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

                    寺廟求子燕@疼疼疼,真的很疼

                       這期間,自然會有人想要邀請江棠跟陸沉的加入。
                     
                        江棠也覺得來參加派對,只坐在角落不好。
                     
                        便問陸沉:“要玩玩嗎?”
                     
                        陸沉沒有拒絕:“想玩什么?”
                     
                        江棠的視線在屋內巡視一圈。
                     
                        其他人大抵是猜到江棠的目的,一個個的不由自主板直脊背、抬頭挺胸,竭力拿出最好的精神勁頭。
                     
                        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字
                     
                        選我選我!
                     
                        場面如同皇帝選妃。
                     
                        “咳咳。”
                     
                        盤腿坐在一眾人里的裴紀,突然發出聲音。
                     
                        江棠的視線隨之落在他身上。
                     
                        裴紀身旁的唐堂更直接,直接沖江棠喊:
                     
                        “棠爺!這邊這邊!”
                     
                        江棠自然地抬步走過去,在裴紀身邊站定。
                     
                        “你什么時候到的?”
                     
                        “到了有一會兒了。”裴紀放低聲音,狀似無意地問,“你跟陸沉一起來的?”
                     
                        江棠拿出跟陸沉一樣的解釋,路上遇見。
                     
                        裴紀哦了聲,瞥向跟著江棠過來的陸沉,態度卻不怎么友好。
                     
                        他總覺得陸沉這個看似高冷實則腹黑的心機boy是故意的。
                     
                        江棠的注意力已經從裴紀,轉移到他們面前的桌游上。
                     
                        “在玩什么?”
                     
                        “狼人殺。”
                     
                        裴紀剛說完,憋不住的唐堂,就迫不及待地接話過去:
                     
                        “是一種特別有趣的角色扮演策略桌游,棠爺你玩過嗎?”
                     
                        江棠搖頭:
                     
                        “只是聽說過。”
                     
                        唐堂的眼珠子咕嚕一轉,有些不懷好意地問:
                     
                        “那要不要試試?很快就能上手的!”
                     
