實在不明白,他一個這么小的孩子,哪里來的這么多的心眼,到了現在,都還在懷疑傅御風是故意躲著不見他。
                     
                        易凡冷了冷臉,說道:
                     
                        “對不起,唐二公子,我們總裁現在在家里,我需要到南山去請示,他這個人喜歡清靜,不喜歡外人打擾,所以拜訪的話還是改天吧。”
                     
                        “??!”
                     
                        唐家成裝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頗為遺憾的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啊,那可真是遺憾,那我就不去打擾傅總了,還請易秘書幫我帶聲好。”
                     
                        易凡點頭。
                     
                        “一定。”
                     
                        送走了唐家成,易凡幾乎筋疲力盡,給自己倒了杯水,灌下去以后,拿起車鑰匙就出了公司,直奔南山。到了南山的時候,溫涼還沒輸完液,易凡從張媽嘴里知道溫涼出事了,神色一凜,也終于知道了傅御風今天不去公司的原因,默默的點了點頭,吃了幾口飯之后,也不敢
                     
                        去打擾,乖順的上了三樓。
                     
                        溫涼直到下午四點都沒有醒,傅御風的神色越來越焦慮,不停的看向身后的李醫生,李醫生無奈,最終還是起身,去了床邊給溫涼做檢查。
                     
                        一遍簡單的檢查之后,李醫生收回器械,嘆了口氣,說道:
                     
                        “你急也沒有用,她現在是身體疲憊,睡著醒不過來,不是人為的不醒,誰也沒辦法,就讓她好好休息,你也去吃點東西,養好精神才有力氣照顧她。”
                     
                        張媽也贊同的點點頭,心疼的說道:“是啊,先生,您這樣熬著也不行啊,都一天沒吃東西了,還是趕緊去吃點東西吧!哦,對了,易秘書到家里來了,都等了您一下午了,看上去也是匆匆忙忙的,好像是有
                     
                        什么事情,看到您一直在忙,就沒敢過來打擾您!”
                     
                        傅御風這才抬起頭。
                     
                        “易凡什么時候過來的?”
                     
                        張媽連忙說道:
                     
                        “下午一點多的時候就過來了,好大一會兒了,我給做了些飯吃了,現在正在書房里等著您呢!”
                     
                        傅御風終于點了點頭,從床邊站起來,舒展了一下身體,對張媽說道:
                     
                        “張媽,你先在這里看著她,我去去就來,記得,一定要寸步不離的看著,別讓她一個人待著。”早上的那一幕在傅御風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陰影。
                     
                     第三百六十六章 讓他做
                     
                        傅御風囑咐完以后,得到張媽確定的回答,才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臥室。易凡知道溫涼在傅御風心中的重要性,所以盡管是等了一下午,也絲毫沒有煩躁的意思,傅御風推門進去的時候,他依然安安靜靜的坐在那里,手中拿著一份文件,正在
                     
                        上面做著批示。
                     
                        “什么時候過來的?”
                     
                        傅御風上前幾步,坐在椅子上,拿起手邊的水杯,喝了一口冷水,看著易凡,低聲問道。
                     
                        易凡放下文件,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說道:
                     
                        “有一會兒了。太太怎么樣?”
                     
                        傅御風抿了抿唇。
                     
                        “不太樂觀。”
                     
                        易凡蹙眉。
                     
                        “怎么回事?”
                     
                        傅御風不想提這個話題,一筆帶過。
                     
                        “抑郁癥犯了。”
                     
                        易凡了悟,他之前也了解過一些關于抑郁癥方面的事情,知道這個病嚴重起來能帶來怎樣眼中的后果,所以,現在沒有看到溫涼的狀況,也不敢輕易發聲。
                     
                        傅御風看向易凡,率先開口。
                     
                        “你過來有什么事?”
                     
                        易凡點頭,說道:
                     
                        “吳義仁來公司找你,說是私事,俺我問他具體的,他又不愿意透露,被我擋回去了,但他走的時候十分不甘心,我料想他應該還會再次聯系你,你要有個心理準備。”
                     
                        傅御風頷首。
                     
                        “應該是為了昨天新聞的事兒。吳承東招數用完了,就把這老東西搬出來了。”
                     
                        易凡點頭。
                     
                        “我猜的也是這樣。”
                     
                        不然,易凡想不到河岸跟東風,還有哪點會有所牽扯。
                     
                        傅御風看向易凡。
                     
                        “唐家成去公司干什么?”
                     
                        易凡抿唇,說道:
                     
                        “這也是我要跟你具體說的。唐家成想跟河岸合作完成黃金島項目。”
                     
                        傅御風挑眉,確實是有些詫異。
                     
                        “為什么?唐氏好不容易才拿下這塊蛋糕,中間花費了那么多財力和物力,怎么可能舍得讓別人進去分一杯羹?”
                     
                        易凡看著傅御風。
                     
                        “我剛開始的時候也是有這樣的疑惑,但是唐家成說,唐家豪的罪過張雙勇的兒子,張裘。”
                     
                        說著,他有意無意的觀察傅御風的神色,說道:“總裁,不知道你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之前有一次在酒吧,我遇見過太太和蘇小姐。當時太太的情緒十分差勁,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當時的酒吧里,除了太太以外,
                     
                        還有張裘,唐家豪和溫暖等人,太太應該是知道一些什么的。”
                     
                        傅御風沒有說話。
                     
                        易凡也明白,溫涼現在的狀況,就算是她知道些什么,也不能直接去問,否則很有可能會引起她二次發病。
                     
                        傅御風擺擺手,說道:
                     
                        “無論唐家豪是因為什么得罪的張裘,這些都不重要,說重點,是不是張雙勇扣了唐氏的項目合作?”
                     
                        易凡點頭。“沒錯,而且是從幾個月前就開始限制了,這次競標黃金島,唐氏做的比較隱蔽,在項目公布之前,都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真正意圖,也是在最后公布之后,張雙勇十分不滿
                     
                        ,已經在暗中使了力,準備阻撓唐氏建設黃金島。”
                     
                        傅御風挑眉。
                     
                        “這個張雙勇,只要是他兒子開的口,他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
                     
                        “是啊,聽說他在外面五個情婦,一人給他生了一個女兒,這個兒子是原配夫人生的,五十才有了這么一個寶貝兒子,寵的很。”

                    相關文章

                    性饥渴少妇肉乱在线观看
                    <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