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

                    玩弄放蕩人婦系列&寺廟求子被和尚c

                      牛二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莊稼漢繼續說道:

                        “我們做夢都沒想到,每月只需上繳一只竹絡蛤全家人的賦稅都能被免除。

                        “如果上繳五只的話不僅免除賦稅還能吃到皇糧!”

                        “那老人將竹葉哨傳授給我姐夫后,又告訴了他捉竹絡蛤的大體位置。

                        “還特意叮囑‘每月至多抓一只,抓多了會有報應。’

                        “至于為什么,他沒說,我姐夫也沒問。

                        “因為那個位置在大山深處,林密草深,時長有野獸出沒,我姐夫去過一次后擔心出事沒人管便請示朝廷帶上我。

                     文學

                        “朝廷也答應了。”

                        “那老頭也有人陪著?”牛二問道。

                        “這倒沒有,他跟你一樣,好像是初級什么的,具體的我也不懂……”

                        “嗯,大叔你繼續說吧。”

                        “一開始我們照那老人家說的一個月只捉一只竹絡蛤。

                        “后來我們隔兩個倆月就捉五只,一段時間也沒見有什么異常的事情發生,就有些不以為然了。

                        “從半年前開始,我們每個月都捉五只。結果報應不爽,就在上個月出了這檔子事。唉!”

                        “哦?真有報應?”牛二心下略感驚訝。

                        莊稼漢有些后怕地繼續說道:“那次我們遇到蛇了。”

                        “蛇?”

                        “嗯!密密麻麻的蛇!大大小小,五顏六色,竹子上,石頭上,草里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小眼珠盯著我倆,全都吐著信子。

                        “以前誰見過這場面啊,直叫人頭皮發麻,嚇得我倆拔腿就跑,根本就不敢原路往回跑。

                        “結果跑的時候我姐夫不小心摔到了溝里,要不是我在,他肯定就被咬死吞掉了……”

                        “如此說來,這些蛇才是所謂的報應。為什么會有那么多蛇呢?”牛二好奇地問道。

                        “我們也納悶?;貋砗笪揖腿フ夷抢先思?,結果他已經死了!”

                        牛二眉頭一挑:“死了?這么巧么?怕不是正常死亡吧?”

                        莊稼漢嘆了口氣,搖搖頭。

                        牛二沒明白他這是什么意思,是想說不知道還是想說不是正常死亡。

                        過了會兒他才說道:“具體原因我也不便瞎猜。見他孫女沒人照顧,便將她接回了家。那小女孩告訴我,她爺爺死前曾有人來找過她爺爺……

                        竹絡蛤能滋補脈絡的秘密,以及那老人家是初級神仙的事都是這小女孩告訴我的。唉!可憐??!這么小就成了孤兒……”

                        牛二心頭一震,緩緩道:“哼!皇室?此事不知道也就罷了,既然知道了少不了去打聽打聽!”

                        “小神仙,可惹不起吶!”莊稼漢一聽這小孩要打皇室的主意嚇了一跳。

                        “大叔你放心,我的命我自然會好好珍惜,我也絕對不會連累到你們。”

                        莊稼漢知道自己人微言輕,也沒多勸,又嘆了口氣轉而繼續說道:

                        “至于為什么會有那么多蛇,我們也琢磨出了個大概,很可能是這竹絡蛤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氣味。

                        “一個月捉一只氣味很容易散掉,捉多了身上就會有殘留。

                        “而山里的蛇又對這種氣味極為敏感。

                        “那幾個月我們月月捉五只,估計一深入到山里就把周圍的蛇全召過來了……”

                        “我姐夫即便好了也肯定是行動不便,因此我們想著干脆不捉了,交稅就交稅吧,總比喂了毒蛇強。

                        “誰知朝廷下了死命令,不光上個月的要補,這個月的也必須交,而且今后的每個月至少雷打不動地上交一只,否則就拿家人頂替……”

                        牛二雙眼一瞇忽然就明白了那老人家為什么會只有一個孫女與其相依為命,心下立馬對皇室沒有任何好感,“為什么不將竹葉哨傳給其他人!”

                        “唉!除非上一個捉竹絡蛤的失去了行動能力或死了,否則嚴禁私自教授他人,一旦被知道了滿門抄斬!而且即便要傳授也優先傳授于同族的人!死了也一樣,朝廷會派人來教。我們也是上個月剛知道,這哪是什么好事,完全就是一樁大禍事啊……”

                        “原來咱們雄國的皇族背地里竟然干這種的事!”牛二這下對皇室徹底厭惡到了極點,如果說一開始還只是想找他們聊一聊的話,那現在就是下定決心找他們的麻煩了。

                        心下簡單盤算了一下行程:“唔……再讓你們快活幾日,等我去玄木國之前再鬧一鬧……”

                        然后回過神道:“所以你也是剛從你姐夫那里學會的竹葉哨?”