                     第226章 大佬從不翻車
                     
                        在之后的數個小時里,唐堂回憶起自己親口說出的提議,都恨不得回頭來給自己一巴掌?! ∈裁唇型葱募彩?!什么叫悔不當初!什么叫張嘴毀一切!  好好活著不好嗎?為什么要想不開受虐?  時間撥回此刻?! √铺锰嶙h完后,江棠短暫思索之后,答應下來?! №槺銌栮懗烈灰黄??! £懗咙c頭,在江棠旁邊落座?! ∵@時圍桌而坐的,除了裴紀跟唐堂,還有另外幾人?! ≡诮年懗谅渥?,總數仍然不足十人?! ∮谑翘铺糜痔氐乩瓉韷坌鞘挐O等人,總共湊齊十二人?! 〔门猩系蹌t由蔡周跳出來親自擔任?! ∮螒蛘介_局,不知不覺,其他人的注意力也被吸引過來?! 〕璧牟怀?;喝酒的不喝了;打臺球的不打了  他們齊齊涌到這桌人周圍,里三層外三層圍了個滿滿當當?! 〔讨芮迩迳ぷ?,玩過無數次狼人殺的她,開始講解規則?! ≈饕轻槍母懗?,在座眾人里,大概就只有他們不懂得游戲規則?! 〔讨馨岩巹t大致說了一遍?! ∷恼Z言組織能力不算好,說完之后連她自己都覺得講得顛三倒四的?! —q豫著要不要重新說一遍或是找其他人?! 「纱鄦柦年懗粒?ldquo;不知道你們有聽懂嗎?”  江棠和陸沉,不約而同地點頭?! ?ldquo;懂了。”  “差不多。”  蔡周:“好吧,是我低估了你們的理解能力,現在正式開局!”  游戲開局,在場眾人心思各異?! ∮邢虢嚯x欣賞兩位大神風姿的;  有想借著游戲跟江棠陸沉拉近關系的;  還有不懷好意者,想看著初學的兩人難得出丑的?! 】上У氖?,他們并不知道大佬從不翻車!  迅速捋清游戲規則的江棠,覺得這個狼人殺游戲跟神煉某期的殺人游戲比較類似,玩的都是心理戰,考驗的是邏輯推理和心理素質?! 烧咧g的差別,無非就是化繁為簡和化簡為繁?! ≌f白了,萬變不離其宗?! ≡谀玫缴矸菖坪?,她觀察過幾輪后,覺得上手差不多,就開始了她的帶節奏?! 〗脑挷欢?,可每每都能切中要點?! 《宜哪樕?,半點看不出頭緒,不管是好人陣營還是狼人陣營,她都一直是那個表情,連細微動作也沒有變化,讓人根本無法從細節推測出她的身份?! 〗纳砼缘年懗?,也是差不多的玩法?! 扇硕紝儆谥\定而后動的性格,玩狼人殺也是如此?! ∏皫拙?,唐堂、裴紀這些狼人殺經驗豐富的玩家,還能嘚瑟地表現表現?! ÷?,江棠和陸沉開始異軍突起,不動聲色地逐漸掌握游戲局面?! 〉胶髞泶蠹乙舶l現,如果江棠跟陸沉在同一陣營,那兩人必贏?! ∪绻麅扇朔謱賰蓚€陣營,那就是一場王不見王的精彩廝殺?! ‘斁终叨貌凰阃笍??! 〉桥杂^的那些人,看得那叫一個酣暢淋漓,大呼過癮!  當然,觀眾們過癮的代價,就是對家的悲催受虐?! ∑渲械牡湫痛硖铺?,就從興致勃勃,到懷疑人生?! ∽詈罅髦鴮捗鏃l淚認輸說不想玩了?! ∑渌艘彩歉畈欢嗟男那??! 【瓦B裴紀跟蕭漁,也是滿臉寫著生無可戀,不想說話?! 槭裁匆氩婚_邀請這兩位大神的加入呢?  江棠將身份牌反扣在桌面,看了看窗外暗沉下來的天色?! ”闾嶙h道:“那就去泡溫泉吧。”  “好好好!”  “泡溫泉泡溫泉!”  狼人殺其他玩家:可算是結束了!    蕭漁家的別墅修得漂亮,溫泉更是安逸享受?! ∏謇湟股?,蕭瑟寒意?! ∥ㄓ袦厝乩餄L滾升騰的白霧蒸汽繚繞不散?! A潤堆砌的石頭,與稀疏草木掩映成趣,地燈cewxc o 最快發布如星點綴在黑暗里,在夜色渲染下更加幽靜神秘,氣氛十足?! 厝厥且娜A湯山地下活水,又經過專業溫泉酒店的改造,要說享受程度,全然不輸頂級溫泉勝地的民宿旅館?! ∷?,大家都對泡溫泉挺期待的?! 〗囊矒Q上浴袍,白色柔軟的布料松松垮垮地勾勒出纖瘦身形,濃密微卷的長發徑直垂落在腰間?! °鲢鲈律碌乃?,雙眸幽暗如潭深不見底,冷白皮膚宛若質地頂級的寒玉,涼意沁骨,玉質天成?! ∷驹诳澙@氤氳的霧氣里,像是踏水而來的水妖,也像是叢林出沒的精靈?! 】傊龐粕衩氐貌幌穹踩?,周身都帶著一種脫俗之氣?! ”緛斫闹皇请S意在池邊站站?! 〗Y果霧氣環繞里的美人圖,落入同在溫泉池的女生們眼里,心底不知此起彼伏響起過多少聲嗷嗷尖叫?! ≌l說女性不能欣賞女性?  說這種話的人一定不知道,最愛看漂亮小姐姐的其實是女生!  就像現在的江棠,如強力磁石般吸引著附近人的視線,教人挪不開眼?! ∧切┻€懷揣旖旎心思的少女,都忘記今晚還有要向陸沉表白的事,只顧著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ldquo;江棠!”  蕭漁驀地出現在江棠身后?! ≡缇筒煊X她靠近的江棠,只是微微側頭?! “l絲順著她肩膀滑落,白氣后的雙眸清冷如霧?! ∈挐O被近距離的美顏暴擊搞得呼吸一滯,好不容易按住胸口亂跳的小鹿,才能若無其事地邀請江棠下池泡湯?! 〗耐嗜ピ∨?,雙腿纖長筆直,小腹不見贅肉,馬甲線清晰可見?! ∈挐O險些看直了眼?! ≈钡浇男逼尺^來,她才慌慌張張收回視線,趕緊跟江棠邁進熱騰騰的溫泉池?! ”粺釟庹趄v的大腦掃清雜念,江棠隨之放松緊繃的身體,選了個舒服的位置與角度,用石頭枕著頭,姿態舒展又愜意?! ∨葜葜?,她抬手撐著頭,雙眼微瞇,視線迷離放空?! §F氣遮面的五官越發深邃遙遠,像是隔開在遙遠的另外一個世界?! ∵@時候,有個嬌小女生悄悄靠近江棠的距離?! 〗膽袘邢崎_眼皮,朝對方看去?! 尚∨哪橆a隨之升起兩團紅暈?! ∫膊恢朗潜粺釟庹艏t了臉,還是被江棠看紅了臉?! 。}外話------  難得三更,想順便跟大家解釋解釋最近的更新?! ∮浀蒙现芪腋蠹艺f,這兩周可能無法保證三更,有朋友要做手術,我需要陪著她。但是當時我想的是,開始幾天無法三更,接下來應該是沒問題的?! 〉笪覜]想到,朋友手術出了問題,本來以為小手術,術后修養一兩周也就好了,結果手術后病檢是惡性,乳腺癌。朋友很年輕,二十多歲,不管是醫生和我們都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前幾天請假也是因為得知這個消息,當時我情緒太崩潰了?! ∷俏易詈玫呐笥?,十年閨蜜,不是親人勝似親人。這些天我也一直陪在她身邊,安慰她,陪她度過難關。好在現在發現尚早,后續配合治療是可以痊愈的?! √峒斑@件事,是希望看的朋友,不要熬夜,作息規律,健康飲食,舒暢心情。不要因為年輕就任性揮霍資本,身體才是本錢這句話以前沒什么感受,現在深切體會。愿看到這段話的寶貝,以及我的朋友身體健康,無病無災。
                     
