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
  • 碩大在蕾絲旗袍美婦臀下進出(穿越到獸世被蛇不停作墨染)

       這次江棠果斷拒絕了他。
     
        “你先好好休養。我還有事,改天再來看你。”
     
        “你這就要走了?”
     
        西澤爾如遭雷擊,不舍漫上心頭。
     
        可是沒有辦法。
     
        江棠十一點的戲,至少十點要到片場。
     
        而西澤爾的莊園位于帝京郊區,離片場所在的學校至少有一個小時的車程。
     
        江棠本來就是臨時起意的拜訪,只是沒想到西澤爾家這么遠。
     
        西澤爾不想耽誤江棠的工作,找路易管家過來,用盒子裝好江棠的刀后,親自把她送到莊園門口。
     
        江棠的保姆車逐漸遠去。
     
        西澤爾沒精打采地回身,邊走邊打呵欠。
     
        路易管家難掩激動:“少爺,你這是”
     
        “有點困,我要去睡會兒。”
     
        西澤爾大步邁進房間,連衣服都懶得換,一頭倒進柔軟被窩。
     
        睡意滾滾如潮水淹沒掉他,讓他連思考的間隙都沒有,先陷入沉眠當中。
     
        好眠無夢。
     
        江棠把唐刀帶回家里,將它收藏在書房。
     
        偶爾會打開盒蓋,端詳著刀身,揣測著背后的緣由。
     
        不知不覺,忙碌拍攝一天天過去,十一月也已過半。
     
        這天江棠突然接到姐姐江希羅的電話,說是父母回國了。
     
        早前江希景也告知過江棠父母回國的消息,所以江棠不算意外。
     
        她應下江希羅讓她一起回家見爸媽的邀約。
     
        于是,江希羅親自開車來片場接的江棠。
     
        這天,剛好在下雨。
     
        雨勢大又密集,片場早早收工,江棠離開也不用特意請假。
     
        鉛灰色的天幕烏云低垂,豆大雨滴啪嗒啪嗒砸在玻璃上,濺起一朵朵小水花。
     
        江希羅看著坐上車的江棠,發梢還沾著雨氣濕意。
     
        “怎么不打傘?你的助理呢?”
     
        江希羅說著,翻出一條全新的毛巾遞給江棠。
     
        江棠隨口解釋:“他們都在忙。”
     
        江棠的隨行人員不多,嚴佩琪當著助理做著執行經紀人的活兒,所以她往往需要身兼數職。
     
        江棠顧念她的辛苦,很多事情都不會假手旁人,反正對她來說就是順手的事。
     
        江希羅卻不這么覺得。
     
        她說:“不然還是給你安排一個生活助理?”
     
        像江家這種家族,生活助理是常態。
     
        以前的安妮不愛出門,還不算夸張。
     
        而江希景江希羅,從十歲起,身邊隨行團隊就超過了十人,從管家、助理、司機、保鏢到家庭老師等等。
     
        而現在,江希景江希羅身邊的隨行人員也沒有簡化變少,反而越來越多的趨勢。
     
        所以在江希羅看來,江棠的身邊實在是簡陋,安排生活助理是基本中的基本。
     
        江棠還是一口回絕。
     
        理由是不喜歡身邊跟著人。
     
        江希羅拗不過她,只好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說爸媽搬家的事。
     
        “之前爸媽回來小住,都是住的爺爺那套四合院。這次計劃長住,媽媽不喜歡四合院的環境,所以搬去了流泉山。”
     
        流泉山是帝京最老最低調的富人區,多年下來,價格已經漲到難以想象的天價。
     
        住在這里的人,通常不喜歡往外搬,所以多半是富過幾代的老錢家族。
     
     第152章 熟悉的父母
     
        江家在流泉山的宅子,是附近人家里占地最廣位置最佳的一棟。
     
        去世的江爺爺曾經參與過流泉山地產開發,順手給自家留了這套宅子,卻沒怎么在這里住過。
     
        江爺爺念舊,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的住宅,都是清一色的中式建筑風格,對于流泉山的英式庭院風格不怎么喜歡。
     