                        莊稼漢滿臉愁容地點點頭。

                        “如果真像你們猜測的那樣,是氣味的原因,如今才過去一個月,想來你身上的氣味應該還未散盡吧?”

                        莊稼漢連忙應承道:“可不就是因為這個嘛!那地方,平時都不敢一個人去,現在就更不敢了。所以才懇求小俠士幫忙。”

                        “大叔放心,我不光這次幫你,再來下陽城時還會幫忙你。這里有差不多二十兩碎銀,盡數給你了。也別推辭,當是給那小女孩的,好好待她。”

                        “多謝小俠士了!”莊稼漢感激地接過小錢袋。

                        “她也是武修么?”

                        “好像考過一個什么試,但沒通過。”

                        “我明白了……對了大叔,咱們來回一趟要多久???”

                        “這……不瞞小神仙,一切順利的話最快也要兩日。”莊稼漢有些擔心地回答道,生怕他嫌耽擱時間轉身就回去。

                        牛二果然又站定在原地,卻并沒有生氣,而是活動了一下手腳。

                        其實他早就有心理準備了,既然在大山深處,定是又偏又險、人跡罕至,不可能那么快就趕回來。

                        活動完后只見他抓住了莊稼漢的大手,咧嘴笑道:“大叔,那咱們可得快點了!”

                        說完淡藍色真氣自丹田涌出,運轉到了兩人腳下,在山路上奔行了起來。

                        因為黑洞瞎火,速度大打折扣,不過對那莊稼漢來說已經是在飛了。

                        本來以莊稼漢的腳力,半夜出發入山,一直沿山路走到盡頭的時候天色也就微亮了,那時周圍的情況也剛好能辨清。

                        現在根本沒怎么花時間二人便到了這里,周圍依舊是漆黑一片,如果繼續憑感覺走的話很容易浪費時間在山里迷路瞎轉。

                        兩人一合計,后邊的路由牛二去找辨識物,找到后再回來接莊稼漢。

                        莊稼漢便每次先判斷一個大概的個方向,然后告訴牛二大概走多遠后會見到一塊巨石,一條小溪或者一顆奇形怪狀的樹等等。

                        如此反復了十余次,又是淌水又是翻巖,大約三個時辰之后,天微亮時,兩人終于來到了山腰上的一處很小的平臺,

                        莊稼漢興奮地指前方巨大的輪廓說道:“翻過前面那座山,就快到捉竹絡蛤的地方了。要是在白天這里的風景真不錯呢!”說完深吸了一口氣。

                        感了一晚上的路,牛二此刻才發現空氣是如此清新,早起鳥兒的啁啾聲婉轉響亮,此起彼伏、不絕于耳。

                        但牛二臉上并未現出輕松之色,反而皺起了眉頭。

                        按理說山林野地該較市井閭閻的天地元氣濃郁一些,可此處的天地元氣竟然跟下陽城的差不多,甚至還不如剛進山時的濃郁,似乎越往山中深入,天地元氣越稀薄。

                        雖然納悶,但一時半會很難探明情況,干脆不去好奇的好,轉而說道:“現在離正午還早,咱們先去找找那塊石頭吧。”

                        莊稼漢連聲答應:“我也是這樣打算的。那石頭并不在捉竹絡蛤的地方,稍等容我先找找標記……我姐夫說他在這個平臺上邊上做過箭頭的標記,沿著標記的方向直直走便能找到下一處標記……天還是有點暗,我找找看。”

                        說著,他從腰間掏出了火折子吹了吹,借著微弱的火苗搜尋了起來。

                        “火折子給我。”

                        牛二將初階的白色真氣注入火中生成真火,周圍沒有明顯變亮的感覺,不過火苗不再被風吹得搖曳欲熄了,而且所照之處明顯感覺暖和和的。

                        真火本來也不會對亮度有多大影響,只會影響火焰的溫度。

                        兩人在平臺上仔細尋找著,過了一會莊稼漢喊道:“找到了,找到了。”

                        于是跟之前一樣,牛二先找下一處標記,找到了再回來接莊稼漢。

                        只找了三處標記,天就亮了起來。

                        也不用那么麻煩了。

                        又過了大約半個時辰的樣子。兩人終于尋到一處崖壁一下,在齊人高的草叢里找到了那塊扁平狀的石頭,差不多有一張八仙桌大小。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性饥渴少妇肉乱在线观看
                    <strike id="njzpt"><b id="njzpt"><b id="njzpt"></b></b></strike>

                    <form id="njzpt"></form>

                        <form id="njzpt"></form>