                     第227章 粉絲服務
                     
                        嬌小女生是江棠的粉絲。
                     
                        今天來這里之前,她才企鵝視頻上六刷江棠主演的草莓糖。
                     
                        身為江棠校友,嬌小女生本來有很多機會可以接近她,奈何江棠不在學校的時間居多,就算在學校,她也只敢遠觀,不敢上前打擾。
                     
                        好不容易得知蕭漁生日宴江棠會來,嬌小女生又正好跟蕭漁關系不錯,得了邀請函。
                     
                        本想著私下聚會,又是溫泉的環境,暗戳戳靠近一下愛豆,呼吸呼吸愛豆周圍的空氣就會很幸福。
                     
                        只是沒想到真的靠近過去,被那雙朦朧幽深的黑眸注視著,演練過無數遍的話語被通通卡在喉嚨,半個字都蹦不出來。
                     
                        “有事嗎?”
                     
                        江棠沉下的嗓音,也像是被溫泉細霧浸染出濕意,清脆玎玲。
                     
                        嬌小女生兩頰更是滾燙,羞澀小心地開口:
                     
                        “我,我是你的粉絲,我特別喜歡你的綜藝和電視劇,待會兒我們能不能,能不能合個影”
                     

                     文學

                        她的聲音到后來越來越弱,幾乎細若蚊蠅。
                     
                        可江棠還是憑借強大聽力,聽得清清楚楚。
                     
                        “合影?”
                     
                        嬌小女生為人內向,能主動靠近江棠就已經是鼓足勇氣,被江棠尚帶濕意的黑眸一看,不由得連連擺手。
                     
                        “覺得麻煩也沒關系!我就是隨便問問!千萬不要因為我影響你休息!”
                     