     文學

        所以他一直住在江家祖上傳下的那套四合院里,直到去世。
     
        后來江成哲夫妻與兒女三人基本不怎么來帝京,一年到頭在帝京也住不了幾天,更是懶得修葺流泉山住宅,偶爾住在四合院,或者干脆下榻酒店。
     
        后來江成哲夫妻動了回國定居的念頭,就讓建筑公司把整棟流泉山住宅全部推倒,重新畫圖設計修建。
     
        足足建了兩年,才算竣工,這次回國剛好搬進去。
     
        兩年前,剛好是安妮跟父母吵翻,離家出走的日子。
     
        江成哲夫妻倆,也是那時候動的心思。
     
        流泉山不算偏僻,附近配套都很繁華,從片場過來的路上,車流也不少。
     
        直到進入流泉山范圍,車道才變得冷清。
     
        江希羅的車破開雨幕,順著車道一路上山,最終抵達位于山頂的江宅。
     
        攝像頭掃到江希羅的車牌,大門自動敞開,姐妹抵達的消息,也同時傳到江宅主樓內的江成哲蘇鈴夫婦的耳中。
     
        提前抵達江希景正坐在一張沙發上,翻看某家公司的財務報表。
     
        他突然發現父母站起身來,互相檢查起衣著,眉眼里流露出再明顯不過的焦灼跟忐忑。
     
        江成哲蘇鈴夫妻倆,既然能生出顏值出眾的兄妹三人,那他們的外貌當然也不會差。
     
        夫妻倆都已經年過五十,但看上去完全沒有五十歲的樣子,連說四十歲都讓人覺得夸張。
     
        歲月對他們格外優待,連皺紋都看不出多少。
     
        江成哲英俊儒雅,穿著身定制西裝,輪廓與江希景江希羅頗為相似。
     
        常年高居上位的他,有種不動聲色的沉穩氣質。
     
        站在他身旁的蘇鈴,也是位復古大美人,她穿著e家的中古長裙,浪漫優雅的設計與她的氣質相得益彰。
     
        蘇鈴本來戴著成套的鉆石首飾,但她想了想,摘去脖子上那條古董鉆石項鏈,讓助理將它收回去。
     
        江成哲點頭應和:“嗯,在家里不用隆重,也就是跟小棠見面而已。”
     
        江希景饒有興致地看著父母。
     
        您老二位的樣子,看上去可不是“見面而已”。
     
        這時候,門口有了動靜。
     
        江希景隨之看去,江成哲蘇鈴也跟著回頭。
     
        他們先是看到大女兒江希羅。
     
        江希羅參加保密程度極高的項目,跟他們也是兩年沒見,夫妻倆正感慨著。
     
        然后他們就看見,小女兒江棠緊隨江希羅身后走進來。
     
        蘇鈴拽了拽江成哲的袖子。
     
        夫妻倆人對視一眼,都不知道該說什么話開場才好。
     
        是嚴厲語氣?還是放低態度?
     
        他們猶豫不決,想到這段時間來跟小女兒的爭執不休,竟然一時決定不出。
     
        恰好在這時,江棠抬起眼,與夫妻倆對視。
     
        她本來是隨意往這邊看了眼。
     
        卻突然愣在那里。
     
        驚愕定格在眉間,江棠頓足后久久未動。
     
        江希羅走出幾步,發覺江棠沒跟上來:“怎么了小棠?”
     
        江棠的身形微不可查地晃了下。
     
        緊接著,她斂眉垂目,說:“我有點不舒服,想休息。”
     
        蘇鈴下意識接話:“你的房間在樓上,床品都準備好了,要去睡會兒嗎?”
     
        說完又變得緊張,生怕江棠會如往常叛逆地跟她嗆聲。
     
        結果,江棠只是輕輕應聲。
     
        隨后在江希羅陪同下徑直上樓。
     
        江棠身影消失,蘇鈴的肩膀跟著垮下。
     
        蘇鈴喃喃著:“難道她都不愿意跟我們打招呼”
     
        江成哲拍拍妻子肩膀安慰她:“小棠看上去臉色很不好,應該是真的不舒服。”
     
        蘇鈴轉而振奮,吩咐助理把家庭醫生找來。
     
        不一會兒江希羅下來,說江棠已經睡了。
     
        “她有沒有說什么?”
     
        江希羅看著父母緊張的樣子,輕笑:“放心吧,小棠已經長大了。”
     
        江成哲和蘇鈴卻并不怎么相信。
     
        此時此刻。
     
        二樓盡頭最大風景最好的房間里,江棠陷在軟軟的真絲被套里,如同躺在云端之上,滌蕩她的靈魂,也讓方才的一幅幅畫面在視野里變得更加清晰
     
        十分鐘前,她跟著二姐江希羅走進主樓時,心里想著,要不露異樣地跟安妮的父母打招呼,按照安妮所想不讓他們發現真相。
     
        她也會按照安妮遺愿,修復跟父母的關系,在未來的日子好好對待他們,不再讓他們因為自己而苦惱憂心。
     
        可是。
     
        江棠計劃好的一切,在看到江成哲蘇鈴夫妻倆時,盡數破碎。
     
        腦海深處的記憶,拂開敝舊積年的灰塵,裹挾著老時光的味道,如狂風呼嘯撲面而來,瞬間把江棠沖撞得頭暈眼花。
     
        已經過去太多太多年。
     
        曾經末世的最初,她就遺憾地失去幸福平凡的家庭,失去慈愛親切的父母。
     
        在后來的許多年,孑然一身的她也慢慢忘卻父母的模樣,任由面孔在歲月流逝中褪色模糊,最后只大致記得,他們溫柔細語的樣子。
     
        那是冰冷殘酷的末世里,江棠最后的舊夢。
     
        輾轉挪移,時空變換。
     
        她從江棠,變成另一個江棠。
     
        原本以為只是同名同姓。
     
        卻在看到江成哲、蘇鈴的剎那,枷鎖破碎,回憶涌現。
     
        褪色模糊的面孔重新變得清晰,然后逐漸與江成哲、蘇鈴夫婦的面孔所重合。
     
        一模一樣。
     
        就連耳邊的痣也分毫不差。
     
        那瞬間,江棠被驚訝所擊中,困惑如藤蔓蔓延纏繞,她思緒跟著變得混亂不清,竟然有種恍惚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覺。
     
        很快,她從恍惚墜入夢境。
     
        夢里的她,還是走路搖搖晃晃的孩童。
     
        輪廓一致卻衣著簡樸的夫妻倆笑盈盈地抱著她逗弄:
     
        “小棠,知道爸爸叫什么名字嗎?”
     
        “江成哲!”
     
        “那小棠知道媽媽叫什么名字嗎?”
     
        “蘇鈴!”
     
        “哎答對了,寶貝兒真乖!”
     
     第153章 她的舊夢
     
        她的舊夢,她的珍藏,她的所有回憶。
     
        江棠以為自己早就忘記一切。
     
        事實她不過是用匣子珍而重之地將它收起來。
     
        等待時日,重見天光。
     
        大佬不是生來就是大佬。
     
        江棠是踩著血和淚,經歷硝煙與戰場,磨刀礪礪二十年,才成了旁人眼里不可直說其名的恐怖大魔王。
     
        最初的她,只是普普通通的小城女孩,雙親和睦,家庭溫馨。
     
        她的父母,是普通家庭出身,都是靠著自身的努力,考入帝京名校。
     
        父親在商學院學習工商管理,母親在藝術學院專業繪畫。
     
        兩人大學相鄰,偶然機會認識后,成為彼此的初戀,牽手走過大學,并肩步入婚姻。
     
        剛結婚的夫妻二人,也曾在帝京打拼過一段時間。
     
        父親江成哲,靠著一介寒門之身,無畏地選擇創業經商,試圖闖出一片天地;
     
        母親蘇鈴,沒有深厚的家族底蘊,只能憑借自己的才華,夢想在藝術界扎根。
     
        現實是殘酷的,沒有家庭幫扶的兩人,饒是身具才華,也仍然次次失敗跌倒,在現實的墻壁前沖撞得灰頭土臉。
     
        父親江成哲幾次經商失敗,欠下累累債務。
     
        母親蘇鈴更是因為連夜趕畫,不慎流掉兩個孩子。
     
        又過去好幾年,在她第三次懷孕后,醫生告知他們,這次如果流產,恐怕會導致終身不孕。
     
        夫妻兩人都不愿失去這個來之不易的孩子。
     
        現實早已消磨掉傲氣,讓他們領會到人生艱難。
     
        時年三十出頭的夫妻二人,決定賣掉十年帝京打拼掙來的房產,清算掉江成哲欠下的債務,帶著尚在腹中的江棠,回到家鄉小城。
     
        父親江成哲去一所中學當了老師,母親蘇鈴也是同校的美術老師。
     
        隨著江棠出生,夫妻二人慢慢安逸于這種平凡的時光,江棠也按部就班的長大。
     
        在她的記憶里,父母感情極好,幾乎從未吵過架,整日黏在一起,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家里一個看書一個畫畫,是小區里有名的恩愛夫妻。
     