                        嬌小女生粉江棠的這段時間,跟著圈里小伙伴一起看江棠的劇組花絮等等,也大致也琢磨出她的性格。
                     
                        知道她喜靜,平時總是個懶散樣子,沒什么攻擊力。
                     
                        只有在鏡頭前,她認真起來的時候,才會爆發出強烈如恒星的光芒。
                     
                        而現在江棠的狀態,明顯是有些慵懶閑適,不喜被人打擾的。
                     
                        身為卑微粉絲的嬌小女生,立刻懊惱起自己湊過來驚擾江棠的行為來。
                     
                        就在她越想越心情低落的時候,江棠手撐著石頭起身。
                     
                        溫泉水嘩啦啦地從她身上滑落。
                     
                        她的皮膚被泡得微微泛紅,但仍然帶著揮之不去的清冷之意,肌理細膩得像是看不見毛孔,靠近女生的時候,裹挾著淡淡香氣。
                     
                        像是松樹上的積雪,森林里的清風,清冽又幽靜,莫名令人心寧。
                     
                        嬌小女生怔愣間,江棠已經來到她旁邊。
                     
                        輕聲發問:“怎么拍?在這里拍?”
                     
                        嬌小女生忍不住捂住臉頰,油然而生被寵愛包裹的感覺!
                     
                        嗷嗷嗷!我死了我死了!
                     
                        江棠見對方遲遲沒有動靜。
                     
                        “不拍了?”
                     
                        “拍拍拍!”
                     
                        嬌小女生忙不迭找出防水袋里的手機,手忙腳亂之下,險些把手機摔進池里。
                     
                        之后手也是哆哆嗦嗦,手指連戳帶按許多次,才好不容易調出相機界面。
                     
                        偏偏這個時候,手機又一直對不上焦。
                     
                        江棠往下看到對方急得鼻尖汗都出來了,便主動提議:“我來吧。”
                     
                        嬌小女生懵懵懂懂地把手機交了出去。
                     
                        江棠也在高越的特地教導下,對自拍有些心得,角度抓取還不錯。
                     
                        最后出來的效果也很好。
                     
                        連著拍了幾張,江棠才把手機交還給她的粉絲。
                     
                        嬌小女生捧著手機,心花怒放道:“嗷嗚,拍得好好看!比我的狗爪子拍出來的好看太多了叭!”
                     
                        她的腦子里一直在瘋狂土撥鼠尖叫。
                     
                        這是什么神仙粉絲服務!
                     
                        我愛豆太好了太好了!
                     
                        我要粉她一輩子嗷!
                     
                        江棠平時生活里鮮少接觸粉絲,難得遇到滿心赤忱的少女,聲音也不自覺溫柔下來,眼里隱約有笑意。
                     
                        “喜歡就好。”
                     
                        嬌小女生捂著心臟,只覺得快要陶醉迷暈在愛豆的美好里面。
                     
                        等嬌小女生暈陶陶地離開。
                     
                        江棠感覺到身后傳遞而來的強烈視線。
                     
                        她回頭一看,發現蕭漁正裝不在意地挪開眼神。
                     
                        實際上眼角余光不斷瞥著江棠的小動作,盡數被江棠收在眼底。
                     
                        江棠重新靠回去,嗓音里笑意浮動。
                     
                        “壽星,要不要一起拍照?”
                     
                        蕭漁明明很開心,還非要裝作勉為其難的樣子。
                     
                        “那就拍吧!雖然我也不是很喜歡拍照,但是畢竟要尊重你的想法”
                     
                        蕭漁還沒嗶嗶完,旁里就有人插話進來。
                     
                        “魚姐你不拍嗎?那干脆讓我們拍吧?”
                     
                        蕭漁脖子僵硬地轉過頭去,就見兩名女生握著手機站在不遠處。
                     
                        她們神情里難掩興奮之色,虎視眈眈地盯著江棠身邊的位置,就等蕭漁說個不字,她們便能立刻沖上來搶占高地,達成與江棠合照的成就。
                     
                        蕭漁:
                     
                        “誰說我不拍!我要拍的!”
                     
                        猛地拔高的聲音,順便吸引來整個女湯溫泉池的注意。
                     
                        這下其他人都知道,江棠正在與人拍照。
                     
                        不少女生開始蠢蠢欲動。
                     
                        要知道,今天有不少女生是為陸沉而來,同時也有很多女生是為江棠而來!
                     
                        蕭漁也覺得后腦勺發涼,不敢再耽擱,趕緊摸出手機,湊到江棠身邊。
                     
                        為了維持著大姐頭最后一絲面子,蕭漁不好表現得太熱切,兩三下拍完之后,又躲在一邊才敢確認照片效果。
                     
                        這一看,她的臉瞬間黑了。
                     
                        照片里的江棠仍然是美的,舒展著慵懶的肢體,冰肌玉骨沁著涼意,眉眼被霧氣溫和而柔美,連目光也是如水澹澹,唇邊帶笑。
                     
                        而江棠身旁的蕭漁本人,就沒有那么好的效果了。
                     
                        蕭漁眼睛都快瞪穿屏幕,翻來覆去也只看出一個憨字。
                     
                        長得憨,笑得也憨,連動作也特別憨。
                     
                        這股憨意在江棠的襯托下越發明顯。
                     
                        蕭漁心臟一陣刺痛,只覺得心肌梗塞。
                     
                        下意識回頭去看江棠,才發覺她身邊的位置,已經被各路心機小婊砸擠滿。
                     
                        “真的可以拍照嗎?江棠你真的好好哦。”
                     
                        “對呀對呀,我們一直都以為你很高冷的。”
                     
                        “哎呀,拍得好好看呀,我把照片傳給你好不好?”
                     
                        膚白貌美的少女們擠在江棠身邊,群花簇擁之下,江棠巍然不動,靜目含笑。
                     
                        好似被嬌嫩美色環繞的皇帝,是足以讓全天下男人都欣羨不已的畫面。
                     
                        蕭漁好氣。
                     
                        滿眼只看到心機二字。
                     
                        忍不住想要咆哮,讓這群小婊砸想想誰才是今天的主角!
                     
                     第228章 狗血電視劇
                     
                        蕭漁很想擠進去,但又覺得沒面子。
                     
                        話語如鯁在喉,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正好蔡周過來了。
                     
                        蕭漁仿佛找到同盟,皺眉跟蔡周講了剛才的事情。
                     
                        蕭漁:菜粥!發揮你本領的時候到了!還不趕快踢開那些小婊砸!
                     
                        蔡周眼睛發亮:“還有這等好事?我也要!”
                     
                        說完果斷撲向江棠身邊,將她心愛的魚姐拋在腦后。
                     
                        蕭漁:
                     
                        這下她更氣了!
                     
                        眼看著蔡周也隨之淪陷,江棠身邊圍著的少女中間,頓時此起彼伏地響起銀鈴般清脆的笑聲。
                     
                        當然,也不是所有女生都喜歡江棠。
                     
                        除了湊在江棠身邊的,另外幾名女生靠在溫泉池的角落,正低頭竊竊私語,也不知道在說些什么。
                     
                        正好有人來了,來的還是她們正在討論的對象,幾名女生紛紛抬起頭,在氤氳霧氣里隔空對著來人指指點點,眼神頗為不善。
                     
                        來的人是蘇依依。
                     
                        她剛才去接了個電話,所以換衣服吃了些。
                     
                        一來,看到的就是溫泉池里,江棠被少女們熱情簇擁的場景。
                     
                        畫面如針扎般刺眼,蘇依依有些不舒服,便挪開視線,看到蕭漁站在池邊,顯出莫名焦灼。
                     
                        “小魚”
                     