        直到末日降臨,體弱的母親來不及逃脫,父親果斷回身過去救她最后夫妻二人雙雙遇難。
     
        他們不算稀奇的普通一生,也就此畫上休止符。
     
        而在這個世界,同樣是江棠的父母,江成哲與蘇鈴。
     
        一致的容貌,一致的姓名,一致的年齡,以及許多驚人重合的地方。
     
        但他們又在截然不同的家族背景下長大,也擁有著全然相反的人生軌跡。
     
        父親江成哲靠著江家大樹,一路無往不利,順利拓寬江家商業王國的版圖,而他隱于幕后,儼然隱形大佬。
     
        母親蘇鈴出身極有名望的藝術大家族,自小在耳渲目染下,挖掘出非凡的繪畫天賦,最后順理成章地在藝術界成名,成為知名畫家。
     
        他們也是在大學認識,以彼此初戀身份走在一起,恰好家族門當戶對,大學畢業后順利訂婚然后結婚。
     
        婚后幾年,接連誕下長子江希景,次女江希羅,最后在三十出頭的年紀又有了小女兒江棠。
     
        但是,夫妻兩人雖然恩愛,但各自都有追求的事業,常年聚少離多,對家中兒女也是陪伴甚少。
     
        就像是得到一些東西,就要相應失去一些東西。
     
        在江棠的夢境里,世界變成萬花筒。
     
        不同底色重合交疊,折射出濃烈絢爛的色彩。
     
        夢境瑰麗又夢幻,攪亂她的心智,混淆她的認知。
     
        她一會兒是末日世界里的大佬江棠;
     
        一會兒又是名為安妮的少女偶像江棠。
     
        好像誰都不是她,
     
        又好像誰都是她;
     
        大夢一場的江棠驚坐而起,胸口因為急促的呼吸微微起伏。
     
        她揉著脹痛太陽穴,無意摸到皮膚滾燙,才注意到她可能在發燒。
     
        生???
     
        這對她來說,久遠得像是上上輩子的事情。
     
        短暫怔愣后,江棠翻身下床,進浴室沖掉黏膩汗水,順便換了一身睡衣。
     
        房間里沒有藥箱,看時間又是凌晨兩點,江棠只好踩著拖鞋下樓去尋找。
     
        夜里的江宅靜悄悄的。
     
        只有屋外淅淅瀝瀝的雨聲延綿不絕。
     
        江棠柔軟的拖鞋鞋底踩在地板上,近乎沒有聲音。
     
        整座主樓都陷在雨夜的黑暗里,只有沿著走道白墻栽種的翠竹根部,點綴著地燈,星星點點地照亮走廊。
     
        江棠穿過走道,步入客廳區域。
     
        江宅內是極簡式設計,面向庭院的那面全是落地大窗,基本沒有儲物空間,一眼就能看到底。
     
        江棠白日里來的時候,看得不怎么仔細,對這棟宅子也不熟悉,只能一邊走著,慢慢搜尋藥箱可能在的地方。
     
        靠近飯廳區域,忽然出現些微光亮。
     
        江棠頓住腳步,看到飯廳里只點亮一盞小燈,江成哲背對著她而坐,面前的桌上還擺著威士忌和酒杯。
     
        他一手抵著額頭,陷在靜謐無聲的黑夜里發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眼角皺紋難得顯露出疲倦。
     
        “誰?”江成哲回頭看見江棠,瞬間僵住,“是是小棠??!”
     
        他迅速站起身來,試圖向江棠擠出柔和的笑。
     
        江成哲放輕語氣:“這么晚了還不睡呀?”
     
        江棠垂下眼眸,避開江成哲的視線,波瀾不驚地說:“有點不舒服,來找藥吃。”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
     
        江成哲快步走過來,想要摸江棠的額頭,手掌硬生生停在半空,最后被他訕訕收回。
     
        “有發燒嗎?要不要叫醫生過來?”
     
        “不用了。”
     
        江棠拒絕得太快,像是在抗拒這份來自父親的關懷。
     
        江成哲有些愣,竟然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看著他的模樣,江棠沒由來心軟。
     
        她抿抿唇。
     
        語氣稍緩:“我吃顆退燒藥就好。”
     
        “真的可以嗎?”
     
        “嗯。”
     
        江成哲快步轉身離開,過一會兒回來,手上已經提著家庭藥箱。
     
        嘴上還在抱怨:“箱子里的藥不太全,其他藥基本在醫生手上。小棠只是有些發燒嗎?還有沒有其他癥狀?比如咳嗽、四肢無力?”

    相關文章

    牛鞭擦进女人下身,18禁超污无遮挡网址免费,日本r级限制片大全在线观看
  • <menu id="2ag4e"></menu>
  • <menu id="2ag4e"><tt id="2ag4e"></tt></menu><menu id="2ag4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