                        蘇依依還沒來得及叫住蕭漁。
                     
                        遠處人群里的江棠,便忽的抬眼喊了聲“蕭漁”。
                     
                        蘇依依倏地看向蕭漁,只見蕭漁眉開眼笑,嘴里問著“怎么了”,身體卻已經自發地湊過去。
                     
                        蕭漁很快被女孩們推進中間位置,與江棠一起被簇在中間。
                     
                        她也轉瞬忘記剛才被遺忘的不悅,迅速沉浸在女孩們的歡聲笑語里。
                     
                        蘇依依一下子變得孤零零的。
                     
                        她在女孩們中間,本就不如蕭漁受歡迎,更不要說對比江棠這種被動海王。
                     
                        她深呼吸之后,不太想靠近那片熱鬧,便悄然轉動腳步,往溫泉外走去。
                     
                        角落里的那群女生也不知道說了什么,趕緊追著她出去。
                     
                        風暴無聲醞釀于平靜。
                     
                        女孩們清脆玎玲的笑聲,乘著風四下散溢,越過別墅,直抵前院的男湯溫泉池。
                     
                        相比起女湯溫泉池的氣氛融洽,男湯溫泉池的氛圍就要緊繃許多。
                     
                        甚至是陷入沉默的。
                     
                        都沒幾個人敢開口說話。
                     
                        其他人,一會兒看看左邊的裴紀,一會兒看看右邊的陸沉。
                     
                        他們精準地算出溫泉池的中心線,齊刷刷地擠作一團,也不敢向某方稍稍偏倚。
                     
                        就怕往左一點或是往右一點,就被誤會認為是裴紀派或著是陸沉派。
                     
                        弱小無助,天可憐見。
                     
                        要知道他們只是想平平淡淡地泡個溫泉而已,為什么就這么難!
                     
                        尤其是當他們聽到女湯溫泉池飄來的歡快笑聲,那種羨慕跟向往就越發濃烈。
                     
                        此時,陸沉泡在溫泉里閉目養神,裴紀則視線如炬地緊緊盯著他。
                     
                        兩人距離不算遠,何況周圍安靜,說話也能聽見。
                     
                        陸沉眼也不睜:“看著我做什么?”
                     
                        裴紀嗤道:“你眼睛都沒睜開,也知道我在看你?”
                     
                        陸沉緩緩睜開眼睛,目寒沉沉。
                     
                        瞥著裴紀,像是在說,需要嗎?
                     
                        裴紀不爽極了。
                     
                        索性他也憋不住話:“你今天為什么來?”
                     
                        陸沉今天心情不錯,難得回答了他:“與你無關。”
                     
                        裴紀握緊拳頭。
                     
                        唐堂趕緊安撫他。
                     
                        “沒事沒事,陸神這態度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裴紀:???
                     
                        他一拍水花站起身。
                     
                        唐堂就要起身阻止:“裴哥,不能打架??!棠爺可就在隔壁呢!”
                     
                        裴紀沒好氣地瞪他一眼:“我去衛生間。”
                     
                        說完就披上浴袍離開。
                     
                        裴紀離開之后,四周氣氛驟然一松。
                     
                        雖然有陸神在,大家也不太敢放肆,但也比剛才的勢如水火好上太多。
                     
                        裴紀離開后,沒去衛生間,而是在附近花園里轉了一圈。
                     
                        本來想找個清靜的地方散散火氣,沒想到隨便一走,反而迎頭撞進一盆狗血里。
                     
                        一男一女對立而戰,周身都圍繞著不可說的曖昧氣氛。
                     
                        今天在場的同學為了泡溫泉都換成了浴衣,背影看上去也差不多。
                     
                        剛開始,裴紀不知道背對自己的女生是誰,只認出面朝自己的男生叫陳橋。
                     
                        陳橋在女生里的風評還不錯,說他家世好長得帥,為人也陽光大氣。
                     
                        但是在男生里面,他卻是出了名的海王,那些腳踏幾條船而沒翻車的事跡,一直在男生當中引為談資,有人佩服,有人嫌棄,也有人漠不關心。
                     
                        裴紀就屬于漠不關心的那種。
                     
                        他知道陳橋的屬性,再結合面前的氣氛,差不多能猜出現在進行的橋段。
                     
                        裴紀無意探究,更不想摻和進別人的狗血愛情故事。
                     
                        正要轉身離開,卻聽到陳橋深情款款地喊了聲:
                     
                        “依依。”
                     
                        裴紀腳步一停。
                     
                        依依?蘇依依?
                     
                        那邊的花園僻靜角落,已經如裴紀猜測的,開始上演狗血愛情故事
                     
                        兩人之前不知道說了些什么。
                     
                        陳橋突然有些激動:
                     
                        “依依,你要相信,我對你一定是真心的!”
                     
                        蘇依依往后退了半步,搖搖頭。
                     
                        “抱歉。”
                     
                        她嘴上說著抱歉,但是垂著眼楚楚可憐的樣子,只會惹得男生心里綺念萬千,甚至認為她是在欲拒還迎。
                     
                        陳橋忽然就平靜了。
                     
                        身材高大的他忽然俯身湊近蘇依依,聲音低沉而充滿磁性:
                     
                        “你拒絕我,是不是因為敏敏?”
                     
                        蘇依依咬著下唇不說話,只是稍稍側過頭去。
                     
                        殊不知,露出的那截雪白脖頸更是誘人,皮膚薄如蟬翼,脆弱惹人憐愛。
                     
                        陳橋靠得更近了些。
                     
                        一邊湊近一邊說:“放心,我跟敏敏早就分手了”
                     
                        黑暗處,裴紀倚著墻,面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幕。
                     
                        還有一點轉身想走的沖動。
                     
                        如果這是電視劇,那他一定是那個被提前劇透過的觀眾
                     
                        接下來,蘇依依就會言辭堅定地拒絕掉男生,果斷轉身離去。
                     
                        她雖然習慣以模棱兩可的態度來吊著男生,讓這些追求者為她沖鋒陷陣。
                     
                        但她絕對不會真的跟誰交往,因為她早就有瞄準的真正目標。
                     
                        裴紀無聊譏諷地等待預料中場景出現時。
                     
                        編劇筆一歪,事情往更狗血的方向發展而去。
                     
                     第229章 為什么想我死
                     
                        幽靜無人的花園,突然響起窸窸窣窣的樹葉搖晃摩擦聲。
                     
                        同時響起的,還有幾個女生爭執的聲音。
                     
                        “哎!敏敏你別去!”
                     
                        “夠了別拉我!我要打死這對狗男女!”
                     
                        說完,一道黑影猛地從樹叢后撲出來,狠狠沖向陳橋。
                     
                        “狗崽子給我死!”
                     
                        女生幾乎是用盡全身力氣的一巴掌甩向陳橋。
                     
                        “啪!”
                     
                        陳橋的臉被扇到一邊,臉頰也迅速紅腫起來。
                     
                        陳橋怒不可遏地捂臉瞪著對方:“敏敏!你瘋了!”
                     
                        “***你給我閉嘴!”女生敏敏罵完陳橋,才轉頭惡狠狠地瞪著蘇依依,“你就這么不要臉,非要撿別人的男朋友來用是嗎?”
                     
                        蘇依依緊緊皺眉。
                     
                        她只慌亂了片刻,就很快鎮定下來。
                     
                        “如果你剛剛也在旁邊,應該聽到我拒絕了他。”
                     
                        現在對蘇依依來說,重要的不是漁場管理,而是趕緊跟陳橋劃清界限。
                     
                        她怎么也沒想到,在她面前口口聲聲說著喜歡的陳橋,根本沒有和女朋友分手!他竟然撒謊騙她!
                     
                        險些惹得一身騷的蘇依依,也有些氣急敗壞。
                     
                        也就是掩飾得好,失態也沒被人看出來罷了。
                     
                        蘇依依說:“我和他沒有任何關系!”
                     
                        這種糊弄的說辭,對方怎么會輕易相信?
                     
                        名叫敏敏的女生當即冷笑:“都是千年的狐貍談什么聊齋!你現在給我裝不知情?你怕是不知道我是怎么成為陳橋這家伙女朋友的!”
                     
                        敏敏長得不算漂亮,頂多堪稱清秀。
                     
                        但她既然能從一眾陳橋招惹的女生里殺出,穩坐陳橋女朋友寶座,靠的當然是層出不窮的手段。
                     
                        要知道,在陳橋之前,敏敏常年周旋在三個以上五個以下男生中間,她不缺錢,也不是為了收人禮物,就是單純享受被追捧的感覺。
                     
                        后來也不知道腦子是不是被門擠了,眼瞎看上陳橋,費盡心思耍盡手段成為他的女朋友,還一口氣跟以前釣的魚斷了個干凈
                     
                        結果,換來的就是一頂綠油油的帽子!
                     
                        蘇依依的這些蓮花綠茶手段,敏敏曾經玩得爐火純青。
                     
                        又哪里會看不出,蘇依依的態度就是既不想跟陳橋名正言順,又不想放棄陳橋這條魚呢?
                     
                        “敏敏”陳橋現在差不多緩過神來,放軟語氣去拽女朋友,“你別在這里鬧,有什么我們回去說好不好?”
                     
                        蘇依依不可置信地瞪著陳橋。
                     
                        在這關頭,那家伙維護的居然不是她?
                     
                        “你把嘴給我閉上,有什么事我們待會兒再說!”
                     
                        敏敏煩躁地揮開陳橋,現在只把矛頭對準蘇依依,
                     
                        “反正我已經聽說你的事了,跟陳橋曖昧有一段時間了吧?收他禮物,跟他撩騷,是不是特別開心特別爽?”
                     
                        “你說的不是我!”蘇依依是真的冤枉,“你剛才提的幾件事情,我都沒做過!”
                     
                        敏敏抱著手臂,自帶正宮高傲氣場地看著她: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蘇依依,陳橋雖然也不是什么好狗,但他畢竟是有主的狗,你隨隨便便招惹,是不是有點太原則底線了?連我以前都不這么干!保持我們女性該有的風度,ok?”
                     
                        蘇依依解釋不清,還反被教訓一頓,火氣憋在胸口幾乎快要炸開。
                     
                        “陳橋,你就不幫我解釋一下?我什么時候收過你禮物了?”
                     
                        陳橋一改姿態,畏畏縮縮地藏在女朋友身后,面對蘇依依氣急敗壞的視線,既心虛又內疚。
                     
                        但他卻不敢說出撩生另有其人的事實,免得招來敏敏更大怒火。
                     
                        就是可憐了蘇依依,在這種境況下百口莫辯。
                     
                        她還發現不遠處站著幾名神情鄙夷的女生,是跟敏敏一起來的同伴。
                     
                        想來要不了半天,她和陳橋的事情就能傳遍全校。
                     
                        這對重視名聲的蘇依依,無疑是滅頂之災!
                     
                        偏偏她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看著陳橋被敏敏拖拽著離開。
                     
                        其他女生跟著離開,這下無人的花園才算是真正清靜下來。
                     
                        也只有無人,才能讓蘇依依卸下所有偽裝,放肆用尖叫來發泄情緒。
                     
                        咔嚓。
                     
                        樹枝被踩斷的聲音。
                     
                        “誰!”
                     
                        蘇依依回頭,看見裴紀從陰影里緩步走出。
                     
                        霎時間,她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裴紀本來不想痛打落水狗,奈何毒舌蠢蠢欲動,總想在此時刺蘇依依幾句。
                     
                        大概是看她儀態盡失,心情太!爽!了!
                     
                        裴紀的幸災樂禍毫不掩飾,明晃晃地落在蘇依依眼里,刺痛得她羞赧又氣惱。
                     
                        夾帶火氣的話脫口而出:“裴紀你很喜歡看別人笑話是嗎?”
                     
                        裴紀挑眉桀驁:“對,看你笑話我覺得特別開心。”
                     
                        蘇依依不敢相信裴紀還能這么不要臉:“你還是不是男人?”
                     
                        裴紀哼了哼:“我討厭你跟我是不是男人有什么關系?難道討厭人還有性別歧視?”
                     
                        蘇依依當然不是這個意思。
                     
                        她的言下之意是裴紀這個大男人怎么還能和她一個女生計較。
                     
                        但她也知道這話跟裴紀說不通。
                     
                        難道她還能奢望一個木頭知道什么叫紳士風度?
                     
                        蘇依依很想轉身離開。
                     
                        只是這一刻,她想起裴紀的刁鉆,再加上內心糟糕情緒的催動,脫口而出:
                     
                        “裴紀!你有必要這些年一直針對我嗎?我到底哪里對不起你!”
                     
                        裴紀笑了起來。
                     
                        卻笑得戾氣肆意,桀驁不馴。
                     
                        “蘇依依,你是不是失憶了???”
                     
                        蘇依依霎時臉色慘白。
                     
                        童年的記憶在腦海里一點點復蘇。
                     
                        她后悔了,她現在不該挑起這個話的。
                     
                        “我不想和你說了”
                     
                        她轉身就要走。
                     
                        “站??!”
                     
                        裴紀抬腿踹在墻壁上,剛剛好擋住蘇依依的去路。

                    相關文章

                    性饥渴少妇肉乱在线观看
                    <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